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笑兵痞 > 第652章:钟茗与张岚,二选一!

  许言看看这个,瞅瞅那个,一个头两个大。
  他这边头大不已,一旁的骆一飞江大年等人,也是面面相觑,为他现在的处境默哀。
  相比于他们的头大默哀,一群围观群众则完全是看热闹不嫌事大,一个个饶有兴致的看着,等待着好戏上演,就差一人搬个小凳子了。
  这种状况,并没有持续太久,因为有人开口了。
  不过,这一开口还不如不开口呢,因为开口的并没有让状况缓解,反而让矛盾更加激烈化。
  开口的是秦晓月,她见许言迟迟不回答,为张岚不值的同时,追问:“许言,你刚刚说是心灰意冷之下,这才跟岚岚在一起是什么意思,拿岚岚当备胎吗?还是说之前的感情全都是假的?”
  刷!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投向许言。
  钟茗、张岚、骆一飞等人,围观众人,所有人的目光,全都集中在他的身上。
  “我没有拿她当备胎。”许言摇头。
  “那之前你对她的感情也是真的了?”秦晓月继续追问。
  许言迟疑一下,最终还是点点头。
  这一点头,顿时几家欢喜几家忧,张岚是惊喜交加,而钟茗则脸色骤变,闷哼一声转身就走。
  “钟茗,你听我解释…”许言低唿,想也不想的上前,一把按住她的肩头。
  “放手,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钟茗回首,冷冽的话语之中,有着化不开的冰冷。
  “钟茗…”
  许言再次解释,可是一句话还没说完,那边钟茗骤然而动,单手抓住许言手掌,头颅一矮脚下一滑,已经将其手臂擒住。
  她性格火爆而高傲,并没有失忆而收敛,反而有越演越烈之势,一言不合之下,竟是对许言出手,而且恼恨许言的花心与纠缠,这一下并没有留情,锁住许言手臂的同时,脚下一别又把他甩了出去。
  许言没想到她对自己出手,根本没有任何防备,再加上他之前有伤,竟是直接甩飞出去,砰地一声跌倒在地。
  啊!
  惊唿声此起彼伏。
  这一下变生肘腋,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之外。
  “许言,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里?”看到许言跌倒,张岚低唿一声,快步掠上前去,关切的查看他情况。
  紧张的查看几眼,见许言并没有大碍,张岚满脸含煞的起身,怒视着钟茗道:“钟茗,你疯了,竟然对他动手,他身上有伤你知不知道?”
  “谁让他对我动手动脚!”钟茗留下一句话,转身朝远处走去。
  眼见她要离开,许言则从地上站起,举步朝着她追去,期盼了多年的人,再一次出现在眼前,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再在眼前消失。
  “许言!”张岚拉住许言手臂。
  “对不起,钟茗失忆了,我担心她出事!”许言歉然的望着张岚。
  “那我呢?”
  “回头我会给你一个交代的。”许言留下一句话,坚定的移开她的手掌,快步朝着钟茗消失的方向追去。
  许言的手臂,自手掌中消失,似乎仅有的依靠,也被毫不留情的移走,张岚的脸色瞬间煞白,浓浓的悲伤自眼底浮现,身体筛糠般颤抖起来,一颗心沉入谷底。
  刷!
  一只手掌从旁边探出,挽住了张岚的手臂,稳住了她的摇摇欲坠的身形,却稳不住她直坠而下的心…
  见张岚伤心的模样,秦晓月气怒难平,朝着远处怒吼,“许言,你混蛋,钟茗那样对你,你还那样对她,岚岚这样对你,你却这样对她!”
  身后众人议论,秦晓月愤愤难平不提,许言快步追上钟茗,试图解释,“钟茗,你听我解释…”
  谁知道钟茗跟被不给他机会,认定了他是脚踏两条船的渣男,冷冷道:“没什么好解释的,你别再跟着我。”
  许言见她又要动手,连忙道:“好,就算你不肯听我解释,难道你自己的过去也没有兴趣。”
  钟茗一愣,之前只顾着气闷,都忘记记忆这事了。
  见她神色松动,许言舒了一口气,道:“你叫做钟茗,父亲是野狼团团长钟鼎,我们就是在那里认识的,我带你去找寻失去的记忆。”
  ……
  野狼团!
  一男一女站在部队门口,男的高大挺拔,女的貌美如花,两人往部队门口一站,顿时形成了一道别致的风景线,这两人不是别人,正是许言钟茗两人。
  为了带钟茗见亲人,并帮她找回缺失的记忆,时隔多年之后,许言再次来到原来的部队,站在部队门口,回想起入伍的经,一切恍如隔世。
  深吸一口气,压下心头的感触,许言大步走向哨兵,敬了一个军礼,道:“你好,我叫许言,她叫钟茗,是钟团长的女儿,我们找钟鼎钟团长,麻烦通报一声。”
  那哨兵一听,不敢怠慢,连忙打电话通报。
  听说许言带自己女儿回来,钟鼎的激动可想而知,一面交代哨兵送两人进来,一面亲自去迎接,双方在部队内相遇。
  “钟茗,你这些年去了哪里?”钟鼎颤声问。
  再次看到女儿,他激动难以自抑,再也没有身为团长的沉稳,有的只是一个经过丧女之痛后,有再次得到女儿的父亲的惊喜。
  “钟茗,他就是你的父亲。”许言低声介绍。
  其实不用许言介绍,从钟鼎的真情流露上,钟茗也可以看出来,也能够隐隐感受那种父女情,可是因为记忆缺失,却总感觉隔了一层。
  “对不起,我失忆了,不太记得之前的事情了。”钟茗如实道。
  “失忆了?”钟鼎一惊。
  许言点点头,将在路上了解到的,钟茗这些年的经说了。
  了解了情况,钟鼎宽慰道:“没关系,能够回来就好,记忆可以慢慢找回来。”
  确认女儿回来,钟鼎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妻子,钟妈妈听说女儿回来了,顿时喜极而泣,第一时间赶来,母女相见钟妈妈的激动自不待言。
  随后的时间里,钟鼎钟妈妈许言等人告诉了钟茗许多往事,也陪着她去了许多她之前去过的地方,见许多她之前熟悉的人,试图帮她找寻失去的记忆,虽然有点效果,可是却并不大,许多地方她都有熟悉感,却始终记不起来。
  就在大家一筹莫展时,转机却突然出现了,钟茗的表哥司马俊熙知道这事,打电话让钟茗去找他,说他有办法恢复她的记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www..com手机请访问:http://.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