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220 麻烦上门
    《依然二合一,谢谢岭南打赏的588,谢谢冷秋,天使,夜西白兔等很多书友的打赏和月票推荐票,谢谢大家。∈↗,》
  
      陈进宏看着三十米外一家敞着门的小超市,不由自主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
  
      目光在周围巡视了一圈,视线所及的范围内,是几具挂着布片的骸骨,偶尔,有丧尸的影子在远处蹒跚而过。
  
      更远些的地方,是一栋七层高的居民楼,顶层的一扇落地窗碎了一个大洞,一根登山绳从里面垂了下来,尾部绑着一个人,正随着高空的风在楼体间悠荡着,不时砸到一边的空调外机上,发出砰砰的声音。
  
      楼下,不时有丧尸仰着头,寻找着声音的来源,空洞的鼻孔努力嗅着,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找到食物的机会。
  
      小超市里有些响动,这意味着那里有危险,这里虽然只是英城旁边的一个小县城,可依然有几万的常住人口,更是有一家条件不错的县级医院。
  
      想到这个,陈进宏就有些委屈,如果当时不是来这家医院给医护人员上课,自己也不会被困在这里。
  
      想起英城的家人,陈进宏已经很悲观了,并且现在摆在他面前的生存问题已经很大,如果再找不到吃喝,以他医生的专业角度判断,他活不过三天。
  
      现在的身体,已经非常虚弱了。
  
      陈进宏打算进去了,他不得不进去,他的体力明天基本上就会耗光,那个时候,就更没有什么找到食物的希望。
  
      猫着腰,这位英城最年青的普外科教授冲进了超市。
  
      屋子里很暗。散发着一股末世幸存者已经非常熟悉的淡淡臭气,这是腐尸的味道。
  
      陈进宏扫了眼四周,没发现什么危险,刚才这里发出的声响消失了,他顾不得其他,因为就在距离他只有两米的货架上。摆着好几盒饼干,就算上面落满了灰尘,依然被陈进宏认了出来。
  
      他扑了过去,因为那就是他的性命。
  
      “嘿,又一个上钩的。”
  
      一只大手突然抓住了陈进宏的后颈,巨大的力量把他拖离了货架,这个时候,这位医生的指尖离那几盒饼干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啪的一下,陈进宏被摔倒在了地上。因为饥饿和这股力量,他的脑袋有了几秒钟的眩晕,等到天地不再旋转的时候,他感觉一只手正在他的身上摸索着。
  
      “妈的,一块魔晶都没有?”
  
      这个时候,陈进宏才看清楚,把自己打倒在地的是一个身高足有一米九的壮汉,一脸胡子。身上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看到陈进宏看着他,大汉不由分说就是一记耳光。脆响在小超市里回荡。
  
      “穷鬼,一块都没有,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陈进宏感觉自己的脸迅速肿胀了起来,这一边的视野都受到了影响。
  
      陈进宏抱起了头,弓起了身体。他什么都没有,魔晶不是没得到过。不过和一支车队换吃的了,那支车队的人还不错,自己给他们一些人处理过伤口,还多给了自己一瓶水。
  
      现在他身上没有任何值得别人觊觎的东西,遇到这种情况。免不了要被打一顿。
  
      可陈进宏等了两秒,却并没有等到坚硬的拳头,他透过手臂和头部的缝隙望出去,就瞥到了一道正猛然捶下的棍影。
  
      身体猛然朝着大汉的位置一撞,棍子砸在地面之后大汉也被撞飞,陈进宏忍着疼痛,单手在地上一撑,另外一只手就在壮汉的头颈间划了一下。
  
      虽然只是简单的几个动作,但对于陈进宏来说,已经足以让他气喘吁吁,他靠在超市冰冷的墙上,一边恢复着体力,一边看着另一侧已经跪在了那里,双手正捂着脖子,却依然堵不住喷射而出鲜血的壮汉。
  
      他不是杀手,但却是医生,还是个非常优秀的外科医生,只要豁出去,杀人并不是什么难事,就比如现在这个壮汉,陈进宏指缝中的手术刀只需要在他的脖子上划出一厘米长的口子就可以了。
  
