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满弧一别缺缘聚

      因为风灵危在旦夕,所以出了暗道,空灵随便选了一处房间就开始救治。
  
      这一次风灵受的伤不同往日空灵处理过的,再加上是自己的兄弟,他心里难过得不行,也怕主子看到风灵这一副样子难受,便让所有人都出去。
  
      然而水灵是赶不走的,空灵本想不让她留下,他不想让她受到更重的打击,可是在风灵这件事上,水灵执着得不行,他于心不忍,便让她在一旁帮忙。
  
      在出石室的时候,他已经给风灵服下了几颗九转续命丹,才勉强抱住了性命,然而还不能高兴太早,因为风灵的气息已经又开始变弱了。
  
      他打开药箱,拿出了银针施在了风灵各个大穴上,暂且吊着他一口气,然后快速写下一个药方,让下人去买来煎熬。
  
      “水灵,帮个忙,把风灵身上的衣裳都脱下来!”
  
      空灵也是没有办法,他现在要护住风灵的心脉,不能处理这个,而且跟着来的人都是男子,做不来这个精细活,因为风灵身上的伤,真的是太重了,不敢假借公孙霏府上人的手。
  
      水灵二话不说就端着热水上前,准备褪下风灵身上的衣裳,然而那些伤不知道什么时候造成的,血肉都已经和衣裳黏在了一起,她这才明白为什么空灵要让人准备剪刀。
  
      空灵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余光扫到满脸泪痕,却又咬着牙颤抖着手剪开风灵身上衣物的水灵,他有些不忍心再看下去,当即转开了头。
  
      为什么他们骁烈骑一个个都这么艰难?
  
      爱别离,求不得。
  
      这时候,房门被推开,程烟萝背着药箱匆匆赶来。
  
      空灵眼睛一亮,“你怎么来了?”
  
      “倾颜知道你们这边的情况,让我赶来帮忙,现在是什么情况?”程烟萝快步走到他面前,一边放下药箱,一边着急问道。
  
      这时候,她的目光落在了塌上容貌俊秀的男子,看到了他脸上透出的灰败之色,双眼顿时瞪大。
  
      空灵凑到她耳边,低声恳切道,“小烟,他的情况比当年的庞芷静还要糟糕,这次,我们要和阎罗王抢时间了。”
  
      在看到风灵脸上的气色,程烟萝心里就已经有了底,此时听到他恳求的声音,她不由握住他的手,“我会竭尽全力的!”
  
      她知道,这是他的挚友,他的兄弟,若是不能救活,他会一辈子愧疚的。
  
      虽然空灵刻意压低声音不让她听到,但水灵还是听见,她刚才剪开风灵的衣物,那肌肤上伤痕累累,狰狞地告诉她,在此之前,他受了多少的折磨,心里早就已经痛得无法呼吸,此时听到空灵说的话后,她整个人“扑通”结结实实跪在了地上。
  
      “空灵,烟萝,求求你们,无论如何也要保住他的命,我们分别十年,今天才说不到十句话,我不能就让他这么离开!”
  
      水灵将头磕在地上,双手死死扣在地面,眼泪湿了面前青砖。
  
      空灵湿了眼眶,他们这几个灵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谁不知彼此的性子?水灵是个性子倔强不轻易低头的人,只有风灵能让她露出这个年纪小女孩该有的样子,如今为了风灵,她抛却自尊,一跪再跪,怎么不让他们这些当哥哥的心酸心怜?
  
      程烟萝哪里敢承受这大礼,立即上前扶起她,又心疼又难过地道,“水灵,你不要着急,我们一定会全力以赴的。”
  
      水灵听到她说全力以赴,心里顿时往下沉了沉,连这两大神医也不敢保证,那风灵还能否安然度过?她忍不住看向塌上的人,浑身发抖。
  
      现在最先做的是止血,清理伤口,防止伤势恶化
  
      当程烟萝帮忙上药,看到那些新的旧的伤痕,饶是性子再好,也忍不住骂起来,“真不是人!”
  
      空灵看了眼静静给风灵擦拭身子的水灵,碰了碰小烟的手,对她摇了摇头。
  
      程烟萝也知道自己这么说只能是给水灵平添难受,立即闭了嘴。
  
      包扎完外伤后,程烟萝取了风灵身上的一点血做鉴定。
  
      空灵将匕首烧得通红,替风灵取出扣在琵琶骨的铁锁。
  
      这场面简直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
  
      里屋忙得脚不点地,一墙之隔的庭院内,气氛冷凝得可以滴出水来。
  
      一个管事模样的人跪在众人面前,颤颤巍巍发抖着。
  
      这人是公孙霏府上的管家,也是跟在徐宇身边的老人,是公孙雪的人在萧绪等人入地道的时候抓过来的,也是除了公孙霏以外,唯二知情风灵事情的人。
  
      “刚才你跟我说的那些事,再重复说一遍,若是有任何遗漏,便不只是祸连九族这么简单。”公孙雪淡淡开口,语气里却有着一股浓浓的肃杀之气。
  
      这管家姓徐,闻言不敢反抗,匍匐在地上,将刚才的话重复着。
  
      “那位公子是十年前我家老爷派出去的幕僚带回来的,当初幕僚带着杀手是为了铲除慕容云轩,但是没想到这慕容云轩进了他国就渺无音讯,苦寻无果后准备回来,却不巧遇上了一场恶战,当时领兵作战的就是那位公子,幕僚说没想到能遇上这么一个有勇有谋武功高强的人才,也以为他战死了,出于惜才想去给他找个地方安葬,没想到他还活着,便救下了他,将他带回了月族。”
  
      “当时,我们老爷想要控制月族,却苦于手头没有几个能干的,正巧幕僚带了那公子回来,老爷礼贤下士,对那公子十分的友好,经过交谈后,发现他是个将才,于是想要将他留下,但是那位公子说养好伤,就要回去,老爷怎么可能答应,奈何那公子坚持,于是老爷想出了个方法,让那公子为他培养一批死士,只要培养好便送那公子回去。”
  
      “那公子答应了,培养了半年后,偶然机会发现老爷是在骗他,而且在他的吃食中下了慢性毒,准备借此控制他,那公子不甘利用,计划逃跑。”
  
      “第一次逃出了房间,被抓回来。”
  
      “第二次走出了府邸被侍卫发现抓了回来。”
  
      “第三次,也是逃得最远的一次,然而老爷派了三百的士兵去追击他,他杀了近一半人,因为体力不支败了。”
  
      “那公子逃了三次,若不是他中了毒,可早能就逃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