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莲攻略 > 第596章 帝后
    卫氏和白老夫人能说的都说了,剩下的全看白莲自己看开了。
  
      她们走之后,白莲沉寂了很久。
  
      一直在想着她们的话,那些话,不用他们说,白莲也能想通。
  
      但是想通是一回事,真正面对的时候却是另外一回事。
  
      心情不好最直接的结果便是食欲不振,白莲为着肚子里的孩子着想,勉强的吃了一些。
  
      只是吃完不多久,便都吐了出来。
  
      她自从怀孕后也没有过孕吐的反应,这时候突然吐了,身边的人都急的不得了。
  
      只是白莲一不让请太医,二不许惊动任何人,身边的人谁也不敢擅自做主,都听从白莲的吩咐。
  
      只有掌膳的太监在离开后,差人去前殿回了李全,让李全转告顾衍。
  
      顾衍赶来的时候,身边服侍的人已经侍候白莲睡下。
  
      顾衍撩开帐子看了看她,她睡着了,就是睡梦之中双眉都皱的紧紧的。顾衍放下帐子,之后又悄声转身出去。
  
      他喊来了白莲近身服侍的金巧过来,顾衍知道今天卫氏和白老夫人来了,白莲如今睡着,就算醒了,自己问她,怕她也是不说的。
  
      “今天老夫人她们都说什么了?”顾衍问着。
  
      “回陛下的话,老夫人劝着娘娘给陛下纳妃。”金巧跟荔枝玉竹不同,她本就是顾衍找来的人,如今顾衍问,自然是不敢不答。
  
      顾衍听了后沉默了许久,之后才挥手让金巧下去了。
  
      他转身回了内室,撩开帐子看着沉睡中的白莲。
  
      她的双眉依旧紧皱着,顾衍看着她这样,不由得伸手抚上了她的眉间。
  
      白莲睡得本就极浅,顾衍触碰到她的时候,她就醒了,睁眼开到顾衍就坐在床榻边上,唇边扯起一丝笑意,说着:“今日怎么这般早?”
  
      往日里顾衍回来都是半夜了,有时怕惊醒她,都是睡在外间的软榻上。
  
      顾衍知道,白莲不惊动任何人,便是这些事情不想让自己知道,心中烦闷到将吃的东西都吐出来,此时还笑着跟自己说话。
  
      顾衍也没有提起,只是温声的说道:“突然想你了,回来看看。”
  
      顾衍说过甜蜜的话也不少,只是这次却是第一次这样突兀的说,白莲是聪明的,只一瞬便明白了顾衍应该是知道了。
  
      过几日就是登基大典了,他一定忙得很,往日白莲也一定会让他安心的去处理政务,只是此时,她却异常的想念他的陪伴。
  
      白莲扬起双臂,顾衍看着她的动作,配合着她俯下身子,彼此的抱在一起,白莲脸在他的脖颈处蹭了蹭,柔声的说着:“陪陪我......”
  
      简单的三个字,便把顾衍的心揪住了,莫说是政务了,就是此刻天塌了,只怕脚步也难以挪动半分。
  
      “好。”
  
      顾衍脱了外衣,之后躺在白莲的外侧,白莲找了个舒服的位置,凑了过去。
  
      白莲不提白天的事情,只与顾衍说着这一天腹中的孩子如何了。
  
      有时说着,还牵着他的手覆上那隆起的小腹。
  
      只是不知为何,孩子的情绪似乎被白莲感染了,也没有任何的反应,白莲还佯作发怒的训着:“这孩子定是个欺软怕硬的,你没来的时候净折腾我,现在倒老实了。”
  
      白莲说起孩子的时候,脸上的笑是遮掩不住的。
  
      顾衍看着她,撑起身子坐了起来,俯下身去,趴在白莲的肚子上先是听着,之后对着肚子不知道在干嘛。
  
      白莲抬头看着他,问道:“你做什么呢?”
  
      顾衍躺回来后,搂着她说道:“刚刚我与她说了,再敢折腾我媳妇,等她出生,我会亲自收拾她。”
  
      白莲听着他说完,噗的笑出声来。任谁能想到,在外叱咤风云的顾衍,此时像个大男孩一样对着老婆的肚子作怪。
  
      白莲所有的烦闷都消失的无影无踪。
  
      顾衍看着她笑的开心,这样的她才是最耀眼的。顾衍揽过她,凝视着她的双眸,正色的说道:
  
      “无论我是将军王爷,还是帝王,都是一样的。这些身份再变,我还是以前的那个我,这点是不会变的。”
  
      白莲听着他说完,简单的几句话,直直的流进了心底,似一阵暖流,流向了四肢百骸,将她包围住。
  
      足够了!
  
