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章 逍遥王并不逍遥

      “孙姑娘,我们算是朋友了吧!”
  
      这句话,饶是处事不惊的公孙雪也愣了一会。
  
      朋友?
  
      这两个字,若是年少不知愁的时候,还曾奢望过,如今经历过那些勾心斗角后,对这两字,她早已经断了念想。
  
      如今被萧遥猛地这么一提起来,她的脑子里忽然一片空白,因为她看到眼前俊逸男子诚挚的目光。
  
      “萧二公子,恐怕男女有别。”做不得朋友吧!
  
      萧遥没期望能从她这里得到什么好听的话,切了一声,“你都敢和人打斗,还怕男女有别,再说,相遇就是缘分,我们也算是生死之交,说是朋友也不为过吧!”
  
      被他这么直白一说,公孙雪也不好说什么反驳他,若是他言明身份,家世清白,也许她与他真的能成为朋友,只可惜她对他一无所知,又隐隐感觉有些不放心,所以基于她在调查他的事上,她觉得她若是承认是他的朋友,对他是一种不公平,当然,调查对方的身份,已经是一种不尊重,但是她身为一族之长,肩负着朝明国重任,必须这么做。
  
      萧遥说完,见她静静坐在那里,没有回应,心里便知道答案了,他以为她刚才态度有所软化,应该是他破冰之路有所希望,所以才会有此一问,但是没想到,他还是想错了。
  
      冰就是冰,怎么可能被融化成水呢?
  
      “孙姑娘。”
  
      公孙雪听到他叫她,声音不复之前的热络,但也不算是失礼,心里一顿,转头看向他,只见他清澈的眼里满是坦荡,又像是夹杂着几缕失望,却还是明亮的。
  
      “我不是你们朝明国人,若是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我的国度看看。”
  
      其实是,如果你愿意,万水千山,我陪你看。
  
      只是她刚才不接他朋友那句话,所以这句话,他也无法说出口。
  
      等秋枫烧好水回来,房间里,只剩下公孙雪一个人了。
  
      “二爷呢?”秋枫心想,难道是被宗主给气跑了?
  
      秋枫不愧是心腹,一下子就猜到了。
  
      公孙雪此时还沉浸在萧遥方才说的那句话,心里忽然有些不是滋味。
  
      因为她今日话里话外的询问,让他起疑了,所以他大大方方承认不是朝明国的人,像是不惧她知道,当时最后那一句,却让她心颤了颤。
  
      可是说完,他就起身离开了。
  
      她知道,他说带她出去不是玩笑话,可是相比于过去他看她的目光,到底是多了几分失望。
  
      她忽然有一种淡淡的疲惫感。
  
      “秋枫,我累了。”
  
      秋枫一听立即紧张道,“可能是吃了药的缘故,主子,您先去休息下,晚饭的时候属下再叫您起来。”
  
      这么多年猜忌多疑,她真的累了。
  
      可是没有办法,他坦然承认自己不是朝明国的人,她却没办法坦然当这件事不存在,她闭了闭眼,终于还是道,“秋枫,给青玉传个信,萧家这些人不是日月族的人,往别国查一查。”
  
      秋枫一惊,“咱们不是与其他国家隔绝了吗?难道是有人混进来了?”
  
      “找机会出去传信吧,我累了。”公孙雪揉了揉眉心,一脸倦容地起身朝里间走去。
  
      很少见宗主这样疲倦的模样,秋枫把刚才的问话都忘了,立即跟了上去伺候。
  
      萧遥离开公孙雪的院子后,并没有回到自己的房间,而是去了另一个院子,他皇爷爷和楚父切磋武功的地方,更确切地说,也是小安康玩耍的地方。
  
      他还未走进去,就听到里面过招的声音,还有小孩子的嬉笑声,心里头的失落感失了几分,便大步跨了进去,一进去就与火灵一个照面,他对火灵摇了摇头,然后在众人都被太上皇和楚父过招吸引时,轻轻松松跃上了一棵树,坐在上头,将底下的所有人都收入了眼中。
  
      听着那些欢声笑语,萧遥笑了笑,然后双手背在脑后靠在树干上,闭上了眼睛。
  
      他想起了刚才在冰美人房子里的事情,嘴角的弧度降了降。
  
      昨日皇兄跟他提过,冰美人的身份可能有问题,他虽然表面没有放在心上,其实他还是留心的,因为皇兄从不会无缘无故说一些话,他相信皇兄。
  
      他想起了她对自己家人的三缄其口,想起了她闭口不谈那些想致她于死的杀手,然后再来者是今日她对他的试探,说不失望是假的。
  
      可是就算是这样,他还是想,如果有机会他想带她去西轩走走,去其他国度看看,曾经自己欣赏过的大好山河风光,他想与她一起分享。
  
      若是皇兄直到,肯定会骂他没志气吧!
  
      可是没办法呀,他觉得这冰美人还挺合眼缘的,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有些心疼她,虽然她表现得什么都不在意,什么都无所谓,可是他就是觉得这小姑娘,该得到很好地宠爱,他就是想把所有美好的东西捧到她面前去。
  
      想到这里,他不由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自嘲一笑,什么时候,他竟然这么仁义好心了?不过一个萍水相逢的人,自己倒这么上心了?
  
      这时候萧遥听到树叶的响动,不由睁开了眼睛,然而眼前一双骨碌碌的大眼睛差点将他吓得滚下去。
  
      他立即上前抱住站在树枝上的小安康,紧紧搂着,待人稳稳坐在他怀里后,他擦着脑门上的冷汗,哆嗦着唇道,“我的小祖宗啊,你是怎么上来的?跟着你的人呢?”
  
      要是出了什么事,他可是万死也不能向皇兄皇嫂交代。
  
      相较于自家二叔,小安康一点也不慌张,不过也老实交代道,“看到二叔在树上玩,宝宝就一个人爬上来的。”
  
      “爬?”萧遥立即瞅了眼这里离地面的距离,不由抽了抽眼角,不愧是皇兄的儿子,小小年纪竟然有这样的本事。
  
      “对啊,再过不久,宝宝就可以学武功了,和火灵酥酥他们一样,飞上来就不用爬了。”小安康嫌弃地拍了拍手上的树皮,爹爹要是知道他蹭得浑身脏兮兮的,一定不让他靠近娘亲,于是他偷偷抓起二叔的衣袖擦了擦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