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414 大乱斗 上
    《呃,是的,只是一章三合一大章》
  
      还没人见过水执事出手,或者见过她出手的人都死了。
  
      人们只知道她的职业和水有关,只是姓名是不是也是因此而改就不能确定了。
  
      但职业是什么没人清楚,技能有哪些,更没有清楚。
  
      或许了解最多的,就是和她关系还不错的佟执事了。
  
      这一次,水执事悍然出手,也是不得不这么做。
  
      那一滴水珠在空中射向了金仲元,速度其实并不快,但是这滴水运动的时候,却散发出了强大的威压,仿佛飘来的不是水滴,而是一座湖泊。
  
      金仲元的一对门神盾牌是他的武器,上面暗淡无光,除了那颜色鲜艳的门神画像,就好像一对古董。
  
      可是谁都不会认为这是垃圾东西,否则怎么会被一位八星进化者用来对抗同级别的人,显然,这是一对等级在金色级别的装备。
  
      咚的一声,不响,却让空间为之一震。
  
      金仲元的身体依然挺直,可是却被巨大的力量向后推的退出去老远。
  
      这对盾牌再也不能掩盖自己的等级,在遇到了强力打击之后金光暴涨,仿佛一个挨了打誓要报复回来的孩子。
  
      水执事眼睛眨了一下,在她的身边就又出现了一滴水珠。
  
      金仲元双臂张开和身体平行,余光在刚才挡住水滴的盾牌上看了看,发现并没有什么问题才放心。
  
      这个女人,随手的攻击竟然这么强!
  
     ……*%……%@¥#”金仲元情急之下说了一推自己国家的语言,那边的水执事也没听懂。
  
      她也不想听懂。
  
      遇到和自己生命攸关的事情,水执事不再那是个温润如水的女人。
  
      在那滴悬浮在身边的水珠旁边,又除了第二颗一模一样的晶莹液体,接着便是第三滴、第四滴……
  
      顷刻之间,已经有数十滴漂浮在她的身前。
  
      金仲元也不说话了,他知道面前这个女人是铁了心的想要杀死自己了。
  
      他的双臂再次移到了身前合拢,一对盾牌互相碰撞了一次,发出了清脆的声音,一股力量从上面传来,以金仲元为中心,诡异的上下荡漾,仿佛他的身前,出现了一道能量墙似的。
  
      “防御者?”
  
      从之前金仲元拿出一对盾牌开始,水执事就对他的职业有了猜测,现在看到这个来自于鸭绿江那边的男人用出了防御技能,神情中有些惊讶和烦躁。
  
      防御者只是一种类型进化者的统称,他们专注于防御,在这方面的能力远远超过了他自身进攻的能力。职业、技能甚至血统,也全部为了防御服务。
  
      比如盛元,就是这种类型的进化者。
  
      防御者这种职业总是不显山不露水,可是真正对上他们,却是任何一个职业者都不愿意的。
  
      这种人实在是太难缠,整个人和龟壳似的,打了半天可能都毫发无损,等到你的技能什么的进入冷却期,他们还可以用蛮力和你胡搅蛮缠。
  
      特别是那些远程进化者,一旦攻击不能击杀这种防御类型的进化者,那么结局可能就会很惨。
  
      水执事本来打定的注意是速战速决,但遇到一个防御者,也让她有些郁闷。
  
      空间随时可能会崩溃,她要提前出去以防万一。
  
      水执事身体开始漂浮了起来,她的双脚之下生出了一片淡淡的水雾,把她整个人都托了起来。
  
      那身白色的长袍上开始出现一些淡色花纹,很快便组成了一副云朵的图案,有些浅灰,却和白色的袍子非常协调,一点都不会突兀。
  
      仔细看去,上面的云朵中,还在飘着细密的雨丝。
  
      水执事举起了一只手,手腕上是一只漂亮的银色镯子,上面镶嵌着四块菱形的蓝色宝石,随着她举手的动作而变得光彩熠熠,周围的雨滴上,开始折射出这些光芒,把她都映照在了其中。
  
