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妃倾城:一手遮天 > 第144章:番外之闻人浩轩 41
“卿儿跟闻人擎苍冰释前嫌,共同对外,云安怎么办,你可曾想过?”母后半眯着眼,问我“云安可不是闻人擎苍的骨肉,你确定,他会放过云安吗?云安的存在可是闻人擎苍的耻辱,他会因为爱卿儿,就留下一个孽子吗!”
  
  母后的话,一下便把我从香浓的烈酒中拉了出来“安儿……”
  
  母后见此,又继续道“你确定,卿儿能保得了云安吗?如果闻人擎苍要云安的性命,卿儿会怎么做?她会选择保云安,还是选择至高无上的权势和地位?”
  
  “不会的……”我摇了摇头“就算闻人擎苍要对安儿出手,卿儿也不会同意。安儿不仅仅是我的骨肉,也是她的骨肉。”
  
  “可如果云安的存在,威胁到了云鹤呢?”母后冷笑了声儿,又问“你别忘了,你可是杀过她儿子的。你能保证到了紧要关头,她会留下云安吗?”
  
  ——拿你儿子陪葬!
  
  母后的话音方落,我脑海中突然响起了闻人擎苍当初要挟我的那一句话。
  
  拿云安陪葬。
  
  卿儿那边我不敢说,可闻人擎苍定是不会放过云安的。
  
  我曾对他的儿子出手,他也会寻准机会对我的儿子出来。若一旦如此,云安定会吃亏!他如今还未满两岁,跟云鹤可不能比!
  
  于是,我撑着身子起来“您想我怎么做?”
  
  母后见我终于不再像个死人一般,脸色渐渐缓和了不少“把卿儿的心夺过来!”
  
  “怎么夺?棋子一样的夺,还是让她爱上我?”我轻蔑地看了一眼母后,问“夺她的心做什么?让她心甘情愿把脑袋伸过来给你,逼她成为下一个锦儿吗?”
  
  母后一愣,脸色一沉“轩儿,你在说什么!”
  
  “前些日子母后才说过,不允许我再跟卿儿来往。<>怎么这么快,母后就改变主意了。”
  
  “今时不同往日”母后把眼挪开“之前我躲在密室里,很多消息知道得并不准备。现在我光明正大回到了紫禁城才发现,卿儿的势力比我想象的还要庞大。她跟闻人擎苍联手以后,早已成为我们的劲敌!所以,不管你用什么办法,让卿儿为我们所用!”
  
  “晚了”我淡淡应了句,不再看她。
  
  疯了!
  
  母后定是疯了!
  
  她可以操纵慕容烈风,操纵锦儿,操纵我。但不代表这整个天下的人,都是她的傀儡。她以为卿儿是她想利用便利用,她想踢开便踢开的人吗?真是可笑!
  
  “不晚”母后看着我,应了句“只要我们杀了闻人擎苍和云鹤,一切都不晚。”
  
  说罢,母后又道“轩儿,想要把卿儿变成你的女人,现在只有一个办法!”
  
  “什么办法?”我微微皱眉,问。
  
  “来硬的”母后毫不犹豫便回了句“当闻人擎苍和云鹤一一归西以后,云安登基称帝。卿儿失去了夫君和儿子,定不愿意在失去云安。届时,你可留她垂帘听政。只要她还在宫里,你跟她有的是时间相处。”
  
  言毕,母后又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届时,云安对你我言听计从,而念忆的性命又拽在你的手里。你想让她做什么,她都不敢有半丝反抗!”
  
  我听言,立即抬起头来看向母后“所以,你会留她?”
  
  “以前不愿,可这阵子看你为了她要死不活的样子,我也当真心疼。<>”母后叹了口气儿,道“这几天我仔细想过了,觉得你说的也有道理。你是我儿子,她是我女儿,你们在一起也算亲上加亲。
  
  既然孩子都有了,我也不该计较太多。只要你们是兄妹的关系没有透露出去,我再不会反对了。而且啊,大业得成以后,不管你们要怎么闹,我也绝不插手!我想要的,只是我儿子开心。”
  
  母后的话,让我极其动心。
  
  既然软的不行,来硬的总可以吧?
  
