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七百六十八章 成车的翡翠
    ();
  
      “嘿嘿,小,还不是因为您这位黎叔把玉肉给切坏了……”阿豹在一旁嘿嘿笑道。▲∴,
  
      对于黎叔,说实话,阿豹是很不满的,倒不是说他抢了自己解石的位置,而是反感他居然不信任唐少,说什么直接切会伤到玉肉,这不摆明了不信任唐少?
  
      好啊,你不信任唐少也行,起码你要有那个本事对吧?结果可倒好,居然把一块好好的翡翠给切成了两半……
  
      “黎叔,你失手了?”徐熙有些难以置信……
  
      黎叔的水平她还是知道的,只是切石的话,以他的谨慎,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啊?
  
      “对不起大小姐,弄坏了您的翡翠,是我不好,没有按照唐先生所画的线来切石。”黎叔苦笑着摇了摇头,然后冲着徐熙道歉。
  
      其实,按照正常的流程来的话,他是不会讲翡翠切坏的,他切的很小心,只要搭档配合一下,无论如何不会伤到玉肉……
  
      可是,他忘记了这里的工作人员是不会多嘴的,你不吩咐,他也不会提醒,其结果就是齿轮将玉肉分为两半,然后才被发现,这个也怪不到人家工作人员身上……
  
      更加让黎叔蛋疼的是,当他将所有的玉肉取出来的时候,才发现,假如按照原本画线来切的话,直接就将玉肉完整切出来了,根本不会发生一刀两断的事……
  
      然而,领黎叔崩溃的事情还没有完,等这一组赌石完全切割完毕之后,他才发现,大小姐原本选中的那两块赌石,不论是个头还是翡翠质量,都比自己选中的这两块要强太多了……
  
      这个结果,简直让他有了撞墙的冲动,班门弄斧,关公面前耍大刀,说的或许就是自己这样的人,这会儿,他终于明白,这唐飞,真的不是他能够比拟的……
  
      “没事,人有失手马有失蹄嘛。”徐熙摇了摇头,不在意的说道。
  
      这时候,人群中有人认出了唐飞,这家伙不就是跟翡翠王对着干的那家伙?
  
      难道说这一地的翡翠都是他切出来的?
  
      “唐先生,这些翡翠都是你切出来的?”人群中有人问道。
  
      “不是。”唐大少摇头道。
  
      听闻唐大少说不是,参赌的人不禁松了口气,没办法,他们来的时候那场面太大了,八个人同时切石,而且刀刀见涨,这简直就是神了……
  
      这哪是在切什么号称十赌九输的赌石,根本就是在讲包裹在石头里的金子给逃出来……
  
      “不是您切的,那是哪位老板切的石?这些翡翠可出售吗?”那人继续问道。
  
      要知道,国内虽说成气候的珠宝公司不多,但是小型的珠宝店却不少,不说珠江市,海市,京城这样的一线城市,就算是国内的那些二三线城市也有珠宝需求,自然而然就衍生出了许多小型的珠宝店。
  
      这些珠宝店的老板们对于赌石界的盛会往往也不会错过,资金实力较强的人可能会自己参与赌石,资金有限的,玩不起赌石,有可能就随意切两块过把手隐,然后就是用来收购那些闲散人士切出来的翡翠,以此规避风险。
  
      “呵呵,这些翡翠都是属于我们郑氏珠宝行的,是不可能卖的。”郑宇轩笑道。
  
      “都是郑氏珠宝公司的?不是说这些翡翠不是唐先生切出来的吗?”那人郁闷道,既然不是唐先生切出来的怎么就变成你们郑氏珠宝行的了?
  
      “呵呵,确实不是我切的啊,赌石是我选的,画的线,钱是郑叔叔付的,切石是阿虎阿豹他们八个人做的,这些翡翠当然是郑氏珠宝行的了。”唐大少笑道。
  
      那人闻言苦笑,这不是耍人呢……
  
      还不是你切的……
  
      “好吧,郑氏珠宝行啊,这么多翡翠,也就天凤祥,郑氏珠宝行,周大福登陆寥寥几家能够消化的了。”那人苦笑着摇头道。
  
      数十块大大小小的翡翠极为惹眼,本以为不是那唐飞切出来的,这么多翡翠他们可以染指一两块,谁知到弄了半天居然是这么个结果……
  
      “唐先生,我有个问题想问您,我们进入暗标区的时间也就不到两个小时吧,我们走的时候,你们还没开始切石,等我们出来,这里就有了这么一堆翡翠,我想问下,难道说这些翡翠都是在这一两个小时之内切出来的?”人群中另一个人问道。
  
      “嗯。”唐大少点头。
  
      “这不可能……这么短的时间里,你是怎么切了这么多翡翠?”那人摇头道。
  
      “呵呵,爱信不信……阿虎阿豹,过来帮忙,把这些石头解了之后,我们收工,吃饭去。”唐大少笑道,跟他们这些人,解释的着吗?
  
