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874 世界,时空!
    《依然二合一!》
  
      圣池是遗腹人的圣地,是让遗腹人之中有天赋之人洗精伐髓的地方,是孕育精英的摇篮。
  
      这就和地球的耶路撒冷或者麦加有几分相似,甚至因为其有精神象征之外的作用,比地球上所谓的圣地地位更加尊崇。
  
      看看守池人在遗腹人中的超然便可知道,圣池两个字到底意味着什么。
  
      这种情况就造成了圣池的神话,守池人在整个遗腹人之人中的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
  
      并且这种武技文明在这种事情上终究比地球文明神秘了许多,守池人带带相传下来,很多事情,就只有他们知道了,连王族和王尊们都不清楚。
  
      这些秘密,其中又一个,是被代代守池人相传的、可以决定遗腹人兴衰的事情,就是……圣池下的生命!
  
      由于这事情是口口相传,所以上一代和这一代关于事情的描述,不可避免会出现一些偏差,因为这里面可能加上一代守池人一辈子对这件事情探究后的理解和猜测,所以到了这一代守池人这里,圣池下的生命,那几乎就是一个绝不能招惹的存在,仍由器自生自灭即可,甚至还因此,那个生命会守护圣池,让它永不干涸。
  
      平时,这一代守池人连碰不都会碰通往圣池下面的那道门,现在骤然听到叶钟鸣说出了这个他本以为只有他自己知道的绝世秘密,如何能够淡定?
  
      这位八级的大高手,身体都开始颤抖,思维已经完全乱了。
  
      看到叶钟鸣轻飘飘的一句话把他们也要恭敬的守池人说成了这幅摸样,四位王尊心中大惊。
  
      圣池下还有人?我们怎么不知道?叫叶钟鸣去见他?为什么不见我们?
  
      很多疑问让几位王尊同样有些不淡定,一些宝藏啊财富啊传承啊之类的词语不停的出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心说不是这个叶钟鸣得到了什么藏宝图之类的吧?来这里只是为了寻宝,找到宝藏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拿走的,还是遗腹人的宝藏?
  
      连洪祥都不知道这件事情,其他王尊多想也是正常。
  
      “你,你怎么……”
  
      “老人家还不知道我是从哪里来的吧?”
  
      叶钟鸣把自己的来历简单说了说,该隐瞒的隐瞒,该告知的告知,听得守池人脸色几度变换。
  
      “你是说,圣池,是你离开的道路?!”
  
      守池人这个时候也不激动了,反而皱着眉头在确认。
  
      他和鹤炎王尊一样,都是差一步可以买入九级,欠缺的,是一个契机,既然鹤炎可以感悟到一丝不属于这个空间的力量,自然守池人也能。所以叶钟鸣一说,他就知道这小子没有说谎。
  
      几位王尊脸色也好看了不少,原来圣池就是他离开这里的道路啊,而那位圣池下的人,也是他上次离开的时候给他穿的消息。
  
      “我们一起去看看吧。”
  
      叶钟鸣把几个人的表情尽收眼底,心知他们在想什么,他提出这样的建议,也是打消他们心中的顾虑。
  
      当然,还有一点,叶钟鸣去见圣池下的人,他自己也说不好那被绑在柱子上的人对他是好意还是恶意,能拉着遗腹人的几大高手一起下去,也能分担危险,确保自己的安全。
  
      守池人一看几位王尊的表情,就知道他们都想要去看看,其实他心中也想,毕竟,那里是他从未去过的地方,能解开一个困扰他数十年的疑问,他也不想翻过这个机会。
  
      达成了共识,一行人立刻来到了圣池,四大王尊加上叶钟鸣和守池人,六人一个随从也没带,就在守池人的带领下,在圣池的一侧通道转了一个弯,来到了一扇门前。
  
      守池人看了几人一眼,然后深吸口气,推开了这道未锁之门。
  
      里面,以一条只容一人通过走势向下的逼仄小路。
  
      几个人鱼贯向前,在里面绕了半天,才终于又来到了另外一扇门前,六个人把火把插在门边,走在第一位的守池人微微抖着手,把这扇同样没有锁的门推开。
  
      亮光,立刻从里面射来。
  
      “来了。”
  
      如同年久不见的朋友一声轻轻的问候,却让六个人齐齐的一抖。
  
      这不是普通的话语,而是直接精神沟通!还一起沟通了六人!
  
