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妃倾城:一手遮天 > 第138章:番外之闻人浩轩 35
只可惜,纵使我费了再多的口舌,给卿儿出了无数种主意,可卿儿终究没有答应与我联手。就连方才那少有的松动,都只不过是为了嘲讽我对她利用的一种以退为进。
  
  当她用一种极其疏离的语气告诉我,她对我说的建议,一个都瞧不上眼的时候,我便知道她的心思了。只是我不甘心,不甘心她到了最后,好不愿意与我联手。于是依旧硬着头皮问她,是否有更好的法子。
  
  “我没有任何法子”她的语气极其平淡,可态度却十分坚决“我从来没有答应要与你联手,不是吗?”
  
  是!
  
  她是从没答应与我联手。
  
  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自以为是,是我以为自己能凭着这么多年来在她身边的守候,再度获取她的信任。可纵使,一切都是我的幻想。我也明明知道的能得她的答应十分渺茫,却依旧抱有希望。
  
  “卿儿,你这是什么意思!”
  
  “慕容逸辰,你今天所分析的一切,其实都有道理,我也都听到心里去了。”卿儿看了我一眼,十分认真道“可你不明白我的心思,在我还没有想好怎么对付他之前,我不想轻举妄动!更不想,跟你联手!”
  
  说罢,卿儿又笑了声“我要做什么都好,是我自己的事情。对不对闻人擎苍动手,也是我和他的恩怨。你跟他有什么仇你大可去报,只求你莫要插手我们夫妻之间的事情。”
  
  “求我莫插手你们夫妻之间的事情?呵……”这一刻,卿儿口中吐出的话是多么可笑啊“当初我鞍前马后为慕容家寻找被陷害的证据时,你怎么没有对我说这句话?当初你对闻人擎苍恨之入骨,在我面前发誓一定会为慕容家报仇的时候,怎么没有嫌我给了你黑煞的势力?”
  
  说罢,我冷笑了声,一双眼直直的盯着她,寻出了她眼中的半点心虚“你莫要找借口了,你对闻人擎苍心里存着情,你不舍也不忍!”
  
  “少胡说八道!”卿儿把眼一瞥,不敢看我。<>可一张嘴,却无论如何也不肯承认自己的心思。
  
  我没有给她半丝脸面,无视她苍白无力的反驳纵使是他做了那么多对不起你的事,你依旧犯贱般的告诉自己的心,他!很!好!”我一步步逼近卿儿,不给她任何退路“你的心思?你还能有什么心思!慕容毓卿,你简直蠢得无药可救!”
  
  言毕,我猛然停住逼近她的脚步,话音一转“若泉下的义父知晓如今的你是这般模样儿,不知会不会后悔生前如此疼你!”
  
  卿儿被我逼得节节败退,一双原本犀利的眼至今不敢看我。可她口中吐出的话,却再度刺伤了我的心。
  
  “他是伤害了我,难道你就没有吗?”卿儿的声音微弱,可质问起我来却毫不含糊“慕容逸辰,在指责别人的时候,先别忙着把自己撇得一干二净。有些事情既然做了,就算你再如何漂白洗净,也依旧肮脏不堪。”
  
  说罢,她突然冷笑了一声,拿我与闻人擎苍做了比较“你与闻人擎苍一样,谁都不是好东西!”
  
  言毕,她又冷酷无情地告诉我,我不过只是慕容烈风的义子,算不得什么东西。从此以后,我的仇是我的,她的恨是她的。慕容家的事儿,不劳烦我费心!
  
  呵……
  
  好一个慕容家的事不劳烦我费心!
  
  我自知自己接近她的目的不纯,对她也有着利用。更……逼迫她做了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我对不住她。可无论如何,我爱她,是无法改变的。我与她有了共同的孩子,也是事实!
  
  难道她是一个死人吗?还是说……她的心根本就是石头做的!如若不然,她怎能在这个时候说出这种话来?
  