      这些个家伙可是各个在跟自己作对的……
  
      阿虎阿豹闻言大嘴一咧,过来帮忙搬赌石,唐大少照例,一块一块的画上线,然后抬上切石机,徐熙的一个保镖马上跑到切石机旁,找工作人员帮忙固定好位置,开始切石……
  
      滋滋滋的声音再次响起……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唐大少终于伸了个懒腰,新运过来的这十几块赌石也画完线了,而那些围观者却惊呆了……
  
      除了一小部分在一个小时之前就看过阿虎和阿豹他们切石,其余等人都是看到了这里堆放着一大堆的翡翠所以才围观过来的,并未见到切石过程……
  
      然而当唐大少画好第一块赌石之后,随着切石机的声音响起,外面那些人的惊叹声就没听过……
  
      画线中的唐大少总是在听到,涨了,涨了,又涨了等等这样类似的声音……
  
      郑宇轩看着越积越多的翡翠,乐得合不拢嘴,这次缅甸之行,就算是不参加暗标,就光是地上的这些翡翠,已经是不虚此行了……
  
      数十块翡翠的价值极为惊人,保守估计也有两千多万欧元的样子,就光是翡翠的价值就已经超过了一个亿,而他所付出的代价才不到千万欧元,而且还包括那数百块准备运送回国的赌石。
  
      “老黄,这解石方法,真是神了,刀刀见涨,你以前见过人家这么切石没?”
  
      “没见过,别说是八个人一起开了,就算是一个人能刀刀见涨的也没见过啊。老胡,你感觉他们水平怎么样?”老黄叹息道。
  
      “是啊,这些家伙,解石太厉害了。”老胡摇头道。
  
      “不,不是他们厉害,而是那唐飞厉害,石头都是他选的,线都是他画的,这些人只是按部就班的解石罢了,这人赌石真是厉害!”老黄摇头道。
  
      “厉害是厉害,不过应该还比不上翡翠王吧。”老胡说道这个时候,嘴角有些打哆嗦。
  
      昨天的誓师倒唐大会他可是参加了,而且当成捐献了一百万欧元,这可是他这次来缅甸所带钱的一半了……
  
      “不好说啊,翡翠王是厉害,可是最近极少出手了,我入行晚,从来没见过翡翠王真正出手,你呢?”老黄问道。
  
      “这还用说啊,我比你早了两年,不过也是没见过翡翠王真正出手……”老胡苦笑道。
  
      “呃,这意思是……”老黄干涩的咽了口唾沫……
  
      为了这次赌局,他可是把过半身家都压上了……
  
      “唉,再看吧,我知道你压了不少,我也压了一百万啊。”老胡摇头道。
  
      “你才一百万?”老黄愕然,这位不是比他有钱多了吗?自己还压了三百多万呢。
  
      “欧元……”老胡淡淡的说道。
  
      “擦……”自己才压了五十万欧元,老胡压了一百万,果然是有钱,不过这次,本来他们倒是对翡翠王信心满满,可是看到这夸张的解石方式,他们对翡翠王的信心也不禁小小动摇了起来……
  
      随着解石的继续,众人纷纷议论起来,有见过翡翠王解石的那些老前辈,对翡翠王的信心依旧,然而不少新入行的人看到唐大少露了这么一手,都不禁心下后悔起来,为什么自己这么冲动……
  
      随着议论的声音增大,黎叔才想起来,唐飞这个名字为何这么熟悉,不就是昨天晚上手下过来汇报说是要跟翡翠王对赌的那个人名字吗?
  
      因为是要跟翡翠王对赌,对于熟知翡翠王的黎叔来说,当时他的想法很简单,都不用看,贴定输,所以他也没有过多关注,可是今天看了唐飞的这选石,画线的技巧,就连他也有些动摇了……
  
      怪不得敢跟翡翠王对赌,没有三分三,哪敢上梁山啊,对此,黎叔对于自己之前的点评唐大少选石的那些话,就更加无地自容了……
  
      等阿虎阿豹他们将所有的赌石全部切完,郑雅婷的脚下,又多可十几块晶莹剔透的事物,看的众人眼热之余,又不禁叹气……
  
      假如这些翡翠是自己的该多好……
  
      “呵呵,好了,都切完了,郑叔叔,我们把这些翡翠存放起来,就先去吃饭吧,等下午,我们再扫荡一下明标区”唐大少笑道。
  
      扫荡?这个词用的好,嘿嘿,郑宇轩自然是乐不可支的点了点头。
  
      将所有的翡翠用小推车装好,看的众人眼角又是一抽,这年头,大家都是用推车来运送赌石,谁见过用推车运送翡翠的?而且一次就是三辆……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