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最独一无二的你
时间如流水匆匆,或许说,欢乐的日子,总是过得飞快。
  
  这时间,一下子就到了新帝后成婚的日子。
  
  庄严肃穆的皇宫张灯结彩,一下子就喜气洋洋起来。
  
  天还未亮,楚倾颜就被挖了起来,睡眼朦胧地接受众人的穿衣打扮。
  
  等到沉重的凤冠戴到头上的时候,她才真正醒来,这时候装扮已经临近尾声了。
  
  她抬眸看向镜子里的自己,一下子就被自己惊艳到了,完全不敢想象,里面那笑得明艳的女子就是自己。
  
  而一旁的花袖里在希宁C上最后一支凤簪后,挤开众人,走到了楚倾颜面前,双手捧脸做花痴状,“人人都说新娘子是最美的,可是我见过那么多的新娘子,都没有一个能够比得上你的,倾颜,你是我这辈子见过最美的新娘子。”
  
  希宁重重点头,深以为然骄傲道,“谁也比不过我家主子!”
  
  楚倾颜掩唇一笑,“你们就不用给我脸上贴金了,袖里,等你成亲的时候,定也是最美的新娘子。”
  
  花袖里轻笑,双手搭在她的肩上俯下身,看着镜子里照出的两人样貌,颇有些感慨,“说实话,我都舍不得把你嫁出去了。”
  
  刚在整理新娘子衣摆的水灵闻言站起身来,妖娆一笑,“花少东家,说这话可别忘了看看周边我们这些人。”
  
  花袖里直起身,轻哼了一句,“知道了知道了,你们人多,我可不敢劫亲!”
  
  殿内的这些人可都是萧绪手底下武功最为高强的下属,跟他们抢人,那还不如是说去和阎罗王打架,必死无疑!
  
  呸呸呸,大好日子想什么死不死的!
  
  花袖里在心里暗暗说了自己一句,然后将红盖头给好友盖住,不过露出了脸,等时辰到了再放下。<>
  
  收回手后,她看着眼前这如玉一般的人,忍不住弯唇露出笑意。
  
  这一身嫁衣,是集齐了一百多个全国最有名的裁缝和绣女一针一线缝制的。
  
  这一个凤冠,上面串着的一颗颗贝齿大小的珠子,是东海最为精贵的珍珠。
  
  浑身上下所有的首饰,哪一件拿出去不是价值连城,或者是市面上连看都看不到的无价之宝。
  
  萧绪仿佛要将这天下最为华贵美丽的东西全部都拿出来,装扮他这独一无二的美丽新娘。
  
  由此可见,他对好友的情意,是如何的深情。
  
  花袖里心里一阵羡慕和感动。
  
  “奇了怪了,明明该哭的是我娘亲,你眼睛怎么红了?是不是舍不得我呀?”楚倾颜见她眼底泛红,心里感动,嘴上却忍不住调侃她。
  
  “是啊是啊,我有种家有妹子初长成的感慨,你呀,可要幸福,不然就算我是个平民百姓,我也要给你讨公道!”花袖里揉了揉眼睛,故作凶悍地道。
  
  一旁的水灵接过话道,“花少东家完全可以放心,我家主子可是把小王妃疼入骨子里去了。”
  
  “你们净会替你家主子说好话!”花袖里轻哼一声。
  
  楚倾颜被逗笑了,牵住好友的手,轻拍了拍手背道,“放心,他对我是真好,而且我也不是好欺负的主不是?再说你现在的身家都已经是江南首富了,说不定已经进入全国前三了,就凭借你这个身份,已经不是平民百姓这么简单了,所以有你撑腰,我更有底气!”
  
  花袖里当然知道,这世上没有人比萧绪更在乎她这个好友了,只不过就是自己有些舍不得,才会说出这些话,不过萧绪是皇帝了,而她这好友所有的身家都不在明面上,她怕外人欺负好友这个没有外戚撑腰,所以她才会着重表态。<>
  
  不过说实在,她如今这一切也是好友给的,好友在暗地里的身家不会比她差,而且好友那么聪明,只有欺负别人的份,哪有被欺负的份。
  
  所以这么一想,她也就放心了。
  
  “好好好,我花家就是你的第二个家!”
  
  楚倾颜眼底微红,她们已经和楚家断了关系,在外人看来她就只有一对父母,羸弱可欺,可惜她早已经拥有了强大的力量,若是有人敢对她们动手,那她就不客气了。
  
  然而好友这话,还是让她心生感动。
  
  “好!”
  
  这时候,楚母抱着小安康走了过来,楚倾颜低头亲了下他的额头,言笑晏晏,“宝宝,爹娘要成亲了。”
  
  安康“咿呀咿呀”拍手叫着。
  
  宝宝语翻译上线:亲亲亲亲……
  
  楚母眼底涌着泪花,“采采,娘看到你出嫁,想想时间过得真快,以前你就像安康这么大,如今就长大成人,也为人母,娘亲老了。”
  
  楚倾颜放开逗弄儿子的手,伸手抱住娘亲,声音微哑,“娘亲不老,娘亲还很年轻,我没有长大,我也还小。<>”
  
  楚母被她这一番撒娇话语弄得哭笑不得,“说什么傻话,都快嫁人了,好了好了,娘不说了不说了!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出宫了,别误了吉时。”
  
  因为楚倾颜是直接从皇宫出嫁,所以礼部商量了一下,让花轿马车环城绕一圈,再进入皇宫拜堂成亲,也能让百姓们瞻仰下未来皇后的风采。
  
  所以现在她们就要出发了。
  
  与此同时,在京都不起眼的宅院里,月妃和东庭繁两人正坐在厅内说话。
  
  “人都已经安排出去了?”月妃双目鸷地问道。
  
  东庭繁看着昔日娇俏明媚的师妹变成一个只为复仇而活着的狠妇人,心里惋惜苍凉,但还是点头道,“半个时辰后,队伍就会经过东门,那是最热闹的地方,我们的人手就化成百姓混入人群,到时候出手,就算不能杀了楚倾颜她们,可能搅和了这一场婚事。”
  
  月妃冷冷一笑,“很好很好!”
  
  什么十里红妆,盛世大婚,她偏偏要让他们变成一场笑话!
  
  然而,这时候,一阵风吹开了门,绿叶花瓣飘了进来。
  
  两人被这风吹眯了眼。
  
  “什么人,别装神弄鬼!”
  
  东庭繁显然是发觉有人,说话间手已经搭在腰上的武器上。
  
  “多月不见,两位别来无恙。”
  
  话落,一道妖孽至极的紫色身影倚在门框,优哉游哉地道。
  
  月妃看清了眼前的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是你,你没死?”
  
  “你们都没死,本少怎敢死?”
  
  漫不经心的声音突然变得森冷危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