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九百零九章 癌症
    ();
  
      “有关于云裳裳的事情,确实是我欠考虑了,吕老师身体不适,现在还是让云老师暂代班主任的位置吧,具体以后班主任的归属,我们再重新考虑……”老校长道。≧,
  
      其实,老校长这么说,已经是同意了众人的意见,就算吕伟的身体好了之后,也不可能再次当班主任了……
  
      只是,他身为校长,对于班主任的任命,肯定不能朝令夕改,总要有个过程,否则现在直接任命的话,不就等于是他这个校长输给了唐飞这家伙?
  
      这让一向心高气傲的老校长是无法接受的,虽然他已经输了……
  
      唐大少当然知道老校长的意思,只要达到目的就好,也不一定非要落了老校长的面子不是,当下直接恭维道:“老校长真是英明啊,相信在老校长的带领下,一中的未来肯定会更加的辉煌,在云裳裳的教导下,未来十二班的学生,也是各个前途无量。”
  
      唐大少一句话把两边都称赞了一下,当然没有人不喜欢。
  
      所有人都是一脸笑意的和唐大少打着招呼,甚至还有人开始找唐大少要练习方式……
  
      和这写家长们调侃一番,唐大少辞别众人,朝着云裳裳的办公室走去。
  
      此时,尚是上课时间,云裳裳的办公室内也没有几个老师留下,初二了上次见过的李老师之外,其余几位老师都不在想来应该是去上课了。
  
      不过除了这位李老师之外,办公室里又多了几张新面孔,有男有女,不过看上去都挺年轻,唐大少一个也不认识,应该都是在他毕业之后才过来的老师。
  
      此时云裳裳似乎正在批改作业,速度很快,一手秀娟小字,在一个个作业本上留下痕迹。
  
      唐大少进来脚步声虽然很轻,但是也瞒不过云裳裳……
  
      “你不是去开家长会了?怎么过来了?”云裳裳道。
  
      “呵呵,家长会早开完了。”唐大少摇头笑道。
  
      “开完了?这么快?”云裳裳惊讶道。
  
      一般家长会开起来,其实不需要太长时间,只是一中的家长会和别的不同,一般而言,都要占据近一个上午的时间,内容很多,由于开会时间长,所以开家长会的时候要占据教室,学生都会在操场上上体育课。
  
      而从吕伟开会,道他跳楼,再到他们录口供,对阵老校长,一系列的事情过去,也才不一节课多,现在,第二节课还在上课中……
  
      吕伟跳楼,是发生在第一节课上课的时间,而那个时候,云裳裳在上课,回来之后虽然听说有人跳楼,不过也没有过多关注。
  
      “其实第一节课就完了。”唐大少道。
  
      “第一节课?这个吕伟怎么开的家长会?”云裳裳皱眉道。
  
      虽然她对当不当班主任,没什么要求,可是整个十二班也都是她带起来,人都是感情动物,就算云裳裳长得像仙女,气质像仙女,可毕竟不是真正的仙女,她也是有感情的。
  
      对于把自己一手带起来的班级交给吕伟,心中其实也很不舒服,家长会很重要,一年到头也就那么几次,开家长会的步骤一般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可是这个过程无论如何压缩,也不至于一节课就完了啊?
  
      对于吕伟如此浪费自己的心血,云裳裳感觉很愤怒!
  
      唐大少看到云裳裳的表情也是吃了一惊,一直以来,云裳裳对什么事情都是漠不关心的,当然,自己的事情除外……
  
      很少能看到她有喜悦,或者是愤怒的表情。
  
      她是异能者,世俗间的许多东西在她看起来都是没有意义的,自然也不会为这些没有意义的东西浪费表情。
  
      可是现在,她居然皱眉了?
  
      “这个,其实不怪吕伟……”唐大少颇有些尴尬道。
  
      “不怪吕伟?怎么回事?”云裳裳轻轻缓解了一下眉头问道。
  
      “因为吕伟被救护车拉走了……”唐大少道。
  
      “被救护车拉走了?他生病了?”云裳裳问道。
  
      “不是生病,是有些想不开,自己跳楼了。”唐大少道。
  
      跳楼……
  
      云裳裳闻言顿时无语……
  
      原来,她在课间听到有人议论说有个人跳楼了,居然是吕伟?
  
