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末日轮盘 > 1756 夜血 九
“支援个屁!”
  
  东城的统领脸上突然浮现出狰狞的表情,他转身把说话的手下从石梯上推下了城墙,大吼道:“给我去求援,就说……东城,城门破了。小说.”
  
  是的,之前一点都没有被攻击到的东城城门,一下子就破了。
  
  没人相信,无论是还算见多识广的东城统领,还是那些防守者,都没有见过这种情况,不,应该说是压根没有意识到城门可以一下子被破掉。
  
  “城墙上……只留必要的人,其他人,都和我下去守城,玛塔尔,城上交给你了。”
  
  说完,东城的统领带着人便下了城墙。
  
  这个时候他能够做的,只有堵住破开的城门,否则一旦城市从这里被攻破,哪怕最后可以把这帮东方人驱逐甚至杀光,那他的命,也留不住了。
  
  如果有人觉得艾哈迈德这位老国王已经变得仁慈,真是大错特错。
  
  当这位统领到了城门处,带着人摆出了防御的阵型,打算抵挡敌人的进攻时,他一次看到了城门的样子。
  
  他难以置信,这个世界有什么武器竟然可以把经过了防御加持,上面还带着防御罩,本身还是用特制的材料制成的坚固到让人绝望的城门,被这样一下子切开!
  
  是的,切开,统领看到破口的地方根本不是城门被打破了,而是城门周围的城墙被直接来了一个半圆形的切割,城门和周围一定范围内的砖石,被蒸发了,切口还无比的光滑。
  
  东城统领感觉双腿有点软,他很难想像,如果外面的人再次用刚才的武器来上那么一发,自己和后面这些已经撑开了所有防御装备的部下是否能够抵挡的住。
  
  应该……抵挡不住吧?
  
  只是让他有点奇怪的是,这个时候本应该出现的喊杀声、冲锋声等一样没有,反而无比的安静,比刚才都安静,至少刚才在刚才那个人冲来的时候,他隐约间听到了一些欢呼声。
  
  他想了想,抬头看向了城墙,高声喊道:“玛塔尔,怎么回事?他们来了吗?”
  
  玛塔尔回答的很迅速,“统领,您,最好自己上来看一看,我有些不好判断。”
  
  这头蠢猪!
  
  统领在心里骂了一句自己的副手,再次通过城门破洞向外看了一眼,确定没有发现什么情况后,快速的登上了城墙。
  
  “统领你看,他们没动,一点都没动,甚至刚才那个人也回去了,我……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
  
  统领看着远处的云顶队伍,确实和手下说的一样,刚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营地甚至比刚才还要寂静,之前出现的一些人员调动情况此时都停止了,好像全部睡着了一样。
  
  他有点头疼,和手下一样,确实不知道对面到底要干什么。
  
  可是压力却一点都没有减少,东城统领看着对方明暗不定的营地,感觉心中比刚才还是紧张。
  
  “把这里的情况,如实报告给陛下,让他……来做决定吧。”
  
  ……………………………………………………………………
  
  叶钟鸣回到了营地之中,略微有些疲惫。
  
  刚才他一边用自然之杖挡住了城头那些攻击,让自己不受干扰,一边用碎魂骨杖发动突袭,给对方的城门来了那么一下。
  
  全力的一击,很畅快。
  
  以前,哪怕是以叶钟鸣海量的精神力,全力激发一次碎魂骨杖也差不多会要了老命,可升到了九星进化者之后,他基本上可以放开了使用两次才会让精神力枯竭。
  
  计划中,他本就只会使用一次碎魂骨杖,因为使用两次会影响接下来的战斗。
  
  精神力的再一次暴涨,带给叶钟鸣至强状态的同时,也让他补充精神力变得‘困难’起来。
  
  不是因为速度变慢或者量变少,而是相对于他的总量来说单位时间内补充的比例变少。
  
  有些技能和能力是按照百分比扣除精神力的,这些能力变强的同时,也让叶钟鸣不得不考虑消耗的问题。
  
  攻破城门这个一定是没问题的,叶钟鸣对这把碎魂骨杖有信心,这东西的级别云顶之王甚至一度怀疑要超过紫色,无限接近于七彩装备。
  
  但现在,它的上面,出现了裂痕。
  
  这把魂器,在叶钟鸣成为九星后可以发挥它上限的威力了,却也因此出现了破损。
  
  上面轻微的裂痕无时无刻的在提醒着云顶之王,或许下一次全力的一击,就将成为碎魂骨杖的绝唱。
  
  九级的材料现在叶钟鸣有不少,但再也没有制造出碎魂骨杖这个级别的武器。
  
  这自然不是叶钟鸣的水准下降了,而是当初这根在秘境中寻来的骨头很奇特,它本身生前,应该是极其特殊极其强大的存在。
  
  “老板,墨夜和阎王树那边都开始了,不过都没有你干脆。”肖敏脸上带着笑意,一点都看不出现在其实是压上云顶命运的一战,一旦失败,后果是不堪设想的。
  
  叶钟鸣笑了笑,还在为碎魂骨杖心痛。
  
  他听着战功勋章中的声音,知道另外两侧要比他这面激烈的多。
  
  南城,这里是阎王树主攻。
  
  此时的阎王树已经恢复了本体,巨大的身躯比城墙还高,美人脸上全是不服气,摇曳的枝条,正把天下自然的威力发挥到极致。
  
  没有任何一个南城的防御者知道这棵不知道怎么突然出现的参天大树是九级的存在,因为阎王树并没有把代表等级的银色魔晶亮出来。
  
  但它的天下自然,却让南城的守军们如坠地狱。
  
  开始的时候,他们还会反击,还会用各种各样的城防器械攻击这棵大树,可很快他们就认怂了。
  
  那些漫天飞舞如同锋利刀片一样的树叶实在是太恐怖了,哪怕是最好的防御装备,也架不住来来回回的攻击,这些叶子好像有智慧一般,不断的攻击着任何一个城墙上的生命。
  
  其实最开始阎王树并不想这样的,她是想要直接把城门破开的。
  
  但她终究没有碎魂骨杖那样的终极攻击能力,尝试攻击之后,在防御者的攻之下,同事也没有云顶其他人的帮助,城门如同一个顽皮的小强,任凭她如何发力,最多只是破开了防御罩,却总是无法彻底打碎。
  
  于是阎王树愤怒了,她确实不擅长攻破乌龟壳,可她擅长范围杀伤,城墙上刚才不断对她攻击的防御者就成了目标,她把怒气全都撒在了他们身上。
  
  等到天下自然几波攻击全部结束,城墙上还没有逃下去的防御者全部被杀,城防武器也全部损毁!
  
  逃得一命的南城统领心都在滴血,这么一会,至少有超过万人死在了城墙上,如果不是他带人跑得快也会挂掉,他从未见过这么恐怖的群体攻击技能。
  
  “去,告诉陛下……城南,出现九级生命!请求支援!”
  
  他艰涩而沙哑的说着,这是他现在能够做的,唯一一件事情——
  
  s——

Ps:书友们,我是幻动,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