      那里,是颈动脉。
  
      “看来不需要我帮忙了。”
  
      一个突然出现的声音把陈进宏吓了一跳,他慌张的站起,手里举着小小的手术刀,看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了超市一角的年青男人。
  
      “医生吧。”这个年青男人看了看手术刀上一丝血迹,又看了看已经趴在地上马上要变成尸体的壮汉,“应该还是个水平不错的医生。”
  
      “走吧。”年青人转身向外走,身后背着白色的战刀。
  
      看着已经出了小超市的背影,陈进宏迟疑着问:“去,去哪?”
  
      “一个可以让医生吃饱饭的地方,哦,对了,把那几盒饼干带上,或许过段时间,可以给你换来个老婆。”
  
      …………………………………………………………………………………………
  
      四个人围坐在一间窗户被钢条堵得死死的房间里,脸上满是怀疑的神色。
  
      “老三,你说的是真的?真的有傻帽收废铜烂铁?”一个干瘦的男人挠了挠脸,对这个刚刚知道的消息表示强烈的怀疑。
  
      “当然了,黑衣车队知道吧,他们带来的消息,现在不少周围讨生活的人都知道了,好像是云顶山庄那边新来了一伙人,专门收集废弃车辆,听说有人在那边用一辆废弃的轿车换了拳头这么大新出锅的馒头!”
  
      “我怎么老觉得不靠谱呢?”
  
      又一个人这么问着,这样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和平年代都不多,末世了还能这样?
  
      “真的假的去看看不就知道了吗,反正现在废车遍地都是,找台能开的,开过去看看能不能卖掉不就完了,就算是假的,我们也不损失什么。”
  
      “好。就这么定了,走,找台车去。”
  
      ………………………………………………………………………………………………
  
      “袁,袁哥,您说的,真的?”
  
      一个中年人看着袁尚狐疑地问。他的身后,跟着十几个衣衫篓缕面黄肌瘦的人。
  
      “老张,咱们以前认识,有点情分在里,末世了你在我这里换东西吃,这情分就又加了一点,这种事情我有必要骗你?”
  
      袁尚坐在车里,隔着车窗对这个中年人道:“云顶山庄那边真的需要人,你有技术最好。待遇不错,没技术有力气也行,靠着力气吃不吃得饱我不知道,但终归不会饿死,总比你们现在强吧?这才几天,和上次我见你比起来又少了四五个人,现在你还能隔三差五用魔晶和我们换点东西吃,以后人越来越少。杀布了丧尸怎么办?我说的也是一条出路,你考虑一下吧。”
  
      中年人听得连连点头。“成,那我们就听您的,去云顶那边碰碰运气。”
  
      “记得去了之后说是我介绍你们去的啊。”
  
      看着这一行人兴冲冲地朝着云顶方向进发,一个袁尚的手下终于忍不住问道:“头儿,你说这云顶山庄要干什么?现在大家自己还活不起呢,怎么就他们还需要人了呢?还需要大量的人。这怎么想怎么觉得不是那么回事啊。”
  
      袁尚嘿嘿一笑:“所以说,你也就能给我开开车,成不了气候。”
  
      看到手下讪讪地笑,袁尚正色道:“告诉你,云顶山庄那个叶钟鸣。所图很大,咱们和人家比,要差了一个层次,所以不是很理解人家的做法也正常,咱们只需要为他们办办事,得些好处就行了,至于以后,咱们就看着,看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
  
      ………………………………………………………………………………………………
  
      就在一条条和一个新兴基地有关的消息在周围这片土地上流传的时候,这个基地的领袖正在参与一台手术。
  
      张进宏带着的手套已经被鲜血染红,里面一直很稳的手,却在微微的颤抖。
  
      他还从未看见过这么诡异的情况。
  
      此刻,在这个患者被打开的腹腔里,竟然有一些细细的枝条在舞动着,他刚才被不小心抽到一下手腕,现在还在疼。
  
      自从昨天被这个叫做叶钟鸣的年轻人领回来之后,吃了几顿饱饭,睡了一大觉,今天就站上了手术台,进行了这么一场让人惊恐的手术。
  
      “镇定些,这些难道有成团成团的蛔虫可怕?”
  