      金仲元战斗经验丰富,他看到仅仅几秒钟对手就摆出了这样的架势,知道着女人难缠,下一次的攻击也必将惊天动地,他赶紧做出了自己的应对。
  
      他把两个盾牌,挂在了那道能量墙之上。
  
      这是一个非常诡异的场景,能量墙终归不是实体,却能够挂住实体的装备,怎么看都觉得奇怪。
  
      “我的确擅长防御,但我不是防御者。”金仲元用他并不标准的汉语傲然说着,空出来的双手没停,反而从他的空间中间掏出了一瓶不知名的液体倒在了双手之上,之后如同涂抹护手霜似的,均匀的抹在了双手之上。
  
      这个时候那一边的水执事准备完毕,攻击开始,那些带着光彩的雨滴微微颤动了一下后,便朝着金仲元飞来。
  
      金仲元此刻的双手,变成了银白色。
  
      雨滴瞬息即至,打在这面能量墙壁之上,受到水执事的控制,雨滴没有去碰那两面挂在上面的盾牌。
  
      啪啪啪的声音不断传来,能量墙不断变暗。
  
      可在即将崩溃的时候,那两面盾牌抖了抖,能量墙再次亮了起来。
  
      水执事有些焦急。
  
      她对金仲元一无所知,他的职业、血统、技能了解都是零,特别是那种把双手涂成了银白色的液体,一看便是非常强力的东西,要是被他发动了攻击,水执事也有被击败的风险。
  
      这位五环钱的巨头发力了,白色袍子上的那些云彩图案,突然从身上飘了出来,好像神话一般,悬在水执事的头顶。
  
      “八方风雨!”
  
      水执事轻轻地在嘴里呢喃了一下,整个身体开始旋转,头顶的云和脚下的雾随着旋转融为了一体,接着,一滴滴的雨滴便开始从这团云雾之中飞出,朝着金仲元射去。
  
      “好!”
  
      金仲元此时也完成了准备,已经完全变成银白色的双手重新握住了盾牌,微微用力,让盾牌合在一起,身体卷缩。
  
      他本就不高,这一缩,人完全被盾牌挡住,这个家伙推着盾牌就朝着前面冲去。
  
      这个时候漫天的雨滴也到了,噼噼啪啪地打在随着盾牌而移动的能量墙上,仅仅两秒就被击碎。
  
      那对盾牌没有继续散出能量来维持,而是就靠着自身防御朝着水执事冲去。
  
      一面如同喷水机一样的飞出雨滴,一面顶着这些雨滴前进,双方在这种攻击和防御之中不断的接近。
  
      谁能挺住,就可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观战的人在这一刻失去了影像,监控室种的光幕失去了作用,大卫等人再也无法得知各个小空间里面的情况,他们只能凭借着能量显示器上不断变化的数值去猜测战况。
  
      降低了,那肯定是自己一方的人输了。能量骤然提高一大截,那就是赢了。
  
      这种感觉并不好,有种等待审判的忐忑不安。
  
      金仲元每一步都很艰难,他是咬着牙在前进的。
  
      这些雨滴每一颗都没有之前那枚威力那么大,可是这些雨点非常密集,在他的盾牌之前,那就是一场倾盆大雨,现在他所承受的力量,让他整个身体都受到了震动。
  
      但他对这种情况是有所准备的,他那双变成了银白色的手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撑的住这两面盾牌!
  