      女人一感动,就容易眼泪泛滥。
  
      她埋头在顾衍的怀里,蹭了蹭,蹭的他胸前的衣襟都湿了。
  
      顾衍捧起她的脸,取笑着她说道:“不能再哭了,一个小哭包就够了,到时候再让肚子的孩儿学去了,两个小哭包我可哄不过来。”
  
      白莲的唇角翘着,明明是笑,眼泪却止不住。
  
      顾衍凑了过来,在她脸上亲吻着,她的面颊,她的眼角,她的眼泪,她的朱唇。
  
      从知道她有身孕后,顾衍便一直控制着自己,哪怕是同榻而眠,也是抱着她,从来不敢去挑战自己的自制力。
  
      如今这一吻,沿着她的眼角,到她的朱唇,从她的朱唇到优美的颈子,一路向下到锁骨,以及那两团丰盈的雪峰上。
  
      在她面前,他从来就没有自制力。
  
      欲|望一发不可收拾,太久太久的思念,太熟悉太熟悉的触感,让他忍得都有些发疼了。
  
      白莲将近五个月的身孕,顾衍在军营中的时候,荤段子可没少听,像白莲这个月份的,只要力道得当,是没有什么大碍的,可是他却顾及着她的身子,张太医之前说过的话,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
  
      白莲感受到了身边人蓄势待发的欲|望,看着他隐忍的难受,她伸过去手,撩开了他的衣服,沿着他的肌理,一寸寸的下滑......
  