  反正我已经对云鹤下过手了,闻人擎苍就算没有当场抓获,也能猜想出凶手是谁。他对我的仇恨犹如我对他的仇恨一般,早就刻在了骨子里。所以,他对云安动手只是早晚的问题。
  
  想要保住云安,就必须除掉闻人擎苍。当然,还要除掉云鹤!只要把这两个人除掉,卿儿在这世上除了云安和念忆外,便再无人可依靠。届时,我把念忆的性命拽在手中,就不怕她不听话!
  
  感情这东西么?十年不行,就二十年!只要我肯在她身上花时间,她总会感动。
  
  母后到底是我母亲,只从我眼神中便读出了我的心思。于是,她再度开口“听闻闻人擎苍过几日便能拆眼纱了?也不知他能不能复明!若你当真为了云安好,便趁早准备准备。”
  
  “母后已经有想法了。”我看了母后一眼,肯定道。
  
  “没错”母后点了点头“不管闻人擎苍的眼睛能不能复明,我会找个机会游说他去京郊猎场狩猎,你要趁早准备好人手埋伏在猎场周围!”
  
  说罢,母后又道“我已把慕容烈风离世的消息放了出去,更联系了朝中慕容烈风的旧部。<>届时,他们定会助你一臂之力。”
  
  我听言,垂下眼去,再没说话。
  
  母后已把一切都安排妥当,如今来并非是与我商量,而是给我一个通知,让我按照她的意思去办。
  
  既然如此,我又有什么理由拒绝?
  
  ……
  
  仅仅只过了三天,我在悄悄看了一眼云安后,便连夜离开了紫禁城,前往京郊猎场部署。而京城里的一切,都交到了母后手上。
  
  临走前,我曾再三叮嘱过母后,若有可能,定要把云安留在宫里。莫要让卿儿带着云安前去猎场,以此作为要挟我的筹码。虽然我知道……母后未必能成功留下云安,可努力过总比什么都不做的强。
  
  猎场的刺杀,是我跟闻人擎苍的拼死一搏。只要不出意外,他必死无疑!所以,我必须得给云安留好后路。只怕卿儿届时一个疯癫,便拿云安来出气儿。
  
  ……
  
  我在京郊猎场才部署好了一个雏形,京城便传来消息,说是母后与朝廷中的人成功说服闻人擎苍,让他在八月前往京郊狩猎。得到消息后,我日夜都在操练着手上的杀手,只求一举拿下闻人擎苍的脑袋!
  
  很快,八月如期而至。
  
  闻人擎苍带着卿儿,云鹤等人与文武大臣一同出了紫禁城,来到京郊猎场。而云安,也跟着来了。
  
  闻人擎苍初到猎场的当夜,我便派人开始了行动,对他展开了刺杀。整个刺杀过程我都没有参与,而是趁乱去了云安的帐篷,偷偷把云安给掳了出来。
  
  许是卿儿知道我不会伤害云安,所以安排在云安身边的那几个人简直跟个废物一样!还不用我动手,便被吓得屁滚尿流。我见此,心中更是大怒。
  
  难道,云安跟云鹤的区别就这般大吗?
  
  守在云鹤身边的人,皆是暗影和高手。守在云安身边的,则是一些无用的太监宫女!我自是不会杀害云安的,可闻人擎苍呢?难保他不会趁着这个机会,对云安下手!
  
  我把云安带回峨眉山山洞的时候,他睡得迷迷糊糊的。其中断断续续醒来过几次,朝我奶声奶气唤了几声师父后,又昏昏睡去。为了不让他受过多的折磨,我给他喂下了一些安眠的药物。只希望他一觉醒来,一切都已经结束。
  
  可谁知,我才抱着云安稍稍歇了一会儿。煞亦那头便传来了消息,说刺杀失败了!
  
  “怎么回事?”我冷着一张脸,朝着煞亦问“我们部署了那么久,难不成连一个瞎子都对付不了吗!”
  
  “主子恕罪!这……这一次实在不赖黑煞中的弟兄!”煞亦噗通跪下,朝我解释道“而是主母那边……主母那边出了差错。”
  
  我听言,皱起了眉头“卿儿?她能出什么差错!”
  
  卿儿的武功虽高,可也不至于能力挽狂澜!
  
  “回主子话,一开始狗皇帝那边节节败退,眼看着咱们就要成功了。可谁知,主母却突然出了手。她这次的招数跟功夫跟以前大不一样,不仅有凤凰为她出手,更有声声凤鸣扰乱弟兄们的心绪。
  
  最重要的是,那凤凰会喷火。主母跟凤凰融为一体以后,咱们弟兄就算是联手,也抗不过她的一个招式!”
  
