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917 打还是和
    《依然二合一!国足把韩国赢了,两个字,爽!》
  
      “好久不见。天『『 籁小说”
  
      阎王树那张绝美的女人脸笑着,仿佛地面上这些尸体和她没有关系似的。
  
      叶钟鸣沉默着没有说话,因为他知道,阎王树这是故意让他来到在这里的。
  
      可是叶钟鸣不能不来,阎王树也知道这一点。
  
      在叶钟鸣看见过的诸多八级生命当中,实力也有很大区别。
  
      云顶围城战斗中出现过的尸猿,实力其实并不算很强,因为它的优缺点太明显,太容易被人针对,如果天赋不好,天赋能力再少几个,那实力在同等级当中就要垫底。
  
      同处于这个行列的,还有神堂制造出来的那个八级粉球,其实严格说来,它的实力,最多只有七级半,或者说,八级的等级,七级的实力,否则也不会被红干掉。这也是被人制造出来的生命体和自然进化体之间的差别,估计以后云顶就算继承了神堂的这项能力,结果也不会好太多。
  
      五头八级怪兽和黑色沙鲁,实力算是中等,它们都属于特殊存在,在同种族之中,肯定是顶尖的,所以在同等级生命之中,虽然和那些真正厉害的生命相比要差上一些,但也拥有强横的资本。
  
      这样的生命,是每一个等级中最多的。
  
      当然,还有一些,比如叶钟鸣在争锋海王盘的时候遇到的上龙,或者是现在还在云顶城外的三鼻小象,这些家伙由于没怎么出手,倒是不好判断。
  
      除去这些,剩下的,就是一个进化级别之中,真正的顶尖存在。
  
      在七级这个等级,无论是地黄丸还是语婆,或者红,都属于这个层次,它们在同级之中,很少有对手,互相之间是难分胜负,无论是从身体,还是从能力,都对同级中的弱者保持碾压,对普通者保持优势。
  
      而八级虽然进化等级更高,却也依然是这样的规律,叶钟鸣见过的八级之中,属于顶级序列的,暂时只有两个,铁锁囚徒,还有……阎王树。
  
      自然,可能还有扬戈斯或者上龙,但毕竟现在叶钟鸣没有和那家伙交过手,还不好说恶龙的实力如何,但龙族嘛,想想也不会差的。
  
      这样一个存在,在这样一个关键的时刻‘召唤’叶钟鸣来这里,叶钟鸣不能不来,否则,变数可就太大了。
  
      一旦他不搭理这个讯息,阎王树要是参与到了攻城之中,天下自然那种逆天能力一用,云顶估计连半个小时都坚持不住就要失守,实在是那种大规模的强力攻击技能对普通进化者的杀伤力太大,完全是秒杀,没有悬念,顷刻之间就能让城墙上的战士全部死掉,一旦失去了城墙,云顶山庄是无论如何也抵挡不住十倍于自己的变异军团的。
  
      并且叶钟鸣还只能自己来,因为这个时候大家都在战斗之中,他要是把强力的帮手都带出来,守城就会变得危险,他不可能让云顶就这么被攻破,所以他只能来,还是自己来。
  
      不过,叶钟鸣这也不是托大,毕竟现在的他可不是在临海初遇阎王树的他。
  
      现在的叶钟鸣已经是七星进化者,并且从职业到技能,再到装备,都有了跨越式的提升,当时叶钟鸣只能靠着自然之杖等等装备被压着打,现在如果再次动手,他可没有什么惧色。
  
      虽然最后叶钟鸣可能依然会输,但只要他不突然傻掉,阎王树想要杀他是不可能的。
  
      心中有底,可叶钟鸣没拖大,还是仔细观察了一下阎王树,现在它的样子和当时在临海的时候不同,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那么就是——水晶树。
  
      现在的阎王树一场漂亮,从树干到枝叶,都呈现一种迷幻般的亮色,整个树身大概有两米五高。
  
      最令叶钟鸣差异的,不是变得越晶莹剔透的树身,而是那具一直被包裹在树身之中的女a体,以前的阎王树,那张脸是脸,身体是身体,完全分开,而现在,竟然长在了一起!
  
