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七百七十四章 徐家堡
    新翡翠王的出现不知道会为现在的赌石矿主格局带来什么样的变化,但是毫无因为,这位新的翡翠王是值得任何一个翡翠矿坑主们拉楼的。》頂點小說,..
  
      三号赌石大棚的管事并未将这件事当成是秘密,在将翡翠王的一番话告诉自己的老板之后,对那些大棚的管事们也并过多隐瞒,有选择性的说了一些,当然他不会傻到将所有的话原本直说……
  
      可是三号赌石大棚管事的话,或者说复述翡翠王的话,还是在整个赌石圈子里引起了轩然大波,他不说,不代表别人不会说……
  
      有人说过,圈子里没有秘密,赌石圈子也是如此……
  
      新一代翡翠王的出现会对整个赌石行业造成什么样的冲击无人知晓,但是毫无疑问,谁能拉楼到这位新诞生的翡翠王,谁将在未来的行业之中占据优势!
  
      一时间,所有的矿坑主们都对那些大棚管事下了死命令,不惜代价拉拢新一代翡翠王……
  
      这也是因为唐大少只是在赌石方面表现出了常人难以企及的敏锐,假如让那些矿坑主们知道给他还会探矿,恐怕就不是吩咐赌石大棚的管事来拉拢了,而是自己挥舞着支票亲自前来了……
  
      此时,缅甸东南部狭长赌石区,一个颇具华夏风格的城堡,城堡建筑极为怪异,成八卦形状,城墙上有类似巡逻队一样的人,手持钢枪,身着军装,不知道的还以为进了某军事基地。
  
      就在这个军事基地最中心的大厅之内,一个精神抖擞的老人在听完一个电话之后,面色变得极为凝重,让同在大厅之内的人瞬间从轻松自如的神态瞬间变得小心翼翼起来。
  
      “爹,怎么了?”一个约莫四十来岁的中年人,身着军装,肩膀扛星,假如是二战时时期的国人看到这个肩章一定会大呼将军……
  
      “刚刚莫斯矿主那边传来消息,说在公盘出了点问题……”那老人家皱眉道。
  
      公盘出了问题?
  
      瞬间,所有人都紧张起来……
  
      整个徐家堡的收入,不说全靠每年的赌石公盘,可是这公盘中的收益确实是占据了总收入中近半的比重……
  
      可以说赌石公盘关系着整个徐家堡的命运,当然不止是徐家堡,所有的赌石矿坑主们都是一样的,现在老爷子说赌石公盘出了问题,那可是大事件……
  
      “爹,出了什么问题?怎么是莫斯那里传过来的?赌石公盘是政府牵头,我们这些矿坑主们鼎力支持的双赢结果,会有什么问题?难不成金三角的那群家伙过来捣乱了?”中年人眉头轻皱道。
  
      “呵呵,这倒不是,金三角那群家伙虽然嚣张,可是也不敢明着对赌石公盘下手,他们知道我们这些矿坑主对赌石公盘看的有多重。”老爷子笑道。
  
      “老家主,那到底是出了什么问题?”
  
      整个大厅里除了那精神抖擞的老人以及那中年人之外,还有四个人作陪,这四个人的年纪都在六十岁一样,不过各个看上去并不显得有多苍老,尤其是每个人的手里都带着一个颜色各异手镯……
  
      假如让懂行的人看到了,一定会惊呼玻璃种帝王绿手镯,明皇手镯,血玉手镯,极品蓝精灵手镯……
  
      这样最顶级的镯子,每一个都价值千万以上,居然出现在四个老头身上……
  
      “老黄,这次的问题有些复杂,倒是不会影响赌石会的进行,只是出了点意外状况,在公盘中,有人对翡翠王发出了挑战……”徐老家主道。
  
      众人闻言不禁一笑,对翡翠王发出挑战?
  
      呵呵,是什么人如此自不量力?
  
      老家主看着众人不以为然的表情并不意外,他们和翡翠王之间也算是老熟人了,对于其出神入化的赌石技巧,在坐的所有人都认为这已经是一个巅峰,无法超于的巅峰……
  
      现在居然有人企图攀越这座巅峰,如何不让众人感到好笑?
  
      要说在十年前,还有人不服气翡翠王,对其发起挑战,还有些看头,可是十年后的今天,那挑战者在众人的眼里甚至连小丑都算不上……
  
      “呵呵,就知道你们是这个表情,不过这次不一样了,真的很不一样。”徐老家主摇头道。
  
      不一样?
  
      众人闻言一惊,能有什么不一样?
  
      难不成还能有人在赌石这一行上让翡翠王吃亏不成?
  
