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七十九章 来一场天下博弈
<>此时蓝思并没有发现她神情有何不对劲,继续唾沫横飞道,“宗主,那个小子虽然看起来不是那么靠谱,但是实际接触下来,是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且对您也是用情至深,所以你可以一边治病,一边和他培育下一代,就算是你最后……也有个血脉延续。”
  
  说到最后一句,蓝思不忍讲得太明白,宗主说得对,他们已经自欺欺人了十几年,难道还要这样下去,唯有看清楚现状,才能够做最正确的打算。
  
  蓝思也没有了刚才的激动,语含苍凉地看着面前的公孙雪道,“宗主,公孙家的血脉不能在您这一辈断了,若是你不放心萧二公子,可以将孩子留在老朽身边抚养,它继承了你和萧二公子的才华聪明,定然也会是一位明君。”
  
  公孙雪好不容易平静了心神,听到大祭司这会越说越离谱,忍不住打断他,“大祭司,关于血脉延续这一点,你不用担心,公孙家会后继有人的,但不会是我和萧遥的孩子。”
  
  蓝思闻言一愣,难道宗主在他不知道的时候已经有了孩子?他克制不住看向她的小腹,什么时候的事?不是萧遥又是谁?宗主的动作真快,也真是隐蔽!
  
  公孙雪瞧着大祭司脸上不断变换的神色,不由黑了黑脸,她怎么会猜不到他在想什么,不过她也不想解释了,这样误会也好,否则这段时间他又会在她面前叨叨她和萧遥的事情。
  
  既然没有结局,何必再与他牵扯。
  
  可能是以为她的肚子里已经有了下任继承人,蓝思也不再多提,怕她脸皮薄不好意思,所以也没有问孩子的父亲是谁,反正能让宗主看上的人,多半不会差,就是可怜了萧遥这个臭小子了。
  
  “要不,你也把萧二公子,收入宫中?”蓝思对自己的提议表示很满意。
  
  公孙雪有些无语,这个二愣子到底是给了他们什么好处,不仅秋枫她们,连大祭司也被他给收买了,话里话外都是在给他说好话,真是令人头大。
  
  “大祭司,现在局势紧张,不是谈论儿女情长的事情,让我们回归正题吧!”她轻咳一声,转移话题。
  
  大祭司心里有些委屈,纳妃,皇室继承,这也是大事啊!
  
  “宗主,你有什么安排?刚才不是说慕容云轩要来吗?咱们是否该避一避?”蓝思现在才想起刚才被遗漏的事。
  
  “不必,我想亲自会一会那个无往不胜的日族新任宗主。”
  
  蓝思以为自己听错了,眉头一跳,“宗主,这可万万不可!”
  
  两军交战,主帅都是在后方,哪里有在前方冲锋陷阵的道理?说句难听的,不就是成箭靶子了?
  
  公孙雪摇摇头,一副主意已定的样子,“大祭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你不用劝我,我自有自己的打算。”
  
  蓝思怎么可能答应得了她以身涉险,“宗主!你千万不能把自己置于险境,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老朽代你去做,老朽活了这一大把年纪,不惧死生!”
  
  公孙雪有些感动,大祭司从小到大都这么疼爱她,她没有父母,他让她体会到了来自长辈的关爱,是她这一辈子难得的温暖。
  
  她知道自己再不说什么,大祭司定会不依不饶,为了计划不出意外,她坦白了一部分事情。
  
  “大祭司,你也知道日月两族已经经不起战乱,我不想等朝明国一统时,国土满目苍夷,千疮百孔,我们统一的目的是想让百姓过得安康幸福,若是以后的幸福是建立在他们的牺牲之上,那么他们的子孙后代也不会释怀,民怨载道,国还是国,家还是家吗?”
  
  蓝思被她这一番话说得触动,认真地听着她继续说下去。
  
  她肃手而立,目光扫过版图,像指点江山的大将,缓缓道,“所以,我想要用以最简单的方式,将牺牲减少到最低,达到我们的目的。而这个方式,便是两方之主坐下来,以天下为棋局,执白执黑子对弈,胜者为王败者寇,谁有能力便做这天下之主。”
  
  “你想博弈?”蓝思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胆大的想法,惊得嘴巴都合不上。
  
  此博弈,非彼博弈,并非真的是下棋,而是君王之间的战争,不涉及百姓。
  
  公孙雪抬眼看他,微微一笑,“大祭司,你信我吗?”
  
  蓝思闻言对上她的眼,不知是不是从萧遥出现开始,这个不苟言笑的小丫头终于也会笑一笑了,他本想严厉否定她的提议,两王相争,必有一伤,胜负难料,谁也不能保证会赢!
  
  可是在看到她笑容明亮,自信满满,仿佛一切都尽在手中的样子,不由让蓝思动摇了。
  
  这丫头很少展露出这样锋芒毕露的样子,难道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中?以往她做事也从未出过差错,就像这次,她似乎提前知道了徐家败落,早早让他带兵前来。
  
  蓝思沉了沉心思,皇权之争,除了兵力人力,领头人的运筹帷幄,还需要一份的孤勇。
  
  抓住机遇,才能够登高问鼎。
  
  最后他说服了自己,颔首道,“既然宗主已经有打算,那么老朽必当倾尽全力辅佐,无二话。”
  
  “多谢大祭司了。”公孙雪退后一步,朝他深深作了个揖。
  
  千言万语,也抵不过大祭司对她的纵容。
  
  蓝思连忙扶了扶她,“宗主言重了,有何事尽管交代,老朽这就去帮你布置。”
  
  蓝思离开房间已是半个时辰后。
  
  公孙雪想起大祭司那信任的目光,微微苦涩一笑,她虽然没有欺骗大祭司,句句属实,但是她隐瞒了一部分真相,那部分却又是至关重要的,她没有说谎,只是把他隐入了一个误区。
  
  那个二愣子说,有些时候言行样貌神态,是可以迷惑人的,所以她刚才所展示出来的样子,让大祭司深信不疑。
  
  二愣子真是会唬人,不过他说的也没错。
  
  公孙雪扭头看向窗外,树叶落尽,只剩下了光秃秃的枝干。
  
  她垂下眼眸,淡淡一笑,枯木会逢春,花开花落,朝代更替,也不过是自然常态。
  
  只不过,她不知能否等到来年花漫天地?
  
  真累,希望一切快点结束,她也就解脱了。
  
  <!--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