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400 废物
    九龙的身体变成了血红色,那些鳞片仿佛被煮熟了一样,在空中冒着热气。那些九宝吐出的晶莹液体变成了一层透明的膜,把整个人都包括在了里面,那些热气从鳞片上发出便会消失,又会从膜的上面升起,看起来很是诡异。
  
      身高有了明显的变化,气势也有了很高的提升,就连手中那对金色的铁节鞭,好像都变得光润了许多,不见了锈迹般般的样子。
  
      这是……变身了?
  
      或许这么说有些夸张,但是颜色和体态的变化,的确给了人以极大的视觉冲击。
  
      和气势正处于巅峰的九龙相比,后面的大蚯蚓九宝就有些萎靡了,它匍匐在地上,身体会在偶然之间发生了一些痉挛,看上去状态非常的不好。
  
      九龙突然大吼了一声,身体如同炮弹般弹起,其中的一把铁节鞭从手中雷霆般的飞出,击向了空中的夏白。
  
      进化者的力量本就大,变身之后的九龙更是这样,这把铁节鞭飞出去之后,和空气摩擦发出了难听的声音,这声音刚刚响起,这把武器就到了夏白的前面。
  
      夏白手中的镰刀挥出,想要把铁节鞭打出去,可怪异的是,这把铁节鞭在即将和镰刀碰撞的时候,突然停在了半空,随着它带起的气流,一股浅黄的能量罩出现,罩向了夏白。
  
      速度很快,几乎是一出现就把夏白罩在了里面。
  
      九龙怪笑着,手中另外一把铁节鞭从手中也飞了出去,遇到这个能量罩之后就融入到了里面,让能量罩的颜色加深了许多。
  
      接着,能量罩开始在空中旋转,速度越来越快。
  
      “雷洞绞阵。”
  
      这是这个能力的名字,是这把武器自带的套装属性,只是要配合着使用者的能力来激发。
  
      九龙正常状态下,是用不出这招的,只有当他处于血统变身状态,又经过了九宝的力量哺育这又一个人兽合体技能之后,才能够用出来。
  
      这也是九龙目前为止,进攻威力最大的技能了。
  
      面对夏白带给他的庞大压力,他不得不开始就用出全力。
  
      铁节鞭带动着能量罩在转动,随着它们速度的加快,能量罩的里面开始出现一些变化。
  
      一些如同蜿蜒小蛇一样的同色电流出现,并且不断的增长,向着夏白逐渐靠近。
  
      哪怕是隔着光幕,观战的人也都能感觉到这个能量球里所蕴含的巨大能量。
  
      这是要一招定胜负吗?
  
      同时他们也非常不解,明明那个叫做夏白的女人拥有急快的速度,可是却没有躲开呢?哪怕最后没有躲开,也没见她去尝试啊。
  
      在这种疑问中,大家看到夏白伸出了自己的手指,慢慢地靠近了一道已经变成黄色的电流。
  
      这女人疯了?
  
      这个时候,不应该想尽办法的脱困吗?利用这些电流攻击前的瞬间?
  
      和刚才没有试图躲开一样,大家都对夏白的想法不怎么理解。
  
      嫩白的手指终于碰到了拿到电流,夏白的身体轻微的震颤了一下,那头长发和张开翅膀上的羽毛,都飘起了一点。
  
      夏白手指缩了回来,凑到了自己眼前看了看,上面有一个小孔,一滴血珠凝结在了上面。
  
      “蠢货。”
  
      如果没有听错,在下面正看着被困夏白的九龙嘴里说出了这么两个字。
  
      夏白没有把手指伸到嘴里吮一下,而是轻轻的甩了一下,血珠就从手指上飞了出去,在空中划出了一道不算漂亮,但也算正常的弧线。
  
      本来,人们的目光依然落在了夏白的身上,可是马上,就转向了那枚被甩出去的血珠。
  
      因为血珠碰到了那些黄色的电流,竟然可以让它们湮灭消失。
  
      连九龙都看着,双眼中露出了慎重的神色。
  
      血珠和电流并不是吞噬与被吞噬的关系,而是一种互相的中和,当越来越小的血珠最后落在了能量罩上,让能量罩微微的暗了一下后,它也消失不见。
  
      九龙的表情轻松了下来。
  
      “我就不信,你还能用这种方法破掉我的技能。”
  
      含混不清,但勉强听得懂。
  
      夏白看着下面已经不像人的九龙,双手猛然伸出。
  
      这个时候周围的电流已经到了附近,触手可及,夏白这么一伸手臂,那些电流立刻缠了上来。
  
      整个能量罩内,仿佛爆发了雷暴一般,光芒闪烁。
  
      进化者眼力都很好,他们看到夏白在里面身体不断的颤抖,那是被电流击中的表现,很多人觉得胜利已经属于九龙。
  
      “愚蠢。”
  
      九龙第二次说出了这个词。
  
      片刻之后,里面的电流依然在肆虐着,但是能量罩的光芒却暗了很多。
  
      “好像,不怎么样。”
  
      夏白说了一句话后,从容地把手臂收了回来,足有一分钟的被电击,却无法让她的手臂出现什么伤口。
  
      九龙在下面看得心惊。
  
      看了看被电了这么长时间,却只有双手的几根手指出了血,这还是夏白放弃了一些防御的结果。
  
      “废物。”
  
      两个字深深地击在了九龙的心中,接着他便看到空中的女人不断地甩着她的手,那些血珠在能量罩内乱飞,不断和电流冲抵,之后落在能量罩上,转瞬消失。
  
      一两颗血珠自然没有什么,可当血珠变得极多的时候,每一颗都消耗掉了一点能量罩的能量时,罩子就变得无比黯淡,哑然无光。
  
      当最后的十几滴鲜血同时落在能量罩上,这个被九龙引以为豪的能力被破掉了,能量炸开,两把武器弹飞了到了很远的地方。
  
      “太弱。”
  
      带着这样的两个字,夏白拿着镰刀从空中冲下,仿佛瞬移了似的,眨眼间来到了九龙的头顶,一刀斩了下去。
  
      太快,九龙根本无法躲闪,双手又没有兵器,只能仗着鳞片去硬抗。
  
      一节断臂飞了出去,交叉挡在身体前的其中一条手臂被镰刀斩断。
  
      九龙惨哼一声,他看着夏白,满是恐惧。
  
      因为黑色的镰刀并没有因为砍断了一条手臂而罢手,而是已经镶入了另外一条手臂当中,并且在缓慢却均匀的速度,切的越发的深了。
  
      九龙吼叫着硬撑,他没有办法不这样做,手臂的后面,就是他的头颅。
  
      夏白侧了一下头,手中的镰刀气势更胜,把九龙剩下的手臂切断。
  
      刀刃,落在了那张龙头上。
  
      和刚才一样,正一点点的嵌入头部。
  
      这种持续的痛苦和死亡降临的清晰过程感,让九龙彻底失去了理智。
  
      他疯狂地给自己的战兽发着信号,让它去攻击这个女人,甚至,是牺牲它自身而把九龙给救下来。
  
      但大蚯蚓那边没有一点回应。
  
      噗哧!
  
      黑色镰刀把九龙的头部一分为二。
  
      “垃圾。”
  
      夏白喜欢上了这种感觉,只是这次嘲讽了一具……尸体。
  
      夏白vs九龙,前者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