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716 好事 中
    屋子有些安静。
  
      都被夏蕾的想法惊到了。
  
      九星,这个级别对许多人来说有点遥不可及,甚至有点虚无缥缈。
  
      甚至当核心成员们成为了八星进化者后,因为九级生命猎杀的困难,他们也没觉得可以在短时间内能够获得足够转动到九星进化药剂的九级魔晶。
  
      大家私下里,都觉想要凑齐能够转动出九星进化药剂的魔晶,哪怕是自己老大出手,估计也要两年左右,运气逆天,或许一年有希望。
  
      但现在,从夏蕾的嘴里说出了这样的话,那很显然,这位女中豪杰压根没打算要用一年那么久。
  
      这件事情大家都是乐意看到的,可要做到,很困难吧?
  
      或者是阎王树连续送来了两个九级生命的尸体,给了夏蕾这样的信心吗?但那家伙不怎么靠谱啊?
  
      想要快速成为九星进化者,自然是要更快更多的猎杀九级生命,虽然现在九级生命的数量正处于一个增长阶段,但击杀起来过于困难了,即便是云顶全力出击,一个月能宰杀一头就不错了,毕竟,九级生命都有自己的领地的,从这一个领地到另外一个领地路途可不短,再加上各种准备,这个时间已经很短了,已经很让其他势力羡慕了。
  
      夏蕾笑了笑,“我这么说不是吹牛,而是理智分析后的结果,或许有点疯狂,但绝对可行。”
  
      说完,也不等其他人继续思考或者判断,直接道:“第二,内部原因。”
  
      这几个字一说出来,这里的气氛陡然之间就凝固了不少。
  
      内部问题……这几个字有点吓人。
  
      “或许是云顶在实力上的领先,让许多人的信心上升到了一个危险的境地,或许是各种装备得来的容易,让每个人的兜里,都有着比其他战队进化者多的多的魔晶,或许是因为我们对每个战士的保护,让他们觉得危险正在远离。”
  
      夏蕾站了起来,目光在屋子里的每一个人那里巡视,能够和她对视的人少人只有少,由此可见她的威势。
  
      每个人都知道,叶钟鸣其实对手下是非常好的,无论他在外面杀了多少人,下达了多么‘残忍’的命令,可对忠于他忠于云顶的战士,他更像是一位朋友。
  
      可夏蕾不是。
  
      她比叶钟鸣爱笑,和其他人的关系,看起来也比叶钟鸣更加亲热,可谁都知道,她之所以愿意笑,愿意对你温和,那是因为你没有惹到她,没有触犯叶钟鸣和云顶的利益,否则的话,她也依然会笑,只不过是笑着把刀子捅进你的心脏。
  
      避役为什么绝大多数的精力都是对外的,就是因为对内部,有夏蕾这样一个愿意干脏活累活、也做得好脏活累活的人在。
  
      当初精简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反对,但或多或少有些不情愿,甚至还有人用某些不作为微微的表达了不满。
  
      可真没听说内部有什么原因让夏蕾这样做啊,否则给他们一个胆子也不敢不配合啊。
  
      大家紧张,不过不代表是害怕,他们只是很奇怪,云顶内部一向很团结,彼此之间既是亲密的战友,又是过命的兄弟,连竞争,都是带着激情和温情的。
  
      这样的团队,内部会有什么问题?
  
      “一,进取心不足。”夏蕾说起这些问题表情严肃。
  
      “自信是好的,保持云顶特有的骄傲也是好的。可许多人在这种自信和骄傲中,失去了进取之心,他们不会畏惧战斗,却疏于战斗,享受着云顶分发的装备和卷轴,却没有了为云顶创造价值的动力!看看现在训练台那里排队的人数,我想你们应该就清楚了。”
  
      很多东西得到的太容易,就不会太珍惜。
  
      这种情况在云顶的战士中也出现了,只是没有那么严重,他们依然精锐,依然有着为了云顶和叶钟鸣赴死的决心,却在其他时候,没有了之前那种向前冲的动力。
  
      之前夏蕾说什么了?说要把叶钟鸣推到九星第一人的位置上,既然这样,这种不思进取就显得很矛盾,被夏蕾出手整顿,也就变得理所当然。
  
      “第二,跋扈。”
  
      夏蕾心狠手黑,对外可是强势的,可有一点,她讲理,守信用。这一点上,叶钟鸣等人也是如此。
  
      这关乎一个势力的声誉问题。
  
      云顶虽然不是食人魔连锁或者五环钱那样的商业性质组织,但手上的生意也不少,如果失去了信用度,那么这方面肯定是要受到影响的,那会影响云顶的赚钱速度。
  
      要知道,云顶保持高速的发展,除了叶钟鸣这个顶级工匠是重要原因外,还有一点便是他们可以把手头一切的优势,变成魔晶,海量的魔晶,这些魔晶之后又反哺给云顶,变成为了大量的进化药剂,各式的卷轴,血统职业等等。
  
      这是一个良性的循环,夏蕾自然不允许有人破坏。
  
      “我们的战士有一些觉得自己强大了,便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脾气也逐渐的增长,好像除了自己的战友之外,其他人都是无所谓的存在似的,呼来喝去,甚至出尔反尔。这种情况在我们成为了国区第一后以及上一次的扩编后变得明显起来。”
  
      “很显然,有些人‘飘了’!忘记这个世界除了敌人之外,还有朋友的这个道理,我需要做些什么,让他们清醒一下。”
  
      “这其中还包括一些‘山头’心理,我不多说,你们自己理解。”
  
      这话让不少人的神情都有些许的不自然。
  
      叶钟鸣什么都没说,很平静,可这种平静让人感到不安。
  
      “第三,二!”
  
      小虎眨眨眼,不懂什么是‘二’。
  
      “我们云顶的装备武器等都是分发的,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更新换代,武器还好,换代的时候可以顺延交给下一级的战士或者势力,但许多装备都属于限制类,对使用者有一定的要求,我们在换装的时候便没有收回。”
  
      “随着时间增加,不少战士手中都有了好几件这种装备,我并不是反对他们拿这些东西去换取他们所需的物品,但是他们是怎么做的?低价出售这种扰乱市场的行为就不说了,我们家大业大,不在乎被他们无意压低的市场价格,可有些人却只求脱手,根本不去仔细分辨购买的对象,造成了我们的装备大量流动到了我们的对手那边。”
  
      “一旦发生战斗,被这种曾经属于自己的装备攻击很好受吗?”
  
      “还有,我是怎么要求的?魔晶武器基因战士这些,在战斗中损毁了,一定要清理干净,销毁彻底,但依然有人不当回事,让不少势力都得到了残片或者残肢,你们作为队长,是怎么看待这件事情的?!”
  
      夏蕾说了几件小事,便把‘二’是什么意思说明白了,对于许多战士的松懈和不警惕,她非常不满。
  
      这一次的精简,可不仅仅是人员上的,还有各种资源配置上的,矛头直指这种行为。
  
      给了大伙一点时间去消化自己说的,夏蕾拍拍手道:“精简的具体结果,等会我自己和钟鸣说,现在说说我的目标,也就是如何把钟鸣推到九星进化者的层次上。”
  
      “阎王树是意外,我真正的底气,主要来源于以下几个方面。”夏蕾从刚才的严肃,变成了现在的笑意盈盈,她看向了乐大远。
  
      “乐师,第一个方面,你来说吧。”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