      可是他为什么会跳楼呢?
  
      联想起唐大少刚才的表情,已经吕伟他们之间的‘过节’,云裳裳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怎么会跳楼?”云裳裳道。
  
      “这个,你应该去问他啊,或许他想不开吧……”唐大少颇有些心虚道。
  
      唐大少越是如此,对他十分了解的云裳裳就知道,这件事肯定和唐大少脱不了关系……
  
      就算不是他亲自干的,恐怕也是他气的……
  
      “你啊,什么时候才能长大一点啊……”云裳裳无语道。
  
      “嘿嘿,这话说的,我什么时候长不大了?哦对了,告诉你个好消息,现在十二班的班主任已经不是吕伟了,还是你。”唐大少嘿嘿笑道。
  
      “班主任?是我?老校长不是说不让我做了吗?”云裳裳奇怪道。
  
      “老校长之前说不让你做,现在当然是又改变主意了呗。”唐大少笑道。
  
      云裳裳闻言颇为奇怪,老校长为人虽然十分不错,可也是要给怪脾气的人,想要让他改变主意,这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当然,她知道,老校长能改变主意,让她重新做班主任,肯定也有他的原因在!
  
      或者干脆就是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逼得老校长就范,让自己重新做了班主任……
  
      “算了,我也不问了,家长会开完了,你准备去去哪?”云裳裳问道。
  
      “去哪?哈哈,哪也不去,在这里陪你!”唐大少大笑道。
  
      “好了,别开玩笑了,我一会儿还要上课呢,你既然让我重新做了班主任,应该知道我这班主任为什么被撤职吧……”云裳裳道。
  
      唐大少闻言老脸一红,还不都是他当年干的荒唐事实在是太多了,结果现在自己和云裳裳走的太近,把老校长给吓住了……
  
      其实,自己当年有那么差劲吗?
  
      恩,不过就是没事打个架,泡个妞,顺便收个保护费什么的,你们至于吗……
  
      “嘿嘿,好吧,今天你们没开车过来,等晚上放学的时候我再来接你们吧。”唐大少干笑道。
  
      “嗯,别忘记了就行,你去吧。”云裳裳点头道。
  
      辞别云裳裳,和办公室里的李老师打了个招呼,唐大少开着车子离去。
  
      而此时,在急救中心的特护病房之中,吕伟缓缓醒来,看着熟悉的房间,熟悉的衣服,不禁发出一声怒吼……
  
      一旁的护士见状撇嘴不屑道:“这种人,前后半个月不到的时间里先后两次来医院,上次是撞门,这次更好直接跳楼……”
  
      “你说,这家伙怎么没直接挂了算了,一味的要自杀,而且还死不成,你说这不是给我们的工作增加难度吗?”
  
      “哎,这年头,他哪里是真的想死啊,他要是真想死,第一次就不应该撞铁门,应该去装柱子,这次跳楼呢,也不应该直接从二楼调下来,好歹你也爬个最高层啊,一中好像最高也就六层吧。”
  
      “你说你,从二楼跳下来有什么用?除了摔了个脑震荡,还断了一节胳膊,外加软组织挫伤,在医院里受罪又花钱……”另一个护士摇头道。
  
      “我说你真的想死的话,不如我教你一招,保证让你死的无痛苦,不复发,如何?”第三个护士道……
  
      吕伟听完这就一个护士的话之后,怒火攻心,直接骂道:“你们特么才想自杀呢……”
  
      “这混蛋,骂我们?”第一个护士开口道。
  
      “哼,我们说错了吗?你想死也不挑日子啊?每次都是你我们三姐妹伺候你,你居然还骂人?”
  