      以叶钟鸣现在的精神力总量,想要直接用精神沟通一种生命,他也是做不到如此清晰的,最多可以让人注意到他,而一个都沟通不了,就更别提一起沟通六个了。
  
      从这一点就知道,这个被绑在柱子上的人,精神力有多么强大。
  
      几位王尊脸色惊惧,站在那里踌躇不前。
  
      因为在很多时候,精神力的强弱,代表着实力的高低,这个人能够用如此的精神力,那他的等级……
  
      不是要比八级的令昆、洪祥和守池人强?
  
      那是,九级吗?
  
      叶钟鸣倒是没有如同王尊和守池人他们那样被吓到,他先是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和上次他灵魂出窍来到这里时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这时那口孕育着圣水的泉没有喷发,而是静静的,里面乳白色的圣水平静无波。
  
      这可是最好的疗伤圣药啊,叶钟鸣下意识的就想要咽口水。
  
      持此之外,这个硕大空间里就要书那根连接上下的巨大石柱最为显眼,当然,上面绑的人更为瞩目。
  
      叶钟鸣目光不仅落在了那些刺透了这个有着三只脚三只手怪人身体的铁链,如果说这个怪人是以为九级强者的话,那么是什么东西,可以把他缠在不知道多少年?是这种物质本身就很厉害,还是因为其他原因。
  
      “你的世界,是什么样的?”
  
      信息再次传来,只是这一次,叶钟鸣看到其他几位王尊没有任何表情,应该是针对他的。
  
      我的世界?叶钟鸣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圣池下的人看到叶钟鸣这样,非但没有责怪,反而再次道:“让你看看我的世界吧。”
  
      说完,叶钟鸣的脑海中就突然冲进了一股力量,接着,无数的画面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画面中,有一望无际的红色草原,有漫天飞舞的紫色花絮,有弥漫九天的亮色雨丝。
  
      有波涛汹涌的大海,有漫天的繁星和四颗皎月,有山川湖泊,沼泽冰原。
  
      有金属组成的巨型城市,有周天飞翔的战舰,有整齐划一,手持武器的军队。
  
      还有无数千奇百怪的生命,在‘人类’没有踏足的地方生存。
  
      那里很大,有这数块陆地,那里海洋反而是小的。可是和地球比起来,那里是地球的几十倍。
  
      海洋之上,是横款的桥梁,跨度之长建构之精美,让叶钟鸣叹为观止。
  
      还有一个个堪称奇迹的建筑和自然风光,让叶钟鸣见识到了另类的,和地球完全不同的美丽。
  
      这,是另外一个生命之地!
  
      叶钟鸣心中剧震,这,是布鲁秘境的前身吗?还是另外一颗星球?
  
      这个念头一兴起,叶钟鸣就想到了答案。
  
      这些画面应该不是布鲁秘境,因为,遗腹人、曙光圣殿这些人,才是这里的原住民,而不是这个人类这种三只脚三只手的形态。
  
      既然这样,那这些换面所描述的就是另外一个世界,是这个被束缚在了圣池之下之人的故乡。
  
      可是他为什么要给自己看这些?
  
      马上,那个人就给出了答案。
  
      之前那些生机勃勃、优美的如同仙境一样的画面里,突然出现了……金色战舰!
  
      叶钟鸣瞳孔一缩。
  
      模式的开端,不就是以这些家伙的出现为标志吗?
  
