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仙道可期 > 第一千二百七十七章 双钟之力,恐怖魔婴
不给众祖师出手的时间,周南直接聚力成漩,猛然回头,朝千夜逐一喝道:“动手!”
  被周南这么一吼,千夜逐一脸上的最后一丝挣扎,便飞快的消失。
  取而代之的,则是满满的坚定。
  只见千夜逐一深吸了一口气,双手高举,低喝声中,金光银芒,便滚滚冲天而起。
  肉眼可见的,一金一银,两道璀璨夺目的流光,蹿出了千夜逐一的衣袖。在空中一个盘旋,便化作了两个尺许大小的宝钟。彼此灵动的一个盘旋,便发出了夺魂摄魄的可怕威能。
  “啊,不好,是醒神钟和惊神钟。”
  圆脸女子脸色煞白,尖叫着打出了一道道攻击,意图阻止二钟显威。
  “杀!”冷面女祖师一声低喝,双剑一个闪烁,便化作了两条剑龙,朝着空中斩出。
  其他的祖师也不敢怠慢,纷纷放下了犹豫,怒吼着将浩瀚的功力,宣泄了出来。
  一瞬间,大片的法宝,恐怖的术法,便化作了滚滚的洪流,朝着周南二人杀去。
  “镇!”周南面色肃然,‘砰砰’两声,两个力旋就一抛而出,呼啸着挡在了身前。
  肆虐而来的攻击大半都被两个力旋吸收,但集合二三十名祖师的全力一击,威能何等浩瀚?仅仅漏网的小半攻击,仍旧击打的周南的金身,一阵的刺痛难耐,不得不暂避起了锋芒。
  好在两个力旋的威能耗尽,‘轰隆’声中一爆而开时,空中宝钟的变化,已经到了尾声。阻止不急,只闻两道悠长的钟声传出,一个金银两色的结界,就彻底的将众人包裹了起来。
  瞬间,一股股惊神醒神的浩瀚威能,交缠盘结,肆无忌惮的宣泄了开来。
  以两个宝钟为阵眼,汇聚了整个花宗护宗大阵的威能,朝着结界内的众祖师们,发动了恐怖无比的攻击。
  身处结界内的祖师们,手中的攻击全部崩溃。只余下翻滚不定的识海,不断地承受着醒神钟和惊神钟这一对神魂灵宝的攻击。在惊神与醒神中沉沦苏醒,反复间,纷纷折戟沉沙。
  结界之外,周南抿了抿嘴唇,转头看向了满脸骇然的花意浓,露出了一丝讥讽的笑道:“怎么样,这个礼物,配得上你吧!太上长老还没做多久,就有这么厚重的大礼送上门来。”
  “哼,一群废物罢了,死就死了,你以为本宗会在乎吗?”花意浓深吸了一口气,彻底的冷静了下来,无比怨毒的说:“我承认今天小觑了你们,没能第一时间将危险扼杀在萌芽中。但是,没有踏足这个领域,你们始终理解不了,半步婴变的强大,究竟是何等的恐怖!”
  “嗯?哈,哈哈哈···”周南愣了一下,随即捧着肚子,狂笑了起来,险些流下了泪水。
  “该死,小杂种,你笑什么?”
  花意浓被周南弄的有些迷糊,眼中狠色一闪,有些气急败坏了。
  “哈哈哈,咳咳。我笑你井底之蛙,愚不可及。我承认你说的话,但是,目光短浅的你,却再次的小看了我。因为,半步婴变的存在,我已经杀了不止一个了。妖邪,纳命来!”
  话还没说完,周南一跺脚,空气震颤,便踩踏着绚丽的银光,朝着花意浓杀去。
  “一剑无痕,斩!”花意浓眼孔一缩,手中长剑斜划,闪电般的朝周南脖颈抹去。
  “可笑。”危难关头,只见周南一声冷笑,双手银光再次乍现,荡起了层层涟漪。
  瞬间,粉色长剑一斩而空,而周南的身影,却鬼魅般的出现在了花意浓的背后。
  抬手,恐怖的气力呼啸而出,‘砰砰砰’一连串沉闷响动,花意浓便被无数拳影淹没了。
  少顷,满天拳影散去,花意浓披头散发的跌落到了十丈之外,嘴角泌出了一丝鲜血。
  “咳咳,咳咳,是瞬移,不,不对。该死,你究竟使得是什么神通,我半步婴变的神念,不可能捕捉不到你的身影,不可能!”
  身上的创伤不重,但花意浓却被周南的身法给骇到了。
  “嘿嘿,想知道吗,等你死了之后,我会亲自告诉你的。”
  周南不傻,自然不会给花意浓提醒。再度催动飞簧靴,激活了‘咫尺符’,神出鬼没的来到了花意浓面前,一拳捣出。
  有了方才的遭遇,花意浓不敢怠慢,谨慎的留意着周遭的一切。
  周南这番出手,立刻就被花意浓给挡了下来,并且挥剑反击。
  毕竟好歹也是半步婴变的存在,反应不可谓不敏锐。
  数十丈外,千夜逐一想调动双钟之力,协助周南。但如今身受重伤,修为大降,催动双钟,只能勉强钳制住众祖师,根本分心无暇。
  无奈,只能愤怒的旁观着,不禁满脸担忧。
  说真的,直到动手的前一刻,千夜逐一都不相信,事情会如此顺利。但看着周南同花意浓打得有声有色,甚至凭借着鬼魅的身法还略占上风时,千夜逐一不免也多了几分期待来。
  时间飞快的离去,半盏茶后,周南的身法,渐渐被花意浓看出了端倪,不禁有了克制。
  肉眼可见的,周南的优势,快速的丧失。被杀心大起的花意浓,快速的压在了下风。
  千夜逐一眼孔皱缩,脸上又浮现了浓浓的担忧。但还不待他作何举动,只见周南一声低吼,周身金光银芒大放之下,伴随着一些列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当即就激活了道纹之铠。
  战力全开的周南,加上二次量劫的浩瀚功力,甫出手,一拳,花意浓顿时吐血倒飞而出。
  “啊啊啊,死,全都要死!”
