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539 现在的现在和或许的未来
    神堂所长躺在地上,出乎意料的是,那个诡异的面具掉在了胸口,此刻变大了不少,成为了一个护盾似的东西,上面被枪轰击的黑黑的,隐约可以看见一个诡异的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的表情。
  
      所长也是第一次在人前露出了他的真面目,那是一张很年青的脸,脸色苍白,在口鼻之间流出的鲜血映衬下,更显得不是十分的正常,让人印象最深的,要数他的眼睛,竟然有着大小差不多的双瞳!
  
      他很快坐起,胸口的面具落在了旁边,他抓起重新戴在脸上,面具也瞬间恢复到了合适的大小。
  
      只是双瞳的眼睛在没有被盖住的一瞬,所长的目光中,有着几分血红之色。
  
      大会长的身体落在地面,身上那件金色的袍子已经完全失去了光彩,上面出现了一个大洞,大量的鲜血从里面流淌了出来。
  
      整个人几乎看不见什么呼吸,看似好像是要死了。
  
      只是,大会长的身体突然开始虚化,就如同本来在这里的人并不是他本体似的,而是一个电脑制造出来的无比真实的影像。
  
      闪动了两下,大会长的身体逐渐消失,在消失之前,他坐了起来,对着叶钟鸣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
  
      “下次见,叶钟鸣。”
  
      说完这句话后,大会长彻底消失在了原地,无论是叶钟鸣还是会长,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叶钟鸣是相信如同大会长和所长这些人肯定会有最后的保命手段的,比如他的第二生命或者元素精灵这些,可是大会长的这个方式就有些离奇了,难道是被传送出到安全的地方?
  
      他看不见,却能清晰的感觉出来。
  
      和大会长一起消失的,还有他的那头三首白虎,以及……山水永界。
  
      所长站起,天语魔藤出现在了他的手中。
  
      一对冰鸟带着有些凌乱的羽毛飞临到了叶钟鸣的头顶,恶狠狠的盯着面前仅剩的对手。
  
      “通过战兽来获得视觉……没想到你和战兽之间的联系,已经到了这种境地,佩服。”
  
      所长看了两只冰鸟一眼,面具下的眼睛里有些好奇和艳羡,他的本职就是搞研究的,自然看得出这两只冰鸟的特殊,两只七级对上一只八级却不落下风,这可不是普通的战兽能够办得到的。要知道,三首白虎可不是普通的八级生命。
  
      “发现的有些晚。”叶钟鸣轻声说了一句,两个人之间保持着微妙的平衡。
  
      “其实,我知道,今天是杀死你的最好机会。”所长停顿了一下,声音没有掩饰,而是有了和他年纪相符合的年轻。
  
      “我很难想像,当地黄丸、扬戈斯以及红发甚至红妆卫队在你身边的时候,该有什么样的力量才能把你杀死。”
  
      “至少,神堂和我,做不到。”
  
      叶钟鸣闭着眼睛,侧着头,听到所长这么说,突然笑了一下。
  
      “或许今天是杀死我的最好机会,可我不明白的是,在刚才,你为什么会放弃?”
  
      如果零商会大会长在这里,一定会无比震惊,因为叶钟鸣话里的意思,竟然是神堂的所长并不像杀死叶钟鸣!
  
      云顶之王可是杀死了神堂多位顶级高手啊!说他彻底毁掉了神堂的核心层一点都不过分。
  
      所长沉吟了一下,并没有解释,而是看了看树林上的天空。
  
      “我从来都相信人类并不寂寞,从我还是一个研究所里人见人欺的实验员时就开始,事实上,也证明了我的想法不是吗?”
  
      叶钟鸣点点头,现在凡是大势力的核心人物,应该都知道了这些。
  
      “我只是没想到,这些在浩淼宇宙中陪伴我的生命,会以一种这样的方式来到地球。”
  
      “我……很讨厌这种方式。我宁可他们出现的时候,带着漫天的战舰,用我们无法理解的武力,占领和奴役我们。”
  
      “那样的话,我们或许就不会有那么多的人变成恶心的怪物,有那么多的人为了一块面包或者饼干而泯灭人性,我们或许也不会成为敌人,而是并肩战斗的战友,和世界上千千万万的同类一起,反抗奴役我们的生命。”
  
      “哪怕……最后会失败,会死亡。”
  
      叶钟鸣静静听着这位刚才还在搏命一击的神堂会长,突然有些理解他的行为。
  
      之前叶钟鸣和神堂结仇,之后甚至摧毁了他们的一个实验室,杀死了他们当时等级最高的实验体,还策反了何博士。
  
      按照道理说,那个时候神堂应该会有着强力反弹的。那时的云顶不是现在的云顶,还身处开发秘境的旋涡中,应该是末世开始后力量比较薄弱的阶段。
  
      但是神堂的做法是撤离,不硬拼,看似有些壮士断腕以备东山再起的意思。但后来,他们直接销声匿迹,没有给云顶山庄任何的骚扰。
  
      很多认为神堂是怕了,叶钟鸣自然不会这么认为,可他也觉得,神堂是在保存实力,因为没有战胜云顶的把握。
  
      听了这些话,叶钟鸣发现这个所长心思有点复杂,说他高尚吧?好像神堂做的一些事情和这个也不沾边,他们不招惹云顶,却也有很多确凿的事实显示,他们用过许多末世典型的‘手段’来对付别人。说他虚伪吧?却也确实没在火焰虎计划后找过云顶的麻烦,刚才这位大佬更是放弃了全力出手击杀叶钟鸣的机会。
  
      先不管他全力了之后能不能杀死叶钟鸣,至少刚才他确实有点放水了,天语魔藤的能力,应该远不止这样。
  
      叶钟鸣一时间分辨不清他的话有几分真假,甚至对他不全力出手的原因也有几分怀疑,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的去猜测,或许是想要自己先把大会长杀掉后他再全力出手呢。
  
      即便是现在他还有一战之力,有天语魔藤没有使用,但叶钟鸣就真的如同表现出来的这样到了强弩之末吗?
  
      习惯性的,叶钟鸣并不会把一个末世人,特别是刚才还在和自己战斗的末世人想象的太好。
  
      “这个有吗?”
  
      所长拿出了一样东西,示意给一双冰鸟。那是叶钟鸣此刻的‘眼睛’。
  
      叶钟鸣点点头。
  
      “果然啊……”所长把东西收起,天语魔藤也随之消失不见。
  
      “我不是在商量甚至请求……”所长的语气中带着很复杂的情绪,“而是,或许在不久,我们以另一种方式甚至另一种身份相见。那个时候,希望我们的想法能够一致。”
  
      说完这句模棱两可的话,所长转身,后面,子车博士控制的那些神堂拼接怪物已经重新出现,他挥了挥手,人和兽便逐渐被树林隐没。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