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158 跳海
《二合一》
  
  色彩之城的怪物都有一个特点,就是长的相似。??一看书W?W?W·?KA?N?SHU·COM
  
  没办法,城市的建筑和装饰就是那么几大类的材料,它们变身之后身上的色彩又都是相同的,让进入这里的进化者们只能从大小来区别它们。
  
  但是,体形的大小却不能代表着实力的高低,材料的不同也不能,到现在为止,进化者并不能用眼力来分辨这些怪物实力的强弱,只能打过了才知道。
  
  所以当这么多的怪物一起扑来的时候,大家都无法确定最先应该攻击哪个,只能下意识的瞄准距离最近的开火。
  
  这批怪物之中,有十几个明显是速度型的,一个娜兰战队负责吸引怪物的人一不小心被两个缠住,随即被后面的冲过来淹没。
  
  “边退边打!”
  
  叶钟鸣喊了一声,带着人开始一边攻击着一边后退。
  
  如果是云顶自己的人,这个时候根本不用提醒就知道要如何做,但是娜兰战队显然缺乏这个战术素养,有的人热血上头,呼喊着想要冲过拼命,有些人就呆在叶钟鸣等人身边,打算继续抱大腿,还有些人则已经开始转身逃跑。
  
  战队之间的差距在这个时候就体现了出来。
  
  有了明确的命令,这些人倒是稳了下来,在叶钟鸣和黎强两个人的火力压制之下,他们开是投掷石块铁条攻击。
  
  这些东西,是可以循环利用的。
  
  黎强如果说之前还在故意节省子弹,那么现在就变成全力开火了,枪里的子弹出膛几乎连成了线。
  
  不断的有怪物在这样的攻击中死去,冲锋的道路,渐渐变成了一条死亡之路。
  
  叶钟鸣有的时候也感到庆幸,因为这些怪物虽然是各种建筑变化而来,但至少变身之后,头部依然是它们致命的部位,这让黎强和他有了一击必杀的机会。
  
  否则是那种要完全被毁掉身体才会死去的怪物,黎强的射术效果就会大打折扣。
  
  但是,这些怪物离得本就不远,又因为要率先击杀那些离得近的速度型存在,射击命中率明显没有之前那么高,当队伍解决了第一批怪物之后,其余的色彩怪已经杀到。
  
  双方进入了短兵相近的战斗。
  
  这个时候,之前还能对云顶四人组起到很大辅助作用的娜兰战队就不行了,并不是他们的实力不行,这些怪物最多就比他们强上一个等级,但数量却没有人类多,这种情况下不是不能打。
  
  但战斗的意志,娜兰战队就谈不上优秀了。
  
  他们只是坚持了数秒,就因为一些人的逃跑而开始溃败。
  
  甘兰和美娜感到耻辱,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高翼高声呼喝着,哪怕是面对比他高出数倍的对手,也提着门板大剑对攻着,黎强和赵向雪虽然是远程职业者,但也没有逃走,反而利用比这些怪物相对灵巧的身体在辗转腾挪,找机会攻击。
  
  而叶钟鸣更是进入了战神模式,收枪提刀,冲的比高翼还向前,完全一个人开始冲击怪物的阵营,刀光闪动之下,几乎没有那个怪物能够和他对上一个回合。????壹?看书W?W?W?·?K?A?N?S?HU·COM
  
  这种情况让甘兰和美娜更加痛恨平时对自己这帮手下太爱护了一些,到了真正需要拼命的时候,竟然都失去了勇气,甚至连眼力都没有了,没看到云顶四人完全可以顶得住吗!
  
  大概有十多头怪物冲进了娜兰战队之中开始肆虐,其余的,都被叶钟鸣四人拖住了。
  
  甘兰和美娜吼叫着,漂亮的脸蛋都有些扭曲,她们同样不会后退,一些比较忠心的手下跟在她们周围,倒是把冲进来的怪物挡住了大半。
  
  之前娜兰战队的进化者崩溃,完全就是没有战斗意志造成的,现在只有几头怪物追着这些人跑,逐渐的他们也反应了过来,许多人停下脚步,开始招呼同伴作战,由于现在战场已经足够分散,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战士对付一个怪物,很快就占据了上风,片刻后就完成了击杀。
  
