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鬼面枭王:爆宠天才小萌妃 > 第一千七百三十章 我知道你舍不得
一秒★小△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陶陶被吓住了,等回过神来时,她已经紧紧握住了他的手,“你怎么了?难道又想使苦肉计?”
  
  东庭望玉苍白着脸看她,轻笑着道,“怎么可能?我现在可爱惜自己的命,不然怎么和你白头偕老?”
  
  她脸一红,随即又一白,“都到这里时候,你还笑得出来!”
  
  她把他扶到了床上,然后快速伸手给他把脉,看他刚才的样子,定是中毒无疑。
  
  然而当弄清楚他中的是什么时,她整个人都愣住了,“你刚才是怎么进的魔谷?”
  
  吐了一口血之后,他的精神好了一点,听到她的声音有些颤抖,他不由微皱起眉头,难道这毒不好解?
  
  他道,“子墨拿到了魔谷的地形图,我顺着最近的路线进来的。”
  
  陶陶下意识道,“所以你先进了雾阵,又过了花园,最后又经过了水谷?”
  
  东庭望玉仔细一想,确实如此,“有问题吗?没想到你们这里还有雾气,果然是地形奇特,”
  
  “雾有毒。”
  
  东庭望玉:“……”
  
  陶陶道,“只要一进入雾阵,那些雾气接触到肌肤,毒就进入身体,此毒叫无孔不入。”
  
  东庭望玉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想到刚才她看自己目光的怜悯,心里有不妙的预感,“那花园呢?”
  
  “花香带毒。”
  
  东庭望玉:“……”
  
  这是什么奇葩地方,到处都有毒!
  
  陶陶见他不说话,解释道,“那些花看起来很美丽,但花香却是剧毒无比,名叫美人香。”
  
  东庭望玉的脸色更加难看,他刚才还想着这魔谷的主人还挺有诗情画意,中了这么多品种罕见的花,没想到却是食人花,“那水谷又有什么问题?”
  
  “水里含毒。”
  
  东庭望玉:“……”
  
  “你刚才过来可有碰到水?”
  
  “好像路过的时候有水汽。”
  
  这下轮到陶陶沉默了,难怪刚才给他把脉的时候,里面有迎面水的毒。
  
  “所以我身上中了不止一样的毒?”
  
  饶是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东庭望玉,在这一刻,脸上的笑意也绷不住了,他脸色十分的黑沉。
  
  “你应该知道,魔谷是以毒著称,你还敢这样明目张胆地溜进来,这下明白为什么我要你不要靠近魔谷的原因了吧?”
  
  陶陶看着他有些青黑的脸,也不知是被自己气的,还是毒发的缘故。
  
  “果然这魔谷十分的变态,不适合人居住,”东庭望玉轻哼一声,随后看她,“是不是不好解?”
  
  “你也知道,能来防御外人入侵的毒,都不是寻常的。”陶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东庭望玉闻言,没有太大的意外,反倒笑了笑,伸手牵住她的手放在手心,陶陶不好跟一个病人置气,只能任由他十指相扣着。
  
  “就算解不了也没关系,反正最后的时光是和你在一起就满足了。”
  
  这一句话,他好似玩笑,但只要对上他认真宁静的眼眸,就会明白,他这话,是发自内心的。
  
  陶陶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脸也阵阵发烫,她不敢看他的眼睛,而是另找了个话题强扯了过去。
  
  “一般来说,中了无孔不入毒之后,一刻钟内就会毒发身亡,因为你服用了我给你的百毒丹,加上之前三年里你吃过我的药调理身体,虽然这些都不足以解无孔不入,但是能够延迟毒发时间,然而你又吸入了美人香,碰了迎面水。”
  
  “头一次有人同时中这三种毒,这三中毒相生相克,没有一下子发作,相互克制,若没有因为情绪激动,不会这么快同时毒发。”
  
  什么叫做情绪激动?
  
  东庭望玉意会,目光若有似无落在她红润的唇上,意有所指道,“没办法,心上人在怀,失控在所难免。”
  
  她是如此认真地和他分析,没想到他却这么不正经!
  
  她怒瞪他,“你真是——”
  
  “厚颜无耻吗?”东庭望玉接过她的话,邪邪一笑,将她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一下,更加厚颜无耻地道,“我都剩下半条命了,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手背被他亲过的地方,麻麻痒痒的,这种感觉顺着肌肤脉络传到了她心里,她忍不住甩开他的手,当即站起身,红着脸道,“闭嘴,从现在开始不要和我说话!”
  
  说完她转身就走,去药柜那里拿药。
  
  看到她落荒而逃前,通红的耳朵,东庭望玉得逞地笑了。
  
  很快,陶陶找到三颗颜色不一样的药丸,连同一杯清水递到了他面前,“快把药吃了!”
  
  东庭望玉看着她手上的药,没有动。
  
  “你吃药啊!这是解药!”陶陶见他默默看着自己,一言不发就是不吃药,她简直要抓狂了,恨不得掰开他的嘴巴将药塞进去。
  
  “喂,你说话啊!”
  
  就在她火冒三丈的时候,对方指了指自己的嘴巴,她顿时泄了气,整个人无奈又恼火,“叫你不要说话就不要说话,怎么这么听话?当初叫你不要靠近魔谷,你怎么不听!为什么不吃药?说话!”
  
  看着又炸毛的人,东庭望玉掀唇一笑,“想要我吃药,很简单,只要你答应跟我走!”
  
  陶陶愣了愣,随即眯眼道,“这是你的身体,跟我有什么关系?爱吃不吃!”
  
  东庭望玉笑了,他也不过是逗逗她。
  
  但若是她能答应,再好不过了。
  
  他从她手里拿过药服下,身体顿时舒服了很多,刚才他强忍着体内万只蚂蚁般啃噬的痛楚,差点就要破功了。
  
  “喂,你刚才为什么一点都不担心毒能不能解?”陶陶想起他刚才无所畏惧地躺在那里,不由好奇。
  
  “刚才不是回答你了吗?只要在你身边,就算是死了,我也是快乐的。”
  
  陶陶扯了扯嘴角,“别拿这些骗三岁小孩子的话来哄我,我要听真话!”
  
  东庭望玉笑,“你们作为谷里的人,时常出入,若是没有解药,这里早就已经变成荒谷了。”
  
  原来如此,陶陶点了点头,又问,“那你怎么知道我一定会拿出解药救你?”
  
  东庭望玉笑若春风地看着她。
  
  “因为你舍不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