      叶钟鸣皱着眉头,带着口罩,双手抓住一些浅色的枝条。
  
      “从血管里把这些东西都抽了出来,手术已经完成了一半,下面就是你的工作了,看见白色的根部了吗,顺着挖,把每一条根系都要挖出来。”
  
      张进宏心说这东西比蛔虫可怕多了,但他不敢说出来,只好专心致志地去把那些已经扎进了各个内脏之中的根系挑出来。
  
      没有输血、没有氧气、甚至没有麻醉,只是把这个叫做容姐的女人打晕,手术就这样在根本不是无菌的房间里进行了。
  
      这在以前,是张进宏无法想象的事情,身边,只有一个连他都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护士学校毕业的,一看就不怎么专业的胖护士辅助他,剩下的,就是那个把自己带来这里的叶老大和一个挺漂亮的知性美女了,据说姓朴。
  
      虽然没做过这样简陋的手术,可张进宏却见识到了这个世界更加神奇的一幕。
  
      每当他用精湛的技术稍稍割开被白色根系渗透的内脏巧妙挑出根系的时候,那位知性美女就会伸出手指,发出一道白色的光链,柔和地触到刚刚自己动刀的地方,通常时间只有一两秒,当白光消失之后,那里的伤口竟然神奇的恢复了。
  
      张进宏于是对这个世界又了解了一些。
  
      手术进行了四个小时,手术之前知道了过程的他断言不可能活下来的女人,缝针都不用的情况下于一片白光中巨大的伤口消失不见,正保持着平稳的呼吸,就如同睡着了一般。
  
      “张医生,辛苦你了,你也累了。回去好好休息,这几天还会有两个类似的手术需要你来做。”
  
      叶钟鸣拍了拍这位医生的肩膀,语气了多了份赞赏。
  
      容姐的手术比预想的还要顺利,这主要归功于这位张进宏医生,叶钟鸣实在没想到,这位还不到四十岁的医生一把手术刀竟然用的出神入化。
  
      可能这样形容一个医生的医术不太合适。但这就是事实。
  
      早就外面等着的沫沫、嘉怡还有其他几个女人围了过来,听到手术成功,容姐没什么大碍之后都放下了心,只是当她们看到突然失去了养分的虚伪鬼树苗的时候,脸上都露出了惊惧。
  
      谁能想到,那吃了以后就能够进化的果子根本就是骗人的,只是寄生在了身上,如果不是叶钟鸣,过些天她们就会成为树人了。
  
      想到现在身体就有这种东西的沫沫和嘉怡。在看了虚伪鬼苗一会后,一起冲了出去。
  
      她们吐了。
  
      出了这栋已经被用于医疗的别墅,早已经等在了那里的夏蕾迎了上来。
  
      “一意孤行的暴君,你的报应来了!我代表月亮惩罚你。”
  
      夏蕾晃着手里一张记着密密麻麻的纸对着叶钟鸣‘恶狠狠’地说着。
  
      叶钟鸣切了一声,回击道:“请注意你的年龄。”
  
      少妇直接抽出锋之月,叫嚣着要和叶钟鸣分出个你死我活。
  
      “让你一只手!”叶钟鸣不屑道,然后才笑笑:“有事?”
  
      夏蕾哈哈笑了两声,眉头就轻轻皱起。
  
      “我不知道你现在急着招人干什么。但恭喜你,黑衣车队的宣传还挺到位。这三天来到这里的幸存者已经超过了三百人,特别是在昨天我们把周围的丧尸全部清理了之后,通向这里的路已经没有任何危险,来山庄的人更多了起来,今天一天就来了一百多人。”
  
      “其实基地可以慢慢建设,这么着急。很多问题就会浮现出来。”夏蕾看着抿着嘴脸上带着一丝倔强有些气人的叶钟鸣,有些上去咬一口的冲动,“最突出的,就是粮食问题。”
  
      “本来卢义那边的仓储区食物不少,加上从袁尚那里换来的一些。保持之前的人数可以让我们两个月不饿肚子,可是现在,就算不去考虑逐步增加的人数,剩下的食物也只能我们维持不到一个月。要是接收更多的人……”
  
      “嗯,还有吗?”
  