  等到他们觉得之前没什么事情,把那些闪光的石头铁条找回来开始归队的时候,才看见前面的战斗也已经结束,云顶四人完全无视他们,而美娜和甘兰两位领袖则恶狠狠地盯着这些人,但却没有说什么。
  
  两个人知道,或许出去,就应该重新考虑战队的未来了。
  
  击杀了这群怪物,高翼受了点伤,但并不严重,同时也把第二个街区打穿。
  
  铭牌上,三人行的完成度来到了百分之六点多,而娜兰战队也马上要完成度为百分之一了。
  
  这里的最终奖励是要看完成度的,叶钟鸣看了下三人行和无人区的对比,差距还是很明显的,他想了想,又给黎强制造了一些子弹后,开始执行新的计划。
  
  这边,由高翼赵向雪黎强三人继续带队,带着娜兰战队进入旁边的街区,而叶钟鸣则去另外一个全新的地方。
  
  这样做很冒险,毕竟叶钟鸣身手再好也是一个人,一旦有些意外发生,只能靠他自己应对。
  
  所以开始的时候高翼和赵向雪都不同意,甚至就连一直谨小慎微的黎强都表示了反对。
  
  但叶钟鸣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并且告诉三个人,他们独自带队,速度可以慢一些,一点点的引出怪物击杀,在敌人部队的情况下,娜兰战队还是可以帮上一些忙的。
  
  还有,最好注意补刀,也就是抢一些娜兰战队的完成度,之前有叶钟鸣在,这点可以不在意,毕竟娜兰战队实力有限,最多也就是跟在后面捡漏,可没了叶钟鸣,三个人的战斗力会下降,对甘兰她们的倚重会增加,如果不注意补刀,可能会被娜兰战队抢走大量的进度,那样就得不偿失了。
  
  安排好一切,又给了三个人几瓶治疗药水,叶钟鸣独自消失在了另外一个街区之中。
  
  ………………………………………………………………………………
  
  就在叶钟鸣在明水界为了增强实力来应对秘境之中的战争时,他最担心的那位敌人,此刻正站在一片熔岩之地,看着对面很是狼狈的一个女人。
  
  “你很聪明,你这种被人制造出来的怪异生命,重新产生了思维,让我惊讶。”
  
  圣父背着双手,穿着粗布麻衣,披着一头白发,在缓缓翻滚的岩浆之前,把他的脸映照出了一点润红。
  
  红发看着面前强大的存在,咳嗽了两声,但目光坚毅。
  
  此刻的她状态非常不好,身上有着几处明显的塌陷,一只脚有些扭曲,显然这些地方都断掉了。
  
  红发的一只手提着快要看不出模样的骸骨龙座,此刻这件红发的专属座椅已经缺了腿,散了架,只剩下一个靠背了。
  
  而那条光魂魔鞭,也暗淡的仿佛要消散似的,搭在了红发的肩头,没了往日的灵性。
  
  “肮脏的东西。”圣父看了这两件装备一眼,如此评价着。
  
  红发放下手,一些光点从她的嘴里飞散,她很是不屑的看着面前的对手,用她特有的清脆声音道:“你比我脏多了。”
  
  圣父找上她之后,红发就一直在逃亡的路上,她借助着骸骨龙座的速度,还有光魂魔鞭随时吸取魂力的特性,持续着高强度的逃亡。
  
  她没有选择向着遗腹人王城的方向逃,虽然她明知道那里自己主人在,但已经拥有了完全独立智慧的红发却不想那么做。
  
  她不觉得,自己的主人是这个老家伙的对手。
  
  既然这样,她觉得自己有责任为主人拖住这个强敌。
  
  至于能够拖到什么时候,自己又会有什么后果,红发从不去考虑。
  
  特别是当她在这个空间再也高觉不到主人的气息之后,更是直接向着夜魔平原而来,向着诅咒深渊而去。
  
  如果,能够让那里的恐怖存在把这个老家伙干掉,那就最好不过了,那样主人再次来到这里的时候,不会因为寻找自己而遇到他。
  
  只是,事情和红发想象的有些不一样。
  
  这里和这个老人同样等级的存在,并没有出现。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以为我来这里,这里那条畜生就敢出来?你想错了,到了我们这个层次,都在极力避免着冲突。以前我不会随意来到这里,因为那是对那个畜生的侵犯。但现在我是追着你而来,它不会不清楚,自然不会来管闲事。”
  