      第二天早上,服侍白莲起身的时候,身边侍候的丫鬟们个个都满面喜色。
  
      夜里帐中的事情自然是瞒不过她们的,更何况还要了两次水,白莲红着脸由着她们服侍着梳洗用膳。
  
      她不再多虑了,经过昨夜,她对自己的男人更有信心了。
  
      昨日的烦恼,说起来是对未来的一种茫然。
  
      前世的时候,母后之所以能将皇后的位置坐的四平八稳,除了她有手段,更重要的是,她不爱父皇。
  
      她只是把父皇当成了一个皇帝,而非是丈夫。
  
      所以,白莲觉得,她一定做不到像母后那样的,天下各处的美人都能张罗来给自己的丈夫。
  
      像昨晚那样亲密的事情,如果想到他跟其他女子也曾这样,白莲觉得她会难以承受。
  
      若是不爱,她什么都可以不在乎,可是,却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爱上这个男人。
  
      所以,格外不能忍受。
  
      -
  
      自古以来的登基大典,全都是新皇一人踏上通往高处的层层台阶。
  
      这日,却是顾衍挽着白莲的手,拾阶而上。
  
      隆重的装扮,华美的衣饰,顾衍穿着绣五爪金龙的黄袍,身姿挺拔,丰神俊朗。
  
      他身侧的女子丝毫不逊色与他,云鬓高束,被头上的凤冠稳稳的固定住,长长的衣袍逶迤到地,自有一股威仪的气势。
  
      除了礼部和太常寺的人,都没有想到顾衍会以这样的方式登基。
  
      无论哪朝哪代,从未出现过这样的一幕。
  
      登基是登基,封后是封后,都是分开来的。
  
      顾衍这样挽着新皇后的手,众大臣看了面面相觑,不发一言。
  
      尤其是盘算着往宫中送人的世家,也都心中暗自打鼓。
  
      顾衍的这一举动,众人都开始重新衡量白莲这个皇后的地位了。
  
      走到顶端的时候,顾衍转过身的同时,白莲也侧过了身,相视的那一瞬间,都仿佛看到了彼此眼中的信任与承诺。
  
      他们一起转过身,一起接受朝臣的跪拜。
  
      响彻云霄的万岁声中,白莲看着远处。
  
      那里是前世她跳下的地方。
  
      人说,你今生嫁的人,便是前世的收骨人。
  
      她粉身碎骨的跌落到顾衍的面前,是顾衍安葬了她。
  
      其实,是自己欠着他的。
  
      从认识他以来,都是他在付出,都是他在助自己。
  
      从那日知道了自己的不安后,临时让礼部和太常寺改了册封大典,竟然是欠着自己的手慢慢的走向了这皇位。
  
      每走一步,白莲的心中便柔软几分。
  
      她觉得,这辈子都难以还清他给的情了。
  
      再也没有不安,再也没有彷徨。
  
      人常说,一颗心一分为二,将那一半自己护好了,用另一半去爱人。这样,就算那一半被践踏,至少还有完好的一半。
  
      可是,白莲却觉得,就算她拿出了全部,也难以偿还顾衍给她的一切。
  
      登基大典繁杂琐碎,册封了后位之后,顾衍便差人将白莲送回去了,剩下的他自己完成即可。
  
      白莲如今居住的宫殿并非是甘露殿,而是住进了长信宫中。
  
      新皇登基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犒赏有功之臣。
  
      宋戟,吴劲夫,罗信,程云涛,还有在永州立功的钱家兄妹,以及跟着顾衍的许许多多的人。
  
      前朝遗留的侯爵,有的早在吕良当政的时候向吕良示好,这次一并夺去了爵位。
  
      除了给他们的爵位,另外的实职也封赏了下来。吴劲夫依然是禁军统领,程云涛为镇西将军,罗信接掌了兵部,宋戟为龙虎将军,统帅着京畿大营的兵力。
  
      还有钱家,钱康成被封了威远侯,世袭罔替。
  
      就是钱绮罗,救白莲有功,被封了嘉和县主。
  
      等着朝中将有功之臣封赏完了,便是年底了。
  
      新朝新气象,比起以往忐忑的气氛,这年的氛围格外的平和。
  
      尤其是京中的贵族圈里,老牌的世家已经随着周朝的倾覆渐渐的不被人提起。
  
      新晋的贵族如今是新皇的心腹,自然巴结的比较多。
  
      钱家便是其中一个。
  
      谁都知道,当初还是摄政王妃的白莲在永州有危难,是钱家兄弟挺身站出来,先反了。后来又有钱绮罗救了白莲一命,加上钱家与白家又是姻亲。
  
      这样的关系,谁都上赶着巴结。
  
      尤其是知道钱绮罗亲事未定,提亲的更是将钱家的门槛都踏破了。
  
      钱绮罗的兄嫂做不了她的决定,媒人说的那些人,钱绮罗连问都没问,便都推了。
  
      钱绮罗年纪不是十五六的小姑娘了,过了年她就十九了。若非是如今跟着白家水涨船高,哪里会有这么多上门提亲的人。
  
      如今钱康成是一家之主,但是面对这个固执的妹妹却也是无可奈何。
  
      钱康成不懂的妹妹想什么,十分的头疼。
  
      她不点头,却也不说为什么不嫁人,看着丈夫犯愁,钱康成的妻子吴氏便将此事揽了过去,主动地去找钱绮罗“谈心”。
  
      自从生母去世以后,长嫂如母,钱绮罗跟吴氏关系十分亲近。
  
      吴氏开始并没有说起这些,只是与她闲聊着,问着她住京中可有什么不适,钱绮罗也都与吴氏细细的说着。
  
      吴氏看着钱绮罗,想着就算她前面的亲事坎坷,毕竟年纪小,不可能有那些消极的念头。
  
      她是女人,她也了解女人的心思。
  
      着女人啊,说着不想嫁人都是假的。
  
      之所以这样说,不过是因为要嫁的不是心中想的那个人罢了。
  
      “绮罗,你跟嫂子说实话,是不是有心仪的人了?”吴氏问着,见钱绮罗面有惊色,吴氏拉着她的手,轻声安抚着她说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就是有心仪的人了又有什么。”
  
      钱绮罗听了却是低下了头,双手绞着帕子,紧咬着下唇,一言不发。
  
      吴氏一看钱绮罗这反应,便猜了个**不离十。
  
      她低下头前的表情不是羞涩,而是一脸的恍惚。而她此时的举动又是心事重重的样子。
  
      吴氏心想,钱绮罗的这件事定然是棘手的。
  
      吴氏无声的叹了口气,之后说道:“咱们是一家人,没什么不能跟嫂子说的,就算真有什么难题,等着过几天宫中大宴的时候,你跟皇后娘娘说也是一样的。”
  
      在吴氏看来,在永州的时候,白莲对钱绮罗的照顾真是没话说,加上家里的关系,吴氏相信,就算真的有什么难题,白莲也会帮着解决的。
  
      钱绮罗听了吴氏的话后,却是抬起头,脸色发白的摇了摇头,之后依旧一言不发。
  
      ps:今晚ViP群有活动,所以更新完了一些。二合一大章送上,大家晚安。
  
      感谢于紫璇,瑛紫,胖胖,大A的打赏,以及大家的月票。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