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一百四十七章 谁是捡漏王?
    热门推荐:、、、、、、、
  
      那警察回过头来目瞪口呆的看着唐大少身边的箱子,已经要瘫倒在地上了……
  
      二十个亿,里面都是国宝?
  
      难怪自己想要一脚下去,直接被踢了回来,这个时候他倒是有些感激阿虎了,要不是阿虎那一脚,自己现在的处境怕不是更惨……
  
      损坏国宝的罪名,可就直接扣在头上了,想拿都拿不掉,更加赔不起……
  
      魏局长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那警察,然后又看了看地上的木箱子……
  
      唐大少见状,轻叹一声,直接将木箱子打开,一卷卷古朴的画轴,一本本微微泛黄的书籍,上面隐现《永乐大典》四个字,最上面的丧乱帖更是独具神韵……
  
      “局长,我,我,我……”
  
      箱子打开了,这家伙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里面的东西很明显都是有些年头的,尤其是《丧乱帖》!
  
      可以说这次的文化交流会最重要的主角就是《丧乱帖》了,原本这东西大家都以为在小鬼子那里,可突然间传出华夏海市也出现了一本《丧乱帖》。
  
      为了辨真伪,特意举办了这么一个两国文化交流会,很多警察在得知之后都特意查过《丧乱帖》,知道这是个什么玩意。
  
      “哼,交给你处理了!唐飞,把东西放好吧,带进来。”魏红军道。
  
      第一句话自然是对刑警队长说的,第二句才是对唐大少说的,两句话的口吻截然不同……
  
      刑警队长闻言点头称是,然后狠狠的看了一眼那警察,心里自然是把他恨透了,刚刚自己为这家伙说话,显然魏老大很不爽……
  
      唐大少见状轻笑一声,跟着魏红军走了进去,阿虎和阿豹两人自然也抬上东西。
  
      周围群众的目光聚焦很明显,就是那个箱子,显然里面价值十几二十亿的东西让他们心中发痒……
  
      “唐飞,真是不好意思,是我管教不严……”魏红军道。
  
      “魏叔叔说哪里话,整个海市警察怕不是要有上千人,您一个人哪里管的过来,不过以后文明执法的观念还是要树立一下的。”
  
      “不然的话,像今天这种事情,假如不是阿虎动作快,那家伙一脚踢在箱子上,里面的宝贝要是受到损伤,那我们可是民族的罪人!”唐大少淡淡道。
  
      其实,说是民族的罪人还是有些夸张的,毕竟箱子里的东西是纸做的,并非陶瓷一类的易碎品,只是唐大少这么说,主要还是希望魏红军能注意这方面的情况。
  
      今天是自己遇到这个问题,因为自己的背景可以轻易解决,可哪天要是一个普通老百姓遇到这种问题,他去找谁说理去?
  
      “嗯,这方面我以后会注意的,多进行这方面的培训!”魏红军道。
  
      “呵呵,魏叔叔,我也就是碰到了顺嘴说一句,您千万别王心里去。”唐大少笑道,他知道,自己这么说话,对方的心里多少会有些不舒服,毕竟整个海市警察系统他就是老大,这么说话,有点当众抽人家脸的感觉……
  
      “没事,没事,发现问题,解决问题,这是好事!”魏红军随即道。
  
      “魏叔叔,唐老在这里吗?我这一批东西要放在什么位置?”唐大少问道。
  
      “唐老在休息室,我带你直接过去就好了,东西就交给唐老来安排吧,负责这方面工作的都是来自文物研究所的那些研究员们。”
  
      “他们才是专业的,我们这些大老粗可弄不来这些东西,全都是国家的瑰宝,可不敢弄坏了。”魏红军笑道。
  
      “有研究所的那些研究员?呵呵,他们来弄这些东西,那是最好不过了。”唐大少点头道。
  
      本来他都要打算亲自上场了,这些东西,每一件都是他的宝贝,要真是让普通工作人员来弄,他还真不放心……
  
      万一把哪个画轴弄坏了,哪本书给弄散架了,自己还能找人家赔不成?
  