  圣父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着,他并不介意让红发多活一些时间,甚至,还没有觉得是否就这样把她吸收,虽然这么做也能够补充极多的能量,可是远没有让她恢复一下再吞掉来的合适。
  
  王城之中,圣父知道一定有什么在等着自己,遗腹人那些野蛮人虽然不被他看得上,但他清楚,那些人会留有一些东西专门应对他的到来,能够多存一些能量总是好的。
  
  “你不是这里的存在,不会懂得这里的规则,这是你的悲哀。而你自不量力的行为,除了为了你们这些侵略者延缓一些灭亡的时日外,不会有任何用处。”
  
  红发突然笑了:“老家伙,别把自己说的那么伟大,你所说所做,都掩盖不了你濒死的事实,你不敢动用你自身太多的能量,因为那样你的生命会减少,不会被人杀死你,你自己就会死去。你说这别人是侵略者,自己却在利用你的等级和实力,来掠夺这个空间内的能量,你为了让自己活着,丝毫不在意这个空间的存在。”
  
  或许是到了生死的边缘,哪怕可以流利的说话却绝不爱表达的红发开始连续的说出有些她被这个老家伙追着这些天感悟出来的东西。
  
  “还有这里被你称之为畜生的那个存在也一样,你们都是自私自利的家伙,在侵犯着其他生命的生存空间,来延续着你们的生命,否则,你们早就改死了,这个空间的法则,早就不应该出现你们这样的怪物了,你们死去之后,能量应该反哺这个世界,让这里多存在一些年头,但你们没有,你们不愿意死去,吸收着这里对你们有用的一切!”
  
  “我肮脏?是的,我从不否认,我本就是从一个肮脏的尸体而来的,我本就是一具活着的尸体!但你,还有这里那个不敢露面的家伙,远比我肮脏的多!”
  
  红发一口气说了这些,表情生动如人,她说自己是活着的尸体,但现在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却比任何人类都要强烈。
  
  “别为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你要吸收我的生命,把这些能量储存起来,这样你对被人出手的时候,才不会消耗你自己的。这一路来,你不就是这么做的吗?你一边吸收着你看得上眼的生命,一边用这些生命蕴含的能量来对付我。否则,以你的实力,想要杀死我或者抓住我,又何必那么费力!”
  
  圣父面无表情,只是看红发的目光没有了之前那种轻松戏耍,而变成了一片冷漠。
  
  “老家伙,别以为你胜券在握了,我知道你会回到你的军队那里,想要从我主人打开的空间之门离开这里,但你不会成功,你会死在王城之内,我的主人会杀死你。”
  
  “那个渺小的爬虫?”
  
  圣父嗤笑了一句。
  
  “渺小?”红发挣扎着直起了身体,然后把骸骨龙座插在了熔岩海的岸边,自己艰难的坐在了一根已经断掉只剩下一半的骨头上。
  
  “他如果渺小,又如何能够成为我的主人?!老家伙,只要再给我几天的时间,我就能进入下一个等级,你察觉到了,所以才不惜用了一点你自身的力量,才把我逼到这里。你是害怕了,害怕我成为八级之后,你就抓不住我了!”
  
  “你这么认为,只是你不懂八级和九级之间的差距。”
  
  面对圣父的回答,红发不以为然的冷笑着。
  
  “只是,老家伙,你的计划,注定不会得逞了,你吸收不了我的,只是可惜了,不能陪着赐予我生命的人一直走下去。”
  
  说完,红发脖子上的本来已经毫无光彩的光魂魔鞭突然爆发出了一阵诡异的波动,仿佛从一件死物,变成了一块……诱人的蛋糕!
  
  它开始散发出,一股庞大精纯的生命魂力!
  
  圣父勃然色变,他已经感觉到,这股庞大的魂力出现的时候,那头畜生动了!
  
  这个该死的生命,竟然把自己的能量,利用这件装备完全释放了出来,直接牵动了和圣父同样渴望能量来延续生命的另外一个九级存在悍然出手抢夺。
  
  “两个傻逼!”红发用了一句她学来的话来形容上了当的两个九级存在,双腿用了最后一份力量,带着骸骨龙座,倒进了熔岩之海。
  
  那股她故意散发出来的力量,随着她被岩浆淹没而瞬间消失,只留下了冲到一半就被迫停止的圣父,和那个铺满了半个天空的巨大阴影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