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快穿炮灰女配 > 佛之光的世界4 番外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往事如光如影,随着小和尚的每一步前进而浮现。
  
  似是在眼前,又似是再脑海里,但恍恍惚惚的,却又好似是在亲身经历。
  
  原来,原来他就是那个佛之子啊。
  
  他别人步步生莲,他却是步步生魔。
  
  他的魔,都去了她那里。
  
  心在地狱,他终究不能成佛。
  
  可不成佛,她怎么办?那些灵狐内丹们又该怎么办?
  
  他飞升一个又一个的位面,他造了佛之光出来。
  
  众人都以为先有佛之光后有佛之子,但并不是,佛之光,是他造出来的灵。
  
  是他造出来的,可以穿梭在小世界与小世界的时光之灵。
  
  他要回到原来的位面里去。
  
  他回去了,因为他心魔太重,因为他的魔都到了大阵里,所以阵眼处她的内丹已经被消耗的成了淡灰色。
  
  再晚一些时日,或许她就彻底的魂魄散尽永不超生了。
  
  他用自己一身修为把她从阵眼中抽取出来,他把自己身上仅剩的纯净本源灵气封印在她的内丹里,他在她昏睡的时候帮她植入了一段记忆。
  
  一段不属于他的记忆。
  
  他放她在后山的一个山洞里并结了阵法,内丹不散,她迟早有一天还会修炼出狐狸的原形,甚至可以继续修炼成人形。
  
  他一身修为尽失,他重新入了轮回。
  
  他无法解开那个大阵,也无法用别的去代替。
  
  一千只狐狸,他只能救她。
  
  对不起。
  
  他对不起她,也对不起灵狐一族。
  
  他愿意永不入佛,他愿意用自己的生生世世来赎罪。
  
  他以自己佛之子之命以逆转天命的大阵去换取她的气运。
  
  可佛之子啊,百炼成佛。
  
  根本不算什么好命,时时刻刻都在受罪受折磨。
  
  他把自己的气机转给了她,使得她就算活下来了,也没个好命,就算转世轮回了,也没个好命,且他给予她的气机用尽,她依旧会魂飞魄散不入轮回,毕竟她是阵眼,毕竟那阵太不寻常。
  
  但或许是因为他这个气机,使得她被那所谓的世外之人看中,另有了一番机缘,才不至于真的消失在这世界,不至于真的魂飞魄散。
  
  “她魂源太少,能入了这狐狸身体并化形还是全靠了我,不过她这傻不愣登的,估计脑子长好的可能性不太大了。”
  
  佛之光声音打断了小和尚的思绪。
  
  他微微垂头,目光落在怀里的人身上,许久许久,他才听到自己有些沙哑的声音,“明歌,她怎么成了现在这样?”
  
  “她能活着已经是不错了,那人放了她一马,只收取了她的一半魂源,剩下的全部归回,那些魂源本来是要重入轮回,我能截取到她的几点魂源把她带回这世界也是不容易。”
  
  佛之光叹了口气,“空若,这是佛之光的世界里,我由你孕育,也孕育了你,这世界本来该是一片光明没有妖魔存在的世界,但那颗魔源体渗入到了我的世界里,这世界才出现了这么多的妖魔,每天和魔源斗争,我已经撑不住,我要和那家伙一起共入轮回,这片天地就交给你了,空若,你要好好守护,这是我的世界,也是你的世界。还有她,她魂源太少,你好好呵护,许慢慢的就能好起来。”
  
  它说的仓促,说完之后,一道白色的光芒进入到了空若的身体里。
  
  这光芒太刺眼,令他眼睛微微一眯,再睁眼,他抱着小狐狸在树林里,周围没有什么大黑蛇,要不是那些打斗的痕迹还在,要不是神识中出现的那颗白色的小光点,他一定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幻觉。
  
  “明歌。”将怀里的人紧紧抱住,他呢喃,“明歌!”
  
  ~~~
  
  “师父,我不是叫胖墩吗?为什么要改名叫明歌,我怎么觉得这明歌两字这么的难听呢,胖墩多好啊,多形象多霸气。”
  
  “明歌字数少,方便你以后写,胖墩字数太多了,你若是考试的时候得多写好几笔呢。”
  
  “师父说的不无道理。”小胖墩略沉思,“师父,我可以不去学堂吗?你教我练字好不好,这样就不用考试了。”
  
  他看着她殷殷切切的目光,终是说:“好。”
  
  “师父,你不是叫小和尚吗,怎么又叫空若了?空若一点都没有小和尚好听。”
  
  “嗯。”他揉了揉她头发,“你喜欢哪个,就叫哪个好了。”
  
  “师父师父。”
  
  “嗯?”
  
  “西头村子里的阿花要和大狗子成亲了你知不知道。”
  
  “嗯,知道。”
  
  “大家都说长大了就能成亲,我怎么从没见师父成亲呀。”
  
  “我在等着你长大。”
  
  “嗯?为什么啊?”
  
  “你长大了,我才能成亲。”
  
  “师父,你是在说我是你的拖油瓶,有我在你就成不了亲吗?”
  
  “不是啊,你是我的童养媳。”
  
  “哦,童养媳我知道,六婆家的二苗子就是童养媳,她可苦了,每天干好多好多的活,吃不饱睡不好,还要被六婆双手叉腰着骂她。”
  
  他无奈的再次揉她的头,“是吗?”
  
  “嗯。”她用力点头着,“是啊是啊,二苗子真是可怜啊,师父,我能不能不当童养媳啊,我可以斩妖除魔,还可以吃很多饭,我要是当了童养媳,太浪费人才了。”
  
  “好。”他将她抱起放进自己的背筐里,询问她昨天教她背的诗。
  
  她立刻愁眉苦脸,窝在背筐里装睡打呼噜。
  
  发觉师父没有再继续追问,她心底略得意自己这个法子总是百试不爽之余,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直听着背筐里的气息渐渐平稳,他垂眼,眉眼中淡淡的笑意弥漫着,直入眼中。
  
  前路无头,她亦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长大,才能真正的开窍。
  
  但,但他活着,她也活着。
  
  只要活着,便无所畏惧。
  
  他抬头,脚步平稳着迎着朝阳前进。
  
  ~~~
  
  他是佛之子,他本该成佛,可心在炼狱。
  
  他心魔太重,他的魔都入了那大阵里,渐积渐多,生成了魔源。
  
  她是一只灵狐,她杀尽了自己的同族,她杀了她自己,她是阵魂,她是阵眼,她看着那属于他的执念,属于他的心魔一点点的长大,渐渐成了源,生了灵。
  
  那一日,黑暗中,生了灵的它好奇的发出声音,“咦?”然后又发了一声,“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