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六百八十九章 孤男寡女处一室

      阳炎宗的众人就在城外,跟在卓长老身边的崔护法喜欢喝酒,但是有个毛病,就是酒醉之后爱说醉话,所以魏雨用了点计策,就从他那里套来了话。
  
      因为这个任务来得紧急,魏雨是入了夜知道消息,便敲响了公孙雪的房门。
  
      秋枫进来汇报,公孙雪想也没想披了件外衣就让人进来了。
  
      魏雨将得到的情报一五一十告诉了她。
  
      当得知慕容云轩离开朝明国之后,失去师父的庇佑,流离失所,遭人迫害,她的眼里一闪而过的心疼,随后听到他被楚倾颜所救,带在身边,以及这近十年的经历,她心口一松,虽然刚开始过得苦,但是最后遇到了贵人,比她这么多年过得提心吊胆好太多了,她也就放心了。
  
      这样也让她想明白了很多事情。
  
      为什么萧家人浑身自带一种高贵气质。
  
      为什么他们身边会有这么多的精锐。
  
      为什么萧遥解决民生大计这么信手拈来?
  
      为什么慕容云轩那么尊敬楚倾颜?
  
      ……
  
      一切都有了答案。
  
      他们本就是大国的皇室中人,所以什么都说得通。
  
      原来,那个二愣子是个王爷,怪不得……
  
      魏雨以为宗主被这些消息给吓住了,想到刚开始他得知这些时,花了好长的时间才消化掉,果然当初他的预感是对的,那些人都不简单,没想到如此的不简单,他联想到如今的局面,若是萧家人从外面派兵支援日族,那么月族必败无疑。
  
      魏雨心惊肉跳,连忙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
  
      公孙雪回了神,闻言摇头否定,“如果萧家想要支援的话,在最困难的那段时间就派兵镇压了,不会等到现在日族地位稳固的时候,所以你不用担心。”
  
      魏雨想想也是,看宗主那么镇定,倒显得自己有些大惊小怪了,不由惭愧。
  
      “交给你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见宗主提起了另一件事,魏雨拱手道,“已经查到下落了,微臣正在部署,很快就能够将人抓捕。”
  
      “你做得很好。”公孙雪肯定道。
  
      魏雨嘴角噙着笑意,“宗主说哪里的话,这本就是微臣该做的。”
  
      公孙雪抬眸,认真地看着眼前这个自小就跟在她身边的人。
  
      魏家,是父亲留给她的助力,这人便是魏家唯一的当家人,只是父亲离世之后,魏家也遭受到了徐家的迫害,在她被徐家控制时,魏家想方设法将他送到了她面前,初见时他年纪尚幼,稚气未脱的脸庞却显示着坚毅的决心,犹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
  
      “我魏雨,以性命为誓,倾尽所能,扫清障碍,必护公孙雪登基为主。”
  
      这话让她对魏家这唯一的继承人刮目相看,同时也坚信着,她一定能够摆脱困境,同他一起对抗徐家。
  
      这么多年,她吃了多少的苦,他在暗地里也吃了多少苦,如今她不负众望坐上了幽月宗主之位,而他也凭借着一己之力,建立地下情报组,迅速在朝中崛起,成为她在月族的眼睛,左膀右臂。
  
      “魏大哥,这些年,辛苦你了。”
  
      回想过去的点点滴滴,竟不知不觉过了这么多年,公孙雪在这一刻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对他感激道。
  
      这一句魏大哥,让魏雨将记忆拉回了十多年前的初见,那个身高还不到他肩膀,却肩负起了血海深仇的小姑娘,当时她还会哭会笑会害怕,没有现在经历沧桑后的冷然沉稳,那时候,他就在想,他一定要尽自己所能,保护她。
  
      没想到,一晃眼,就十多年过去了。
  
      魏雨摆摆手,“说什么辛苦,都是应该做的。”
  
      公孙雪摇头,“这世上,就没有什么应该不应该做的,魏家一门忠烈,为我父亲效命,如今又为我做了那么多事,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感激你们?”
  
      魏雨笑了笑,“你和你父亲都是明主,月族在你们手中才能安稳太平,值得我们魏家誓死效忠,只要百姓安居乐业,魏家便心满意足矣。
  
      公孙雪双眸动了动,“会的,以后百姓会安居乐业,天下也会安稳太平的,你们所期望的,都不会失望,那一天,很快就会到来的。”
  
      魏雨一听脸上笑开了花,“微臣就知道,你会带给我们幸福安康的。”
  
      公孙雪微微一笑。
  
      见夜深,魏雨也不好打搅,又说了几句话,就退下了。
  
      公孙雪看着窗外的暗夜,眸色坚定,魏大哥,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因为这几日冰美人的反常举动,让萧遥心中烦闷,想要去找她,都是被秋枫拦下,说她家宗主政事繁忙,以至于他一整天都没见到人影,现下一个人躺在屋顶之上喝闷酒。
  
      他隔着一道院墙望着冰美人的院子,幽幽叹气,幽幽饮酒,没一会脚边就倒了好几个酒壶。
  
      没想到他堂堂逍遥王,居然也有一日借酒浇愁,若是传到西轩都城,恐怕那些人都要笑掉大牙了。
  
      就在他自唉自叹的时候,眼尖看到一个男子身影进入了冰美人的院子,很快就被秋枫带进了房间,想到他吃了一天的闭门羹,那人居然这么轻而易举就见到了冰美人。
  
      萧遥双眼都瞪直了,三更半夜,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这样想想,他就开始挠心挠肺。
  
      他紧紧握着酒壶,不一会,晶莹的酒水顺着壶身的裂缝一道一道留下,在月光中,闪闪发亮,照亮了萧遥那种怒红黯然悲愤的眼睛。
  
      一盏茶的时间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又过去了……
  
      他们到底在房间里做什么?
  
      直到他浑身被寒意凉透,门再次开启,树影丛丛,他看不清对方的样子,心中恼怒,翻身落地,直接走到冰美人院门口,但那人动作迅速,就远远只剩下一个背影,有些熟悉。
  
      他抓住月族守卫的衣领,眯眼问道,“刚刚走的那人是谁?”
  
      眼前这人和自家宗主交往密切,那守卫也没多想,回道,“是魏大人。”
  
      魏雨?
  
      那守卫见萧遥一身冷气,心想不会是吃醋了,想起大祭司说过,这萧二公子很可能会入宗主的后宫,连忙道,“魏大人从小与我家宗主一起长大,宗主很相信魏大人,今晚来肯定是有急事,您别多想。”
  
      萧遥只听进去前半句话,后面说什么他都自动屏蔽了。
  
      他记得她之前说她与他没有别的关系,她骗了他!
  
      他冷哼松开守卫的衣领,一闪身人就不见了。
  
      守卫以为自己刚才见鬼了。
  
      公孙雪刚褪下外衣,就听到窗户声响,顿时警惕转侧身,想要抓起架子上的外衣,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危险的雄性气息逼近了她身后,笼罩住她全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