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242 成交,BOSS
    如果眼前的这个中年女人真的是前世那个大名鼎鼎的造人红,叶钟鸣心中还真不知道要如何对待她。~,
  
      杀掉她?
  
      毕竟,造人红在许多杀人如麻的幸存者眼中也是绝对邪恶的化身,她不仅把人类和变异生命强行捏在了一起,形成一种恐怖的怪物,并且还对人类极度残忍,经常传来一些基地被她屠戮的消息。
  
      甚至,刘正红的其他外号里,还有吃人红,疯狂红等,可见她前世的行为是多么让人憎恶。
  
      但却不能否认,刘正红在末世之中的诸多科学名人之中,占有绝对的一席,甚至可以排在科学名人之中的前三位,甚至叶钟鸣觉得,如果不是她的名声过于不好,可能第一末世科学家的宝座非她莫属。
  
      乐大远也是大师,但那是制造类的,刘正红也是大师,是生物科学类的。
  
      两个人都是各自领域的佼佼者,只是一个在帮助人类对抗异族,被幸存者尊称为魔晶武器之父。一个则被幸存者厌恶,被人叫做造人红和邪恶科学怪人。
  
      叶钟鸣的手指差点就扣动了扳机。
  
      “你想杀我?”刘正红非常不解地看着叶钟鸣:“我从你的表情中看出你之前听说过我的名字,可是我却不记得见过你或者和你有过交集,我的记忆力非常好,我不会记错。那么,你想杀我的理由是什么?”
  
      这个女人或许是常年和死人打交道的缘故,对杀气异常敏感,叶钟鸣心中杀意刚起,她就敏锐的察觉到了。
  
      叶钟鸣还真被问住了。说上辈子听说过你?说你上辈子弄出了一种怪物,完全违背了人类的观念?或者说你上辈子残忍的不得了,手上沾满了同类的鲜血?
  
      猛然之间,叶钟鸣意识到,上辈子自己毕竟没有见过这个在北国称王称霸的女人。关于她的一切都是道听途说,那么自己知道的那些消息,就一定是正确的吗?
  
      就算退一万步讲,那些关于刘正红的传说都是真的,那就能成为自己干掉这一世还什么都没做的这个女人的理由?
  
      沾满同类的鲜血?末世里谁不是?连重生后的叶钟鸣现在都杀了不少同类了!
  
      “想不明白,算了,随你吧。”这女人说着,竟然就不管叶钟鸣了,看着王霞的肚子,不知道从那里拿出了一把手术刀。就想剥开那里。
  
      “你疯了?”
  
      叶钟鸣一把拉开了这个女人。
  
      魔怪,哪怕是刚刚出生,危险程度也是很高的,如现在刘正红这样的战斗力不太强的一星进化者,还真不一定就能打过初生的魔怪,她现在竟然想要刨出小魔怪,那不是找死吗,魔怪一下子就能把她身体击穿。
  
      “反正你要杀我,我在临死前怎么也要看看这些青皮怪物和人类女性繁殖的后代是什么样子的!这是一种新物种还是基因侵袭。只继承父辈的基因。”
  
      说着,想要挣开叶钟鸣的手,继续去解剖王霞的肚子。
  
      叶钟鸣一脚把刘正红踢开,走到了王霞面前。
  
      他看到了这个女人眼中的恳求。
  
      “杀……了它。”
  
      含混不清。虚弱至极,可叶钟鸣听懂了。
  
      看着王霞肚子里正在蠕动的小魔怪,叶钟鸣缓缓地把锋之月从那里刺了进去,未出生的小魔怪剧烈地抖动了两下死去。
  
      王霞笑了。只是以她此刻的状态,笑容看上去已经有些扭曲。
  
      身体微微颤抖着,王霞的生命走到了最后一刻。她喃喃着,说着别人已经不可能听清的话,眼中脸上满是轻松,然后缓缓地垂下了头。
  
      “你这样做没有一点意义,反而浪费了很好的标本和研究对象。”刘正红站了起来,仿佛刚才被踢倒的不是她一样,皱着眉头对叶钟鸣道:“看你杀人的手法干净利落,怎么这个时候就妇人之仁了呢?”
  
      叶钟鸣擦干净锋之月上的污血,平静道:“以后你就会明白,在一些特殊情况下,让必死的同类少受一些折磨和痛苦,会成为所有幸存者的共识。”
  
      “还有,我杀人,也杀过很多人,可并不代表我是为了杀人而杀人,你要搞清楚。”叶钟鸣收起锋之月,侧耳听了听,有汽车的轰鸣传下来,应该是山庄的车队来了。
  
      “你就想进行你的研究吗?”叶钟鸣突然问已经转向了其他孕体的刘正红。
  
      “我实在想不出这个世界上除了研究之外还有能让我感兴趣的事情。”女人蹲在一个丧尸女性前,从大褂里掏出了一把长匕首,直接刺入了它的肚子旁边,三两下就把一个刚刚成型的小魔怪挖了出来,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个手套戴着,就开始在魔怪的身上左砰右碰,粘稠腥臭的液体正从魔怪身上不停滴落。
  
      一边的叶钟鸣看得浑身发麻。
  
      这女人,真tm是个怪胎!
  
      “我给你提供相关的条件,负责提供你需要的标本,甚至可以为你提供进化所需的药剂,你去我的基地如何?”
  
      叶钟鸣考虑了一下,还是觉得直接杀掉这样一个杰出的科学家太浪费了些,他自己可以去尝试引导她做一些有益的事情,这样这位前世的造人红,或许可以迸发出其他方面的天分,而不是去醉心制造一个全新的物种。
  
      最主要的是,叶钟鸣真的看中这个女人身上可以利用的价值,用得好了,或许给自己带来的帮助不会弱于乐大远。
  
      “嗯?收小弟?”头都没抬,刘正红又开始研究起丧尸孕体的腹腔,不断用手术刀在里面切切割割。
  
      叶钟鸣不得不移开目光,即便是以他的见识,也觉得这场面有些不堪入目,不是他害怕,而是真的很恶心。
  
      “你可以这么想。”
  
      “你还真是直白的可爱啊。”
  
      刘正红站起,小心翼翼地把魔怪的幼体放进了衣兜里带着的一个口袋里,之后一边摘手套一边看着叶钟鸣笑道:“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不过我真没觉得你有什么让我跟从的资本。”
  
      叶钟鸣耸耸肩,手一晃,一瓶颜色和正常明显不同的药剂出现在了手中,直接递给了刘正红。
  
      刘正红举着看了一会,甚至打开试管闻了闻,眼中第一次发出了亮光。
  
      “成交,boss。”(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