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白莲攻略 > 第605章 抓周

      白莲猜了个大概,再看向他二人的时候,便多了几分同情之感。
  
      白莲看了看身边的人,顾衍此时也看着场中,似乎感觉到白莲的目光,在白莲看过来的时候,也侧过头,白莲凑过去,低声说道:“看出什么了吗?”
  
      顾衍却挑挑眉,装作没有听懂白莲所说的意思,回应她说道:“看出朕的后宫要多一位美人了。”
  
      白莲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威胁的说着:“你敢!”
  
      顾衍看着她这个样子,不由得笑出声:“皇后娘娘发话,为夫自然不敢。”
  
      顾衍的声音不大,但是周围离得近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宫人内侍见惯了帝后这般自然无甚惊奇,朝中大臣离得远,没有听到。
  
      挨着近的那几个使臣却是大吃一惊,同时,看着场中瀛国公主的目光便多了许多的同情。
  
      这注定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了。
  
      一舞终了,画面定格在七公主层层的舞衣铺满场中,从始至终,她都没有看杨青一眼,临结束才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仿佛含有万千的话语,渐渐的转开了目光。
  
      杨青从那目光中,仿佛看到了她渐行渐远的身影,直到她站起身来,杨青才回过神儿,看着她想着顾衍盈盈一拜。
  
      七公主站起身来,顾衍率先为她鼓掌,座下大臣反应过来,也都纷纷的鼓着掌。
  
      这时,只听顾衍说道:“公主舞姿美妙,当真是让人赏心悦目。不知公主芳龄几何,可有许婚?”
  
      顾衍的话,让原本以为没希望的瀛国使臣的精神为之一振。
  
      任谁都知道他们推出七公主献舞是为了什么,顾衍这样明知故问,莫非是……
  
      只听那瀛国的使臣无比振奋的说着:“回陛下的话,七公主并未许婚。”
  
      七公主仿佛是个局外人一般,在场中听着他们的一问一答,没有任何的反应。
  
      只见顾衍听了点点头,之后说着:“七公主仙姿玉色,我朝也是人杰辈出,不知七公主可愿在我大胤朝寻一佳婿?”
  
      顾衍此话一出,莫说是瀛国使者了,就是满朝文武面上都露出了惊讶之色,纷纷看向了顾衍身边的白莲。
  
      这时白莲脸上并无异色,还带着浅笑,这让群臣十分的惊讶。
  
      而杨青听着顾衍的话不由得心头一惊,随后看着顾衍的神色便有些不善了。
  
      瀛国的使臣此时更是笑容满面,刚要开口说话,就听到一男子朗声说道:“陛下,微臣与七公主结识已有三载,真心倾慕公主,望陛下成全。”
  
      随着这个声音的落下,殿内众人都纷纷看向了杨青。
  
      七公主如何也想不到杨青会在此时说出这样的话,她不淡定了,刚刚一副众人皆与我无关的表情,此时猛地转过身,看向了杨青。
  
      顾衍仿佛预料到了一般,看着杨青,之后又看向了七公主,问道:“原来博远侯跟七公主是旧识,无巧不成书,朕正打算给博远侯保了这个媒呢。”
  
      顾衍的话一落,众人又是一愣,有些分不清楚这唱的是哪一出。
  
      就是杨青也是为了顾衍的话惊讶,他没想到顾衍竟然一开始就有为他保媒的打算,杨青还没能反应过来时,就听顾衍又看着七公主问道:“博远侯的话,七公主听到了,可愿意?”
  
      杨青听着顾衍的问话,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他想到了之前七公主在杨府的时候,慢慢的松开了手,目光渐渐冷下去的样子。
  
      万一,她对自己伤心了呢?
  
      杨青并没有任何的把握,不由得忐忑的看向了七公主。
  
      他看到七公主的眼中有惊喜和欣慰的神色,才渐渐的放下心,只见她转过身去,大声并且清脆的说道:“我愿意的。”
  
      “既然公主愿意,那朕就做了这个主,赐封瀛国七公主为胤朝宁和郡主,赐婚博远侯杨青。”
  
      众人看着这戏剧性的一幕,都未能反应过来。
  
      在顾衍开口问七公主的时候,许多人都以为这后宫要多一位异国的公主了,却没想到峰回路转,顾衍竟然给杨青赐了婚。
  
      尤其是瀛国的使者,更是对现在的一幕目瞪口呆。
  
      他哪里想到最后七公主竟然被胤朝的皇帝赐婚给了臣子,这回去该如何给自己的主上交代?
  
