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零三十章 疯狂的萨摩耶
    ();
  
      “毛球,你是不是有点害怕?”唐大少轻声道。◇↓,
  
      同时摩挲着毛球的背部,试图缓解它的紧张!
  
      “汪汪汪……”
  
      “不是害怕,而是悲哀?你悲哀什么?”唐大少好奇道。
  
      “汪汪汪……”
  
      唐大少闻言默不作声……
  
      这小毛球,在进入这里之后,突然变成了一个哲学家……
  
      没错,就是哲学家!
  
      唐大少问毛球悲哀什么,毛球居然说:“生而为狗,生死搏斗,为他人笑耳,是以悲哀……”
  
      当然,这是唐大少把毛球的话加工之后说的,现在的它还没有那么词汇量,可以说古语……
  
      “那你想怎么办?解救你的这些同族吗?”唐大少问道。
  
      “汪汪汪……”
  
      “解救?我为什么要解救?这是他们的命!”
  
      特么的,一条狗,居然也开始信命了……
  
      “你妈你打算怎么办?还要继续下去吗?要不我带你回去算了。”唐大少道。
  
      “汪汪汪……”
  
      “不,我不回去,我要解脱它们!”
  
      毛球的双眼露出一丝凶狠的目光!
  
      解脱它们!
  
      当然,以唐大少理解,其实就是亲口咬死它们……
  
      其实,唐大少心里还是有些了解毛球的意思,它为当狗,感觉到悲哀,生死被人类当成笑料,无奈的是,它也身在局中,纵然它可以抽身而出,但是它没有选择这么做!
  
      它要把所有的狗,全都解脱,或许在另一个世界里,可以不用在受到人的约束,不用在以生死,为人类取乐!
  
      “好吧,你可要想好了,那些斗狗一个凶残无比,它们可没你那么悲天悯人的情怀,逮着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你的!”唐大少道。
  
      “汪汪汪……”
  
      “放心好了,没有狗,能够打败我!”
  
      特么的,搞得好像你要一统天下一样,还没有狗能够打败你,平时怎么不见你这么自信?
  
      这一会儿,唐大少突然感觉,毛球的身体里,那股属于雪獒的王霸之气终于打开,它不再是那个喜欢蹭着笑笑小腿的毛球,而是一条真正的雪獒,万狗之王!
  
      “怎么兄弟?”
  
      正在前行的王军突然发现自己一行人少了……
  
      “呵呵,是不是舍不得毛球?现在还有机会……”叶群笑道。
  
      “没事,毛球突然变成了哲学家,准备为所有的斗狗进行一次解脱呢……”唐大少摇头笑道。
  
      “呃,哲学家?解脱?这都是哪跟哪?”叶群楞道。
  
      “是啊,要说解脱的话,你应该说毛球信佛了,哈哈……”王军笑道。
  
      一条狗信佛,倒也挺搞笑的,没听说过佛门有什么很出名的狗,但是道门倒是有一条,二郎神的哮天犬……
  
      “好了,别闹了,走吧,见识一下,真正的斗狗,到底是什么样的!”唐大少笑道。
  
      众人在一名侍者的指引下,来到了一个场地之中,开始的时候,唐大少还以为自己来到了体育馆……
  
      没办反,这里建造的和体育馆几乎一模一样,四边全都是椅子,而且阶梯错落有致。可以保证前面的人,不会挡道后面的人。
  
      阶梯的中央是一个正方形的平台,这个平台四周全是钢筋,像是用钢筋布成的一个牢笼,没一根钢筋都有差不多两米高,别说是狗了,就算是扔进去一只老虎,恐怕也跳不出来……
  
      显然,为了防止狗急跳墙,伤到观众,所以整个台子上都给封锁了起来。
  
      这台子不大不小,长宽差不多都有五六米的样子,加上四周的钢筋,算是一件面积不小的房间。
  
      在台子的两侧,都有一个小门,显然是放狗的地方。
  
      在四周已经围坐着许多如同唐大少一样的客人,多数三三两来那个的结成队伍,有男有女,甚至还有不少身着华丽服饰的贵妇人,这里的人并不会老老实实的坐在坐座位上,而是尽量的往前靠拢……
  
      唐大少他们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在场任何一个人的注意,因为,此时,他们的注意力全部放在的了笼子里!
  