  花意浓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猛然咬破了舌尖,大口的精血,便不要钱的融进了粉色长剑。肉眼可见的,长剑的颜色,从粉红,变成了血腥深红。
  ‘刺啦’一声突兀响起,当长剑红到了一个限度,一道道粗大的血色电光,就从长剑上密密麻麻的激射而出。化作了一道道电蛇,大半杀向了周南,而剩下的全部都冲向千夜逐一。
  “斩!”周南脸色一凝,不敢怠慢,直接祭出了漓涅真凰剑,将一条条电蛇纷纷斩落。
  而那边,千夜逐一也及时的缩进了两只宝钟之间,扑上去的电蛇,根本就不能进身。
  花意浓显然也并未期待这点手段就能拾掇了周南二人,趁着二人暂时被拖住了脚步,花意浓发出了一声非人的嘶吼,双手竟猛然抓住了自己的头发,朝着两边,用力的一撕而开。
  顿时,皮肉撕裂的声音响起,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一只漆黑如墨小手,就猛然撑开了花意浓的头盖骨,从中满目狰狞的爬了出来。小嘴巴一张,一道黑光,就闪电般激射而出。
  恐怖的杀机扑面而来,周南瞬间汗毛根根倒竖,头皮发麻之下,哪敢有丝毫的怠慢?一抛手中的漓涅真凰剑,就闪电般的躲了进去。他刚做完这些,漓涅真凰剑就被瞬间击落。
  击落了漓涅真凰剑,黑光威势不减,在空中一折,就强势洞穿了醒神钟和惊神钟的结界防护。然后一缠一绕,竟骇人听闻的将两只宝钟从护宗大阵阵眼上面,硬生生给撕扯了下来。
  “不!”电光火石间,只听见千夜逐一一声凄厉惨叫,黑光就卷着两只宝钟,缩小着倒飞而回。被那趴在花意浓血肉模糊脑袋上面的黑**婴一口吞下,整个过程都不带停息的。
  吞了两只宝钟,魔婴朝坠落在地的漓涅真凰剑桀桀一笑,露出了浓浓的贪婪。但随即,铭印在魔婴额头的一个雷电纹饰一闪,魔婴便硬生生压下了这份贪婪,操纵着花意浓离去。
  魔婴速度快的惊人,双手一个撕扯,竟瞬间穿透了煞气结界和花宗的护宗大阵的双重防御,几个闪动,就消失在了远天,不见了踪影。
  只余下恐怖的魔威,兀自盘旋,经久不散。
  周南散去了道纹之铠,操控着吞灵分身,现出了身形。然后仰首看着煞气结界和护宗大阵上面那明晃晃的孔洞,一时间,眼孔都缩成了针尖。
  “如此魔威,幸好不是冲着我来的···”
  咬了咬牙,压下了心中的恐惧,周南这才有心情,看向了一旁失魂落魄的千夜逐一。
  只见此刻的千夜逐一,披头散发,满目苍白。如同被抽掉了精气神一般,极端萎靡。
  没了两只宝钟镇守阵眼,大殿中央的金银两色结界,也早已消散,露出了一地昏迷不醒的祖师们。
  此刻的众祖师,一个个灰头土脸,气息虚浮,没有了丝毫的反抗之力,任人宰割。
  “不,不,我竟然丢失了镇宗之宝,啊啊啊,我是罪人,罪人啊,哈哈,哈哈哈···”
  千夜逐一目光涣散的看着自己的双手,昔日堂堂大修士,此刻却如同疯子一般无二。
  周南看的眉头直皱,几步走到了千夜逐一身旁,抓着他的双肩,大喝道:“醒来!”
  蕴含着狮吼功威能的爆喝,如同一记闷雷,让千夜逐一瞬间惊醒,虚脱在了地上。
  “咳咳,抱歉了。我怎么也没想到,这次的敌人,目标竟会是双钟。是我的失策,害你失去了花宗的镇宗之宝。”
  周南挨着千夜逐一坐下,看了看自己的双手,露出了浓浓的愧疚。
  “咳咳,咳咳咳。”千夜逐一强打起精神说道:“哎,你不要自责,是我太着相了。那魔婴有多强大,我很清楚。幸好他没有杀人之心,只是夺宝。否则现在的你我,焉有命在?我还没谢你呢,不管怎么说,我的大仇也算报了。”
  清醒过来的千夜逐一,很快就调整好了心态。虽然受伤颇重,却恢复了从容和自信。
  见千夜逐一恢复,周南微微一笑,总算松了口气,然后指着地上的一大片祖师们,笑声道:“好了,既然没事。你如何处理这群家伙?是杀是留,你一句话,我来动手补偿失误。”
  “花宗经此大难,镇宗强者陨落,镇宗宝物丢失,已经再也经不起折腾了。这些人固然可恶,但不得不承认,没了她们,花宗也无法存在。我打算给她们下禁制,控制住她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