      从金仲元的角度,能看到他一直只是双手握在盾牌后面的把手上,身体并未靠上去,完全是用手部力量在支撑。
  
      只是双手上刚才匀称的银色上已经出现了裂纹,双臂也开始了颤抖,眼球中血丝增加,嘴角甚至渗出了鲜血。
  
      金仲元的情况不好,可他却极有信心,因为他距离水执事已经只有两米的距离,再先前迈出两步,他就能够摸到这个女人了。
  
      那时候……
  
      并且,他也不相信这个女人能够把这种疯狂的攻击状态持续的太久。
  
      果然,雨滴的密度开始下降,水执事的旋转也变慢。
  
      在金仲元接近水执事的那一刻,五环钱的巨头从攻击状态中停了下来。
  
      “到我了!”
  
      金仲元怒吼一声,盾牌直直地撞向了水执事。
  
      如果仅仅是盾牌的冲撞,哪怕是金色的盾牌,凭借着水执事八星进化者的体质硬抗一下也不是问题,最多受一些小伤。
  
      但是这对盾牌却在这一刻发生了变化,两道寒芒从上面飞出,直刺水执事。
  
      换成其他人,水执事刚才的八方风雨已经解决了战斗,那疾风暴雨般的雨点攻击威力绝大,和阎王树的天下自然异曲同工之处。这种强力的、持续的攻击,是进化者最害怕的。
  
      可是偏偏碰到的是拥有金色防御装备的金仲元,哪怕明显被震伤了内脏,但对这个级别的进化者来说,这最多算是轻伤。
  
      现在,水执事遇到了这几年之中最大的危机。
  
      这对盾牌,竟然不仅仅拥有强悍的防御力,竟然还能够攻击!
  
      水执事双手一划,一面凝水壁垒出现在了她的身前。
  
      两点寒光,紧接着便刺到了上面。
  
      受到了凝水壁垒的阻拦,寒光速度变慢,水执事这才看清,竟然是盾牌上两个门神的兵器刺了出来!
  
      并且,凝水壁垒明显阻挡不住两把兵器的攻击,仅仅是坚持了片刻后就轰然裂开。
  
      水执事身体急速后退,同时手腕上那个银色手镯飞了出去,遇风变大,撞在了两把兵器上。
  
      当当两声之后,金仲元前进的趋势终于停了下来,而水执事闷哼了一声,身体飘向了后方,几滴鲜艳的血滴落在了白色的袍子上,非常显眼。
  
      接过变小的手镯,水执事抹去了嘴角的血痕,看到上面出现了两道裂纹后极度的心疼。
  
      这个手镯是一件非常出色的辅助装备,在她使用职业技能的时候,可以放出光芒增加雨滴的攻击力,防御的时候,还可以阻挡攻击。
  
      现在上面的裂痕如此明显,应该是坚持不了多久就会完全毁掉。
  
      虽然不是金色的装备,但这也是蓝色级别的好东西,最重要的是非常适合她。
  
      “死吧死吧。”金仲元嘴里发出这样的声音,盾牌向地面上砸下,上面的两个门神画像竟活了过来,变成了穿着中国古代盔甲的人物出现在了空间之中。
  
      门神落下之后,身体便急动,挥舞着兵器朝着水执事攻来。
  
      水执事哼了一声,一边退着,一边双手朝着地面挥动,一道一道的能量打在地面,形成一个个的水泊。
  
      随着她的后退,这些水泊越来越多,其中离得近的,很快就连在了一起,形成了稍大的一滩水。
  
      随着水执事一声起,这些水泊变成了一个个的水巨人,身高都在两米左右,只是有胖瘦之分,水泊面积大些的,就粗壮一些,水泊面积小些的,就干瘦一些。
  
      由于两个门神正在追着水执事,这些水巨人出现之后,有一些在它们后面,一些在前面。
  
      前面的这些拦住了门神,后面的水巨人则分出了几头去攻击金仲元。
  
      彼此都被各自的手段所惊到,脸色都前所未有的慎重。
  
      水巨人别看是水元素组成的,但实力看上去并不弱,那凝水壁垒也挡不住的武器,刺在它们的身上,也只是堪堪能够刺透,可是它们又不是血肉之躯,刺进去之后并不致命,甚至都不能影响水巨人的行动,最多让它们的体形变小一些。
  
      “杀!”
  