  凤鸣,凤凰!
  
  我缓缓抬起头来“是秘笈!”
  
  “主子是说……”
  
  “这天下不可能有如此邪门的招数!若有,那一定就是母后口中时常念叨的武功秘笈!看来,秘笈的确在卿儿身上。”
  
  “主子,那咱们现下该怎么办?”
  
  “闻人擎苍现在如何?”我看了一眼熟睡的云安,这才朝着煞亦问道。
  
  煞亦见此,识趣地放轻了声音“回主子话,虽然弟兄们没能斩掉闻人擎苍的头颅,可他伤得不轻!依属下看,若没有医术高强的大夫在,他早晚都会去见阎王!”
  
  “既然如此,便把猎场团团包围。”我冷笑了声,吩咐道“对了,那些毒物该派上用场了。先断水源,扰乱军心。然后派人在回京的路上做埋伏,时刻盯着!我倒要看看,他们是要冒险回宫,还是要活活渴死饿死!”
  
  “是,主子!”煞亦恭敬应着,又问“那……秘笈的事情……”
  
  “我自有主意。”
  
  “是!”
  
  ……
  
  猎场水源被断,卿儿等人正急得如热锅上的蚂蚁,四处寻找水源。我趁着她们身心疲惫的时候,亲自去寻了卿儿,打算跟她谈谈武功秘笈的事。希望这一次,她能稍稍听话一些。
  
  这一天,我早早便潜入了卿儿的帐篷。
  
  许是卿儿忙着照顾闻人擎苍,又忙着安抚众人的心,所以迟迟没有归来,让我一阵好等。好不容易听到帐篷外有了动静,归来的卿儿已是疲惫不堪。
  
  不过,到底是炼就了绝世神功的人啊。才一踏入帐篷,便能凭着我的气息准确找到了我的位置。
  
  黑暗中,纵使我看不见她的眼,也能感觉她双眸中射出的恨意。
  
  “你回来了?”我淡淡开口,声音很是清冷。
  
  卿儿听言,寻了个位置坐下“想不到你的动作还挺快。”
  
  “卿儿,你瞒得我好苦。”我嗤笑了声,道。
  
  卿儿知晓我想说的是什么,可却根本不愿意搭茬。
  
  “安儿还好吗?”她淡淡冲着我道“他从来没离开过我,你如此便把他掳走,怕是要哭闹上一阵了。”
  
  “自己的儿子,怎么哭闹都是理所应当的。”我淡淡应着她,早已学会克制自己对她的狂热“你放心,我并不觉得烦躁。”
  
  卿儿听言,沉默了一会儿,又问“你伤好了吗?”
  
  只这一句,我忍了许久的澎湃之心,终是有了波动“你……在关心我?”
  
  然而,卿儿却冷笑道“我只恨当日那把匕首插得不够深,不够准。”
  
  听听,这就是慕容毓卿啊。说的话虽然很淡,可却足以将我千刀万剐。
  
  “卿儿”我旧伤未好,也懒得与她计较“我今日来,是有事儿要与你商讨。至于过去的事情,既然已经过去,便莫再提了。以后……我会好好弥补你的。”
  
  “弥补?好啊!我倒想看看,你会如何弥补我!”
  
  “卿儿,如何弥补你我已说过千千万万次!”
  
  我对卿儿,多少还是抱着幻想的。如今她跟闻人擎苍已被我困在猎场之中,早已是我案板上的鱼肉。若她能在这个时候看清一切,我也不必费那么多的心思。
  
  “我曾答应过你,待我把这天下夺回手中,必定与你看万里山河!我可以为了你放任天下女子于不顾!这一辈子,只需有你一人足矣!”
  
  “呵……听起来真的好动心啊!”卿儿听言,嗤笑了声儿“可是你以为,我真的会在乎你一辈子有几个女人吗?”
  
  “卿儿,我知道你现在还没有办法接受眼前的一切。可是我还是要告诉你,你想要什么,我都会给你。”我朝着卿儿所在的方向,笑着开口“我余下的一生,都用来补偿当初对你的亏欠,可好?”
  
  最后的那一句话,我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儿。我把声音儿降得很小很小,语气里皆是讨好。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