      来到唐老所在的休息室,说是休息室,其实就是一个小型一些的会议室,里面有着几张沙发,还有一个圆桌,几位老人,还有三四个年龄不一,看上去温尔儒雅的人坐在一旁,显然这些应该都是文物研究说的研究员。
  
      “唐老,唐飞来了,带来了您要的东西!”魏红军道。
  
      “唐飞这小子来了?快,快点进来,主角终于到了,呵呵……”唐老笑道。
  
      文化交流展览会的主角《丧乱帖》!
  
      “唐老,东西都带来了。”唐大少道。
  
      “嗯,来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冯老,这位是季老,剩下的这几位都是他们的学生,冯老师和季老师两位可都是咱们华夏字画研究的大师级人物。”
  
      “这次的文化交流展会,文物方面的工作,主要就是由他们来负责!”唐老道。
  
      “冯老好,季老好!”
  
      面对老人,唐大少总是特别尊敬,尤其是有才学的老人,显然这两位应该就是华夏字画里面数得着的专家,否则唐老也不会让他们来负责这方面的工作。
  
      “呵呵,小伙子,你好,我可是听唐老经常提起你,还有小林也经常说起你,说你眼光极好,经常捡漏!”冯老笑道。
  
      “冯老过奖了,我不过是偶尔有一点小运气罢了,您提到的小林是?”唐大少疑惑道。
  
      “哦,京城一个做古玩生意的,对文物也很有研究,算是我的忘年交!”冯老道。
  
      唐大少闻言顿时了然,原来是林老板啊,说起忘年交,这冯老看上去起码七十开外,林老才五十多,两人相差二十岁左右,确实算上是忘年交。
  
      “原来是林老板,对于林老板的本事我也很佩服,他曾经帮过我的大忙。”唐大少笑道。
  
      那天下第一的砚台,紫金砚台,可不就是在林老板的帮助下,完美的取了出来……
  
      “呵呵,紫金砚台?我听小林说过,一块古城墙砖里居然也能藏有这等宝贝,我这一辈子虽然也有捡过不少漏,可是和你一比就差远了。”冯老笑道。
  
      收藏界的人交流,总是免不了提起捡漏!
  
      就算是再有钱的人,不在乎东西价格的收藏夹,也会兴致勃勃,似乎捡漏的能力代表着他们对古玩的研究功力一样……
  
      任何一个人捡漏,都可以在圈子里说上个几年时间,甚至十几年后还有人津津乐道。
  
      “哦?老冯,你可不要谦虚啊,我记得京师博物馆的《千里江山图》就是你捐献的吧,那可是国宝级的名画,好像也是你捡漏得到的吧,还有别的一些东西,光是国宝级的就有两件,外号捡漏王,怎么这位小朋友捡漏的功夫比你还厉害?”季老好奇道。
  
      显然,这位季老没有冯老一样,对唐大少有足够的了解。
  
      不过,唐大少听了季老的话,还是一脸钦佩的看着冯老。
  
      《千里江山图》是北宋画家王希孟的作品,纵五十一点五厘米,长一千一百九十一点五厘米,为北宋青山绿水画。
  
      这幅画最大的特点就是很长。
  
      足足有接近十二米的长度,这在华夏历史上都是很少见的,这样一幅画,毫无疑问是华夏的国宝级作品,画的内容不同,不能达到《清明上河图》那样的声势。
  
      毕竟山水画是纯艺术性创作,而《清明上河图》的内容更加真实的反映了北宋年间汴京的繁华场面,有很大的历史研究价值。
  
      “呵呵,老季,这可是你对这小子不了解了,一会儿你看看这小子带来的东西就知道了,别的不说,这次的《丧乱帖》就是这小子从黑市上捡漏弄回来的。”唐老笑道。
  
      “那《丧乱帖》我还没见过呢,到底是咱们的真,还是小鬼子的真,还要仔细研究一下。”季老道。
  
      “行了,唐飞,把箱子打开,给他们两位掌掌眼!”唐老笑道。
  
      “好的。”唐大少闻言点头。
  
      阿虎直接把手中的木箱子放在中间的圆桌上。
  
      “打开!”唐大少道。
  
      阿虎闻言将箱子打开,里面的东西顿时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丧乱帖》!”
  