      可是,他却不能在此时驳回顾衍的话,这样只会让两国的关系僵化,他们瀛国还要仰仗着胤朝生存下去,是不能得罪的。
  
      对于这样的赐婚,他也只能忍下。
  
      盛宴圆满落幕,白莲看着瀛国使者的样子,便开口将瀛国七公主留在了宫中,使者拒绝不得,只能欣然应着。
  
      众朝臣退下后,杨青故意留到了最后。
  
      大殿之上,杨青再次对着顾衍深深一拜,感激的说道:“臣谢陛下成全!”
  
      之后看着顾衍和白莲的目光坦荡,白莲为杨青高兴。
  
      杨青这样的人,若不是喜欢极了,是不会在大殿之上当着这么多人请顾衍成全的。
  
      之后的一段时间内,七公主都留在后宫之中,白莲为她安排了宫殿,虽说婚已经赐下,但是婚期未定,等着钦天监推算出了合适的日子,便可令其完婚了。
  
      白莲想着她是异国的公主,原本想让人教她一些本国的礼节和常识,却发现她都懂得,后来接触中也才知道她的遭遇,她的母亲本是周朝人,加上瀛国本土崇尚中土文化礼仪,皇室的公主都有教导修习礼仪。
  
      婚期定在了五月里。
  
      五月,也是太子周岁的月份。
  
      顾衍第一个,也是现在唯一一个儿子,下面人办抓周礼自然办的格外的用心。
  
      白莲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小物件,当这是应有尽有。
  
      白莲从奶娘手中接过了肉团子,指着满桌的东西说着:“我们昱儿周岁了,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去抓个昱儿喜欢的东西给母后看看。”
  
      小肉团子也不知道听懂了没有,睁大着双眼饶有兴趣的看着满桌的东西,拧着身子就要往桌上去,嘴里还不时的发出:“驾……驾……驾……”的声音。
  
      白莲看了过去,发现在桌子上放着一个木制的小马,怪不得他如此的兴奋呢。
  
      还是上个月的时候,顾衍抱着他在马场上骑马溜了一圈后,小家伙就爱上了这一项运动,但凡是看到马儿后,总是两眼放光。
  
      开口说话,父皇母后一个不会喊,驾驾驾喊得倒是十分的清晰。
  
      白莲抱着他走了过去,已经可以预知他会挑选什么了。
  
      顾衍看着儿子上了桌子后,直接将那个木制的小马揽入怀中,不由得大笑。
  
      众人看着太子的动作,还有帝后的反应,都满口的应承着,什么太子将来长大定然有其父之勇,开疆扩土,成一代圣明君王。
  
      如此之类的话,白莲闭上眼睛都能找出一箩筐来,偏偏顾衍听得开心,看着肉团子坐在桌上玩的不亦乐乎。
  
      过了一会后,他将马儿放在自己怀里,又从一堆东西中,巴拉出来了一把木制的刀,白莲在一旁看着,果然是有什么样的老子,就会有什么样的儿子。
  
      此时的顾衍早已是合不拢嘴,底下人更是好话不要钱的夸着肉团子。
  
      看着儿子玩的高兴,白莲便没有让奶娘将他抱下来,小孩子没个定性,一会摸摸这个,一会玩玩那个,除了小马儿还在他手里,其他挑中的东西早已放在了一旁。
  
      不一会,眼睛看向了这个桌上最大的一件东西。
  
      那是顾衍将传国玉玺拿了出来,在一堆东西里面放着,开始白莲说不如用个其他的东西替代,顾衍却说反正也丢不了,给儿子玩玩无妨。
  
      白莲看着顾昱爬了过去,顾衍也看着他没有说话。
  
      等着顾昱爬到了玉玺前面的时候,伸手便去抓,玉玺十分的沉重,岂是他一个周岁的孩子所能拿动的。
  
      小肉团子一只手没有拿起来,反倒是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这个东西,似乎在想为什么拿不动它。
  
      随后,他双手都伸了过去,揪着包着玉玺的黄绸,也仅仅是移动了一下,并没有拿起来。
  
      他使劲试了几下也没能拿起来,这下可捅了马蜂窝了,只见肉团子一撇嘴,哇的一下哭了出来,一边哭还伸手去拍打着那个让他拿不动的东西。
  
      让一众围观者看得哭笑不得。
  
      白莲在一旁看着儿子的傻动作,也是笑着想,这绝对不是个重生的,哪儿有这么傻的重生的。
  
      顾衍走了过去,一把将他抱起,稳稳的坐在臂弯里,另一只手轻松的提起玉玺放在了他的怀中,肉团子立竿见影的不哭了,看着他父皇手里托着的东西来到了他的怀里,咧嘴就笑,还在顾衍的脸上吧唧的亲了一口,惹得顾衍大笑。
  
