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五百八十九章 唯美食不可辜负

      看着面前的手,冰美人扬眉,这货要闹哪样?
  
      萧遥接触到她有些不耐的目光,仍旧是坚持,反正一直都被她瞪来瞪去,都习惯了,“要先将闻一闻,然后再喝一口,一杯分三口喝下,这样才能体会其中美妙。”
  
      冰美人疑惑,“这不是喝酒吗?”
  
      萧遥脸不红心不跳地道,“这是我喝茶的步骤。”
  
      冰美人真的很想像店小二一样抽眉角,不过在他殷殷期盼中,她还是照着他说的做,因为她知道,若是不如他的意,他待会就会没完没了,这样一来会影响她待会打探消息。
  
      她刚一喝下,他就凑了过来,“怎么样,味道不错吧!”
  
      她勉强点头,刚才心思不在上面,没喝出什么味道来。
  
      而就在这时候,店小二将菜一一端了上来。
  
      她心想,这下有吃的,能堵住他的嘴吧!
  
      然而,她还是太天真了。
  
      萧遥看着满桌子的菜,仿佛像是看到新事物般,“这些菜我都没见过,这白白嫩嫩的,不是豆腐是什么东西做的?”
  
      冰美人听不懂他说的什么豆腐,看了眼那一盘菜,“那是一种果肉,可以当菜吃。”
  
      萧遥觉得很新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水果,然后他的目光又被另一道菜吸引了,“那又是什么?”
  
      “猩刺,一种深山里的动物,味道鲜美。”
  
      冰美人回答后,见他又要将要指向下一道菜,头一疼,这货估计又要没完没了了,于是她当机立断唤来了店小二,让他负责讲解。
  
      难得遇到这么一位土豪客官,店小二可尽职尽责了,不止从材料开始讲解,连煎炒烹炸的步骤都一一讲明,那是个滔滔不绝,连绵不断,然而对于萧遥这个对美食有研究的人来说,简直是盛宴,两人一来一回开始交谈起来。
  
      冰美人舒了口气,终于清净了。
  
      然而,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以前她是个谁都干扰不了的人,如今却会因为萧遥而影响情绪,这个变化是令人吃惊的。
  
      这时候,四面谈论的声音也入了她的耳。
  
      “听说了吗?幽月宗的宗主失踪了!”一个江湖打扮的大汉对同桌的人小声道。
  
      “什么,失踪了?”同伴很惊奇。
  
      “失踪有大半个月了吧,听说幽月宗那边一直在掩盖这件事,但是我不是有朋友在幽月宗里当差吗?听说已经派了五批人马出来寻找了,肯定错不了。”大汉一副成竹在胸的样子。
  
      同伴又问道,“怎么会失踪这么久找不到?这样一来,不是对日族大大有利吗?”
  
      “那可不是,日族这边出了一个十分骁勇善战的领头,不出半个月,可能就打到这里来了,月族节节败退,恐怕守不住日族。而宗主又渺无消息,说不定早就已经被人——”大汉比了个抹脖子的动作。
  
      同伴吓得立即喝了口酒压压惊。
  
      冰美人眯了眯眼,转而听向另一边的谈话。
  
      一位老者小声地道,“你们知道吗?我们日族阳炎宗的少宗主回来了。”
  
      一个书生打扮上了年纪的中年人立即接过话茬,“我听说了,这一次他带了很多帮手,短短几日,就收复了五座城池,简直是神速。”
  
      “没错,我听前几日有幸看到过少宗主英姿的人说,少宗主俊美非凡,力大无穷,一招就打败了一个守城将领,太厉害了!”另一个同样是书生打扮稍微年轻的人接口道,满脸都是带着崇拜的神情。
  
      老者捂着胸口感叹,“苍天有眼,赶走日族那些畜|生,收复日族指日可待啊!”
  
      另外一张桌子,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少年,他们喝酒吃肉,十分豪爽,有人说待吃完这顿饭,就去前线支援慕容少宗主,为日族尽一份力。
  
      冰美人觉得这些人说得应该有些夸张成分,但是听了这么多,日族有这么多城池都被阳炎宗的人夺了回去,可见那个叫慕容云轩的少宗主也算是名不虚传。
  
      她的眼底闪过一抹淡淡的光芒,不同于平日的淡然和冷静,像是期待,又像是激动。
  
      慕容云轩,我终于等到你了。
  
      与此同时,萧遥和店小二聊完后,发现冰美人一口都没有动,满脸惊讶,“你怎么都没吃?这么多美食摆在面前,你居然无动于衷,这定力未免也太好了。”
  
      说着他就给她夹了一筷子菜,边做边说道,“这是小二哥说的野山菜,很有营养。”
  
      冰美人看了眼自己碗里多出来的菜,不着痕迹地皱眉,“我对吃的没有讲究。”
  
      一听她如此凑合,萧遥一下子就美食家上身,“怎么可以没有讲究,你知道这世上除了酸甜苦辣咸,还有很多奇妙的味道,这是味蕾的盛宴,味觉的碰撞,就单凭这一水嫩竹笋来说,不是简单过一道油就可以,在炒之前,它要先放在盐水里浸泡,入了味之后,才会下锅,若是没有这道步骤,你吃的感觉就会不一样,也无法体会这种好吃得要咬掉舌头的滋味。”
  
      冰美人觉得他吃东西讲究还那么多,真是够无语的。
  
      虽然她没说,萧遥还是能猜出几分,他摇了摇头道,“我知道你怕麻烦,不过我可以给你举一个例子,好比如说,我们到下一个城镇,坐船走路坐马车都可以抵达,但是走路和坐马车一是会浪费时间,二是看不到江上的美景,那么懂得欣赏的人就会选择坐船,同样是到达下个地方,能够得到更好的视觉享受,何乐而不为?到了吃这里,也是同样的道理,如果能让我们吃得更好,更开心,虽然殊途同归,但是我们可以选择更好的方式。”
  
      这一番话让冰美人有些怔然,因为他说得没错,自己竟无法反驳。
  
      “是不是觉得我很能说啊?”萧遥朝她扬了扬唇角。
  
      冰美人点头道,“确实能说会道,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萧遥朝她露出一粲然的笑,“没办法呀,我生活的宗旨就是游遍天下,吃遍天下,毕竟对我来说,就是唯有自由和美食不可辜负。”
  
      不只是他的笑太过于耀眼,还是他说的话,太过于令她震撼,她承认这一刻,她的心跳有些失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