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莲攻略 > 第587章 五石散
    原因无他,那赵家的儿子竟是个傻子!
  
      钱家两兄弟岂能善了,当即便气冲冲的闹到了父亲面前,钱提督将此事全权交给了元氏,元氏说她见过赵家那孩子,只是愚笨一些,并没有发现哪里不妥。人也老实,将来不会三妻四妾的惹钱绮罗伤心。
  
      如今钱提督听了两个儿子的话,便去责问元氏,元氏自然是装作不知的,也是气冲冲的,说赵家人隐瞒,明日便要上门去问个究竟。
  
      钱提督想的比元氏多多了,赵家的亲事,算他们走到坑里了,只能认栽,因为一旦闹开,要是退了亲事,说是男方的原因,赵家儿子是傻子的话便传开了。若说是自己的原因,钱绮罗已经退婚一次,再退就更嫁不出去了。
  
      最主要的是,一旦退婚,便是撕破脸,到时候赵家给自己小鞋穿怎么办?
  
      因为之前的事情已经得罪了摄政王妃,在得罪赵家,可是两头够不着。
  
      他能走到今天,着实是不易,官场上混,岂是那么容易的。
  
      于是思来想去,干脆心一横,大不了牺牲一个女儿!
  
      于是,钱绮罗的亲事被敲定,任谁说也没用。
  
      钱绮罗听说后,寻死觅活,让钱提督给关了起来,钱绮罗最后绝食抗议。
  
      钱提督却发下话来,若她真的死了,就是抬也得抬到赵家。
  
      钱绮罗是真的绝望了。
  
      她并不是真的想死,她很年轻,母亲临终前就叮嘱她要好好的活着,听哥哥们的话,可是现在哥哥都没有任何办法了。
  
      绝望中,钱绮罗想到了白莲。
  
      可是,随后又有些失落的想,这样的事情,就是自己的哥哥都无能无力,更何况是白莲。
  
      白莲也听闻了此事,可是她不是钱家人,没有资格去过问,钱提督明知道赵家的情况,还要将女儿嫁过去,分明是铁了心了,她再说什么,也是无济于事的。
  
      白莲想,这件事若是放在自己身上,定然是想尽办法让赵家亲事变丧事,至于那坏了心肠的继母,有的是办法收拾她。
  
      可是钱绮罗不是白莲,白莲也不能替代钱绮罗。
  
      她以前受前世母后的影响,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从未想过对方有没有错,只想事情对自己有没有益处。自从跟了顾衍后,顾衍的一言一行都在影响着她,这样偏激的手段,她自然是不会用,也不会建议别人用。
  
      赵家本也没做什么,只是想结一门亲事罢了。
  
      可是想到钱绮罗花样的年华,便要蹉跎在一个傻子身上,便深深的为她不值,她给京中的白家去了一封信,说明了钱绮罗的情况。
  
      白老爷子知道情况后,便给钱提督休书一封,怒斥他卖女求荣,作践原配留下来的儿女。
  
      更说这就派人前来接钱绮罗,与其在继母手里受磋磨,不如白家代为寻一门妥善的亲事。
  
      白家是钱绮罗的外祖家,就是由白家接走也不为过。
  
      钱绮罗听了后,当场就哭了。她知道,一定是白莲通知了外祖父,所以白家才管她的。
  
      钱提督也是十分的头疼,没想到事情闹得这般大,现在同僚看他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他只觉得再也没有这样倒霉过。
  
      钱绮罗的事情还没解决呢,便发生了一件大事,至于什么亲事不亲事的,全部都得放下。
  
      -
  
      京中,打发了南召的使臣,周弘仁又陷进后宫中的醉生梦死中。
  
      周弘仁一日午后,只觉得疲乏异常,便没有去甘露殿,在前殿休息,这一睡,竟然睡到了很晚。
  
      他朦朦胧胧中听到有人哭泣,便醒来了,看到赵宜淑就坐在床榻之侧。
  
      周弘仁不明白她因何哭泣,便拉着她问道:“爱妃这是怎么了?”
  
      赵宜淑却是站起身来跪在周弘仁面前,声泪俱下的说道:“陛下,臣妾前些时候知道了一个天大的阴谋,想告知陛下,却一直寻不到机会,今日就是身死,也要将真相告诉陛下。”
  
      周弘仁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便拉起赵宜淑,温声说道:“爱妃有什么只管说,你怀有身孕,不要这般的受累。”
  
      赵宜淑拿着手帕擦了擦眼泪,随后说道:“我原先不知,姐姐送了一种酒给我,说是陛下最喜欢的,因此臣妾在陛下来的时候,总喜欢给陛下备上一壶。直到前几日臣妾才得知,那酒力混合着大量的五石散!且姐姐还在给陛下服用着,臣妾得知后,惶恐不已,一直想着告诉陛下,可是姐姐却似乎发现臣妾知道了一般,防备臣妾,更拿小公主和臣妾腹中的孩子威胁,可是臣妾看着陛下身体一天不如一天,臣妾伤心难忍,就是我们母子三人都丧命,也要将这一切告知陛下,望陛下保重自己的身体,莫再沾染那东西了!”
  
      周弘仁一听只觉得仿佛是梦话一番,随后逐渐的神识清明,只觉得气血翻涌,差点昏厥过去。
  
      他想站起来,身子却晃了几晃,赵宜淑将他扶住后,周弘仁越想越怒意涛涛。
  
      原来这段时间的身体,竟是被那个贱|人生生给拖垮的!
  
      周弘仁站好后,让人将赵宜淑送回昭阳殿,带着人便去了甘露殿!
  
      赵宜淑看着周弘仁怒意滔天的样子,心中知道这次赵皇后定然是不得翻身了,她这些日子的功夫不是白做的,就算她的人混不进甘露殿,也能远远的看到谁进出甘露殿了。
  
      今天她是明确的得知了吕良去了甘露殿,所以才过来周弘仁的寝殿。
  
      周弘仁此去,势必会撞个正着,五石散之事就足够要了她的命了,加上吕良的事情,看她还有什么活路!
  
      周弘仁的确如赵宜淑料定的那般,怒气滔天,待来到甘露殿后,见甘露殿四周都没有什么守卫,他带着人直接进去了。
  
      宫门口只有两个嬷嬷守着,看到周弘仁过来,个个都惊讶的长大嘴巴,周弘仁心中有疑,当下便让身后的人上前捂住了她们的嘴,将其制服。
  
      周弘仁大步往殿内走去,他此时脚步虚浮,只觉得全身都被那滔天的怒意支撑着。
  
      还没进去,周弘仁就听到了声音,这一下,周弘仁心中的怒意可不是一个滔天所能形容的了。
  
      ps:二更,还好写出来了。
  
      感谢芦荟打赏500起点币,胖胖的多次打赏,还有大家的月票推荐票。
  
      这段时间很忙,感谢大家不离不弃的支持!太谢谢你们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