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七百零八章 媳妇是世间绝色

      庞芷静照顾着小皮球,就忘了还有个人需要她嘘寒问暖,不经意抬头,才看到她家厚脸皮正醋意满满地瞪着她,她不由觉得好笑。
  
      “你怎么了?我脸上有花吗?”她故意打趣他。
  
      萧厚轻哼了一声,不愿意搭理她。
  
      满殿里的人都知道这帝后又开始开启撒狗粮模式了,均憋着笑低下头,生怕被发觉了。
  
      小皮球也发现了自家父皇的样子,见他刚才看了眼她的盘子,想了想,不由把盘子往他面前推了推,“父皇,你吃。”
  
      萧厚心想,还是闺女疼他。
  
      然而大宝贝又把盘子拿过去了,嗔了他一眼,“这么大的人了,抢小孩子的做什么?”
  
      萧厚心塞,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喜欢吃甜食,还不是她关顾着女儿,把他给丢一边了。
  
      紧接着又听大宝贝道,“知道天冷,你忙了这么久肯定饿了,我早已经让御膳房给你准备了热汤热饭,你就不要吃这些东西,不然待会吃不下。”
  
      萧厚闻言,那下垂的嘴角不由扬起,心里欢喜想要亲她一口,却碍于闺女和宫人都在,只能退而求其次摸了摸她的脸,露出笑意。
  
      庞芷静被他的笑晃了眼,还是这么帅,这么好看!她以为再美的事物也会有审美疲劳的一天,然而眼前这人成天在她面前刷存在感,她却没有一次觉得腻味的,反倒是越看越喜欢,越喜欢越想看,她觉得自己真的得了花痴病,没治了。
  
      有一次她还煞有介事地和他谈论这件事,没成想他摸了摸脸,有些感慨道,没想到你是这么肤浅的人!
  
      她想要反驳,却又听他抛了一句,没关系,我长得好看,你可以肤浅一辈子。
  
      她反被呛到了,不怪叫他厚脸皮,脸皮还真是厚得没边了!
  
      不过他说得也对,就算是过了几十年,两人都步入了暮年,他也是好看的。
  
      看到大宝贝怔愣的样子,萧厚又是喜又是无奈,他萧厚活了这么多年,从没想过靠皮囊过日子,所以才会殚精竭虑奋发向上,在朝堂上十分奏效,然而回到了后宫却不见效。
  
      没想到是这副漂亮的皮囊起了作用。
  
      他摸着下巴,罢了,媳妇喜欢就好!
  
      就在这空当,已经有宫人上来问是否要传饭。
  
      庞芷静点头,很快精致的菜肴就被传了上来。
  
      这时候小皮球就不赖在她身上了,也不要别人帮忙,手脚并用自己爬上了椅子,正襟危坐,自己拿起了筷子。
  
      虽然庞芷静很宠着唯一的女儿,但是在独立自主这方面她也没有懈怠,只是今日小皮球懂事到这个地步,也不全是她教出来了,在她昏迷的那几年,小皮球就能够想着照顾她,小小年纪,已经十分可贵了。
  
      萧厚看着自己夹菜自己吃饭的闺女,心里很是欣慰,但同时又想起了一件事,此时身边没有伺候的宫人,他便说了出来,“我刚才回来的时候,看到照顾小皮球的几个宫人都在躲懒,连她要跑进雪地里都没发觉。”
  
      庞芷静一边看着女儿吃饭,一边给他添菜,闻言筷子顿了下,继续忙着,“你不用操心,今天我将跟在小皮球身边的嬷嬷调开,就是为了看看哪几个不尽责。”
  
      没想到大宝贝人看着软,但也不是好欺负的,萧厚的脸上露出笑意,“你心里有数就好。”
  
      见他提到这件事,庞芷静想了想,目光似笑非笑地看向他。
  
      萧厚正在给她舀汤,见她放下筷子,神情还这么不可言说,他眉心一跳,有种不太好的预感,“为何用这样的眼光看我?”
  
      “哼,心虚了?”庞芷静撇了撇嘴。
  
      萧厚十分的冤枉,他根本就真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事,只是每次她露出这样的神情,就证明他要倒霉了,每次一倒霉,他就要去睡御书房了。
  
      这时候,很有眼力劲的小皮球把空碗往桌上一放,眨巴眼睛道,“父皇,母后,小皮球出去玩了。”
  
      说着她再次手脚并用下了椅子,啪嗒啪嗒跑远了。
  
      庞芷静点了几个人跟了过去,才继续和面前的人算账。
  
      “宫里又被塞了好几个宫女进来,做了不少错事,管事嬷嬷想要发落,但是一查这身份,都不敢动,报到我这里来了,”庞芷静撑着下巴,笑盈盈地看着他,“敢问尊贵的皇帝陛下,这太傅嫡女,将军嫡次女,兵部尚书嫡女,该如何发落?”
  
      那盈盈一笑,让萧厚心里发痒,只是接下来一番话,让他一下子清醒了。
  
      因为他这辈子只想着守着小无赖过日子,所以没有纳妃,于是当初在皇兄身上发生的事情,也在他身上重演,大臣们个个进言让他广开后宫,采纳秀女,他怎么可能会妥协?
  
      于是就搬了皇兄出来,延续他的做事风格,当着文武百官的面说永不纳妃,因为有了前车之鉴,那些官员不敢明着说什么,但是背地里想出了办法,将自己女儿装扮成宫女送进了宫,想着哪天得了圣眷,就被封为贵妃了。
  
      这个迂回之策,让人挑不出错来。
  
      然后就有了萧厚去御书房有宫女摔在地上,要他扶才能起来,去御花园有宫女捧着糕点,要他尝尝才能走,回后宫更是一大堆宫女含羞带怯地对他抛媚眼,简直是烦不胜烦。
  
      不做正事,娇滴滴还需要别人伺候,将皇宫搞得乌烟瘴气。
  
      但是碍于皇兄才刚将国家传给他,萧厚不便做得太绝,打发了不少送回府上。
  
      然而因为萧厚没有明着说,那些官员以为送去的女儿不够漂亮,又换着法子把觉得更好看的女儿送进来了。
  
      萧厚就呵呵了,全天下最好看的女人就是他家小无赖,其他人长得就算是朵花,他也觉得丑!
  
      如今塞人都塞到小皮球身边去了,怪不得小无赖都生气了,不过醋意占一半。
  
      萧厚原本已经想到了一劳永逸的办法,今日正想让人去处理,没想到小无赖找他算起账,唇角一勾,心生逗逗她的念头。
  
      他脸上露出无奈神色,“这些人身后的靠山不好动,我也很为难。”
  
      庞芷静闻言呵呵笑,“今晚你是不是还想睡御书房?”
  
      萧厚一噎,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