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337 夏白,夏白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谢谢豆浆大宝宝的一万起点币,谢谢右手边的588,也谢谢其他投票的兄弟们!》
  
  夏白干脆撤掉了血统。
  
  在这片特殊的空间之中,面对这种扭曲的如同橡皮糖一样的对手,她的职业并不能给夏白太多的帮助。
  
  恢复了本身的夏白虽然失去了一些空灵飘逸,但她更加熟悉这样的自己。
  
  毕竟,刚才那次是她在拥有血统之后第一次变身,在使用这种强大的东西时略显生疏。
  
  躲过一个人影的攻击,夏白侧过身,短刀划过另外一个扭曲的怪物,可是她并没有看到鲜血,只是看到了一个被割开的苍白伤口,这让夏白想起了肉摊上尖刀割开的猪肉。
  
  腰部一痛,夏白飞了出去。
  
  这是割开刚才那个口子的代价。
  
  现在夏白已经越来越习惯于这种打法,以伤换伤。
  
  这看似简单,甚至从字面上去理解还有一种粗糙感。
  
  可事实上却并不是这样,想要用这种方式来战斗,对人的要求是非常高的。
  
  首先你要有极其良好的抗击打能力,不能你伤了别人,别人也伤了你的情况下你先坚持不住,那样就没有意义了。
  
  其次还要学会用自己小伤换取敌人的大伤,用最小的代价来获得最大的利益。如果用这种方法杀死了敌人,却被敌人把自己致残,那么这种胜利也不叫胜利。
  
  说起来简单,如果想要让自己只受小伤,那么对时机的掌握,对身体的控制,临场的反应等等各种因素几乎缺一不可,能做到这样的人不多。
  
  最后,就是要有一颗坚韧的大心脏。
  
  忍得住疼痛、经得住折磨、战胜得了疼痛,就如同一个怎么也打不死的小强,生命力要无比顽强。
  
  夏白的经历让她拥有了这样的一颗心脏,甚至还犹有过之,她的精神病态让她对除了叶钟鸣之外的任何人都无比狠辣,包括她自己,这才让她有了可以用这种打法做为自己特点的可能。
  
  并且夏白不仅仅有颗临危不惧的大心脏,她还有粗大的神经,无论任何情况下,她都不会表现出慌张畏惧等这些负面情绪,对于问题的解决办法,夏白也执着的让人发指。
  
  比如现在,她对于身处哪里的问题压根没想,她想的,只是如何杀掉这些扭曲的怪物。
  
  别人或许也会这么做,但心中想的一定是杀了他们,否则就会变成他们,但夏白想的就是,你打我,我就杀了你。
  
  这样大条的人,往往却可以做到很多人刻意之下都做不到的事情。
  
  短刀再次在一个人影的身上割出了伤口,夏白也再次被击中,只是这一次夏白没有和刚才一样借力飞出去脱离战团,寻找机会重来,而是硬抗了这一下的伤害,武器上撩,隔断了这个刚刚击中自己守卫的几根手指。
  
  这些手指掉落在了怪异材质的灰色地面上,一闪之后便消失了,而那只手上,却开始重新用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重新生长出新的手指。
  
  即便是夏白这种神经韧性很高的人,也不由得一皱皱眉。
  
  几个守卫再次围了过来发动了攻击,夏白也再次开始了战斗。
  
  短刀在几个守卫身上割开了一道又一道伤口,夏白的身上也多出了一块又一块的伤痕,夏白发现,这些守卫割开的伤口并不会愈合,能够愈合的只是它们缺失的身体部位。
  
  这让夏白开始改变策略,只在这些扭曲守卫身上留下各种各样的刀痕,却不再斩断他们的身体部位。
  
  一只拳头打在了夏白的下巴上,那里传来骨头碎裂的声音,夏白实在是躲不过去,被打飞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但是她在被击中的同时,第一次割开了一个守卫的喉咙。
  
  那个全身上下已经布满伤口的守卫突然静止不动,接着化成了一滩胶状液体。
  
  可这胶状物体正在重新凝结成人形,只是速度有些慢。
  
  夏白看了一眼地面,眼中波澜不惊,继续战斗,仿佛碎掉的下巴不是她自己的一样。
  
  时间对于夏白来说不算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当最后一个扭曲守卫变成了一滩胶状物的时候她断掉了多少根骨头,下巴、肩头和一侧脸的颧骨已经都碎了,比正常明显塌了下去。
  
  这个时候,第一个被夏白切成了胶状物的那个扭曲守卫,已经形成了双腿,正在凝结上半身。
  
  夏白再次看了看地面,之后开始坐下来休息。
  
  时间一点点过去,第一个守卫就差头部就完成了凝结时,夏白冲过去,把这个守卫重新变成了一滩胶状液。
  
  这个过程在近乎无尽的重复着,每一次攻击之后,夏白都会看看地面。
  
  这是一个枯燥的,近乎折磨一样的空间和过程,和关禁闭没什么两样,在死寂的空间中,在扭曲的怪物威胁下,在无止境的战斗中,也只有夏白这样的人才可以忍耐住。
  
  肚子饿了,可是这里没有食物,夏白只能挺着,口渴了,这是比较致命的,夏白在感受到身体处于崩溃边缘的时候,她开始喝自己的尿液,当尿也消失了的时候,她开始割开自己的手腕,喝自己的血。
  
  她知道这是饮鸩止渴,可这是她能找到的唯一液体。
  
  她从未放弃过对灰色地面的观察。
  
  夏白在计数,数道三万六的时候就重新再来,这种方法虽然不精确,但是却对时间有一个大致的估计,当夏白数了二十次的时候,她站了起来。
  
  这应该是第八天多了,如果她不是进化者,现在她早就死了,但即便是这样,也不能等了,哪怕她认为现在不是一个好时机。
  
  夏白开始疯狂地攻击地面,一下接着一下,开始的时候很快,后来却变得无比缓慢。
  
  她的手开始被坚硬的地面震的麻木,磨的出血,骨头甚至都裂开,可是夏白依然执着地攻击着,从不停歇。
  
  偶尔,她的目光会看向那些胶状体的守卫,发现它们果然不再愈合恢复,她的脸上出现了近十天以后的第一次笑容,然后把已经快要烂掉的手,再次砸向地面。
  
  从未停止……(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w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