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八十八章 她的心事猜不透

      蓝思的表情没有逃过公孙雪的眼睛,她忍不住扶额,自从萧遥出现后,大祭司就变得不对劲了,这脑子里到底是在想什么啊!
  
      “大祭司,从国家的角度,你评价下慕容云轩这个人。”她再次重申这个问题。
  
      蓝思也知道自己想太多了,宗主怎么可能是那种为美色所惑的人。
  
      于是他立即收了心,认真地对待这个问题。
  
      只听他侃侃而谈道,“慕容云轩这段时间在战场上的表现,可以看出他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不止指挥得了兵将,也能上阵对敌,实属难得。”
  
      “不过若只是在调兵遣将有能力,只能算是个出色的武将,然而这人,在用人方面,也是知人善任,日族没落这么多年,人心早就不齐,虽然说在大方向能够拧作一股绳,但是私底下,都是各怀鬼胎,但是他能够迅速收买人心,将这些人用在刀刃处,发挥最大的作用,并且让他们臣服,想来就算历任日族宗主都不能做到。”
  
      “文武双全,能打善任,这是个十分出彩的领军人物,不过往往这类人,很难在战后顾全到百姓,在政事上稍逊,毕竟人哪有那么完美的。但是——”
  
      蓝思还是说下去,“但是在灾后重建,安置百姓,一系列政策,足以看出他是个合格的统治者。”
  
      虽然不想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但他还是中肯地评价道,“这个慕容云轩,是老朽活了这么多年,遇到的,最为出色的治国人才。”
  
      听到这一番评价,公孙雪眼底扬起点点笑意,“大祭司说的,和我想的不谋而合。”
  
      意识到自己在宗主面前狠狠夸赞了敌方宗主一番,蓝思觉得有些对不住,连忙道,“宗主,老朽没有其他意思,您也是老朽见到过的最出色的治国人才。”
  
      公孙雪丝毫不在意地摆摆手,“大祭司不必惶恐,你也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我不是那种小气的人,容不得别人比我好。”
  
      蓝思对她这淡然从容的样子很是欣慰,他直起背道,“宗主,你有一颗慈爱的心,宽广的眼界,足智多谋,知人善任,作为一国之主,这就足够了,文武百官,只要运用得当,武将能冲锋陷阵保家卫国,文臣能兴修水利造福百姓,何须你事事亲力亲为?所以,一统日月两族,您上任,才是天下之福。”
  
      公孙雪闻言在心里摇头,大祭司总是将希望寄托在她身上,总是忘了她身有隐疾的事情,但是在这时候,她不想再提醒他,让他徒伤悲。
  
      “大祭司所言极是。”她淡淡回应道。
  
      大祭司仿佛受了鼓舞,想起了两日后的比试,信心满满地道,“宗主一定是胸有成竹才会想到用棋战来比试,棋战考验的不止是对弈双方的谋事布局用人计算能力,还是对执棋者心性的考验,唯有在乱中沉得下心,在绝境有破釜沉舟的勇气,不骄不躁,从容淡定,才能够走到最后,若是赢了棋战,恐怕没有人能说宗主没有能力一统两族。”
  
      棋战模拟的就是真正的战场,若是在棋战中都不能赢,那么真枪实战中也很难战胜,所以用这比试来堵住悠悠众口,同时也彰显了宗主的运筹帷幄,实属绝妙计策。
  
      “至于武试,你的武功是月族几大退隐高手亲自教授的,不敢说打遍天下无敌手,至少目前还无人能出其右,当然,撇除萧家那些人不用说,相信你也能战无不胜。这样一来,慕容云轩单枪匹马也不能打赢你,就没有人敢有什么异议。”
  
      蓝思拍手鼓掌,仿佛胜利在望,忍不住笑呵呵道,“宗主真是妙计,用一场比试,让天下人都信服你的能力,又不用伤及无辜百姓,真是太妙了。”
  
      公孙雪看着喜悦不已的大祭司,很轻很轻地笑了,没错,这些比试的目的就是为了让天下人信服,只是,她为的不是自己。
  
      但是这些事情她不会告诉大祭司,否则第一个拦着她的就是眼前这人。
  
      秋枫上了茶,蓝思说了这么多,早有些口渴,便顺手接过来饮了几口。
  
      这时候公孙雪想起了一件事,对蓝思道,“今日,我见了慕容云轩之后,发现有个情况让人很是不解。”
  
      蓝思闻言当即问道,“什么情况?”
  
      公孙雪站了起来,在房内踱步,目光陷入回忆,“我发现慕容云轩对萧家人的态度很不一样,不像是朋友那么简单,他对萧大公子和萧大夫人的态度很是恭敬,特别是萧大夫人,当我在下战帖的时候,慕容云轩居然下意识想要征询她的意见,这让我十分的困扰,到底萧家在慕容云轩生活里扮演的是什么角色?”
  
      蓝思也惊了惊,“宗主的意思是担心萧家挟天子以令诸侯?慕容云轩只是个傀儡?”
  
      对于大祭司过激的反应,公孙雪好笑地摇了摇头,大祭司他对萧家不甚了解,最多只和萧遥有所接触,有这个误解很正常,但是她和楚倾颜等人相处过一段时间,虽然不长,但是足以看出一个人的品性,在她眼里,楚倾颜他们不是唯利是图,重权重势的人。
  
      见宗主否定,蓝思困惑地摸了摸胡子,“那宗主的意思是?”
  
      公孙雪负手道,“大祭司没有发现跟在萧家身边的护卫与慕容云轩身边的随行护卫是同出一脉吗?”
  
      若是楚倾颜在此,定会惊叹她惊人的洞察力。
  
      蓝思仔细回想收到的情报,诧异地点了点头。
  
      “慕容云轩在外生活了十多年,应该和萧家有莫大的关系,大祭司,你让魏雨秘密调查慕容云轩与萧家的关系,毕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
  
      蓝思觉得她说得很有道理,立即放下茶杯准备起身,却又被叫住。
  
      “宗主还有何要吩咐?”
  
      公孙雪沉吟道,“萧家身边就像是铜墙铁壁,很难能查出接过,还会打草惊蛇,你让魏雨从阳炎宗那些人入手,那些人嘴巴不严,容易撬出底细,但还是要小心谨慎,都是活了好几十年的狐狸。”
  
      蓝思点头才离开。
  
      公孙雪看着大祭司火急火燎离开的背影,心中有些愧疚,她并不是真的想知己知彼百战百胜,她只是想知道,在外漂泊的那些年,他过的是什么样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