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592 毫无头绪
    刀芒接触到了白丝的瞬间,这些丝,动了起来。
  
      整个洞穴之中,全部都是白丝,这一动,仿佛整个洞穴都活了过来,一张网来回的震动,在其中的语婆自然也随波逐流般的飘荡,这让黑猫很担心,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接近自己的主人。
  
      可是,这些白丝的频率非常快,黑猫根本没有躲的过去,立刻被弹到了身体,发出了一声惨叫。
  
      本来黑猫是在靠近洞壁的一侧,因为冲到了白丝网之中,在第一次被攻击到之后,身体便失去了平衡,在网中被不断的弹击,等到它被弹出来的时候,全身上下已经伤痕累累。
  
      叶钟鸣可是知道这看似比家猫只多出了一块魔晶的黑猫实力有多强的,哪怕是他,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给这个灵活的家伙造成如此多的伤口。
  
      可这些白丝做到了。
  
      黑猫惨,叶钟鸣也不轻松,作为始作俑者,白丝也没有放过他。刀芒落下去之后,这些白丝朝着他的方向刺来,速度之快,和之前静时完全不同,好在叶钟鸣身处入口的地方,发现不对便急速后退,让这些刺过来的白丝大部分都打在了石壁上,坚硬的石头如同豆腐一样,被刺出了一个个的深洞。
  
      很快一切都归于平静,叶钟鸣重新走回了洞内。
  
      他抬手擦了一下左脸,那里,出现了一道伤口,不大,只流出了一点鲜血,甚至现在已经封口了。
  
      可是云顶之王的眼中,却多出了刚才没有的慎重。
  
      白丝的攻击没有一点征兆,速度快得让人几乎没有反应时间,并且,叶钟鸣不知道刺入到红发身体里的那些刺有多锋利,但刚才刺向他的那些,让他有种面对紫色武器的感觉。
  
      同时他也很奇怪,这些白丝可以让黑猫扒开那些灰色物质看见它的魔晶,却不让人进攻它的白丝?
  
      这种随意让人参观核心却不允许动枝节的行为,太奇怪了。
  
      黑猫缓缓地爬到了叶钟鸣的脚边,虽然没死,可是伤的也不轻。
  
      但无论是黑猫还是叶钟鸣,都没有看彼此,而是都在看着白丝。
  
      由于刚才的攻击,这些白丝正在缓缓的恢复平静之中,一些刺出来的正在向回缩,一些弹开的正在放慢频率,连语婆都是这样。
  
      好像一切都要恢复原状。
  
      可是,在那些击中黑猫的地方,在那条刺中了叶钟鸣左脸的白丝尖端,是一人一猫的鲜血。
  
      正在变得平静的白丝,在这些沾染了鲜血的地方,正有一些凸起出现,缓缓的吸收着那些血液。
  
      十几秒后,这些血液全部消失不见,整个洞**的白丝也重新归于平静,在那处被黑猫扒开的凹陷内,那片魔晶又向着全部银色迈进了一步。
  
      叶钟鸣拿出了一块治疗水晶用在了黑猫的身上,之后皱着眉头看着前面,思考着解决这些东西的方法。
  
      强攻,估计是不可能了,刚才白丝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叶钟鸣觉得哪怕是拿出自己的最强攻击,也没有什么可能。
  
      那要如何做才能把语婆解决下来呢?
  
      黑猫被治疗了之后,感觉好了一点,不过它终究是变异生命,治疗水晶对它的效果并没有对进化者那么好。
  
      它趴在地上,默默的舔着伤口,不时看向依然没有任何反应的语婆,眼中满是担心。
  
      叶钟鸣也坐了下来,他把空间中的东西一样样的拿出来,一个个的又放回去,寻找着或许能够用到的东西。
  
      可是,好像什么都不行。
  
      在这个期间,叶钟鸣又试了试,他让黑猫先退出去,用那把从布鲁秘境得来的锤子以及魔晶武器各试验了一次,结果除了遭到了攻击之外,同样没有任何效果。
  
      叶钟鸣陷入到了死结当中。
  
      ………………………………………………………………
  
      当叶钟鸣在雅库茨克的地下寻找解救语婆的方法时,在地面,人类和变异生命的战斗再次展开,攻方依然是人类,这一次,他们选择了四个方向一起攻击,其中三个方向都是佯攻,目的是让变异生命分散,主要的攻击都集中在了东侧。
  
      战斗持续了数个小时,最后以人类的主动脱离战场而宣告结束。
  
      时间虽然不长,可在最近一个星期,这是最大规模的一次行动。这一战,人类进化者虽然付出了超过上千的伤亡,却也换来了几乎十倍于此的战果。
  
      其中还有数头七级生命和一头八级生命被击杀,收获可谓颇丰。
  
      这也是人类的大军哪怕是在冰天雪地之中也不愿意离去的原因,实在是这样的天然猎场太难得了。
  
      每一天都可以得到五位数甚至六位数的魔晶和各种材料,没有谁不愿意,
  
      所以联军之中谁出战一直是个焦点,为此各大势力没少吵架。
  
      但在后营之中,这个问题好像不存在,佩甲和他的战队被派来负责这里后便被钉在这里,虽说吃喝不愁,每隔一段时间,还会有前面送来的战利品分成,可怎么能够满足整支战队的需求,所以不满的情绪一直在营中滋生。
  
      佩甲坐在位置上,听着手下的报告,只是淡淡一笑。
  
      “不用管,我们的日子这么苦,不得让下面的人有个发泄的渠道吗?末世之前,男男女女之间那点事情都不算什么了,何况是现在。”
  
      佩甲黑黝黝的面孔上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还有,亲爱的艾德尔,你不觉得,这帮东方人很有钱吗?”
  
      被叫做艾德尔的人眼中同样闪过了贪婪,但马上被担心替代。
  
      “可是这群人的实力很强,那位领头的人应该是位八星进化者,他的手下也都不弱,甚至还带着许多高等级战兽。”
  
      佩甲笑得更加畅快了。
  
      “如果只是我们自己,那么肯定不会去招惹他们,可你别忘了,这是哪里!正在发生什么!这些东方人,难道真的敢和我们为敌吗?”
  
      顿了一下,他继续说道:“我觉得那个红头发的很不错,你说呢艾德尔?”
  
      房间之外,一些不太和谐的声音传来,佩甲仿佛看到了许许多多的魔晶向他飞来。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