      本次交流会的主角,就在最上面,所有人第一眼就能看到,他们也知道丧乱帖会被唐大少带过来,并不惊奇,只是看到旁边那几本书的时候,又震撼了一下……
  
      “《永乐大典》?”
  
      “还有这宝贝?”
  
      所有人都伸着头超里面看。
  
      画轴都是卷在一起的,没打开之前谁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只有最上面的丧乱帖,和那几本《永乐大典》最容易辨认!
  
      “呵呵,《丧乱帖》就不说了,这东西,你们知道。这《永乐大典》我也知道,唐飞在京城的时候买了一个房子,结果从小院子里挖到了一个宝藏,《永乐大典》由此得到,算是捡漏吧。”唐老笑呵呵的将《丧乱帖》以及《永乐大典》拿了出来,放在一旁。
  
      唐老拿东西的时候很仔细,手中带着特制的手套,仔细看来,这房间里除了唐大少和阿虎阿豹之外,每个人手上都有一副手套,显然早有准备。
  
      “这个应该不算捡漏吧,挖出来的宝藏……”季老轻笑道。
  
      “挖出来的不算?那好吧,咱们继续看!”唐老的胡子抖了抖,准备继续拿东西出来增强自己的说服力……
  
      唐大少见状摸着鼻子苦笑,唐老这个时候倒是挺有童趣的……
  
      “咦,你把这些东西也带来了?呵呵,有心了。”唐老把里面一沓纸张拿了出来,然后轻轻的饭在桌子上。
  
      “素描?油画?”季老和冯老惊讶道。
  
      这次的文化交流是华夏和小鬼子,两国之间文化类似,这素描和油画可不算是两国的传统文化。
  
      “这些是唐飞在大英博物馆那里捡漏得到的,真正的捡漏。”唐老道。
  
      “大英博物馆我也去过,门外那条街上却是有很多人从事这方面的生意,不过也是赝品充斥,能在那里捡漏,好本事!”冯老称赞道。
  
      “这些画看上去风格有些眼熟啊……”季老将目光挪移到那些画上面道。
  
      “眼熟?你当然眼熟了,这几张素描都是毕加索的,这幅油画是……”紧接着唐老把那些画介绍了一遍……
  
      听得冯老和季老呼吸都急促起来,那些学生也是伸着头看,毕加索可是被称之为最伟大的画家,他的画,每一副都价值连城,尤其是西方人,凡是喜欢收藏的,就没有一个人不想要一张毕加索的作品!
  
      “虽然厉害,不过总归是老外的东西……”季老酸溜溜的说道。
  
      这个漏捡的是挺厉害的,不过不是咱们华夏的东西嘛……
  
      “你这老倌,就是罪撅,看看这个《九峰雪霁图》你们应该熟悉吧,这个不用说了吧,去年为了这幅图可是结结实实的闹腾了一阵子。”
  
      “这幅图是我亲自揭开的画中画,捡漏的就是唐飞!”唐老道。
  
      《九峰雪霁图》?去年海市方面的专家和京城方面的专家,为了这幅图差点骂战,他们如何能不知道,季老和冯老没参与,不过手下的那几个学生可是有参与……
  
      “《九峰雪霁图》是好东西,不过也算不上国宝。”季老再次道。
  
      唐大少闻言顿时直翻白眼,这老家伙,看我不顺眼吗?怎么总是跟我倔?
  
      “别管他,牛劲犯了,这里面还有呢,快看看,还有多少好东西?”冯老急忙道。
  
      “嗯,这个,唐伯虎的《百美图》。”唐老道。
  
      “这个《百美图》应该不是捡漏吧,我记得几年前还出现在拍卖会上,被一个神秘富豪买走了。”季老道。
  
      “我有说这是捡漏吗?这幅图原本被王黎民买走了,不过后来又转送给了唐飞!”唐老道。
  
      季老和冯老以及那些弟子闻言顿时惊讶,这幅图的最终成交价,虽然不记得具体价格,可肯定不会低于一千万吧,就这么随手送人了?
  
      土豪果然不一样……
  
      “嗯,这一副郎世宁的《妃子图》也是不错的东西。”唐老道。
  
      “唉,又是油画……”季老叹息道。
  
      唐大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