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不良之谁与争锋 > 1992 进步,一日千里
提气丸!
  
      即便我已经喝得烂醉如泥,可还是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东西。
  
      我的心里先是一惊,接着又抬起头来,发现面前的人竟是王麻子。以王麻子的身份,手上还保有一颗提气丸并不是什么稀罕的事,王麻子说:“问了一圈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不是什么大问题,吃了它吧。”
  
      看到提气丸,我的心里先是一喜,接着又蒙上一层阴影,说没用了,你们马上就要去打樱花神,我就算现在服下提气丸,短时间内也无法跟上你们的脚步。
  
      王麻子说不会的,没你想得那么快,咱们和樱花神之间还在博弈,所谓的“正面交锋”是下下之策,而且远远不到时候。你现在就服下去,能补多少算多少,有备无患是不是?
  
      王麻子似乎怕我不肯接,又说:“到我这个级别,吃不吃提气丸已经没多大用了,所以你不用为我考虑。而且你在11号训练营帮我照顾黑豺,前段时间又救了我一命,我正不知道怎么感谢你呢。”
  
      提气丸对每一个练武之人来说都是极其宝贵的东西,王麻子说这东西对他来说没多大用,那我肯定是不信的;但看上去,王麻子铁了心要给我,我要是不接,反而显得矫情,所以就点点头,伸手去接。
  
      就在此时,我又想起一件事情,犹豫之后说道:“服下提气丸后,体内真气会暴涨、暴动、暴乱,前段时间我又有点走火入魔的迹象,这也是我一开始没吃提气丸的原因……”
  
      王麻子一听,反而笑了起来,说没事,我给你介绍个去处;那地方空气好,对练武之人大有裨益,不仅练气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还能稳定你体内紊乱的真气。
  
      我吃了一惊,东洋竟然还有这种地方,便问哪里?
  
      “富士山。”王麻子告诉了我答案,说他也是无意中发现那个地方对练气很有帮助的,不只是因为那里布满各种山川、湖泊和丛林,可能还因为那里是个活火山带,地底下沉积着无数的火山熔岩和火山砂,那东西散发出的气味和能量对练武之人很有好处当然,这只是个推测,并无科学根据。
  
      而且王麻子说,发现这个秘密的不只他一个人,一些东洋的遁世高手就常年隐在富士山中修炼,和咱们国内的隐世喜欢往终南山跑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些名山大川向来都有龙脉之气,就是平时没事走走对人的身体也有好处。
  
      我不知道王麻子说的是真的还是为了安慰我才编造出的谎言,但我听了确实挺高兴的,说好,我马上就去!
  
      于是第二天,我就告别了所有人,孤身前往富士山中。
  
      毫无疑问,富士山是东洋最有名的山了,这已经是东洋的形象之一,国外来的游客不去哪里,也是一定要去富士山脚下转一转的。不过我们来东洋大半年了,只是远远地见过它,并没真正的接近过,主要还是因为我们太忙。
  
      富士山靠近山顶的地方覆盖着已经冷却的火山熔浆,冷冰冰的好像连生命活动的迹象都没有;但是再往下,就是数不清的山川、湖泊和丛林了,景色十分怡人。
  
      富士山的山脚下都是游人,再往深处去,便人迹罕至,类似原始森林了。
  
      我背着一个盛满各种生活用具的大包,一头扎进了富士山中,朝着更深处前进。这些年来我们没少在野外呆过,所以我的野外生存经验还算丰富,我往深处走了很久很久,确定四周已经毫无人烟,又找了一块湖泊停驻,在湖边上搭了一座帐篷,又用泥巴糊了个小火炉,将锅碗瓢盆都拿出来,算是在这安定下来。
  
      除去我自己带的干粮以外,山中有蘑菇、野果、野味,湖中还有各种鱼儿,所以生存并不是太大的问题。【WwW.】接下来,只需一心一意地练功就好;至于山外的事,有猴子他们操持,暂时不需要我了。
  
      没有了外界俗事的打扰,我几乎除了睡觉和吃饭以外,其他时间都沉浸在练气和练功之中。因为我本身就在练气一道上就有着极高的天赋,再加上这里的空气真如王麻子所说对“练气”极有帮助,还有体内的提气丸无时不刻地在发挥作用,我察觉到自己的实力确实一日千里的飞快进步着。
  
      一晃眼,三个月就过去了,整个东洋也步入寒冬。
  
      这期间里,我始终一个人呆在山里,没人来看过我,手机也没有信号,几乎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我也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和樱花神斗得怎么样了。偶尔有打猎的农户进来,也只当我是喜欢玩野游的驴友之类,不会和我有太多交流。
  