      金仲元面对冲来的水巨人,也不知道是为自己打气还是对两个门神下达了命令,总之他和门神一起发动了攻击。
  
      他把双手的盾牌投掷了出去,分别砸中了两个水巨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两个水巨人立刻被砸的重新变成了一滩水。
  
      接着银色的双手挥动,狠狠砸了另外一个水巨人,那些银色的东西被水滴冲掉了一些,掉在水巨人的身体里,接着散开,本来行动灵活的水巨人随着这些银色物质的散开,动作开始变得坚硬,最后整个身体都有些银色化,被捡回了盾牌的金仲元直接砸碎。
  
      另一边,两个门神同样开始了更加强悍的攻击。
  
      它们穿着的古代盔甲上甲片微微张开,上面散出一阵异香,它们闻到这种香气之后,像服用了兴奋剂似的,开始连连怒吼,配合着巨吼,手中的兵器一下下的刺出,威力明显比刚才大了许多,上面还带上了一些奇怪的亮光。
  
      这一次,水巨人面对这样的门神就有点力不从心了,吼声一出,它们就是一顿,身体也是一硬,武器刺中后,如同玻璃似的碎掉了。
  
      水执事落在了地面,看到自己召唤出来的水巨人纷纷被杀,终于不再镇定。
  
      她是偏向于攻击性的进化者,防御能力也很不错,但打到现在,她已经把自己的招数使出了大半。无论是几种方式的雨滴袭击,还是召唤水巨人,或者是凝水壁垒和光晕手镯这样的能力,放在平常战斗中都已经足够,可谁能想到,用在这个金仲元身上却依然没有把他击杀,甚至到了现在还落入了下风。
  
