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五十二章 冬日唯一的暖色
待萧遥反应过来,人已经走了一段距离,他立即高声笑应道,“好!我等你!”
  
  背对着他的公孙雪闻言,心想着这人怎么这么烦,要不是因为她,自己也不会耽搁处理急事的时间。
  
  然而,刚才是她自己停下来同他说话,如果她真的不耐烦,大可以直接转身离开。
  
  只是,看到他一身青衫挺拔站在阳光里,她就有些挪不动脚步。
  
  这个笑得比阳光还要灿烂的男子,是这个冬日,唯一的暖色。
  
  她想要多看几眼,然后有力气去处理那些令人头疼的公务。
  
  看着公孙雪一行人走远,萧遥打了个喷嚏,他搓了搓手臂,冷死个人了,今日睡起来发现伤口已经换药发了一会呆,然后得知她今日要过来,也顾不得多添件衣服,就赶过去。
  
  他拍着头边往回走,有些自嘲好笑地想着,他从小混迹花丛,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怎么还跟个愣头青似的?
  
  哎呀,还真是越活越回去!
  
  阿嚏!
  
  不行,得赶紧去添衣,冷死了!
  
  “我觉得这个魏大人做事很有章法,应该能够很快就查到风灵之前的下落。”
  
  厅内,楚倾颜为萧绪倒了杯茶,然后缓缓道,这话不只是说给大冰块听的,也是说给水灵听的,这段时间,她都能感觉到水灵瘦了,比之前少了点精气神,看在她眼里,十分的心疼。
  
  萧绪看了眼水灵,抿口茶道,“虽然公孙姑娘没有说,但是这魏雨来头不小。”
  
  “哦?”楚倾颜来了兴致,追问道,“快说!”
  
  “年纪轻轻就能够坐上都城知府这么重要的位置,若不是家族势力大,便是君王的刻意提拔,但能力也能服众才可以坐稳这个位置。”
  
  都城知府,就相当于现代首都的市长,这可不是官大,还涉及到方方面面。
  
  她最喜欢听这种事了,抓着他的衣袖,催促道,“继续继续!”
  
  水灵等人也被自家主子这一番话吸引过来了。
  
  萧绪摸了摸她的手,继续道,“刚才听公孙姑娘的语气,以及魏雨的态度,可以看出,魏雨是公孙姑娘的人,应该说是亲信,而且,魏雨手中的权势,人力,应该远不止于他这个知府身份。”
  
  “你怎么看出来的?”
  
  刚才她光注意这魏雨的美貌了,忽略了其他地方,不由有些心虚。
  
  萧绪指了指一侧的人,“火灵你来回答。”
  
  火灵心里也没有什么把握,但是经过刚才主子的提点,他的大胆的猜疑也有了点依据,于是他开口回道,“方才在与魏大人商量的时候,属下发现了一点,对于随意调动都城内的兵马,对他来说不是难事,而且可以不用通禀公孙姑娘,直接调派,若非是被上面的人信赖到一定程度,不会有这样的特权。”
  
  水灵这时候也接话道,“属下也发现了一点,这魏大人的手中似乎还掌握了密探,因为属下在与他交流中,发现他对刺探消息等方面都很熟悉,可见他绝非是明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
  
  “不错。”萧绪赞赏地点了点头,很满意两位下属的答案。
  
  楚倾颜恍然,原来她在欣赏美色的时候,错过了这么多东西,果然是一孕傻三年。
  
  肚子里的宝宝:娘亲呦,这个锅,宝宝们不背!
  
  火灵这时候摸摸脑袋,有些不解,“主子,您说这个魏雨既然权力那么大,能力也很不差,为何会被派来跟查风灵的事情?现在日月两族的战斗,以及月族的战乱,不应该把精力放在那上面吗?这样不是大材小用吗?”
  
  火灵这个疑问也是在场人的不解。
  
  萧绪手指轻扣着桌面,余光扫到门口走进来的人,嘴角一勾,“这个估计你们得问二爷了。”
  
  萧遥这才回房间披了件衣服回来,脸上还带着得意洋洋的笑容,哪知刚一进门就收到了一双双亮晶晶的目光。
  
  他立即收起笑,一本正经地看向众人“怎么了?”
  
  火灵立即将刚才众人说的话叙述一遍给他听,然后满脸好奇地问道,“二爷,您说,公孙姑娘把魏大人分量这么重的一个官员安排跟着我们到处找人,是为了什么?”
  
  听着这些人都快将魏雨夸上了天,萧遥早就心中不服,又听到跟冰美人有关系,他不争气地想,难道冰美人是为了每日都能看到魏雨,才将他调到眼前的吗?
  
  这样一想,刚才的好心情,哗啦啦就不见了。
  
  “这个魏雨哪里有这么好!你们眼瞎吧!跟本王比,他算哪个葱!气死我了!”
  
  萧遥叉腰发了一通脾气,心里好不郁气,话也不说了,扭头就走了,留下一室满头雾水的吃瓜观众。
  
  火灵是二丈和尚摸不着头脑,二爷怎么高高兴兴而来,气呼呼就走了?他说什么话得罪他了吗?
  
  水灵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不明白!
  
  而楚倾颜有些领悟,她轻笑出声,对身侧的人,“你们萧家人吃醋都吃得这么清奇吗?”
  
  萧绪摊手,“估计也只有这个二货是例外。”
  
  楚倾颜好笑摇头。
  
  公孙雪为什么派魏雨过来,其实原因很简单,她很看重她们,换句话说,她们是因为萧遥而被看重,所以跟萧遥有关的事情,她才会这么上心。
  
  不过
  
  她看向窗外,萧遥气呼呼的身影正好一闪而过,摇头失笑,只不过这两人,好像都没有发现。
  
  原本公孙雪是打算午饭时间去找萧遥,但是又一拨人来找她,以至于她忙完后,已经又过了一个时辰,她揉了揉眼睛,有些头疼,失约了这么久,那货估计会气恼吧!
  
  想到他气炸的样子,其实也挺好玩的。
  
  不能这么想,太没同情心了。
  
  她放下笔,走到了门口,打算去他的院子。
  
  但是没想到刚出门,就看到了一道身影随意倚在走廊的柱子上,看到她才稍稍正行了下。
  
  “萧遥?”她没想到他会在这里。
  
  “我还以为你要忙到晚上。”他伸了伸懒腰,朝她走了过去。
  
  她听出了他语气里的哀怨,抬了抬眉,想说什么,却被他先发制人。
  
  “你还没吃午饭吧?我也没吃!真巧,一起吃吧!”
  
  他自然而然拉过她的手腕,重新走进书房。
  
  肌肤相触,温暖的触感,温柔的力道,公孙雪一下子丧失了语言能力,就这么被他带了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