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五章 许下一生一世诺
萧遥见自家兄弟露出失落的神情,不由想起前几日老三突然闯进他府里要喝酒,最后喝醉了,又哭又笑,让人十分不解。
  
  看来,情|爱真的是一门比诗书还令人难懂的课程。
  
  “今日你就沾沾皇兄的光,说不定有一天,你心中的那位也就回来了。”萧遥拍着他的肩膀,安慰道。
  
  “那借二哥吉言。”萧厚收起落寞之色,既然已经做好了等待的决心,那就不必悲春伤秋,他相信,小无赖会回到他身边。
  
  这时候太监已经开始念起了封后圣旨。
  
  “楚氏有女,温婉淑德,娴雅端庄,秉性柔嘉,着,册封为后,为天下之母仪,钦此!”
  
  楚倾颜上前接旨,而身后的文武百官跪下朝拜。
  
  “臣等拜见皇后娘娘,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声音振聋发聩,在宫殿内,以及宫殿外,声声不息。
  
  “平身。”楚倾颜转身,面朝群臣,微微抬手,凤眼生威。
  
  “谢皇后!”
  
  当众人起身时,一身袈裟的虚见出现在了高台之上。
  
  平日众人见惯了他青衣素袍,如今这番打扮如此的庄重,让众人忍不住屏住呼吸,敬重地投去目光。
  
  此时楚倾颜与他只隔着三四个人的距离,她不是很明白为何他会出现在这里,面露茫然地投向身侧的大冰块。
  
  而萧绪则是轻拍着她的手背,示意她稍安勿躁。<>
  
  虚见的出现,不止楚倾颜惊讶,底下的文武百官同样不解,毕竟佛门子弟是不参与红尘俗世的,不过这又是一国帝后的大婚,圣僧的出现,似乎又很合理。
  
  而就在这时候,虚见双手合十,朝萧绪和楚倾颜温厚道,“贫僧代表护国寺上下百余僧人向陛下和娘娘表示诚挚的祝福,陛下勤政爱民,娘娘柔明毓德,西轩有这样的上位者,是百年来的大幸,未来西轩将蒸蒸日上,国泰民安。”
  
  此话一出,楚倾颜还未有所反应,底下的文武百官各个激动不已,连忙又跪了下来。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娘娘千岁千岁千千岁!”
  
  虚见是谁?天下最有名的预言者!
  
  他所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真言,谁敢不信?
  
  原本还有人因为之前的谣言对楚倾颜不满的,又看到她长得如此的倾国倾城,对她又产生了偏见,心想着真是祸国妖妃,但只是碍于新帝的威慑而不敢表现出来,如今听到虚见这一番话,彻底打消了对楚倾颜的偏见!
  
  原来皇后不是西轩的祸害,而是贵人!
  
  那他们可得将她供起来,千万要好生伺候着,不可怠慢。
  
  楚倾颜有些不可思议地看向虚见,觉得他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得法相端庄,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场合的缘故。
  
  而这时候虚见移过来视线,与她四目相对,他柔柔一笑,无悲无喜的眼眸此时闪着微微的亮光,然后对她和萧绪两人欠了欠身,又念了句阿弥陀佛,便带着沙弥们退下。<>
  
  楚倾颜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一阵感激。她明显感觉到文武百官对她的态度变化,之前只是碍于身份的尊敬,如今却带着敬重,只是一字之差,却是完全不同的待遇。
  
  此时烟花炸响,将她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这时候她应该随着喜娘回到宫殿,而她家大冰块留下来招待百官和宾客。
  
  然而就在这时,萧绪牵过她的手,向前走了几步,抬手示意众人肃静。
  
  在场的人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纷纷噤声仰起头看向高台上的这一对璧人。
  
  楚倾颜感觉那双大手紧紧握住自己,不由微微侧头望向他,眉目精致,气质清冷如高山皑皑白雪,但她知道,他手心的温度是多么炙热。
  
  萧绪薄唇微启,说出来的话却掷地有声。
  
  “朕在此宣誓,今生今世只有楚氏倾颜一位妻子,所有子嗣皆由她一人所出!只要朕在位一日,后宫永不纳妃!”
  
  满朝皆惊,还从未听说过有哪一任帝王的后宫只有一个皇后没有妃子的!
  
  但是一想到虚见刚才的预言,满是对这位新后的肯定,以及联想到皇室已经有了一位小皇子,他们也就释然了,既然以后国泰民安,皇子也有了,陛下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他们可以全心全意辅佐小皇子!若是觉得皇室人丁太少,要多开枝散叶,那他们就勉强当个老妈子,催催帝后多生几个,皇子公主都可以!
  
  萧绪从来不把无关紧要的人放在眼里,说完就转身朝向自家媳妇。
  
  这一番誓言是他对小家伙的承诺,并且是为了堵住百官的口,省得以后给他和小家伙添堵。<>
  
  “阿颜,一生一世一双人,我定不负你。”
  
  楚倾颜仿佛听到了万千花火在耳边炸响,眼前除了他再无风景。
  
  “君当作磐石,妾当作蒲苇,蒲苇韧如丝,磐石无转移!”
  
  她红唇轻启,许下一世之诺。
  
  “好。”
  
  萧绪紧紧握住她的手,十指相扣,再也不分离。
  
  有幸看到这一场景的人,过后对那些无缘得见的人这样说。
  
  “这是我有生以来,见过的最盛大的婚礼,也是有生以来,我见过的如此般配的佳偶,帝后恩爱,身处高位,却能给出一生一世诺言,堪当表率!”
  
  民间的少男少女们听说了大婚的盛况,纷纷心中震动。
  
  少年们基本都把能文能武的新帝当成是自己的偶像,觉得九尺男儿,就应该像新帝一样,钟爱一人,钟爱一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
  
  少女们无不羡慕皇后能够得到新帝这样痴情的对待,更加坚定了,嫁人就应当像皇后一样,嫁一个有担当给得起一生承诺的男子!
  
  也正因为如此,这一批年轻后生在过后的几年里,如雨后春笋渐渐取代了朝中官员的位置,他们的三观经过新帝的熏陶,越来越正,加上家中只有一个妻子,家宅和睦,劲都往一处使,于是正应了虚见那几句话,未来的西轩,盛世繁荣。
  
  当然,这也都是后话了。
  
  只不过从此以后,大家又再一次相信爱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