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九百三十五章 农民伯伯也捡漏
    ();
  
      “唐飞,有把握吗?”在老万走后,林老突然开口问道。⊥,
  
      “我说林老头,这你说的什么鬼话,咱们这占着理呢,不占理的情况下,在华夏也没几个能让我让步的,占着理,任凭他请来天王老子,改咋办他,还是咋办他!”叶群不屑的说道。
  
      叶群这话说的硬气,大方,听在林老的耳朵里也是颇为解气。
  
      其实他大约知道唐大少和叶群来里非凡,从上次还回来的贡品茶叶就知道了,这玩意普通人可弄不到,之所以这么问一句,还是想给自己加个担保……
  
      华夏就是这么奇怪,明明是对方在骗自己的钱,但是人家比自己关系硬的情况下,你连反抗都做不到,甚至有的时候,还必须要把钱送出去,给自己消灾解难……
  
      “林老,不管他后面的人是谁,他都要为之付出代价!”唐大少淡淡道。
  
      欧阳政的遭遇让唐大少颇为震撼,一想到欧阳菲菲差点就是因为他们陷入虎牢,唐大少就不禁一阵愤恨……
  
      被骗的人绝不止是欧阳政和秦老两个人,肯定还有别人。
  
      他们设下的骗局期限很长,之前片欧阳政的人和他是数年的朋友,而今天骗林老的人关系更深,他们之间甚至还曾经合伙做过生意。
  
      如此处心积虑的行骗,受害人肯定不止一个,作案人员也不止一个。
  
      用钧窑小碗当做钓饵,能上钩的也都是颇有家资的人,一次过后,恐怕有些就如同欧阳政那样,破了家,也有些会像林老一样,元气大伤……
  
      不多时,老万从里间返回,模样如丧考妣……
  
      原因很简单,这次的行骗,被苦主逮了个正着,林老这里暂且不说要怎么样,起码在海市骗的那一笔起码要退回去一半,这也是江湖规矩……
  
      行骗被抓,理亏,纵然对方无势,也要退回部分钱财!
  
      虽说海市的那欧阳政不是自己出马行骗的,但是对方识破的是自己,这个责任可是要承担下来的……
  
      “怎么,电话打完了?”唐大少轻笑道。
  
      “嗯,打完了,你们等着吧,很快就会有人过来。”虽说要承担责任,让老万颇为郁闷,可是现在面对唐大少和叶群,还是不能弱了气势……
  
      “嘿嘿,好啊,你的电话打完了,现在应该轮到我了吧?”叶群嘿嘿笑道。
  
      “轮到你?你也打电话?随便你……”老万直接道。
  
      “那行。”
  
      叶群也不废话,直接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出去……
  
      “喂,群少,好久不见啊。”电话的对面传来爽朗的笑声,听声音,这人应该不下于四十岁。
  
      “呵呵,老程啊,最近忙不?”叶群笑道。
  
      “瞎忙,瞎忙,群少还不知道我这工作,要说有事也不是什么大事,要说没事,基本上也离不开人手。”对面的老程笑道。
  
      “嗯,这样啊,今天我有个事麻烦你,方便不?”叶群笑道。
  
      唐大少突然好奇起来,电话对面的这个老程,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连五哥说起话来都这么客气……
  
      叶群的脾气,唐大少的知道,等闲人物,跟本不屑于理睬!
  
      “群少有事直说,我老程能办的,义不容辞啊。”老程直接道。
  
      “嗯,是这样,我这里碰到一个诈骗的,以前就骗过我一个朋友,这此骗我另外一个朋友,结果被识破了,这人很牛气啊,要找靠山收拾我呢。”
  
      “这不,我就想到你了,让你帮忙过来撑撑腰,顺便处理一下这里的案子。”叶群道。
  
      唐大少闻言暗笑,人家什么时候说要收拾你了?
  
      这才一个电话,就开始上眼药了……
  
      对面的老程闻言则是吃了一惊,在京城这地界上,有人敢收拾叶群?
  
      真正有能耐收拾他的,恐怕也没几个人吧,毕竟老叶家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也算是老叶家派系的官员,当年跟在叶家老二身边混过一段时间,后来能力不错,一番运作之下,调入了京师,虽说是平级调入,可是权利大不一样……
  
      京师的官员,见了地方官员,不说大三级,可是一级还是有的,混混资历,再外放的话,妥妥的地方大员,或者再次晋升一级……
  
      他提升的希望全在叶家身上,对来自叶群的指示不说言听计从,可是很多事情该办的还是要办,而他本身也是叶家比较看中的人物,叶群也知道轻重,对于这类人态度还是比较好的,起码不是那种要挥之则来,挥之则去人物……
  
      “群少,您不是在开玩笑吧,有人要收拾您,您在哪呢?我马上带人过来!”老程道。
  
      “嗯,我在潘家园呢,在这里有个店铺叫轩宝斋,我在这里二楼呢。”叶群道。
  
      “好的,群少,您稍等,我这就带人过来!”老程道。
  
      叶群挂了电话之后,坐在那里,翘着二郎腿道:“现在嘛,咱们就要看看,谁找的救兵更厉害了,要是你找的不够硬的话,嘿嘿,那就不好意思了,大好的监牢等着你呢,我也会特别关照你的!”
  