      这一天,富士山上下了场雪,冻得人瑟瑟发抖,不过对我来说并不是太大问题。早上起来,我踏上已经结冻的湖面,用手开了个口子,从里面摸了两条鱼出来开膛破肚,煮了一锅鱼汤,给自己当早餐吃。
  
      喝过鱼汤,浑身起了一层热汗,于是我便坐在雪中开始打坐练气。
  
      境界越高,提气丸在体内发挥的效果越慢;最近几天,我明显感觉到体内的真气隐隐有些躁动,而且浑身时不时地发热,这漫山遍野的冰雪对我来说正好派上用场。
  
      没过多久,我身下的积雪便开始融化,我的头顶也开始冒出丝丝白气。一连几天,我都是在这样的状态中度过,终于慢慢将体内那股躁动不安的气息给压了下去,浑身上下的每一个细胞似乎都获得了重生。
  
      这种感觉非常舒服。
  
      这一天,我仍在雪地里打坐练气,在一片万籁俱寂的天地之中,一阵不合时宜的脚步声突然自丛林深处传来。之所以说不合时宜,是因为这脚步声一听就是个练家子,绝不是进山打猎的农户。
  
      之前听王麻子说过,富士山中有着不少东洋隐士也在修炼,只是这山实在大了去了,我到现在也没见过一个,难道现在终于来了?
  
      我警觉地睁开眼睛,并迅速找了一棵大树隐藏身形。不过多久,那脚步声越来越近,我探出头去,发现竟然是个女人,而且还是个我很熟悉的女人。
  
      “千夏!”我惊喜地叫了出来。
  
      没错,来人正是千夏,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我惊喜万分,立刻走了出去。
  
      “师父!”
  
      千夏看到我,也迅速扑了上来,嘎吱嘎吱地踩着雪,一头就扎进了我的怀中,紧紧地抱住了我。我也特别高兴,同样紧紧地抱着她,问她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千夏告诉我,她早就知道我在这里。两个月前,她和猴子他们就在王麻子的带领下进过山里,不过当时只是远远地看我,并未走进和我打招呼,因为王麻子不让他们打扰我练功。
  
      但是现在,因为气温骤降,又连着下了好几场雪,她担心我在山里受冻,所以专程给我送棉衣和毯子来了。接着,千夏便把随身带的包裹打开,里面果然装满了各种御寒的衣物和被褥。
  
      我在感动之余,又说:“你既然知道冷,为什么自己又穿着裙子过来?”
  
      没错,千夏上身虽然穿着棉衣,但是下身穿着红色的格子裙,还露着两条大白腿,看着就冷,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千夏乐呵呵道:“我不管嘛,我要以最好看的姿态出现在师父面前!然后呢,师父看到我这么冷,肯定会很心疼我,然后抱抱我的!”
  
      我无奈地苦笑,说真傻。
  
      接着,我便把千夏带进帐篷,又用她带来的毛毯将我俩裹在一起。昏暗的帐篷里,千夏躺在我的怀里,说师父,这么久没见我,有没有想我?
  
      我说想啊,特别想呢。
  
      千夏嘻嘻地笑,说想我的话,就亲亲我吧。
  
      我笑着摇了摇头,只好低下头去蜻蜓点水式地亲了亲她的嘴唇。
  
      好软。
  
      千夏却得寸进尺,说这就完啦?不够不够,好几个月没见了,我们要把所有的亲亲都补回来!
  
      说着,她又勾住我的脖子,主动把嘴巴靠了过来。
  
      我又亲了她一下,担心再这么下去会擦枪走火,毕竟这环境、这氛围,实在太适合干点什么了,干柴烈火简直一点就着,再高的定力都扛不住;所以我及时止步,说好啦,别调皮了,我问你,外面的情况怎么样?
  
      千夏哼了一声,说我就纳闷了,我这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躺在你怀里,你到底是怎么做到宠辱不惊的?
  
      话虽这么说,但千夏还是告诉了我外界的情况,说我们和樱花神之间的较量还在持续,简直已经到了白热化的状态,除了在官场勾心斗角之外,下面的争斗也从未停过。
  
      千夏说,山口组现在虽然依旧没有新的组长出来,但是在樱花神的协调下,也暂时拧成了一股绳,发挥全部力量来对付我们,着实非常棘手。还说王麻子讲了,如果这样下去不行,就必须要采取下下之策了。
  
      下下之策就是,不计一切后果地干掉樱花神。
  
      我说好啊,什么时候动手,随时叫我出山就行,你出去以后告诉他们,我不会再拖他们的后腿了。
  
      “师父。”
  
      千夏突然紧紧抱住了我,说干掉樱花神后,你就会离开我,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