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零六章 你会是我的城邦

      小安康还没表演,就得来了众人热烈的鼓掌。
  
      等站定后,小安康有模有样地向众人作了个揖,虎头虎脑的样子,就像是个善财童子,别提有多让人喜爱。
  
      他先是朝自家爹娘调皮地眨了眨眼睛,然后对着一旁的鼓手点了下头。
  
      很快,鼓声就响起来了。
  
      小安康一身利落的装束,十分放得开手脚,只见他以头点地,双手撑地,翻了几个跟头,惹得众人哈哈大笑,连连鼓掌。
  
      这个完了还有,以为他只会这点小本事吗?
  
      他退到一个角落,然后快速跑起来,双手撑地,凌空翻了五六个跟头,然后又反身翻了五六个,动作十分的标准,而且十分的快,完全看不出这是一个两岁的孩子。
  
      待小安康站稳后,众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不愧是我大哥的孩子,有他当年的风范。”萧遥十分高兴地拍着掌。
  
      坐在一旁的公孙雪看着台上的小安康落落大方地朝众人鞠了个躬,然后跳下了台,然后欢快地扑向了他的父亲萧绪,而楚倾颜夫妇两人对他不加吝啬地赞扬。
  
      她从来没有见到过身为主人家的孩子,上台给人表演的,而且在场还有那么多下人,然而众人不止捧场,还十分真诚地给予了鼓励。
  
      小安康被教养得很出色,这让她很意外,但是众人的反应,以及这场宴会,更让她意外。
  
      她参加过很多的宴会,却从没有一次这么热闹轻松自在过。
  
      这些人,真的很有让人心生亲近的念头。
  
      萧遥不见身边人有动静,疑惑转头看去,却看到了冰美人眼里浮现的点点眷念,他不由眯起眼,冰美人为何会有这样的情绪?
  
      这时候,太上皇和楚父上场了。
  
      这两人表演的是猴戏,什么是猴戏?就是类似于孙悟空耍棍棒,两人模仿能力特别强,加上这些年的默契,配合得天衣无缝,逗得大家哈哈大笑,简直就是众人的活宝。
  
      萧遥为了给皇爷爷捧场,便把疑虑暂时抛在脑后,等回头再好好问问她。
  
      轮到空灵了,他用随手摘的一片竹叶吹奏了一首曲子,如他名字般空灵。
  
      接下来就是烟萝上场了,她带着一筐草药上去了,“我武功不精,就不献丑了,也不擅长乐器,不过我这里有一筐草药,如果大家能够根据我提供的信息,判断出它们的功效,那么将会获得我为得奖者准备的疗伤药,不过为了公平起见,在场学医之人,都不得参与。”
  
      这规则明显是针对空灵的,免得有人说她偏心。
  
      殊不知陶陶也默默弃权了。
  
      能猜着玩又能得奖,众人十分踊跃。
  
      最后东庭望玉,太上皇,萧遥各猜出了一种,分别获得了一瓶疗伤药。
  
      萧遥自觉用不上,拿到后就塞给了身边的冰美人,“你留着护身吧,烟萝的药在外面都是千金难买的。”
  
      冰美人打开药瓶闻了闻,脸上露出了讶异,虽然她不懂医,但是平常没少和这些伤药打交道,她一闻就知道好不好,这一瓶药,可能连她身边最好的国医圣手,也研制不出这么精纯的药,她看向那从容走下台的程烟萝,再看看另外两位获奖者,似乎大家对她的药都习以为常了。
  
      她发现自从跟他们在一起后,自己越来越大惊小怪了,不由默默盖上瓶子,收入了袖子里。
  
      快要轮到陶陶了,她将自己古琴往身边人的怀里一塞,“我不弹了。”
  
      东庭望玉正在欣赏着场上的剑舞,冷不丁怀里多了一架琴,不由扬了扬眉,习惯性调侃道,“怎么了?难道觉得自己的琴声像乌鸦一样难听?”
  
      陶陶鼓着腮帮子,“如果你愿意和我合奏,我就弹!”
  
      谁说她弹琴难听!她的琴艺可是师门里最出众的。
  
      他脸上仍旧挂着笑意,“我不是说了,我不会吹奏,你怎么耍小孩子性子?”
  
      陶陶深吸了一口气,仍旧不能平息心里的火气,“我不是耍性子,那就和我弹一次嘛!”
  
      东庭望玉神情淡了淡,“陶陶,我不想再重复第三遍。”
  
      陶陶心里那股气终于泄了,她知道,可能这辈子他都不可能听到他的笛声了。
  
      这时候火灵已经开始报幕她的节目了。
  
      陶陶站了起来,长发垂在两边,遮掩住了她的面容,她自嘲笑了笑,既然如此,就不要死缠烂打,这不是她们的门风。
  
      怀里还是她的古琴,东庭望玉看了眼身形有些落寞的人,心里有些后悔,可是他不想她通过这种方式,去证明她在他心里的分量。
  
      “陶陶……”话语出口,他却不知该继续说什么。
  
      此时,他眼中失落的女子忽然扬起头,眼底的灰暗被阳光驱散,亮得惊人有些让人不敢直视,只见她歪着头,笑得灿烂,“东庭望玉,我给你跳一支舞,你可要好好看哦!”
  
      他没有想到以着她的性子没有甩袖离去已经是意外,没想到她还笑着说要给他跳舞。
  
      看着她跳上舞台,他的脑海里还停留在她刚才顾盼神飞的回眸一笑,仿佛乌云散开后,露出的那一缕灿烂光辉,没有任何阻碍,直射他的内心。
  
      他伸手覆上了胸口,那里,好像在不规律跳动着。
  
      陶陶站在舞台中央,落落大方地面向众人,然后弯腰扯开绑在脚踝的布,露出一串串金色铃铛,起身时,手腕处的铃铛也露了出来,随着她的举动,清脆的铃声就传了出来。
  
      她的目光看向座下目露诧异的东庭望玉,嘴角微微弯起,眸光却微微苦涩。
  
      她小魔医从来不做两手准备,因为她是个自信的人,自从出了师门后,就再也没有失败过。
  
      可是当面对这个男子的时候,她所有的骄傲和信心就都只能收起来,若他是一座城邦,那么她就是屡次攻城的失败者。
  
      其实她从未奢望过他会重新拿起笛子,
  
      她扬起手,比了个起舞的姿势。
  
      东庭望玉,虽然我一直失败,但我还是再一次尝试征服你。
  
      有朝一日,你会是我一个人的城邦。
  
      铃声响,舞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