      即便是见过很多优质美女,诸如梁初音、夏蕾、朴秀英、墨夜、赵星美、甘兰等这些人,叶钟鸣也不得不承认,这具女a体,无论是从容貌还是身体,都几乎完美的无从挑剔。
  
      又扫了一眼阎王树的魔晶,橙色已经很淡,已经微微有些和它树身颜色类似。
  
      这家伙,在重伤失去了本来的树身之后,实力大损,没想到短短时间,竟然已经恢复并且更近了一步,距离九级已经不远。
  
      “人类在这种情况要怎么说?”阎王树那张脸上露出了一个思考的表情,“你不高兴?不喜欢见我?厌烦我?还是被我的身体迷住了?”
  
      叶钟鸣嘴部的肌肉动了动,他觉得阎王树这货脑子被人类和植物更占一半弄得有点混乱,有精神病的征兆。
  
      “你这个时候来,是要和我打一架吗?”叶钟鸣看了一眼地上这些人的尸体,虽然大多被吸成了人干,不过衣着也完整的保存了下来,竟然都穿着统一的战斗服。
  
      这可不是一般战队能够拥有的,就连云顶山庄,只是装备的等级比较统一,衣着的样式,还做不到这般。
  
      阎王树眨了眨漂亮的眼睛,“打一架?不不不,我是要吃掉你,今天我的胃口很不错,吃了你,然后那边……”
  
      说着精美的树冠向着云顶的方向摆了摆,“也吃掉一些,我想我就要到进化的边缘了。”
  
      叶钟鸣心中一沉,果然,这个家伙在伤势大好了之后,挑选了一个很好的时机,打算吃掉自己。
  
      或许是因为自然精魄的缘故,变异植物要么对叶钟鸣很亲和,要么就把自己当成了一种美味。
  
      叶钟鸣摇摇头,“你杀不掉我,甚至,我可以尝试一下,杀掉你。”
  
      阎王树一愣,然后咯咯的笑了起来。
  
      “人类怎么来着?大言不惭!”
  
      “不,虽然没有绝对的把握,但八成是有的。”叶钟鸣说着,就把碎魂骨杖拿了出来,插在了地面,同时用缓慢的度,开始激活上面的暗纹。
  
      这件装备的威力,叶钟鸣已经试验过,真正让他大吃一惊,只是一个疏忽,差点让自己没命,现在还心有余悸。
  
      只是不能掩盖这件魂器的强大,竟然连八级的黑色沙鲁都能一举击成不可能恢复的重伤,威力绝对不亚于一件紫装,还是那种最好的紫装,不是晶能魔弹枪那种。
  
      阎王树看到叶钟鸣拿出个怪模怪样的武器,本来是不屑一顾的,哪怕是叶钟鸣实力提升了,可是和它依然有着等级差,它又是八级中的佼佼者,完全有信心吃掉这个人类。
  
      今天用自己的‘聪明才智’挑选了这么一个时机把叶钟鸣叫来,不让他那些烦人的手下跟着,阎王树就是为了饱餐一顿,为冲击九级做最后的能量储备。
  
      不过它刚想要说什么,那张绝美的女人脸上却一下子出现了畏惧的神色,树身都因此退了两步。
  
      阎王树在这根骨杖上,竟然感到了一丝让它心惊肉跳的力量,特别是但那上面雕琢的暗纹亮起的时候,这股力量更加的明显。
  
      哪怕是面对铁锁囚徒,阎王树估计也不会产生这种来自灵魂的畏惧感。
  
      怎么回事?
  
      阎王树可以肯定,它并不是畏惧那些暗纹,它不否认,那道亮起的暗纹产生的狂暴力量让它刮目,但远没到让阎王树害怕的地步。
  
      它真正感到畏惧的,是骨杖本身。
  
      那是……
  
      阎王树是八级变异生命,智慧本就不低,价值它有能够有神秘的手段不断吸收人类的意识,让它已经成为了绝顶聪明的存在。
  
      它只是略微想了想,就得出了一个让它差一点逃跑的答案。
  
      这根骨头,是一个……九级生命的!
  
      虽然现在无论是人类,还是这些出现过的变异生命,都没有谁达到或者确定有生命达到九级,可是并不妨碍正向着哪方面努力进化的一些高等生命感悟到那股专属于那个级别的力量。
  
      就如被叶钟鸣和洪祥联手干掉的鹤炎王尊,就已经感悟到了那股天地之间隐隐的规律和能量。
  
      阎王树距离九级已经只差一步,它自然也能感悟到。
  
      而这种本来很模糊,看不清摸不着的力量突然清晰的出现在眼前时,它怎么能够不害怕?
  