      只是和地球不同的是,这个世界进行了抵抗,结果……自然是完败。
  
      那里,出现了丧尸,以那里的人为蓝本,三足三手。
  
      那里还出现了比地球更多的变异生命和,甚至绝地都是一个个不知道连接哪里的时空黑洞,从里面,不断有凶狠强大的生命出现。
  
      那里的秩序和生命,比地球还要坍塌和耗损的快速。
  
      画面就这样如同答应一样,一帧一帧的闪动,叶钟鸣看到了那个世界末世的进城,他也不知道看到这一切是多少年之内发生的,但应该是好久好久,因为不少画面里,都会出现一个人各种血战的场景。
  
      从末世开始,就带着人进化,完成一次次不可能的突围,最后建立基地,收拢族人,开始一步步清楚世界上的危险。
  
      之后他越来越强大,甚至到了在叶钟鸣看来,比前世那些九星进化者更加强大的地步,毁天灭地或许夸张,但排山倒海却一定可以做到。
  
      可是,就在他带着那里的人们历经了不知道多少年将要取得胜利的时候,一些生命从天而降,他们披着黑亮的铠甲,手持锋利的武器,杀死一个个强大的三足三手人类,其中的佼佼者,更是可以和那位强者对抗,最终,寡不敌众之下,那个男人深受重伤,在灭族之战的前夜,把打开了一件东西,把他的孩子,放了进去。
  
      那件东西,是秘境之匙!
  
      叶钟鸣终于知道,面前的人是谁了,他是……那位无敌强者的后代!
  
      画面,至此结束,最后一战如何,没人清楚,但结果,其实是注定的。
  
      缓缓的,叶钟鸣从这种神游的状态中清醒了过来,发现,整个大厅只剩下了他自己,守池人和王尊都已经离开。
  
      “我吩咐了一些事情,他们都离开了。”
  
      那个人的声音响起,这一次,是真的在开口讲话。
  
      “现在,可以给我将将你的世界了吧。”
  
      对于这个人知道叶钟鸣来自于另外一个世界,他并不意外,人家应该是有大能力的人。
  
      看过了之前的那些画面,叶钟鸣心中难免产生了一些同仇敌忾的心思,干脆就走到了这个人不远处的石台上坐下,开始讲述地球的一切。
  
      那个人听着,那双比地球人明显要大的多的眼睛越来越量。
  
      “你们世界的灾难,才刚刚开始!”
  
      这个人身体动了动,带动着束缚着他身体的铁链哗哗作响,只是只响了几声,上面有浮现出了一些白色符文,发出了一些光芒之后,铁链就开始收紧,并且在这个人的身体里来回的抽动。
  
      那个人露出了极其痛苦的神色。
  
      叶钟鸣没有贸然去帮忙,因为他心中的警惕还在,他还弄不清楚这个男人的意图,并不是说他们有着相同的遭遇,就是朋友的。
  
      好一会,那些铁链才渐渐静止,那个人也虚脱一样靠在石柱上,半响说不出来话。
  
      叶钟鸣对这些铁链已经从不解上升到了惧怕。
  
      一种可以让一个最少是九级的强者毫无反抗之力的东西,他要不害怕神经可就真是大条了。
  
      “那些最后出现的生命,叫做奴族。”
  
      叶钟鸣心头一颤,听这个人休息了半天说出的第一句话,他就被震惊了。
  
      因为他知道奴族!
  
      光耀知道的信息虽然不可能有文重那样的战区总指挥官那么多,可还是掌握了一些秘辛的。
  
      奴族就是其中之一,他也告诉了叶钟鸣。
  
      在光耀看来,奴族就是末世的罪魁祸首,是造成这一切的源头。
  
      “他们很强大,以这个世界原住民的进化等级为标准,最弱小的奴族,也有八级战士的实力,一个小小的队长级别人物,就是九级,而那些奴族中的大人物,就更加的强大。”
  
      这句话,彻底颠覆了叶钟鸣对力量登记的认知,九级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存在?
  
      当他问出这句话的时候,却被那个人否认了。
  
      “不,九级,是最强大的,只是这里的进化等级,和……奴族的力量结构,不同,这一点,现在你知道了也没用,以后到了需要的时候,到了你真正要和奴族面对面的那一天,再说也不迟。”
  
      叶钟鸣皱着眉头,没有说话。
  
      “我知道你心中有很多问题和疑惑,也不完全相信我,但都没有关系,我可以把我知道的,都一一告诉你,但在这之前,我要先问你一个问题。”
  
      叶钟鸣一怔,问我一个问题?他并不觉得,他一个从地球而来,末世刚刚开始一年多地方的人,可以回答这个不知道活了多久之人的疑惑?
  
      “你想不想,你的世界,变成这里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