      “听说你还是个老师,就这点素质,还当老师呢,不是误人子弟?”另一个护士道。
  
      “……”
  
      三个女人一台戏,吕伟本就不擅长辩驳,否则也不会在教室里几次三番被唐大少戏弄,现在落到三个女人手里,那就更不行了……
  
      前后几个回合过后,吕伟幸福的吐了一口血,然后晕了过去……
  
      这次在晕之前的念头,已经不是恨唐大少了,而是我要出院……
  
      唐大少并没有回家,而是开着车子,路过市场,买了些水果饮料零食之列的东西,来到了一个小区之内。
  
      一路坐电梯来到十一楼,唐大少将手中的东西放下,然后轻轻敲了敲门……
  
      “谁呀?”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门的里面传来。
  
      “呵呵,是我,菲菲,你唐大哥。”唐大少笑道。
  
      “哎呀,是唐大哥,你怎么来了,菲菲好久没有见过你了呢。”
  
      瞬间,防盗门被打开,然后一个人影入怀……
  
      感受着胸前的温香软玉,尤其是怀里因为挤压而变形的小兔子,唐大少心中一震悸动……
  
      “菲菲,谁来了啊?”一个略微苍老的声音从屋里传来。
  
      这里是唐大少的考古老师欧阳政的家,刚刚跳出来的菲菲,自然就是童颜巨胸的欧阳菲菲了。
  
      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过来这里的时候,还碰上了黑社会过来要账,尤其是哪个天哥,更是嚣张的不可一世,居然要用刀砍唐老……
  
      现在想想,无知的人真是幸福,连开国将军,海事市委书记的老爹都敢提着刀砍,这样的英雄事迹,要是传了出去,以后肯定有前途……
  
      “老师,是我。”唐大少答道。
  
      “哦,原来是唐飞啊,快点进屋来,进屋来,咳咳……。”欧阳政从里屋缓缓走出。
  
      “你看你,来就来呗,还带什么东西,这么客气……”欧阳政看到唐大少手里提着的东西,不禁笑着摇头道。
  
      “前些日子有事,许久没有看到老师,现在过来看看,带点东西算什么,老师,您的身体怎么样?”唐大少道。
  
      “唉,老毛病了,没什么大事。”欧阳政摇头道。
  
      唐大少用灵气仔细为欧阳政检查了一下身体,摇头道:“老师,应该去医院检查一下身体了。”
  
      “检查身体?呵呵,我都这把老骨头了,也没几天好活了,检查不检查,有什么关系。”欧阳政自嘲道。
  
      “爷爷,您别这么说啊,你要是也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怎么办啊?”欧阳菲菲闻言眼圈中蓄满了泪水……
  
      “生老病死,乃是自然规律,这个谁也违背不了,菲菲你已经长大了,再也不是以前的那哥爱哭鬼了,你要坚强一些。”欧阳政道。
  
      “呵呵,老师,您的病,还远远没达到要说遗嘱的地步,来我帮你看看吧。”唐大少笑道。
  
      “你还会看病?”欧阳政笑道。
  
      “会一点点,我记得我第一次过来的时候,刚好和唐老一起,遇到那伙黑社会,当时老师您被气得差点晕过去,不就是出手救下的您嘛。”唐大少笑道。
  
      “哦,我想起来了,呵呵,你会一套按摩,很舒服。”欧阳政道。
  
      “来,你您老躺下,我给您疏松一下筋骨。”唐大少笑道。
  
      欧阳政依然躺下,唐大少开始似模似样的给欧阳政按摩,实际上,唐大少身上的灵气,已经开始不计成本的涌入欧阳政的身体。
  
      欧阳政的内腑出了点问题,上面长了一些肉瘤。
  
      唐大少的灵气鉴定的结果,居然是癌症……
  
      癌症在目前看来是公认的绝症,到了晚期是绝对治不好的,尤其欧阳政已经到了这把年纪,恐怕就更加艰难了。
  
      从他的话语中,唐大少判断,欧阳政并非没有去过医院做检查,应该是去了,而且知道了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才会对欧阳菲菲说出让她坚强,自己照顾自己的话来。
  
      唐大少的灵气很神奇,起码自己老爷子的病痛以及老太太的眼疾都是用灵气只好的。
  
      然而,这次唐大少要面对的是癌症……
  
      而且是晚期!
  
      在医学上来说,这已经是绝对的绝症,患者已经不需要任何治疗,就在家里等死,或者是去完成一些以往没有完成的遗愿。
  
      欧阳政是自己的老师,灵气的神奇之处,自己亲身有过体会,唐大少想尝试着,神奇的灵气是否能够治疗癌症……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