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七章 红尘如梦步步莲

      帝后大婚,大赦天下,举国同庆,万民同喜。
  
      皇宫内,仍旧张灯结彩着,红绸未撤,灯笼红艳,放眼望去,就好像走进了红色海洋里。
  
      萧绪免朝三日,与自家皇后浓情蜜意,时不时撒狗粮,众人皆表示抗议。
  
      而身为女猪脚的楚倾颜却表示这份狗粮,她制作得也是痛并快乐着。
  
      因为她家大冰块占有欲实在是太强了,以及这几个月来他一直都近不了她的身,她又因为生下康康后,一门心思都在康康身上,他表面不动声色,心里一直记着。
  
      这次康康被娘亲带走,留给她们小两口独处的机会,这么好的时机,他怎么可能会不好好把握?
  
      于是,她睡着了是在床榻上,醒来还是在床榻上,吃也还是在床榻上。
  
      她终于受不住了。
  
      “大冰块,我饿了!”
  
      “难道我没有喂饱你吗?”
  
      “不是这个,我要吃饭!”
  
      “阿颜,你想歪了,我说的就是吃饭。”
  
      “……”
  
      她无语泪流,那你干嘛又扑过来!
  
      不可描述环节过去。
  
      “我真的饿了……我自己吃……”
  
      “乖,我喂你。”
  
      “汤我自己会喝,不用你喂!你……唔……”
  
      最后演变成不可描述环节。
  
      “我要去洗澡。”
  
      “乖,我抱你。”
  
      最后演变成不可描述环节。
  
      “我困了,我要睡了。”
  
      “好,我陪你。”
  
      最后演变成不可描述环节。
  
      极尽缠绵,仿佛是要将这几个月补足。
  
      最后她躺在他的怀里,已经没有力气推开他凑过来的脸。
  
      “大冰块,我真的怀疑,再这样下去,我会不会真的成为祸国妖妃!嗤嗤嗤,君王从此不早朝!”
  
      萧绪偷香后,闻言低低一笑,笑声在她耳边动荡,她没骨气地想,怎么这么妖孽这么好听?
  
      “如今整个朝堂都被你收买了,你觉得他们敢说什么吗?而且就算我不上朝,你觉得他们又敢说什么?”
  
      萧绪撑着下巴,一手顺着她的乌发,笑容优雅,语气宠溺地道,似乎根本不把这当一回事。
  
      楚倾颜伸手覆脸,完了,她真的要成为妖妃了!这种话他都说得出来!
  
      见小家伙真的信了,萧绪乐了,捏了捏她的脸,然后托起她的下巴俯身吻了上去。
  
      “还有精力胡思乱想,证明我还不够努力。”
  
      还来?
  
      她抽了抽嘴角,很想往后缩。
  
      可是刚抬头想要说什么,入目的便是他无可挑剔的脸,平日白如雪的肌肤此时染上了淡淡的粉,诱人极了,而那双素来冷静自持的眼眸此时燃着两簇小火苗,仿佛也要将她点燃,半敞开的衣裳露出了精壮的胸膛。
  
      她这才发现自己的视线落在哪里,连忙想要别开眼,可是热气已经逼近,让她无处可退。
  
      “阿颜,**苦短,我们不能浪费。”
  
      话落,她刚穿上的衣裳再次消失了。
  
      等到意识最后被浪涌淹没时,她的脑子里划过一句话。
  
      她、又、一次中了美男计。
  
      和心爱的人在一起,漏看一眼,也会认为浪费了。
  
      和你在一起,做什么都觉得不够。
  
      如胶似漆,看对方的眼,仿佛会看到盛世桃花。
  
      日上三竿。
  
      阳光透过窗台照在了地面上,微风习习,树影婆娑,光点跳跃,只让人觉得慵懒,很想就这么一直睡下去。
  
      然而楚倾颜还是醒了,虽然浑身酸软,仿佛经历过了一次碾压,每动一下,都忍不住酸痛。
  
      因为她没有感觉到大冰块的气息,扭头,枕畔已经空了,她眨了眨眼,适应了光度后,才慢慢起身,其中滋味就不用说了,软绵绵,毫无力气。
  
      她扶额,这几日醉生梦死,都不知道今夕是何夕了。
  
      外头听到里面的动静,推门进来了。
  
      “主子,您醒了。”希宁脆生生地问道。
  
      走进来的是希宁和碧玉,身后还跟着几个端着水的宫女。
  
      “嗯,陛下呢?”
  
      “陛下上早朝了,临走时,让奴婢们不要吵醒您,让您睡到自然醒。”希宁忍住笑意,主子和陛下这几天天天腻在一起,就这么一会,主子就想陛下了,可见感情是有多好!
  
      楚倾颜听出了希宁话语中的取笑之意,脸颊不由红了。
  
      不过让她高兴的是,大冰块还知道去上朝,她终于不用担心被人说是妖妃了!
  
      起床洗漱后,楚倾颜打算去看看被自家大冰块挤走的儿子,然而,还未出殿,谨信就捧着一个小盒子进来了。
  
      “主子,这是虚见大师托属下带给您的。”谨信走到她面前,双手奉上。
  
      楚倾颜已经不意外了,这些好友仿佛都是商量好的一样,各个都备了礼物,每一份都让她觉得太厚重。
  
      只是大多是不能当面道谢,虽然大冰块都送去了请帖,但是他们基本都是有事不能到场,这让她有些遗憾。
  
      她边打开盒子,边问道,“他人呢?”
  
      “虚见大师三日前就已经离开了。”谨信回道。
  
      这时候,楚倾颜刚打开盒子看清里面的东西,却被谨信的话给说懵了,“走了?”
  
      “是的,就在主子大婚当晚。”
  
      “这么匆忙啊……”
  
      她心里有些失落,小心翼翼地拿起那串佛珠,红棕的颜色,看起来和平常的佛珠没有什么两样,可是当握在手心时,那通体的暖意,以及扑面而来的古朴气息,都仿佛在说,这手链十分的贵重。
  
      “他还留了什么话吗?”
  
      “虚见大师说,这一别可能要很多年,望您珍重。”
  
      “还真是他的性子啊……”
  
      每次帮完人,就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凤山上,护国寺内。
  
      虚见仍旧是一身青衣僧袍。
  
      此时他站在菩提树下,衣袖无风自动,而身上的朝露已经被阳光蒸发,不知站了多久。
  
      佛祖,弟子的劫难,没能堪破,入了红尘,破了戒,弟子愿意重新闭关,今生今世,不再出山。
  
      那个女子,入了他的梦,成就了他一颗大爱的心。
  
      红尘如梦,他虽未能渡劫,但是他却不悔。
  
      他双手合十朝着京都皇宫的方向,目露淡淡的笑意,然后转身,缓缓离去。
  
      一步一生莲,一步一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