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重生之我要做女神 > 1241 暗自流泪
和床头柜相连的是一个简易的衣柜,衣柜里面放着经常要替换的衬衣,领带和外套这些衣物。一?看书WW?W?··COM
  
  这里南妮是第一次来,就是唐冰心,也只来过一次而已。唐冰心来的时候,觉得这里始终是地下,通风系统不是很好,觉得憋得慌,所以只不过是匆匆的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匆匆一眼能够看到什么?只会觉得这里只是一个供敖珏临时休息的地方。而南妮今天来到这里,顿时就觉得被他的气息给包围着……
  
  她往床上一躺,然后慢慢的闭上眼睛,鼻尖隐隐传来一股清新,那是古龙水的香味。敖珏一直都有用古龙水的习惯,说来,这个习惯还是唐冰心逼他养成的……
  
  时间在这一刻似乎静止不动了……躺在床上的身体感觉轻飘飘的,恍惚之中,似乎觉得有一双有力的臂膀抱紧着她,她似乎可以感觉到他的心跳声……
  
  他回来了吗?他回到我的身边了吗?他又把我抱在怀里了吗?
  
  南妮猛地一惊,这时才发现泪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顺着眼角流下来了,把床单打湿了很大一块……只有在独自一个人的时候,她才能够把自己脆弱的一面给展现出来……
  
  在家里,她是顶梁柱,主心骨,在公司,她是总经理,是董事长唐杰有力臂膀,在这里,她是敖珏最爱的女人,不管是哪一个角色,她都不能哭,不能把脆弱的一面给表现出来……现在,在敖珏曾经生活的空间里,她如同置身于他的怀抱一样,终于可以像一个小女人一样尽情的撒娇,哭啼了……
  
  抬起迷茫的泪眼,她发现床头柜上放着一个相框,里面的照片居然是和她一起拍的,照片里的自己笑的很开心,而他呢,唇角微微上扬就表示笑了,不过他那个表情酷酷的,很有霸气的,颇有???W?WW?··COM
  
  那张照片应该是他刚刚和田梅梅离婚的时候拍的,本来是她用手机随便玩的个自拍合影,没有想到他却偷偷的照片给打印出来了,还放在了床头柜上……他根本就不像那种会把自己和爱人的合影放在床边慢慢欣赏的温腻男人,他应该是那种遇到喜欢的女人就会霸道的吻过去的男人……
  
  “你也会把我们合影的藏起来吗?真傻!你不会傻到天天抱着这张合影睡觉吧?”她一笑,泪水却“噗嗤噗嗤”的往下落个不停。
  
  接着,她打开下面的抽屉,一个红色的丝绒盒显目的放在那里,首饰盒不大,应该用来放置耳环,胸针,戒指之类的饰品。
  
  他又想给我什么惊喜吗?想起他上次送给她的猫咪胸针,心里顿时涌起一抹的甜蜜……首饰盒打开,里面居然躺着一枚纯净透明,火花四射的钻戒,就凭着目测,这颗钻戒足足有十克拉左右,比当初他送给田梅梅的结婚戒指更大更闪……
  
  他这是准备的求婚戒指吗?南妮的心立刻就颤抖起来,兜兜转转一圈,所有的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可是幸福的甜腻还没有在彼此的心里慢慢的体会,转眼间就出现了这么大的沟壑,这次真的能够跨越过去吗?
  
  有一双眼睛一直在竹帘后面看着,当他看到那枚戒指的时候,眼睛也觉得湿润了。
  
  这时候,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他回头一看,居然是胡陆那一张严肃的脸庞,眉峰陡峭,眼眸冷沉,薄唇紧抿,他用手指了指外面,示意风影跟他出去……
  
  风影本来是打算给南妮送晚餐过来的,可是看到里面的一幕,他反而不忍心打扰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胡陆的神色比之前更加的难看,风影已经猜到有大事发生了。
  
  “刚刚收到消息,警方把我们名下所有的娱乐场所都给扫荡了,收出大量含有x毒。。品的喔喔鸡尾酒,连地下赌场里也有,所以各个娱乐场所的负责人都被警方以藏毒罪名给扣押了……”
  
  “怎么会这样?之前你不是已经吩咐所有的喔喔鸡尾酒都不能出售吗?警察怎么还会找到?而且是含有x毒、、、品的?”风影一愣,明明早就已经防备了,为什么还会出事?
  
  “怎么会这样?还用想吗?一定是制毒组织栽赃了,他们这么做就是想把黑狱连根拔起,以后他们在圣城就可以无所顾忌的贩卖他们的新型毒、、品了。我们的那些喔喔鸡尾酒根本就没有问题,而有问题的鸡尾酒杯收出来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有内鬼帮着制毒组织完成偷梁换柱的把戏,这件事情之后,我们应该考虑一下清理门户了。”胡陆的脸冷的可怕,轻扬的唇角已经如同利剑出鞘一样,随时都可以杀人见血。
  
  “那小遥呢?小遥没有什么事情吧?”
  
  “这次轻舞夜总会总算是躲过了一劫,小遥也没有事,我想应该是阿昌把夜总会打理得很好,才没有让制毒组织有机可乘。”
  
  “小遥没事就好。”风影松了一口气,如果小遥出了事情的话,胡陆非发疯不可。
  
  “好在我们刚刚成立的保安公司没有事,警方在那里根本就查不到什么,现在只有希望能够尽快的把制毒组织的首脑可以找出来,那么,一切事情都可以平息了。”胡陆幽幽一叹,他和敖珏一样,本来是一个内敛的人,可是面对着黑狱现有的困境,他还是忍不住的担心。
  
  “闷葫芦,别多想了,其实我们可以反过来想想,黑狱现在成了警方的眼中钉,敖珏又被关了起来,最得意最高兴的是谁?还不是藏在背后的制毒组织,他们一定认为黑狱已经走入了绝境,就会自然放松警惕,这样一来,我的计划不是可以更顺利的进行吗?”
  
  之前,风影如无头苍蝇一样,失了方向,可是刚才看见南妮一个人在房间里悄悄地落泪,突然间觉得南妮那柔弱的肩膀都可以承担那么多,自己一个男人反而不如她了……作为一个男人,就得有担当,有城府,有力量,才能够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所以,那一刻起,他已经不再浮躁和冲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