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288 罚酒管用
    《还有!》
  
      精美的檀木桌子上,放着一杯热茶,这是这个人要求的。
  
      “这要在末世之前,这一张桌子木料钱就要几十万,要是年头再长点,期间再有些故事,那估计几百万是跑不了的。”
  
      端起桌子上的茶杯喝了一口,这个中年人对着这张也不知道是谁找来的桌子评头论足。
  
      叶钟鸣眯着眼睛看着这个不请自来的人,心里可就没有表面上那么简单了。
  
      这个人的进化等人不高,至少在叶钟鸣看来是不高的,只有六星的级别。可是给人的感觉很怪异。
  
      六星的进化者叶钟鸣就算不能秒杀,但以压倒性的优势杀之肯定是没有问题的,无论是装备、职业、技能或者等级,叶钟鸣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可是这个人却让他一些别扭,他思量一下有些惊讶,因为这是一种危险却又不致命的感知。
  
      一个六星进化者对自己可以造成威胁?还不致命?那危险何来?叶钟鸣实在想不明白。
  
      还有,也是叶钟鸣更加在意的,就是刘正红的情况是谁传出去的。
  
      当时看到红姐情况的,全部都是核心成员和夏白战队的人,忠心肯定没有问题,除此之外,就是圣女。
  
      可圣女会去说吗?显然她是不会的,这对她没有任何好处,现在曙光圣殿的命脉还在叶钟鸣手中。况且她就算想说,也没有对象去说,她在地球谁都不认识。
  
      那么是谁?
  
      是乐大远刘正红他们回到山庄后看见他们的人?还是实验室的研究员?就算真的见到了,可怎么知道伤情不可逆的?
  
      叶钟鸣很想知道答案,可他也清楚,就算是严查,这多半也是一个无头悬案,查不出什么来的。
  
      “这茶,可惜了,陈茶,要是普洱自然没问题,但可惜的是绿茶,现在已经有些寡淡了。”
  
      这个人摇着头,一脸可惜的看着这茶,好像叶钟鸣刚刚做了什么暴殄天物的事情似的。
  
      “叫什么!来历!所说的方法是什么!价格!”
  
      叶钟鸣说了这句话,神情平静,语气却有些冷。
  
      现在是末世,末世之中谁说了算?自然是强大的进化者说了算。这个人是六星进化者,在叶钟鸣这个八星进化者面前注定了就要矮上三分。现在的地球,能够和叶钟鸣坐在一起而值得他和颜悦色的人并不太多,这个人显然不在内。
  
      哪怕他真的有治疗红姐的方法。
  
      这个人一愣,没有想到叶钟鸣会这么干脆和冷漠,他抿了一下嘴,把杯子放回了桌面,杯体和檀木之间发出了嘭的一声。
  
      “叶老大,有件事情你需要清楚,现在我的手里拥有你想要的东西,是你在求我,而不是我在求你!”
  
      中年男人抱着双臂,嘴角挂着冷笑,看着叶钟鸣发出哼声不满。
  
      叶钟鸣侧了下头,很是认真的看了看这个人,腿部也没看到是怎么动的,突然一下就踢在了厚重的檀木桌上,桌子被弹飞,正好撞在了这个人的身体上。
  
      现在的叶钟鸣那是什么力量啊,连垂死挣扎的扬戈斯都能压得住,哪怕只用了一分力气,这张木桌也被瞬间踢得散了架子,在这个过程中,撞上了还想说什么的中年人。
  
      有木板,有木条,有木屑,这些全部都插进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体里,鲜血立刻从伤口中流淌了出来,刚才还一副满不在乎样子的六星进化者,此刻扑到在地上,捂着身体,一脸的恐惧。
  
      “别紧张,以你的进化等级,这样的伤势死不了。”
  
      叶钟鸣出手很有分寸,这个人虽然身体被穿透了好几个地方,却避开了心脏和其他脏器,尽管伤得很重,却不会有生命危险。
  
      以六星进化者的体质,的确是死不了的,最多流点血。
  
      叶钟鸣站起来,走到了这个人的面前蹲下,握住其中一个插在肩头的木条,一下子拔了出来,在这个人的惨叫中说了两个字。
  
      “姓名!”
  
      之后,移动到了腹部的一块木板再次用力拔出,依旧在叫声中说道:“来历!”
  
      然后,是腿上的一条,拔出去,之后说,“方法!”
  
      最后,按在了插在身体里最粗的一块木板上,没有拔出,而是狠狠地拍了进去!
  
      木板穿透这个人的身体,从他的后背处透出,这个人啊啊啊的使劲叫着,已经说不出什么来,只有手在不停的摆着,意思很明显……我说!
  
      叶钟鸣笑了笑,“看来不用问价格了。”
  
      打了个响指,两个夏白战队的女战士进来把这个人身上的木刺木条处理了一下,自然谈不上温柔,让这个人又是发出了持续将近两分钟的嚎叫。
  
      胡乱在他身上洒了一瓶初级治疗药剂,把他拉到椅子上坐着,两个女战士才一副看傻子的样子离开。
  
      刚才叶钟鸣和这个人的对话并没有背着她们,两个女战士听到了所有,对这个人的不自量力感到可笑。
  
      在她们心中,现在能够有资格成为自己老大座上宾的,那都是圣父圣女这种级别的人物,能够和老大平等对话的,都是反抗区的总指挥官或者五环钱执事这种级别的,这个进化等级和她们一样的二货哪里够资格!
  
      叶钟鸣再次看了这个人一眼,中年人立刻顾不得疼痛,开始说话。
  
      “我叫,安榛,没有任何势力,是,自由进化者。”
  
      听到这个人,叶钟鸣身体直了直,忍着心中的莫名感觉,盯着他的脸。
  
      他知道这个人!
  
      当然不是这辈子,而是上辈子。
  
      前世安榛可是大名鼎鼎,不是因为他有多高的进化等级,至少在叶钟鸣重生的时候,他是个八星进化者,没有达到最高的九星,不过他是出了名的富豪!
  
      这个词其实在末世里有些可笑和讽刺,强者自然都是富豪,弱者想要成为富豪是不可能的,哪怕有手段有头脑,最后也是给别人做嫁衣。
  
      但安榛却活得好好的,也没见他有什么强大的势力为靠山,但诸多的九星进化者却都承认一点,安榛是他们的好朋友!
  
      简单的一句话,却让这个人在末世几乎畅通无阻,只要自己不作死,那么没人敢动他分毫。
  
      叶钟鸣对这个人的一切都是听说,具体为什么会被这些九星强者奉为座上宾他不清楚,可有一点他隐约记得。
  
      安榛这个人,手中,还想总有很神奇的东西!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