      夏蕾一窒,咬着牙道:“这个问题已经很大了,粮食吃光了吃什么?喝奶啊!”
  
      叶钟鸣看了看夏蕾挺拔的胸脯,没说话,倒是弄得夏蕾脸一红,不过毕竟是过来人的她随即一挺胸,还挑衅的扬了扬眉毛。
  
      这下轮到叶钟鸣低头装着咳嗽了。
  
      “还有就是你要收集的那些废弃汽车金属之类的东西,这几天也有不少人过来交换,基本上都是要求粮食的,也有要求魔晶的,不过听你的没有答应。虽然每台废车付出的东西不多吧,可这几天也送来了几十辆,现在或许还不会有太大麻烦,可一旦交换的人多了起来,本就不多的粮食就更少了。”
  
      叶钟鸣还是点头,依然没有回到问题。
  
      夏蕾也不管了,继续说着:“这仅仅是眼下的问题,还有更多的衍生问题,比如幸存者的生活,清洁、安全、稳定、健康等等,比如这些消息带来的外来势力的觊觎,比如……”
  
      “反正问题多的是,叶老爷想怎么办?”
  
      两个人边说边走,已经来到了幸存者的营地附近,这些新来者被安排在了会议区,现在这里已经用铁丝绳索之类的东西和其他几个区域隔开了,四周也有拿着枪的哨兵。
  
      不少人三三两两地坐在外面,有的高谈阔论,有的望天发呆,有的四处游荡。
  
      “仓储区那边不是还有不少之前山庄的工作服吗?拿出来,让这些人简单清洗一下然后换上,食物里放些一级变异动物的碎肉末,适当提高下体质,会议区那片假山还有装饰场地让他们清理出来,算是暂时的劳动吧,在我们围墙建设开工之前,先让他们适应一下”
  
      “好。”
  
      “废弃汽车那边的收购不要停,那东西是我以后制造战刀的材料,收集多少都不算多,以后我们的制式装备就靠这个了。”
  
      夏蕾心头一暖,知道这是叶钟鸣对她的信任,才会透露这样的信息。
  
      “让小虎那边的训练抓紧一下,不需要什么都学,让他们学会如何在团队中站位,并且令行禁止就可以了,最多再给他五天的时间,等到容姐三个人身体好些之后,我们就要出发去机械厂那边。”
  
      夏蕾把这些都记在脑海里。
  
      “钟鸣!”
  
      梁初音从另一边跑了过来,脸上有些严肃之色。
  
      “门口来了一批人,拉来了很多废车和人,说是要和我们做买卖,他们人不少,都有武器,看起来挺凶,也……有点嚣张。”
  
      “想死了吧?”夏蕾双目微竖,杀气就从身上渗了出来。
  
      “走吧,我们去看看。”叶钟鸣笑了笑,带着两个女人向山庄门口走去,边走边问:“他们说是哪个方面的人了吗?”
  
      “没说,”梁初音回道:“不过一个卢叔的手下说,这帮人是英城监狱的人。”
  
      叶钟鸣脚步一滞,双眼就眯了起来,“张大龙的人?”
  
      …………………………………………………………………………
  
      门口处,一个身材不高,却很强壮的秃头正坐在一辆大拖车的车顶,右手夹着一根雪茄,俯视着今天在这里负责守卫的向涛。
  
      他的身后,是一溜长长的车队,上面堆满了废车,不少废车上,还有着新鲜的血迹,在这些卡车后,还有被一些拿着枪的卫兵看守着的上百个脏兮兮的幸存者。
  
      “那个漂亮妞去了这么久了,还能不能出来了?再tm没消息,你家胡爷可不等了,我可闯了啊!”(未完待续。)
  
      <!--翻页AD2-->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