      看了一眼一直在微微震动的空间,水执事决定最后一击,胜负与否,就看这一招了。
  
      她再次召唤出了四个巨型的水巨人后,双手叠在一起,带着的银色头饰上发出了一道光束,打在了双手之上,接着,一阵阵的咒语从她的嘴里吐出,白色衣袍随着咒语缓缓飘起。
  
      金仲元发现了这边的情况,他呀呀地叫着,提着盾牌大踏步的冲来,到了差不多的距离后抡圆了手臂,把盾牌投掷了出去。
  
      ……………………………………………………
  
      就在金仲元和水执事决一胜负的时候,叶钟鸣也迎来了他的第二个对手。
  
      帕默克。
  
      如果关成村算是第一个的话。
  
      刚刚杀死了食人魔连锁巨头的这位沙海彩瓦老大浑身带着一股杀气,还有睥睨天下的傲气。
  
      那位食人魔连锁的巨头可不是易与之人,他的胜利有些侥幸的成分,但更多的,是他对形势和战局的把控,以及猛然间的爆发。
  
      他胜利了之后,就准备好了被从空间移出去的准备。
  
      哪怕心中惦记着阿拉莫斯,可这是空间的规则,没有办法。
  
      不过他的确是被移动了,只是移动的地方不是空间之外,而是叶钟鸣的小空间里。
  
      转动着抢来的空间纽扣,叶钟鸣眯着眼睛看着这位西亚人。
  
      前世对于西亚区的了解,仅限于那位达到了九星的贾南德拉,这辈子去得到星之精灵的时候,和那位前世的强者交过手,差点杀死他。
  
      对于面前这个人,他没有印象。
  
      这意味着,他对这个人一无所知。
  
      收起了空间纽扣,叶钟鸣打算问问关于阿拉莫斯,关于这次行动的事情。
  
      光城村知道的太少了。
  
      但帕默克显然不准备这么做,当他看到叶钟鸣的第一时间,他就决定动手。
  
      这是公认的,国区最强大的进化者之一。
  
      帕默克穿着的是一套没有什么等级的皮甲,之前也用某种装备或者秘法掩盖了自己的气息,这才让人没有注意到他。
  
      但是现在,这身皮甲的缝隙中开始伸出一条条带着厚重能量的白色布条,迅速把他全身都围住了。
  
      这个过程极快,几乎和川剧中的变脸一样,那些布条从身体多处伸出后立刻就把帕默克变成了一个木乃伊。
  
      连头部都被这些布条缠住,只露出一双眼睛和嘴巴。
  
      叶钟鸣来了兴趣,说实话,他现在旱逢敌手,多数的技能职业血统也都清楚,他编写的末世资料手册,仅仅是在云顶内部流传,就已经让人佩服的物体投地了。
  
      但这仅仅限于国区之内。
  
      其他国家地区,叶钟鸣了解的真不多。
  
      现在看到了一个自己没见过的外国人用出了一种自己不了解的能力,叶钟鸣有种见猎心喜的兴奋感。
  
      帕默克瞬间完成了从人到木乃伊的转换之后便开始了攻击,身体上的这些布条猛然伸长,朝着叶钟鸣卷去,同时他自己则向前手蹦去,一蹦足以跨过了数米的距离。
  
      叶钟鸣躲了一下,面对未知,他也比较谨慎。
  
      可是这些布条没有抓住他,却直接罩住了他所在的这片空间,也不知道它们是什么做的,天上地下都铺了一层,仿佛无穷无尽似的。
  
      帕默克这个时候来到了叶钟鸣不远处,嘴巴突然张开,发出了呜嗷一声鬼嚎,一股幽绿的毒气喷了出来。
  
      同时双眼闪光,射出了两条白色射线,而双手抓来的时候,从布条种刺出了带着幽光的利爪。
  
      这一切几乎同时发生,电光火石之间,无一不证明,除了形式有些特殊之外,帕默克都是一个优秀的近战职业者……还是个歹毒的职业者。
  
      “唔,不错。”心中赞赏了一声,叶钟鸣没有躲避,反而左右手交叉,里面顿时射出了不少道射线。
  
      凌霄切割!
  
      叶钟鸣现在的精神力多有么的丰厚,他自己都不太清楚,恢复的速度也极快,哪怕他把精神力消耗一空,也只需要一个晚上就能够恢复。
  
      而凌霄切割需要消耗大量精神力,技能的威力也和这个有关。
  
      叶钟鸣的这一次攻击,用了总精神力的二十分之一。
  
      这些细线向着周围飞去,顿时就把帕默克的攻击瓦解。
  
      唯一没有被拦住的,就是那一口毒气,可是没等接近叶钟鸣,就已经失去了云顶之王的踪迹。
  
      退后几步,叶钟鸣看了看凌霄切割在这位西亚八星进化者身上留下的痕迹,点点头,竟然有些赞赏。
  
      这可怕帕默克给气坏了。
  
      你这是长辈在和小辈过招吗?还带赞许的!?
  
      顾不得身上刚受的轻伤,猛然激发自己的力量,整片空间内的白色布条全部疯狂地刺向了叶钟鸣!
  
      云顶之王仰头,手在空中一摆,风雷双生出现,看着这些布条倾泻而下,这把来自于布鲁秘境的强大武器在叶钟鸣的身边不断挥动,那些布条便被不断的切割,没有一条可以接近叶钟鸣。
  
      片刻之后,叶钟鸣周围的地面全是碎布。
  
      帕默克强大的攻击,就这样被化解。
  
      “啊!”
  
      气愤中,帕默克身体内激发能量,那些碎布全部飞到了他的双拳之上,顷刻变成了两个篮球那么大,他一蹦到了叶钟鸣身边,双拳砸了过去。
  
      叶钟鸣笑了笑,两个元素精灵出现在了他的肩膀上,土之精灵随手一指,跳跃重力发动,帕默克立刻感觉到了身体变沉,而星之精灵也同是一指,一片光亮映照在了叶钟鸣的脚下,随着主人的移动而移动,技能光辉之地发动。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