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373 要么死,要么被奴役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
  班德再次从噩梦中惊醒,浑身的冷汗把盖着的绒雪獭软毛都浸湿了。
  
  旁边睡着的女人也被他弄醒,揉着惺忪的眼睛嘀咕了两句,没有如同往常那样下去给他倒水,而是翻个身继续睡了过去。
  
  班德张了张嘴,想要呵斥,但终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下了兽骨床,端起木墩桌子上的骨杯,仰头把里面的水灌进了身体。
  
  冰凉的水流从食管流淌进了胃部,才让班德的情绪稳定了一些。
  
  自从七个落沙日前那场惨烈的屠杀之后,逃回来的班德就一直处于****恍惚夜不能寐的状态中。
  
  闭上眼睛,就满是鲜血,睡着了,也会被不断重复的血腥场面惊醒。
  
  做为达布的儿子,他注定了是整个部落的接班人,未来的族长,他是骄傲的,是自xìn的。
  
  可直到现在,想起自己的父亲就如同破旧兽皮一样被人丢弃的身体,班德依然感觉浑身发冷。
  
  一切,都从那一天变了。
  
  他带着幸存者的人逃了回来,甚至在那天为了躲避追杀,他还换上了别人的衣服,把达布部落的骄傲和自尊统统丢掉。
  
  以前,这个部落终会改名叫做班德部落,但以现在的情况来看……
  
  班德自己都苦笑了起来,他看了一眼兽骨床上的半@裸女人,连这样以前只会跪在自己面前阿谀奉承自己的低贱女人都可以不在乎自己了,族里幸存的那些族叔们,又怎么会让自己顺利的接班。
  
  遗腹人本就是一个强者为尊的种族,他的实力还不足以让所有幸存的几百达布部族人信服。
  
  一切,就是因为那场冲突啊。
  
  那个弱小的,名不见经传的阿匋部落,怎么就会变得那么强大,那个比自己还要年青的人,怎么就会杀了自己强悍的父亲!
  
  班德想不明白,为什么两个之前不错的部落,甚至可能成为亲属的部落,突然就刀兵相向了呢!想起诱人的蜜芽,班德知道这辈子没机huì得到她了,从那个老不死的阿匋选zé了他们自己部落的男萨之后,人家就做出了决定,而唯一能够得到蜜芽的机huì,随着那个男萨的屠刀而消失不见。
  
  曾经的部落王子不知道现在该做些什么,他只是害怕。
  
  外面突然有些嘈杂声传来,班德不想管,反正那些族叔这些天上窜下跳的,什么都要插一腿,就让他们去忙吧。
  
  可刚回到床上躺下,外面的声音却更加大了起来,隐约中甚至还有了激烈,班德猛然坐起,怔了一会之后披着皮甲走了出去。
  
  巨大的山腹中,两拨人正在对峙,班德只向前走了几步,立刻就停住了,然hòu马上转身,躲入了帐篷的阴影中,接着快速跑向了自己父亲的营帐,那里,有一条通往外面的密道。可以让他躲开这些阴魂不散的恶魔。
  
  恶魔来了,叶钟鸣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人冠上这样的称号,他带着惴惴不安懵懂状态的阿匋和他的族人,找到了达布部落的老巢。
  
  他向阿匋提出了吞并的计划,这是一条老人从未想过的路,他的思路,基本上集中在保全族人生娃打猎,打猎生娃这样的地方,叶钟鸣提出的这条满是血腥,并且会背负骂名的路,向他打开了一扇全新的门。
  
  当然,即便是现在,阿匋也觉得这扇门是通往恶魔深渊的门。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扇把阿匋几十年的信仰和信念打得粉碎的门,却充满了一种无名的诱惑,阿匋觉得,这种诱惑比当年第一次进入女族人的身体时还要强烈无数倍。
  
  所以他跟着叶钟鸣来了,他想看看,这个之前他视之为希望的年轻人,要如何做。
  
  “你们是谁!这里是达布部落,在没有经过我们允许……”一个还没有搞清状况的族中老人挺着身板在表现他的强硬,可是却已被一具仍到他脚下的身体直接打断了。
  
  那是被他刚刚还骄傲说出名zì的达布的尸体。
  
  老人就如同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全身的鲜血都涌到了脸上,血红一片。
  
  这是几近侮辱的行为,杀了族长,却又把尸体扔回了他生前的族人面前!
  
  叶钟鸣随意提着手中的锋之月,没有任何表情地看着这些达布残留下来的不到五百族人,其中大部分都是老弱和孩童妇女,战士算上逃回来的,也只有不到五十个。
  
  这么点人,别说对付一个人就杀的整个达布精锐血流成河的叶钟鸣,就是阿匋部落的百名战士他们也对付不了。
  
  很多人的脸上都升起了绝望之色。
  
  他们看到了自己部落覆灭在即。
  
  “要么,今天我把这里杀干净,要么,你们成为阿匋部落的世奴,自己选吧。”
  
  叶钟鸣和阿匋打听过了,奴隶在遗腹人中是存在过的,通常都是部落之间战斗后的战俘,还有就是曙光圣殿那边抓来的居民。
  
  可最近的几万个落沙日以来,遗腹人之间很少有战争发生,而曙光圣殿的居民……人家不来抓你们遗腹人就很不错了。
  
  所以奴隶虽然存在,事实上却消失了很久。
  
  但所有人都明白这个词的用意。
  
  要么死,要么被奴役。
  
  这就是叶钟鸣给达布部落剩下的族人可以选zé的路。
  
  一些人沉默了一会,然hòu哀嚎而绝望地冲向了叶钟鸣。
  
  韩艺豪和孙阳夫妇自然而然的站在了叶钟鸣面前,无论从报答叶钟鸣的角度还是达布部落囚禁了他们好几个月这件事情上,两个人都没有理由手软。
  
  这些战士中并没有什么特别的高手,拥有秘境中二星左右的实力加上职业,再加上叶钟鸣这些天送他们的装备,两个人对付这些战士没有任何问题。
  
  很快,这些实力有限的战士就变成了温热的尸体,达布部落最后一点反抗力量没有了。
  
  选zé死的,已经死了,剩下的,自然选zé了被奴役。
  
  阿匋部落一下子有了人数超过整个部落快两倍的奴隶。
  
  在向回走的路上,阿匋忍了很久才问叶钟鸣,这就是你说的吞并?
  
  叶钟鸣摇摇头。
  
  “我们部落的族人和他们部落的族人有了对比,才能让人做出明智的选zé,所以,吞并还未开始,我们只是做出了两个样本而已。”(未完待续。)
  
  ~~更新最快的小说网,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