      说起关照,叶群的声音可是骤然变冷……
  
      记得之前有一次,他们几个兄弟去吃饭,就在一个饭店碰到了一伙地痞流氓,这群家伙也被叶群特地关照过,至于现在被关在哪里活受罪呢,就真的不知道了……
  
      “哼,那你就等着瞧呗!”老万对自己的靠山,似乎很信任,认为他无所不能一样……
  
      “呵呵,咱们先别理他。”唐大少轻笑道。
  
      “嗯,理他做什么,我说林老头,今天这琉璃厂到底是怎么了?怎么突然冒出这么多人?老外也有不少,而且很多平头老百姓也都热切的参进来。”
  
      “什么时候,那些工薪阶级的老百姓也开始玩收藏了?难道全民收藏时代降临了?可是以现在的经济,他们的薪资水平,玩收藏,好像有些为时过早了吧……”叶群奇怪道。
  
      “呵呵,你说这个啊,其实,这种火爆的情况,已经持续了近一周了,这一切都是因为一件事……”林老笑道。
  
      “因为一件事?什么事?”唐大少颇为好奇道。
  
      “中央三套,出了一个节目,叫民间收藏家,节目里请了极为古玩研究员当作客嘉宾,现场免费为民间的收藏家们鉴定珍宝古玩。”林老道。
  
      “这个节目我听过啊,不是几个月前就有了?”叶群奇怪道,他虽然不经常看电视,但是对于这个鉴宝类的节目,还是有些印象的,毕竟自己的六弟就是专门玩这个的……
  
      “没错,这个节目开播已经蛮久了,据说收视率不错,但是在一周之前却发生了一件令绝大多数人震撼的事情,所以,导致很多人涌入琉璃厂淘宝……”林老板道。
  
      淘宝……
  
      唐大少听了这两个字之后,顿时嘴角浮现出一丝不屑……
  
      以自己的异能,一路走过去,起码扫了上百家的摊子,也没看到一块真正的古玩,真正可以值点钱的东西……
  
      自己都不行,就凭下面那些人,盲目的去搞收藏,不要把裤子都亏掉才怪了……
  
      “淘宝?呵呵哒,琉璃厂淘宝,这些人疯了吧……”叶群笑道。
  
      “不是他们疯了,而是被人引诱的啊。”林老笑道。
  
      “引诱?”唐大少疑惑道。
  
      “嗯,一周之前,鉴宝节目里一个老农民,拿着一个杯子送过去,个现场的那些专家们鉴定,结果你猜发生了什么?”林老道。
  
      “鉴定出来一件好货?”唐大少惊异道。
  
      “何止是好货啊,简直是好货中的好货……明成化斗彩鸡缸杯你知道不?说起来,那杯子,和我今天碰到的小碗,倒是有些相似……”林老道。
  
      “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是真品?”唐大少大吃一惊道。
  
      这东西,唐大少当然知道,是属于明代成化皇帝的御用酒杯。
  
      皇帝的御用酒杯!
  
      虽然后面多有仿制,然而真正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只有一对,是成化皇帝御用之物!
  
      这东西的珍贵不用多说,后期清朝时期,不少人都对这对鸡缸杯推崇备至,甚至有不少仿制品,就连乾隆皇帝都曾经感慨此鸡缸杯,由此可见此杯的艺术价值!
  
      “嗯,是真品,已经经过鉴定了,不少知名专家一起鉴定的,不会出错。”林老道。
  
      “我屮艸芔茻,这家伙发财了啊……”叶群喃喃道。
  
      虽然他不知道这鸡缸杯到底值几个钱,但是他知道普通的东西不会让自己的兄弟这么震惊,起码价值数百万的东西,不至于让他变成这个样子……
  
      这明成化斗彩鸡缸杯起码也是国宝级的文物才能让唐飞为之变色……
  
      “嗯,当然是发财了,当场就有人出价千万,直接给买走了……”林老感叹道。
  
      上千万,买一个杯子,这年头有钱人真多啊……
  
      “等等,这可琉璃厂出现这么多人有什么关系?难道说,那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是在琉璃厂出去的?”唐大少问道。
  
      “没错,就是这样,那个农民花了三块钱,从一个古玩摊上买回来的,这件事已经人尽皆知了……”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