      “莫斯那里传来消息,是翡翠王对莫斯矿的大棚管事所说的一段话。”徐老家主道。
  
      “爹,到底是在说什么?”中年人急道。
  
      “说,新的翡翠王出现了……”徐老家主缓缓道。
  
      他的话顿时在大厅之中炸开了锅……
  
      新的翡翠王?
  
      卧槽,又出来一个翡翠王?
  
      这可能吗?
  
      “老家主,这个消息实在是太过于震撼了,一个新的翡翠王影响实在是太大了,不知道莫斯那里是如何得知这个消息的?新出现的翡翠王又是谁?他们凭什么认定有新的翡翠王出现?”老黄急忙问道。
  
      徐老家主闻言满意的点了点头,老黄的几句话,可以说都闻到了点子上。
  
      “他们说新翡翠王就是那个在赌石公会上向翡翠王发起挑战的那个,翡翠王已经在挑战者的手下吃了不小的暗亏……”徐老家主道。
  
      翡翠王吃亏了?
  
      这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这话要是从一个普通人嘴里说出来,如此侮辱他们的偶像,老黄他们四个能用吐沫星子淹死他,然而这句话是老家主说的……
  
      “老家主,请明示……”老黄直接上前一步道。
  
      “情况是这样的,公盘上,有一个年轻人对翡翠王发起了挑战,两人约定各选三块石头,解出翡翠价值相加最高者获胜,赌石从暗标区域中选择,赌注为五个亿欧元,以及所有解出的翡翠……”徐老家主轻声道。
  
      “五个亿欧元?这赌的也真够大的,有关于这件事,我倒是知道一点,黎天在昨天就跟我提过一嘴,只是当时不知道赌注居然高达五个亿欧元。”
  
      中年人说话的时候,眼神有些飘忽不定,似乎在想别的东西,只是众人现在都将关注点放在翡翠王吃亏的这件事上,并没有觉察出中年人的异常……
  
      “嗯,这还只是一个开始,大家都知道,昨天是暗标区开放的第一天,根据以往的经验,这一天明标区是没人的。”
  
      “然而,这次却非比寻常,昨天那向翡翠王提出挑战的人没有进暗标区选石,而是在明标区切赌石,连续切了四五十块,每一块都切涨……”徐老家主道。
  
      众人闻言脸色动容了一下,当然,也紧紧是动容而已,连续切涨四五十块,他们之中也有人做到过……
  
      “这四五十块赌石是在两个小时之内切完的,准确的说是一个小时之内……”徐家主道。
  
      “这不可能……我切一块翡翠起码也需要二十分钟,一个小时切四五十块,就算是翡翠王他也办不到。”老黄坚定的摇头道。
  
      其余等人也纷纷附和,确实,一个小时之内切出四五十块赌石,也太夸张了……
  
      “我还没有说完,切石,他没有亲自动手,只是在每一块赌石之上画线,然后让人按着线直接切开,八个人同时开工……”徐老家主道。
  
      “八个人同时这么切,一个小时完成倒也有可能了,这家伙也是个高手,一个小时之内居然能给四五十块赌石画线,而且全部切涨,不过也肯定有不算少玉肉被损坏了吧,暴殄天物……”
  
      “呵呵,你错了,真实的情况是刀刀见涨,而且没有一丝误差,所有的赌石,没有一丝误差……”徐老家主摇头道。
  
      众人闻言惊呆了,真的假的?
  
      这水准,他们可是做不到……
  
      “这人真的能做到这一步?如此确实是个高手,比我等都要厉害不少,不过就凭这一手,想要当翡翠王还略显不够……”老黄摇头道。
  
      “是不够,因为翡翠王也能做到这一步,就在今天上午,翡翠王到了我们徐家的十八号赌石大棚,选了二十块石头,二十块石头同时切,也是刀刀见涨,没有损坏一丝玉肉。”徐老家主道。
  
      “二十块?不对吧,以我对翡翠王的了解,有人挑战他,并且发出挑衅,他的回应不可能如此不温不火啊,按着他以前的个性,估计挑个上百块赌石来切也是有可能的……”老黄闻言眉头轻皱……
  
      要是翡翠王在这里,一定握着老黄的手,大呼知音……
  
      没错,他本来是想切一百块的,奈何那唐飞做的太绝了,不给机会啊……
  
      “你说的没错,翡翠王从来都不是好脾气的人,也不是他不想选一百块赌石,而是没有那么多石头给他选……”徐家主摇头道。
  
      “怎么可能,我们这么多赌石矿主,一共设立了二十个大棚,里面有超过二十万块明料赌石,居然无石可选?”黄老直接摇头。
  
      不说他们选漏掉的赌石,就算是他们他们选出的诱饵,二十个大棚加起来也有数百块,怎么会选不到切涨的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