      或许是王军的面子够大,总之,他们刚一过来,并未如同那些普通人一样,坐在四周的观众席上,挤着脑袋向前看,而是有单独的包间。
  
      唐大少方岩望去,这样的包间足足有十几个,就是不知道这十几个包间之中是否都有人了。
  
      唐大少他们进入包间之后,随后就有侍者送来果盘,瓜子,饮料等等,顺便送上了一本小册子。
  
      侍者推出去之后,王军笑道:“看看吧,这是今天斗狗场的安排。”
  
      唐大少随后将小册子拿了过来,上面如同观影一样,写着一场场哪条狗对阵哪条狗,赔率是多少,这条狗的基本概况,比如父母是谁,又没有什么战绩,比如本身有多少战绩,比如血统,比如品种等等……
  
      “这玩意做的挺全的啊。”唐大少道。
  
      “那是当然,这里的服务蛮好,这一场马上就要开始了,你们要不要下注?”王军问道。
  
      “先看看再说。”叶群道。
  
      “嗯,我不是来赌钱的,还是先让毛球看看,然后再让它决定是不是参战!”唐大少道。
  
      赌钱什么的,他可没多大兴趣,还是看毛球的比较好。
  
      “来一下!”王军道。
  
      “请问有什么可以效劳的,王先生!”侍者快速来到王军面前道。
  
      “接下来上场的狗都是什么品种?”叶群问道。
  
      “王先生,接下来的两条狗,一条是德国黑背,另一条是萨摩耶。”侍者回答道。
  
      侍者的回答,简直让唐大少疯狂……
  
      德国黑背还好说,牧羊犬,而且很凶猛,这样的狗当斗狗,一点也不觉得奇怪,可是那萨摩耶到底是什么鬼?
  
      唐大少在很久以前,其实也养过一条狗,就是萨摩耶。
  
      这种狗的习性他最是了解不过,从来不咬人,或者根本不知道咬人,而且不记得家,你待它出门,要是不用链子,铁定回不来……
  
      最奇葩的是,这家伙还不认主人……
  
      谁给它吃的,它就跟谁走,唐大少就曾经因为这个郁闷的要死……
  
      自己辛辛苦苦养了一年多,然后有一次自己跑出去玩,就再也没回来了。
  
      帖上寻狗启示之后,唐大少从一个邻居那里获得了信息,说是见过这条狗,一个女孩用西瓜喂它,然后它就跟那个女孩走了……
  
      最后,唐大少是再也没见过那条sb的萨摩耶了,虽然养了一年多,心痛的要命,可是找不到有什么办法?
  
      萨摩耶跑了,你就别指望它能自己回来,这货根本不认家,虽然体格不小,但是性格过于混顺,这玩意,也能当成斗狗,那不是母猪都能上树?
  
      “不是吧,我没听错吧?萨摩耶也能被训练成斗狗?”王军也差点咬到了自己的舌头……
  
      “呵呵,这您就孤陋寡闻了吧,这条萨摩耶可是我们训狗师的一大杰出成就!”
  
      “而且,这不是它第一次上场了,而是第二次,就在上一次的斗狗会上,这条萨摩耶直接干掉了一条有着藏獒血统的中华田园犬,凶猛的狠!”侍者笑道。
  
      中华田园犬,这是学名,好听的,不好听的呢,就叫土狗!
  
      不过有着藏獒血脉的土狗,打架也是很威猛的,居然被一条萨摩耶给干掉了,这也真是滑稽……
  
      “额,这也行?好吧,既然你说的这么厉害,那就押这萨摩耶吧。”王军道。
  
      “请问王少您押注多少?”侍者问道。
  
      “嗯,就小玩一把,压住五十万吧。”王军道,
  
      随后,阿豹就将手中的箱子打开,从中数出了五十万的现金,放在一旁的托盘上。
  
      那侍者见状双眼一亮,直接端着托盘走了出去。
  
      五十万的重注,嘿嘿,到时候自己也能分红不少吧……
  
      他们这些侍者可是有提成的,谁服务的房间押注最多,最后不管输赢,都会给他们这些侍者分红的。
  
      这可是他们的一大收入,比工资都多多了,不过这包厢一共也就十几个,而且也不是每次都能坐满客人,所以侍者也就那么十来个人……
  
      “这就五十万押上了?这可是萨摩耶,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吗?”叶群笑道。
  
      “玩玩而已,这只是小头,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一会儿要是唐飞决定让毛球上场的话,到时候压得才叫重注!这五十万,不过是毛毛雨,开路的罢了。”王军笑道。
  
