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地狱走来的萧遥

      “宵小鼠辈,你说谁?”萧遥笑意涟涟地看着流星,靠在柱子上,说不出的闲适,仿佛不过是久未相见的朋友在问候。
  
      流星看着这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怒不可抑,“宵小鼠辈说你!”
  
      “哦……”萧遥转眸对小安康笑着道,“有人承认自己是宵小鼠辈,真是好诚实。”
  
      “娘亲说,诚实是好孩子,可以获得一朵小红花。”小安康十分聪明配合地点点头,不遗余力地往流星伤口上撒盐。
  
      小安康话一落,在场众人都忍俊不禁。
  
      原本刚才众人都震怒不已,却毫无办法,接近绝望时,萧遥却恍如神明般出现,让人无比地激动惊喜。
  
      公孙雪也很喜悦,然而在看清楚他只身前来,身边还有一个孩子时,恨不得他没有出现过,这样孤身进来,岂不是送死?
  
      这个问题,流星显然也发现了,他拔掉插在手背上的木块,对萧遥冷笑道,“小子,不要逞强,你以为一个人就能够斗得过我们满船的人马?你不过是来送死的!”
  
      入了船舱,看到冰美人完好,萧遥才放下了心。
  
      “是吗?”他一脸无惧色,挑衅道,“那得试过后才知道。”
  
      他手一抬,刚才在船外抠出的另一块木板就插在了一侧的古琴上,那还在抚琴的女子被吓得跌坐在地上,他微笑道,“本王向来怜香惜玉,但是蛇蝎美人就算了。”
  
      流星呵笑,笑意冷极了,“来人!”
  
      话落,流云阁的杀手纷纷现身,手执长剑,剑尖都指向了萧遥,一个包围圈眨眼间就形成了。
  
      公孙雪脸色一沉,这船上的都是流云阁的人,每个人都是高手,就算萧遥的武功比他们高,但是也寡不敌众。
  
      公孙雪当即道,“萧遥,你走,我不需要你救!”
  
      说完,她又对流星道,“流云阁主,这是我们之间的事情,不要将无关紧要的人拉进来!”
  
      “无关紧要?”流星面露狰狞地抬起他受伤的手,“他伤了我,想走没那么容易,我要将他碎尸万段,方能解心头之恨!”
  
      萧遥露出鄙夷之色,“对你这种咸猪手,来一个,我打一个,来一双,我打一双,卑鄙无耻,只会暗地里使手段,恃强凌弱,只会欺负姑娘家,竟然还身为一阁之主,若我是你手底下的人,都会觉得蒙羞!”
  
      说完,他对公孙雪投去一安抚地神色,“不用担心,待会就看我给你表现,如何给你报仇!”
  
      这货就是这么冲动,公孙雪无奈,心里又担忧。
  
      流星气得整个人的肺都要炸了,他立即下令,“给我拿住他,活的就行!”
  
      意思是,就只要抓住人,受再重的伤都没有关系。
  
      话落,所有杀手蜂拥而上。
  
      萧遥勾唇冷笑,然后拍了拍小安康一下,小安康得令,滑下他的肩膀,双手抱住他的脖子,整个人像是八爪鱼般缠在他的背上,不用他腾出手来抱自己,他萌哒哒一笑,“二叔,宝宝好了,你可以开始教训人了!”
  
      虽然安康年纪小,但是早在会走路开始,就跟着太上皇楚父到处玩耍,萧绪也安排了骁烈骑教他武功,所以力气比一般小孩子大,身手也灵活,小小年纪,就已经露出了处事不惊的一面。
  
      “得令!你闭上眼睛,不然你爹回头该扒了我的皮了,”萧遥嘿嘿一笑,闪过一招后,蹲下身子,对躺在地上的护卫道,“借你剑一用。”
  
      护卫受宠若惊,“随便用。”
  
      萧遥一笑,清俊风雅,抽过长剑,没有回头,反手就插在了偷袭的人身上,毫不犹豫抽出,直起身挡在了面前杀招,微微勾唇,抬脚一踹,人就飞出了船舱。
  
      因为刚才萧遥踹开了船舱的门,此时又有杀手破窗飞了出去,空气有了对流,空气中的熏香散去了,而琴音早就被他破坏了,药力有了消减,虽然不能解开公孙雪等人的药性,好歹没有像之前那么无力,可以稍微动一动,只是想要握剑还是十分难。
  
      公孙雪勉强撑起身子,抬眼刚好看到他灵活穿梭在杀手之间,手起刀落,如阎罗般收割着敌人的生命,嘴角是漫不经心的笑意,眼底冰冷如雪,这是她从未见过的萧遥,与过去见到的那般吊儿郎当是不一样的,那么冷漠,却又是那么强大。
  
      有那么一刻,她的心被他震动了。
  
      半盏茶功夫,萧遥的身边就倒了十几个人,他如地狱走来的修罗,站在了船舱中央,清隽眼眸里,杀意凛然,长剑斜握向下,剑尖一滴鲜血滴落。
  
      流星没有想到他的武功这么的强,身负一个孩子,还能够解决他的十几个高手,气极反笑,“臭小子,你以为我只有这么多人吗?”
  
      他转眼看向一旁的公孙雪,露出嗜血的残忍,“为了不再让你逃脱,我们早已经在这里布下了天罗地网。”
  
      公孙雪眸色一凛,只见流星掏出一个东西,以着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它扔向了窗外,只听一声烟花声响,然后瞬间陷入沉寂。
  
      不用猜,这人是在传递信号。
  
      萧遥眯眼,没想到他还有这一手,局面看起来有些棘手了。
  
      他不敢托大,双拳难敌四手,解决十几二十个人不是问题,但问题是如果对方人员源源不断,那么他也有力竭的时候。
  
      公孙雪见此,撑着身子对萧遥,急红了眼,费力道,“走,带着康康走,不要在这里久留!”
  
      她若是死在这里,算是她命运不济,但是她不想拖累他。
  
      萧遥隔空与她对视,眼底的杀气顿消,眉目朗朗,眼中笑意张扬,“我不会留你一个人的。”
  
      公孙雪差点沉溺在他这清浅柔和笑意中,当她回过神想再说什么时,他已经收回了视线。
  
      话落,就有人飞快踏江而来,水声声声急促,可见来人不少。
  
      流星洋洋得意,“萧遥,你受死吧!”
  
      萧遥闻声,笑意大盛,嗤笑地看向流星,“就算是天罗地网又如何,信不信今晚破给你看!”
  
      话落,就有人上船了,流星不屑与他相争,目光看向门口。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一道沉冷的嗓音破空而来,“谁在欺负本王的弟弟和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