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爆笑兵痞 > 第653章:我们分手吧!
司马俊熙说他可以恢复钟茗记忆。???壹看书W?W?W?··COM
  
  对此,不管是许言、钟茗本人还是钟妈妈,都是将信将疑,
  
  不过哪怕是将信将疑,他们还是找上了司马俊熙,在没有别的办法的情况下,哪怕明知道这种可能性不大,却依然不肯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司马俊熙不是无的放矢的人,既然他敢这么说,就必然有一定把握。
  
  事实上也是如此,在找上司马俊熙,见到他的第一眼,许言就有一种强烈的感觉,那就是他说的是真的,他真的能恢复钟茗记忆。
  
  这种感觉玄之又玄,说不清道不明,如果一定要找个理由的话,那就是司马俊熙此时的气质,他虽然站在面前,却给人一种缥缈悠远的感觉,相貌跟几年前并没有多大变化,可是眼底却多了一抹经岁月洗礼才会有的沧桑…
  
  “好强!”
  
  许言瞳孔微微收缩,心头忍不住赞叹一句。
  
  许言本身就是龙牙的高手,这几年破而后立,实力更上层楼,连金蝎都能击败,本来他以为此时的他,已经可以跟司马俊熙一争长短,哪怕是无法战而胜之,两人之间的差距,也会大大缩减,然而真正见面之后,他却苦涩的发现,自己似乎想太多。
  
  这几年来他有进步,可司马俊熙似乎进步更大,几年前他起码敢跟司马俊熙动手,现在司马俊熙仅仅是站在眼前,就让他生不起争锋的念头。
  
  就在许言转动念头时,司马俊熙微笑开口,跟钟妈妈钟茗打招唿,然后目光转向许言,道:“许言,我们又见面了。?W?W?W?··COM”不等许言回应,司马俊熙竖起大拇指,赞道:“设局歼灭蝎子,亲手击杀金蝎,了不起!”
  
  “本来我还有点自得,不过见到你之后,我发觉自己还差得远。”许言如实道。
  
  似乎看出许言所想,司马俊熙开口道:“我的事情有点复杂,跟你也有点关系,等我先恢复了钟茗记忆,再慢慢跟你们说。”
  
  听他主动提及这个,钟妈妈忍不住问道:“俊熙,你说你能回复茗茗的记忆,是不是真的?”
  
  “嗯!”司马俊熙点头。
  
  “你真的能恢复茗茗记忆?”钟妈妈不确定道。
  
  司马俊熙并没有回答,而是一指朝着钟茗眉心点去。
  
  这一指来的突然,等钟茗反应过来之时,司马俊熙的食指已经到达眼前,钟茗大吃一惊,条件反射的想要避过这一指,然而任由她如何挪移后退,却始终无法脱出司马俊熙一指的笼罩。
  
  食指无声无息的落在眉心,钟茗如被施了定身术般,瞬间定在了原地。
  
  “俊熙,你这是干什么?”钟妈妈惊唿。
  
  “恢复记忆!”
  
  伴随着这句低语,钟茗缓缓闭上眼睛,眉头痛苦的蹙起,脑海中似有无数画面流转,如此过了一阵,她徐徐睁开眼睛,混沌的眼神变得清明起来。
  
  “妈…”钟茗跟钟妈妈打招唿。
  
  “茗茗,你恢复记忆了。”钟妈妈颤声道,眼见钟茗点头,她眼泪再也忍不住,刷的滑落下来,喜极而泣。
  
  几人一番寒暄之后,想起司马俊熙的神奇,钟妈妈忍不住询问:“俊熙,你是怎么做到的,医生都束手无策的事情,你怎么用手指点了一下就…”
  
  “这个说起来,还要谢谢许言。”司马俊熙笑吟吟道。
  
  “谢我?”许言一脸错愕,不知道这是跟他有什么关系。
  
  司马俊熙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还记得你之前带回来的那块甲片吗?”
  
  许言何其聪明,一听司马俊熙这么说,哪里还不明白,此事跟甲片必然有联系,眼眸闪烁一下,许言不确定道:“你们破解出甲片的秘密了?”
  
  “破解出说不上,不过确实是摸索出了点东西!”
  
  司马俊熙摇摇头,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解释一遍。
  
  原来这些年,龙魂一直没有放弃对甲片的研究,一开始只是对材质以及年份方面的研究,可随着研究的持续,科研人员发现甲片对电磁也有影响,竟能够影响时空,这就更加吸引了他们的兴趣,也引发了他们更大的热情。
  
  经过无数次的反复尝试,他们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甲片可以将人带到陌生的空间中,似乎真的具备穿梭时空的能力。
  
  之所以说似乎,并不是没有得到验证,事实上司马俊熙就曾神游百年,一觉醒来就是三年后,这就是为什么他满眼沧桑,实力突飞勐进的原因,也是为什么之前钟茗被金蝎打落悬崖生死不知,许言被废掉四肢筋脉,蝎子四下作案,而他却始终没有露面的原因。
  
  不是不肯为钟茗报仇,也不是因为对付不了金蝎,而是因为他那时候正在神游,五感六识全都关闭,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的事情。
  
  听了司马俊熙的讲述,许言等人忍不住啧啧称奇。
  
  不过也仅此而已,虽然甲片神秘莫测,如果放在平时,肯定会引起他们的兴致,不过现在久别重逢更令人惊喜。
  
  “茗茗,你知不知道,妈妈这些年有多担心你,我还以为你已经…”钟妈妈哽咽道,想起过去的日子,眼泪就再一次滑落下来。
  
  “妈,我这不是回来了嘛!”钟茗握住母亲的手安慰。
  
  母亲低语几句,钟妈妈终于控制住情绪,见许言站在一旁,一双眼眸直直盯着钟茗,轻声道:“你跟小许聊聊吧。”
  
  嗯!
  
  钟茗早就有这个意思,当然不会拒绝,点点头并朝许言看去。
  
  在钟茗看向许言时,后者也同样看向她,两人的目光在半空交汇。
  
  此时的许言,比之几年前,模样并没有多大变化,身躯更挺拔了些,面容也更成熟了,可是气质上却截然不同,昔日的青涩与轻狂,在他脸上早已找不到影子,留下的只有沉稳与厚重。
  
  短短几年时间,让一个人性格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让他从张扬变得内敛,钟茗不用想也知道,他必然经了不少磨难。
  
  心狠狠颤抖一下,钟茗抿了抿嘴唇,缓步走向许言,手掌微微抬起,想要抚摸许言的面庞,将这些年的疲累与痛苦抚平,可是下一刻,她脚步就凝滞在原地,手掌也僵硬在空中,想起了许言跟张岚求婚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