  “你!”我死死的盯着卿儿,被气得脑袋一片空白。<>就连说话,也有些吞吐“你如此妇人之仁,必定是会后悔的!卿儿,日子还长着呢,总有你哭的一天。”
  
  “那……也不会劳驾你为我抹泪。”卿儿把头挪到一边儿,冰冷开口。
  
  “今日,算我白来了!”面对着这样的卿儿,我还能说什么?好听的情话,满腔的承诺,无情的威胁,于她而言都没有用。
  
  只能忍着心中的怒火,丢下了一句“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住在这冰冷如霜的坤宁宫多久。”后,拂袖而去。
  
  ……
  
  卿儿拒绝了我联手的建议,也不着急对闻人擎苍动手。而是跟曾经那个与锦儿走得甚近的庄氏来往得越发频繁,更对那被她寻来的童氏,另眼相待。
  
  她在后宫里不断的扩大自己的势力,编织着属于自己的一张大网。在宫外,更有着自己的眼线。这个曾经自闭在坤宁宫的女人,早已一手遮天……
  
  可偏偏,她可以朝任何对她不敬的人下手,却从不动闻人擎苍半分!
  
  我眼瞧着日子一天一天这么耗着,心中恼怒不已!于是,派人一夜之间将苏州的童府杀了个一干二净。
  
  卿儿,你总以为所有的事情都能被你掌控在手掌之间。这一次我倒要看看,你要如何应对!
  
  你捧着童氏,我就灭她母族。你在那头织网,我就在这头放火。你不断的扩张势力,我就紧随其后斩你枝叶。
  
  就算你不跟我联手也没关系,因为我想要做的事情,不管你跟不跟我联手,我都能做成!之所以提出让你与我一块儿,不过只是想让你在这件事情上,得到母后的认可罢了。
  
  既然你不愿,我也不逼你!
  
  只是,在复仇夺位这件事上我已浪费太多的时间。<>现在我好不容易有了云安,便再也不想跟闻人擎苍周旋了。
  
  ……
  
  又过了一阵,云鹤那小子的精神一日不如一日。
  
  不仅白天状态不佳,夜里胃口也不好。
  
  我看他对玉佩越发依赖,终于决定对他下手!
  
  ……
  
  这一天,我以要听他背书为由,约他前往太和殿旁的花园相聚。那里有假山有池塘,景色怡人不说,平常过往的宫人也不多,极其安静。而在那里,我早早便安排好了人手……
  
  我躲在假山后头,亲眼目睹了云鹤的出现,落水,以及在水中拼命的挣扎的过程。从他开始对我毫无疑心,到他被煞亦推入池中,一切都十分顺利。若一定要说遗憾,那便是在他挣扎之间,瞥到了我的身影。
  
  他拼了命的朝我大喊“师父,救我!”
  
  那一声声儿的师父,像是用尽了他余生对我所有的感情。
  
  我没有上前救他,也没有给他半句回答。只是躲在假山后头亲眼看着池中的水没过他的脑袋,然后,与煞亦一同转身离开。
  
  太和殿是素来帝王设宴的地方,平时除了早晚会有粗使宫人前来清扫外,便连过往的人都极少。云鹤早已对那玉佩形成了依赖,浑身无力,根本没有自救的能力。
  
  这番落水,必死无疑!
  
  可我万万没想到,我对自己到底还是太过自信了。
  
  ……
  
  密室内。
  
  我正在煞亦的伺候下,往嘴里猛灌着烈酒。
  
  脑海里不断闪现云鹤被池水淹没时绝望的模样儿,还有他一声声唤我师父时的无助。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云鹤唤了我那么多年的师父,对我如此信任。如若不是因为他的身份,我怎会舍得对他下手?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反过来的道理,不也一样吗?他曾是我的徒儿,自也是我的儿子。更何况,他是卿儿的骨肉啊。
  
  “主子,已经过去三个时辰了。”煞亦在一旁站了许久,才朝我开口“要不,属下出去打探打探消息?”
  
  “不急”我给自己灌下一大口的酒,道“念慈姑姑不是在宫里吗?有什么消息,可以逃得过她的耳朵?”
  
  念慈姑姑,那可是母后最信得过的心腹。
  
  母后如今虽在峨眉山礼佛,可为了能让我早日把身子养好,硬是把念慈姑姑留在了我的身边。我不喜身旁有人盯着,便把她打发到了慈宁宫外。如果云鹤有了个什么好歹,她必定能得到消息。
  
  这不,我话音才方落,密道里便传来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紧接着,还不等煞亦再开口,念慈姑姑便从密道里走了出来“殿下,这都什么时候了,您怎还有心情在这饮酒呢!”
  
