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七百七十一章 郁闷不已的翡翠

  “我们跟着翡翠王前辈。”
  “就是,翡翠王前辈,我们跟着您,看您是怎么选石的。”
  “是啊,翡翠王前辈,假如有闲暇的话,也可以教个一两招给我们,我们就感激不尽了。”
  ……
  众人的声音再次袭来,翡翠王笑道:“好,大家愿意跟随就跟随吧,我每选一块赌石,都会告诉大家,为什么要选这一块赌石,以及判断出它最后会出什么翡翠,大概的大小,重量等等,至于大家能学到多少,就看个人悟性了。”
  一旁的涂飞闻言轻笑,所谓法不可轻传,他身为翡翠王的弟子,自然知道选石不止是看表面那么简单,翡翠王是喜欢提携后辈没错,可也不会随便一个人都会去教给他选石真正的精益技巧,此时师父说好听点是在提点他们,说难听点,就是在忽悠,或者是在敷衍他们……
  众人可不是唐大少,能有透视异能,也不是涂飞,有一代翡翠王的教导,许多所谓的赌石高手都是自学成才,见过大量的切石,研究过大量的赌石,当然自己也亲手切过很多,所以才能成为赌石高手。
  但是他们所谓的高手,不过是将赌垮的几率稍稍降低罢了,想要完全避免赌垮,别说是他们,就算是季老,何硕,秦老那个级别的高级赌石顾问也是做不到的。
  在普天之下,真正能做到这一点的,也许只有两个人,一个是唐大少,另一个就是这翡翠王了,只是一个靠异能,另一个是真的靠本事……
  现在众人能有机会聆听翡翠王的教育,自然是乐不可支。
  翡翠带着众人前往明标区的大棚,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跟着去了,有几个和郑氏珠宝行相对关系不错的就悄悄的进入了暗标区……
  当唐大少得知翡翠王带着众人去了明标区的大门之后,不禁心下暗自为这位翡翠王祈祷,祈祷那些赌石大棚最好是再新进一批赌石,或者是再从库房中拿出一些‘诱饵’出来。亦或者18号大棚,徐家的赌石还能剩下少许……
  然而,大棚区的管事们又不是傻子,把诱饵拿出来给翡翠王来吃,那不是白痴才回去做的行为?他肯定是吃了饵料,然后吐出鱼钩,这几乎是毫无疑问的事情……
  谁会傻啦吧唧的把饵料拿出来给这种鱼吃……
  翡翠王信心满满的走进第一个大棚!
  赌石是他的职业,也是兴趣和乐趣所在,切石的感觉更是美妙,一刀刀从赌石上将多余的石块剥落,然后露出缤纷的翡翠,这是一个无比享受的过程。
  当然,对于翡翠王来说,选石也是一个乐趣所在,看着那些摊主们后悔的神色,翡翠王的心里也是极大的满足感……
  只要是被翡翠王挑中了赌石,就没有摊主们不后悔的,因为他们知道自己又错过了一个发财的机会……
  翡翠王带着众人来到第一个大棚的时候,大棚的管事人急忙迎了上来,对于他们这些以赌石为生的人来说,可以不知道缅甸政府现在是谁当家,但是一定要知道翡翠王是谁……
  “翡翠王前辈,欢迎光临,这里的赌石您随便挑,我做主,给您打八折优惠!”管事道。
  “呵呵,多谢,麻烦你了,你先忙吧,我还是先看看赌石。”翡翠王笑道。
  “那翡翠王前辈请自便!”管事很是知趣的没有多言。
  翡翠王闻言点头,不再多言,而是将目光放在周围的赌石之上……
  第一眼看着台子上的赌石,翡翠王的眉头就轻轻皱了起来,随后扫视一圈,翡翠王的眉头简直要拧在一块了……
  按照惯例,这些大棚的管事们不是应该放上一些诱饵赌石的吗?怎么一块都没有?难道是要自己真的一块一块的去找啊?这要耗费多大功夫?
