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047 谁说盾牌不能杀人
    这个得自于海王盘战斗的血统,从一开始就归属了盛元所有。
  
      做为持续性血统,中级山吼可以大幅度提高身体的全面属性,特别是力量、防御能力、再生三个方面,增加的幅度之大让人咋舌。
  
      对于一个防御者来说,这几乎就是一个最适合的血统。
  
      在之前变异生命的围城战之中,盛元做为防守尖兵,大部分的时候都顶在最前面,可是到最后,受伤反而比其他人轻了点,并且恢复能力也好的出奇,一两天就完全复原。
  
      在激发了血统之后,盛元现在的身体素质方面,几乎可以和叶钟鸣媲美。
  
      巨盾手加上中级山吼,这就是天作之合。
  
      随着血统的激发,盛元举起巨盾,一片整齐的盾影出现在了他的身前,不仅仅护住了身后的朴秀英,连大半个临时医院,也都被护在了其中。
  
      光明羽士团的骑士们扔下了投枪,接着是悬挂在灵鹫身上拳头大小的金属块,利用高度和冲击力,这种金属块造成的威胁丝毫不逊于其他武器。
  
      砰砰砰的声音不断响起,这些攻击在盛元的盾牌虚影上发出了巨大的声音,但没有一个可以击破防御。
  
      以此同时,在盛元左右两侧的前方,数百云顶战士显出了身影,手中的魔晶枪械对着被盛元吸引了注意力的空中骑士开了火,立刻就有数十个敌人从灵鹫的背上掉落了下来。
  
      羽士团小队的阵型立刻变得分散,并且左右各分出两百人的队伍,朝着云顶的远程部队冲去。
  
      “其他人,越过去,这个野**给我!”
  
      做为这支羽士团部队的首领,众傲发出了自己的命令,他想用自己来应对盛元,其他的手下则去击杀那位强大的治疗者。
  
      还保持在中路的空中骑士立刻提升了高度,从盛元的盾影上掠过,冲向了后方的朴秀英。
  
      盛元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动,不是他不想,而是中级山吼这个血统有一个缺点,并不擅长长距离快速的移动。
  
      短距离冲刺可以,但马上速度就会慢下来,是追不上天上飞的这些空中骑士的。
  
      更何况,冲着盛元冲来的这个人,明显就是要把他留在这里,如果不摆脱或者杀死他,那么盛元也没有机会去支援其他人。
  
      众傲夹了一下坐骑,手中的长枪架在了灵鹫的脖子上,一人一兽急冲而下。长枪的尖头上开始亮起光芒,并且越来越亮,灵鹫发出高昂的啼鸣,伴随着长枪撞到了盛元的盾影上。
  
      双方的碰撞,发出了沉闷的砰砰声,一股气浪随之向着周围扩散,吹起了无数尘埃。
  
      盾影在这次碰撞中消失,而众傲的长枪也变成了U字形状,彻底废掉。
  
      众傲第一时间甩掉了这把枪,从坐骑身体两侧拿起了两把大剑,灵鹫则利用刚才被震的后退的机会,灵活盘旋一下,再次带着主人冲来,两把大剑砍向了退了两步刚刚站稳的盛元。
  
      光明羽士团的这位队长看得清楚,这个举着盾牌的人没有武器,那就意味着自己可以肆无忌惮的攻击!
  
      双剑砍在了盾牌上,声音响亮,盛元后退了一步,众傲从空中掠过,再次砍下。
  
      一次……两次……三次……五次……
  
      这位队长几乎是围着盛元在劈砍,他对手中的双剑有信心,这是圣父亲自赐予他的,就算不会有对面那件蓝色的盾牌好,但也绝不会差,加之战技的加成,众傲甚至心中有些奢望,可以把那面盾牌劈碎。
  
      可是十几次之后,双方依然势均力敌,那个男人就是站在原地,拿着盾牌左挡右挡,甚至都看不见他的人,可虽然不会反攻,却也不露出任何破绽。
  
      双方同为六等级进化者,一时之间竟谁也奈何不了谁。
  
      众傲看了一眼周围,发现自己的手下和这些穿着漂亮战甲的外来人战士已经打在了一起,可显然,自己的人并不占什么优势,甚至因为那种发射起来声音很小,可以造成恐怖切割伤害武器的存在,他的人伤亡在不断的加大,就更别提去击杀那位使用圣光术的人了。
  
      看到这些,众傲心中就有些焦急,城墙的战况还不知道如何,他们算是孤军深入,在这里耽搁的时间越长,敌人的援军越是随时可以到来,万一被人堵住,哪怕他们会飞也不行。
  
      想着这些,众傲决定冒险一搏。
  
      他如同之前十几次那样,控制着灵鹫回旋了一下再次下冲。只是这一次他的坐骑嘴巴鸣叫之后就没有闭上,在双剑砍到盾牌上的前一刻,突然再次发出了一声嘶鸣。
  
      这是灵鹫特殊的攻击方式,除了它锐利的喙和爪子之外,这种叫声可以扰乱敌人的精神,造成失神状态。
  
      对于进化者来说,这种失神状态并不会持续太长时间,但这一点时间足以决定战斗的胜负。
  
      当然,这种技能并不是所有的灵鹫都会,只有队长级别以上的坐骑才可以。
  
      众傲在接触的瞬间,明显感觉到对面的抵抗力弱了很多,知道自己这一招奏效了,本就是虚招的双剑微微从盾牌上划过,灵鹫猛扇翅膀提升高度,新的攻击就会在他越过这面巨盾之后发出,双剑会斩断那个人的头颅。
  
      一切都成功了……除了最后的绝杀。
  
      双剑划过盾牌之后,却划了个空。
  
      已经越过了巨盾的众傲向下看去,只见那个三米多的野兽,此刻竟然卷缩着蹲在地上,除了双手握住了盾牌后的把手外,整个人都缩成了一个团。
  
      之后,众傲便看见了这个野兽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巨盾在那双肌肉贲张的手臂控制下,猛然的向上撞去,撞在了正从上面飞过的灵鹫腹部,巨大的力量让灵鹫惨叫一声,口眼之中就开始出血,翅膀努力的扇动向上飞着。
  
      众傲也有些慌神,同样本能的让灵鹫高飞。
  
      但是一击成功的盛元又哪能就这么放过他,他嘴里极力的喊着,双手握住盾牌,全身用力,在原地猛然的转了几圈,投链球似的把盾牌扔上了天空,正中本就有些不稳的灵鹫。
  
      这头魔怪再也坚持不住这样严重的撞击,直接从空中跌落,众傲在空中奋力控制着身体,双腿才稳稳的着地,这个高度,对他这个级别的进化者来说并不算什么。
  
      只是下一秒,他就感觉一个巨大的影子鱼跃而来,在他做出动作之前扑倒了他,接着,一双强有力的手握住了他的脖子,扣了他的肉里,然后奋力一拉。
  
      众傲带着喉骨的半截脖子就离开了他的身体。
  
      他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这个怪物为什么可以战胜自己。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