  说罢,她一把上前夺掉我的酒杯“您身子还未大好,可不许再这般胡闹了!”
  
  “姑姑前来,应该不止是来看我有没有乖乖养伤吧。”我瞥了她一眼,问。
  
  念慈姑姑一听,连忙垂头应道“殿下果然英明,奴婢此番前来,的确是有大事跟殿下禀报!”
  
  说罢,她小心翼翼看了我一眼“殿下,坤宁宫的云鹤落水了!”
  
  我一听,又饮了一口酒“我知道。”
  
  “殿下知道?”念慈姑姑微愣,问。
  
  “云鹤落水的事,是我做的。”说罢,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念慈姑姑,问“他现在的情况如何?落水的事情是什么时候被别人发现的?”
  
  念慈姑姑见此,神色有些为难“殿下,您对云鹤动手的事情,可曾与太后娘娘商量过?若太后娘娘知晓您……”
  
  “杀云鹤,不正是母后心心念念的事情吗!”我见念慈姑姑如此,不仅脸色一沉“如今我终于肯对云鹤下手,她该高兴才是!怎么?难道在姑姑眼里,无论我做什么事情都得跟母后汇报吗?”
  
  言毕,我冷笑了声,继续道“我是还未长大,需要事事征得母后同意,还是我天生没有本事,让你们如此信不过我的办事能力!”
  
  我本便因云鹤的事情心中苦恼,如今又碰上了念慈姑姑这么一个不长眼的老奴才,怎能不让我心烦?
  
  “这……奴婢不敢!”念慈姑姑虽见惯了我冰冷如霜的样子,可却鲜少看我有如此恼怒的时候。于是,纵使是素来习惯倚老卖老的她,也不仅抹了一把冷汗“只是……殿下若在动手之前没跟太后娘娘打过商量,只怕太后娘娘知晓之后,会责怪殿下打草惊蛇。”
  
  我听言,心下一震。
  
  打草惊蛇!
  
  “他还活着?”我冷冷开口,问道。
  
  念慈姑姑垂着头,沉默了好一会才艰难开口“回殿下话,正是!”
  
  我握着酒杯的手突然加紧了力度,心中有一股奇怪的感觉涌出。不知是因云鹤没死而失望,还是因云鹤活着,而庆幸。
  
  “怎么回事?”我看了念慈姑姑一眼,又问。
  
  “回殿下话,听说是有宫人路过,听到了云鹤的呼救。”说罢,念慈姑姑又叹了口气儿“也算是这小子命大了!听闻那几个宫人寻声过去的时候,云鹤都已不会挣扎了。整个人漂浮在池中,早已没了呼吸。可谁知,经过太医的抢救,却又活了不来。”
  
  言毕,念慈姑姑又加了句“虽然现在云鹤还在昏迷之中,可却早已脱离了生命危险。殿下这一次出手,怕是会惊扰满朝文武啊。”
  
  “主子,这下可如何是好?”煞亦在一旁听见了念慈姑姑的话,连忙朝我问道。
  
  我在心里盘算了好一会儿,才道“你连夜派人到那池塘里去,看能不能打捞出什么东西来!姑姑,你在宫里待得久,想想法子接近云鹤!母后给的那块玉佩他一直都随身戴着,可不能让别人得了去。”
  
  “是,主子。”
  
  “奴婢遵命!只是殿下……太后娘娘那边儿……”
  
  “你先把手头上的事情做好”我瞟了一眼念慈姑姑“母后那头,由我来说。”
  
  事到如今,所有的事情都不及瞒住卿儿重要!
  
  母后想要我夺取云鹤的性命,我按照她的心思做了。而云鹤既能在停止呼吸后再度被人救活,也是他的命数!
  
  此番行动失败,我倒不担心如何与母后交待。我只担心……云鹤在挣扎时的那匆匆一瞥……
  
  我与卿儿的关系本便因解蛊越闹越僵,若是杀害云鹤的事情再被她知晓,恐怕我跟她之间便再也没有可能了!
  
  所以……我必须要把善后的事情做好!就算云鹤醒来后,对那匆匆一瞥记忆犹新。我也一定要在他没醒来之前,做出最后的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