      是的,是害怕,而不是激动。
  
      变异生命的进化和人类的进化不同,后者是靠进化药剂,前者则完全靠自己,前一些等级还好说,只要身体的能量积攒够了,触了一些身体内的基因,进化就会生。
  
      可是到了高级,进化就会变得困难,说是为了让人类更容易追赶也好,是自然规律也罢,但事实就是这样。
  
      从六级进化七级开始,每一个阶段都是一道坎,到了八级进化九级的时候,这道坎几乎和天堑一般。
  
      这并不难理解,看看遗腹人,他们进化不靠进化药剂,靠自己,和武侠小说中似的,要领悟一种特殊思想,才能到达一种境界。
  
      唯能极于情故能极于剑,说的大概就是这种意思。
  
      专注、领悟、进步,环环相扣。
  
      阎王树就和鹤炎一样,越是到了九级的门槛前,就越是感受了自身需要一个契机,需要领悟一些东西,就越是感到苦难和敬畏。
  
      可是当无比崇敬和畏惧的力量出现在眼前,还变成了死物时,它的第一感觉是害怕。
  
      连达到了自己想尽办法要进入的境界的存在都死了,那自己……
  
      这种念头,是生命的本能。
  
      这个时候,阎王树看叶钟鸣的眼神就变了,一人一树的理解完全出现了偏差。
  
      叶钟鸣想的是,骨杖我都能干掉和你同级别的存在,拿出来让你看看,让你知道我有办法弄死你,所以你别冲动,一切都可以谈。
  
      而阎王树则一时半会没注意到魂器的攻击力,而是现了九级存在的骸骨,觉得这个人类拿出这根骨杖,就是要告诉自己,他连九级的生命都弄死过,让自己别嚣张。
  
      阎王树一时半会还真不敢嚣张。
  
      越高级的生命在考虑问题的时候,想的就会越多,这叫周全,但同时也会瞻前顾后。
  
      之前阎王树觉得自己占据全面的优势还好,它可以不去想这些,一旦情况变成了现在的僵持,它就想到,当初在临海,自己也是有那么多的手下,还是那么多的强力手下,可也让这个人类脱身了,不,最后其实是自己被打跑了,还身受重伤,差一点没命。
  
      那个时候,这个人类和自己差上两三个级别。
  
      现在他进化了,实力更强了,他的手下估计也强大了,难道真的弄死了一头九级的存在?
  
      阎王树那张美女脸上,越来越狐疑。
  
      看到这个表情,叶钟鸣心中暗笑,知道这家伙虽然努力在装的像人,可在情绪的掩饰这些复杂方面,还是要差很多的,脸上的表情把内心都暴露了。
  
      叶钟鸣趁热打铁,开始说话。
  
      “今天,你杀不了我,或许我还能杀了你。”
  
      这话让阎王树脸上有了怒色,但依然没如同其他同级别生命那样直接冲上来开战。
  
      “但我不能否认,想要杀你,需要不短的时间,需要我付出很大的代价。”叶钟鸣盯着阎王树的表情,来临时修改自己的话。
  
      “而我的领地,却正在遭受攻击,如果我在你这里耽搁的时间,那边可能就会出现意外,这不是我需要看到的。”
  
      阎王树眼睛亮了亮,可是看到骨杖后又暗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叶钟鸣知道可以下猛药了,拼着耗费精神力,继续点亮暗纹,当第四个暗纹亮起的时候,阎王树终于意识到了什么,再次退后了两步。
  
      它现,这骨杖本身好像也有一股强大的气势在散,优良的视力让阎王树现了这些暗纹一共有十五道!
  
      第四道亮起的时候,已经让自己感到威胁了,如果十五道一起亮起……阎王树有些不敢想象。
  
      “说实话,其实你应该习惯用人类的方式思考问题。”叶钟鸣再次说出了一句试探的话。
  
      “什么方式?”果然,阎王树下意识的问。
  
      叶钟鸣的心放下了一半,觉得今天可能不仅可以让自己不会陷入苦战,可能还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利益!”
  
      “没有永恒的敌人,只有永恒的利益,这是人类非常出名的一句话,我想你应该知道。”
  
      阎王树翻了翻眼睛,树冠点了点,它吸收的那些人类意识中,的确都有这句话。
  
      “所以,以前我们是敌人,那是因为我们没有共同的利益,但现在不同,我找到我们的共同利益。”
  
      “或许,我们可以合作,你帮我的忙,而我……”
  
      “帮你拥有人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