      白莲在一旁看着他们父子相似的五官,一大一小的笑容,让她的心底都融化了。
  
      太子太傅的职位最终落到了白莲六叔白铭林的身上,白铭林有学识,有眼光,对朝中政事也有十分的敏锐度,顾衍对他放心。
  
      白家如今是朝中最炙手可热的家族,白铭林兄弟都身居高位不说,就是子侄之中也多是有能耐的人,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白家有作为后族的危机感。
  
      时刻的注意着家族子弟的言行,要知道,千里长提毁于蚁穴。做好家族子弟的教育,有利于他们家族长久的发展。
  
      白家都是文臣,只有一个白澈是个反骨,原本爱舞刀弄枪,后来拿了武举之后就要投身军营。
  
      只是那几年朝政动乱,因为白莲嫁给顾衍,白家也在漩涡的中间,白澈一腔的勇猛无处用,被白家长辈拘着。
  
      后来顾衍登基后,跟随他的功臣受了封赏,白澈怕白家人再拘着他,竟然不辞而别,跟着程云涛去了西北。
  
      顾衍知道后,反倒是说年轻人本就应该出去锻炼一下,之后白澈的父母才肯罢休。
  
      只是白澈年纪老大不小了,婚事却还没定,写家书让他回来,总也不回来。白澈的母亲,也就是白莲的四伯母求到了白莲面前,让白莲把他给叫回来,另外托白莲给白澈留意京中的大家闺秀,看有没有合适的。
  
      白澈跟白莲自幼一起长大,关系匪浅,自然不会拒绝。
  
      给白澈修书,让他在中秋之前回来,祖父祖母都是八月份的寿辰,白莲并没有与他提起亲事,只说了祖父母的寿辰,相信他会回来。
  
      白澈的亲事在心中放着,趁着六月里过生辰的时候,白莲邀了京中一些世家的千金进宫,顺便相看相看。
  
      是在御花园中一处水榭办的,四周的湖中,荷花开的正艳。
  
      白澈的母亲也在,她是皇后的娘家人,那些贵妇人们自然对她客气礼遇,只是她的目的太明显了,不过几句话,大家也都猜出了她的目的。
  
      大家也都知道白家的情况,只是白澈年纪不小了,到现在还没有亲事,难免让人多想,有心中没底,心疼女儿的就打着太极,将话题绕开,不去提起。
  
      有的知道白家如今的声势,想借此拉近关系的,便上来攀谈。
  
      白莲也暗中的看了几个,最满意其中的一两个,偏偏人家的母亲看着是不怎么乐意的。
  
      她不想以权势压人,若是婚赐下去,定然是没人抗旨的,但是这样的做法,白莲并不喜欢,也只是叹了口气。
  
      白家如今的地位,他们都能这样,可见其家风气节,这样的人家,教养出来的女儿定然也是不差的。
  
      只是人家不乐意,也是无可奈何的事情。
  
      可能是白天累着了,等着人都散了后,她就回了长信宫休息去了。
  
      顾衍知道是白莲的生辰,白天的时候,将政务都在太和殿处理了,早早的就回了后宫。
  
      听宫人说御花园水榭的人已经散了,白莲回了长信宫,便直接去了长信宫。
  
      到了长信宫的时候,白莲睡得正香,一旁小肉团子在她的身边,也睡着了,一条腿还搭在白莲的小腹上,顾衍看着熟睡中的母子,弯腰挨个亲了一下。
  
      顾衍亲过之后,白莲就醒了,睁开眼睛后看着顾衍就坐在床榻边上,伸手环住了他的脖子,也亲了他一下。
  
      刚睡醒的白莲媚眼如丝,全身都充满着妩媚。不是看着肉团子就在一旁,怕他醒来,顾衍现在就想把她宽衣正法了。
  
      小剧场:
  
      看官:宽衣正法?辣眼睛……
  
      作者君:这就辣眼睛了?下本新书分分钟把你眼戳瞎……
  
      顾衍:都没影儿呢,就打上广告了,还真是喜新忘旧。
  
      ps:二合一大章,大家晚安。
  
      感谢胖胖,芦荟,烟花的多次打赏,以及大家的月票,么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