  本来翡翠王的打算很简单,他知道,每个大棚里,那些管事们都会放一些诱饵性质的赌石,吸引人过来购买,然后切涨,为自己的大棚打响名气……
  这些诱饵赌石都是那些矿坑里的赌石高手们精心挑选出来的,表现不是太好,但是极有可能出很好的翡翠……
  本来,翡翠王的目标就放在了这些诱饵翡翠上,就等于是有了矿坑的赌石高手们先将绝大部分赌石淘汰掉,他只需要选择那些已经被赌石高手们选中的赌石便可,这样可以大大的增加他的选石效率。
  他可不是唐大少有异能可以随意一扫,几百块赌石的情况全部了然于胸……
  以他的经验来看,很多赌石也是一眼就能看出个好坏了,当然,也有一些赌石需要仔细分辨才能得知赌石里面的具体情况,不说准度上,就是在效率上,他就比唐大少差得远。
  唐大少能在一个下午的功夫,将近二十个大棚给过一遍,完全无压力,而翡翠王你给他一天的时间,他也过不了一个大棚里的翡翠,这就是异能和真本事之间的区别……
  两人都能分辨赌石的好坏,但是再有本事的人,也比不上直接作弊的,就好像考试一样,这道题你能做出来,但是你需要时间,另外一个人或许不知道如何解题,但是他有参考答案……
  两者比赛做试卷的话,谁会更快的完成试卷可想而知……
  翡翠王就是那个认真做试卷的优等生,而唐大少就是那个直接拿走和参考答案对着写的……
  从本质上来说,两者甚至没有可比性……
  既然这个大棚里找不到诱饵赌石,随意扫了几眼,也没看到几块是需要深入观察的赌石,翡翠王便轻轻皱着眉头带着众人前往下一个大棚,留下了郁闷不已的大棚管事……
  顺利抵达第二个大棚,翡翠王再次和大棚的管事寒暄一番,然后这位管事做出了和前面一位管事一样的决定,选中赌石给打八折!
  然而,让翡翠王郁闷的是这一家也米有放诱饵赌石,甚至于台子上摆放着赌石都不堪入目,根本进不了他的发眼……
  就好像让一个博士去做一道试卷,结果放眼望去,全都是写加减法,甚至于乘除都没有几个,他能提得起兴致才怪……
  左右看了看之后,翡翠王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带着众人再次赶往下一个赌石大棚,留下了有些摸不着头脑的大棚管事……
  难道我们大棚里就没有一块漏网之鱼吗?好的赌石全都被选出来了?这不科学啊,矿山的那帮家伙什么时候水准这么高了?
  翡翠王来到第三个大棚,照例和大棚管事寒暄一番,然后这管事也极为痛快的给出了八折的优惠,似乎每个大棚的管事们所具有的最大权限就是八折优惠……
  对于翡翠王而言,当然看不上那两成优惠的钱,那点钱什么,只要随便切涨一块赌石,都是让利的几十倍……
  然而,让翡翠王郁闷的是,转了一圈了,还是和前面的两家一样,几乎没有一块堪可入眼的赌石……
  尤其让翡翠王郁闷的是,往年都有鱼饵的,今年的鱼饵呢?
  要是一家大棚没有,或许还可以牵强理解为忘记放了,可是连续看了三家都没有,这到底是什么情况?难道说仰光赌石会的规矩改了?
  不死心的翡翠王走向了第四个大棚……
  这下一直跟在翡翠王身后的众人郁闷了……
  怎么一个大棚一个大棚里的看,就是不选石呢?
  本以为可以跟着翡翠王学两招的,可是翡翠王这么一个个大棚的走来走去,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来到第四个大棚,翡翠王顾不得再和大棚管事寒暄,而是先大致扫了一眼,顿时,翡翠王有了一种无力的感觉……
  他知道,这次赌石会上肯定是出了什么事情,不然的话,为什么放眼望去,就看不到一块可以一搏的赌石?
  要说是矿主们那些赌石高手们慧眼识赌石,能将所有表现不好,也可以切涨的赌石全都挑出来,他是据对不相信的,因为就算是他的弟子涂飞,跟了他十几年,也没有达到这个境界……
  这中间肯定是出了什么我不知道的情况……
  那么这大棚的管事应该是清楚的吧……
  “翡翠王前辈,您好,欢迎光临。”大棚管事躬身道。
  纵然眼前的翡翠王来到之后就四下乱瞅,显得有些不礼貌,可是大棚管事依旧对其很尊敬。
  “你是这里的管事吧。”翡翠王问道。
  “是的,翡翠王前辈,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看上的赌石,可以八折优惠!”大棚管事道。
  翡翠王闻言叹息道:“如此,我就直说了……”
  这个时候,翡翠王将语言变成了缅甸语,毕竟接下来的问话有关于他们的**,无论如何翡翠王不能弄得满城风雨……
  “翡翠王前辈请说!”大棚管事道。
  见翡翠王使用缅甸语,他也用缅甸语回答道、
  “往年的时候,我知道你们都会放一些诱饵性质的赌石,今日为何不见?难道是看到我过来特意收了起来?还有,你们这里的赌石,我坦白讲,基本上都是废石,什么时候你们的赌石高手水准如此之高,居然连一条漏网之鱼都看不到?”翡翠王道。
  大棚管事闻言大吃一惊,脑海中直接浮现出一个人影来——唐大少……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