      这一年多以来的经验告诉了王军一个道理,但凡唐大少要赌的东西,他就必须也要赌,但凡唐大少押注谁赢,自己也必须押注谁赢,只有这样,自己才能赚钱……
  
      “先看看吧,让不让毛球上场,就先看看这两条狗的表现了。”唐大少道。
  
      要是两条狗表现一般,唐大少倒是不介意毛球去逞威风,可如果它们一个比一个凶残,那自己还是要劝劝毛球,谨慎点好……
  
      好吃好喝的日子不过,干嘛非要去打打杀杀不是?
  
      “嗯,这样也好,或许毛球见到它们之后,就不去了呢。”王军点头道。
  
      虽然他想赚钱,可他绝不想毛球去当斗狗!
  
      他也算是玩狗的行家里手,自然知道,斗狗这条路,根本条不归路,他就没见过有哪条斗狗可以善终的!
  
      纵然有些很牛逼的狗,被封为大将军,威武将军等等名号,但是将军百战死,最后也难免被后继之秀给干掉在擂台之上……
  
      原因很简答,不是它们不能打,也不是它们的对手不可战胜,而是赌场需要赚钱!
  
      有的狗,胜率很高,一直出场,傻子都知道买哪个,这样的话,斗狗场别说赚钱了,不赔的掉裤子都不错了!
  
      斗狗场为了赚钱,往往会干一些很没有节操的事情……
  
      比如故意给原本不是很**的斗狗,安排一些更弱的斗狗,塑造这条斗狗英勇无比的形象,然后再弄一条更牛逼的狗,在适当的时间里,干掉这条斗狗,为赌场赢得巨大的利益!
  
      再或者,给胜率很高的狗做一些手脚,这个绝大部分人都是看不出来的,斗狗场自然可以左右斗狗的胜负。
  
      再比如,不管是多牛逼的狗,每次去斗狗,虽然咬死了对手,但也总会把自己弄得片体鳞伤。
  
      杀敌一千,自陨八百,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更何况,斗狗们哪有好脾气的,还不是带着一通乱咬,胜利者也是遍体鳞伤。
  
      一次两次,可以,四次五次六次呢?
  
      身上的老伤没好,又添新伤,如何能够应付一轮轮的比赛?
  
      反正王军玩斗狗的时间也不短了,从来没听过又哪条狗能够坚十次斗狗而不败的……
  
      对于斗狗而言,失败者没有受伤,统统都是死亡……
  
      再**的狗,也难以坚持过十轮……
  
      所以,王军是不希望毛球走上这条不归路的!
  
      这一点,唐大少是不知道的,不过即便是知道,也不会在意。
  
      有自己在,毛球的伤势就不是问题,只要毛球够强便可,它可以每次都是全力以赴的状态,但前提是它可以获得胜利!
  
      几分钟过后,那名侍者手里拿着一个单子,递给了王军,这是他的参赌凭证,后面要是赢了,就凭借这个单子去领钱了。
  
      而此时,两条狗也都被放了出来,它们并没有直接被放进斗兽场,而是各自关在笼子里,可以提供人参观,然后参观者就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去押注。
  
      毕竟,赌客也不是好忽悠的不是,不见到两条狗,只凭那侍者所说,或者是册子上的一些讯息就下注的,也只有王军这种过来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享受过程的人了……
  
      “斗狗什么时候开始?”唐大少问道。
  
      “还有十五分钟!下面的客人们正在下注!”侍者回答道。
  
      毕竟下面的客人也不少,从包间里看去,围观者足足有上千人,男男女女,形形色色,什么人都有,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会去下注的。
  
      看斗狗的人总归要占据一部分,小赌的人占据一部分,豪赌的,也只有类似王军这种一小撮人罢了……
  
      不过,就是这一小撮,才是斗狗场真正要服务的人……
  
      【作者题外话】:老道弄了个微信公众号,大家可以关注一下,公众号中搜索daomen即可,关注人数达到一百人,当天有加更!!!
  
      ();
  read3();
  ←→
  read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