笔趣阁 > 酒娘子 > 第九百六十九章 你不死,我寝食难安
    听到皇祖母的话,静怡公主反而不知道如何说了,也许这就是皇祖母长寿的原因吧。
  
      新皇逐渐掌握大权,朝堂稳固,百姓安泰,边疆安稳。
  
      一个旧的时代过去,一个新的时代已经来临。
  
      京城,皇家的纷争,普通老百姓感受不到,他们只关心,会不会打仗,会不会少交租子,如何让家人过得好一点。
  
      皇帝驾崩,一般会放一些宫女,嬷嬷出宫,然后会在民间再吸收一些人进来。
  
      一辆简陋,毫不起眼的马车出了城门,大约在十里外,被挡住了去路。
  
      “刘敏,我家主子找你。”紫絮道,对着马车里的人说道。
  
      马车里的人听到这话,顿时一愣,面色苍白,摸摸脸上的疤痕,她都这样,她仍旧逃不过。
  
      杜九妹前世今生都是她刘敏的劫数。
  
      刘敏从马车上下来,看向十里长亭里面的杜九妹,一阵恍惚。前世,即使人前,刘敏对杜九妹几分客气;人后,刘敏有充分的理由鄙视杜九妹。
  
      比如杜九妹配胖的身材,比如杜九妹不善言辞,被人说木讷,比如杜九妹留不住男人的心·······
  
      可到了前世最后,她发现自己和杜九妹一样可悲。
  
      这一世,刘敏不得不承认杜九妹会投胎,她做了那么多努力,不如杜九妹什么也不做。
  
      其实刘敏太过武断了,杜九妹吃得苦,她一点也没有看到。
  
      刘敏走进亭子里,冷笑着看着杜九妹,道:“你还是让人羡慕到嫉妒恨!”
  
      杜九妹并没有笑,而是认真道:“刘敏,你曾经有没有后悔过?”
  
      刘敏转过头,道:“人要往前看,后悔又能怎么样!”
  
      “其实你原本可以过得很好的。”杜九妹道,“我也可以过得很好,可都是死心眼,太过执着了。”
  
      刘敏默默无语,她知道杜九妹在这里等着她,绝对不会只是谈谈心。
  
      “你拦着我,是想要了我的命吗?”刘敏关心地是这个,即使落到现在的境地,她仍然不相似,她有能力,可以过得好,可以重新再来。
  
      “是。”杜九妹道,“换成我是你现在的境遇,你会放过我吗?”
  
      刘敏身子一顿,摇摇头道:“不会。”
  
      “所以我也不会。”杜九妹道,“萧坤已经死了,只剩下你。你不死,我寝食难安。”
  
      刘敏听到杜九妹的话,心里害怕,可是在杜九妹面前,刘敏不想求饶,也不想低头道:“既然如此,你动手吧。”
  
      杜九妹定定看着刘敏道:“你在临死之前,不要给我道歉吗?”
  
      女人何苦为难女人,杜九妹知道刘敏固然有错,但王家明犯的错更大。如果刘敏可以正视自己的错误,她或许可以放过她。
  
      “做梦!”刘敏冷声道,“我没有错,都是你和王家明的错。”
  
      杜九妹嗤笑,冷笑道:“冥顽不灵!”
  
      杜九妹转身离开,紫晴和紫川直接抓住了刘敏,塞进了马车里。至于如何处理,杜九妹之前已经和紫晴,紫川说过了。
  
      的确如杜九妹之前说的那样,刘敏不死,杜九妹寝食难安。
  
      现在这个世上仇人已灭,杜九妹可以不用提心吊胆了。
  
      不远处阮灏君骑着马,等着杜九妹。
  
      “处理好了?”阮灏君问道,其实他想知道妻子和那个宫女有什么过节,不过妻子不说,他也不好追问。
  
      “处理好了。”杜九妹道,原本想和阮灏君走走的,可阮灏君伸手,要和她一起骑马。
  
      她还从来没有和阮灏君一起骑马呢,也不拒绝,直接上了马。
  
      夫妻二人坐在马背上,悠闲走走。
  
      京城的局势,已经稳定下来。广陵王已经和新皇辞行,准备回广陵府。
  
      新皇听到广陵王要离开京城,心里松口气,有个梁王府已经够了,广陵王离开也好。
  
      翌日一早,杜九妹,阮灏君带着孩子去送行。
  
      杜大山,广陵王,杜九妹可以在空间里相见,所以并没有舍不得。至于杨氏,心里最难过啊!
  
      大儿子,大儿媳妇在公主府;二儿子,二儿媳妇住在风家。好在小儿子跟着她回去,否则杨氏不想回广陵府了。
  
      这次跟着回去的有杜良一家,杜元儿还有她的儿子。在父母身边,杜元儿的日子不会过得差的,比在东河郡王府好多了。至于那些造反的家眷,以及被关起来,等待官府的审理发落。
  
      杜九妹,广陵王兑现了诺言。
  
      普通的老百姓,纷纷来到街上,热闹非凡,就好像之前的战乱,没有发生一样。
  
      杜九妹带着紫容,紫絮来到一个小面馆。
  
      “夫人,里面坐。”一个十三岁的姑娘,圆脸蛋从里面出来,脆声道。
  
      杜九妹坐在一张擦干净的桌子边上,道:“红袖,我喜欢吃大肉馄饨,煮三碗。”
  
      “好嘞。”红袖欢快道,去告诉正在厨房里忙活的娘亲。
  
      杜九妹没有食言,在萧坤死了之后,朝廷没收了萧坤的财产,包括红袖这样的下人。杜九妹花了钱,把她们娘俩买了出来,归还卖身契,并且还出钱买了一个铺子,给她们母女俩。
  
      当初在萧坤的庄子上,没有红袖母女俩,杜九妹就要饿肚子。
  
      好人要好报,重承诺,这是杜九妹一贯的信条。
  
      夏如兰如愿以偿做了梁王的侍妾,除了没有继室的名分,她在梁王府过得很好。这样对夏如兰来说,已经很好了,她很知足。
  
      在杜九妹的张罗下,阮灏明娶了秦琉璃夫君的妹妹,两人一见钟情,成就一桩好姻缘。至于阮晴儿,是梁王做得主,没有留在京城,而是嫁到了两百里外的天津府。
  
      不管是聘礼,还是嫁妆,杜九妹都置办地非常全面,非常好,赢得了阮灏明和阮晴儿的感激。
  
      看到儿媳妇这么能干,梁王彻底把后院交给了杜九妹。
  
      跟在她身边的紫容,紫絮等人,愿意找婆家的,杜九妹要帮着找了不错的人,送上丰厚的嫁妆,全了主仆情谊。
  
      杜九妹开始了在梁王府“作威作福”的模式,实际上是劳心劳力的的生活。不过有家人,有夫君,有孩子,杜九妹甘之如饴。
  
      ******大结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