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字画鉴定专家的震撼
    热门推荐:、、、、、、、
  
      挂上电话,唐大少眉头轻皱,叶华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让唐大少还还真有些摸不清了,和自己的一个熟人混在一起?
  
      这是什么情况?
  
      哪个熟人?
  
      “我们先去见一下唐老吧。”唐大少道。
  
      小鬼子既然找到了他们的位置,只要华夏龙组的人手把他们盯紧了,也就没什么威胁行了,这里的展览会也快到了关键时刻,还有几个小时,就会聚集好几个书画界的大师级人物,来对其进行鉴定!
  
      唐老,以及之前唐大少曾经见到过的季老,冯老两人,其余还有几个老的不像样子的人,浑身散发着一股莫名的气势,一看就不像是普通的老人家。
  
      “呵呵,小唐,你过来了,来来来,这冯老和季老两位,你都认识了,这一位是黎老,他可是整个华夏对字画方面研究极深的人啊,京城的地界上嘛,除了那位大师,恐怕就数他了……”唐老笑道。
  
      只是说话的时候,颇有些阴阳怪气的,显然,这两位应该不算和睦,或者说有恩怨……
  
      “哼……”那黎老面色一冷,横了唐老一眼,也不说话……
  
      “黎老好!”唐大少道。
  
      这家伙对自己不感冒,可是身为晚辈,他不能让别人认为自己不懂礼数啊,尤其他可是还挂着自家外公的面子呢。
  
      这些老人,在华夏虽然不像唐老,自己外公一样,一言九鼎,可也有极深的关系,这位黎老,好像就曾经是京城大学的校长吧,很出名的文人,记得以前自己小时候还学过他写的文章……
  
      “呵呵,唐老,黎老,你们两位也都是德高望重之辈,怎么还因为当年的一点小争执闹得不合呢?这都是多少年的事情了,至于这样吗?”冯老摇头笑道。
  
      唐大少闻言了然,貌似去年自己的《九峰雪霁图》被证实的时候,唐老就幸灾乐祸过一番,说京城的某人眼力不怎么样,把赝品的《九峰雪霁图》当成了真品。
  
      整个收藏界,当时还为此争辩过,只是后来看过唐大少手中《九峰雪霁图》的人,都认为这才是真迹,而京城博物馆收藏的那个是赝品。
  
      如此看来,应该是这位黎老坚持京城的《九峰雪霁图》为正品,如此被当众打脸,所以唐老才会这么高兴吧,也就是地位差不多的人对头打眼才能让唐老这么高兴吧,数来数去,也只有这位黎老了……
  
      “呵呵,老冯啊,这可不怪我啊,这老头,脾气犟,明明看走了眼,硬是不承认不是……”唐老笑嘻嘻道。
  
      黎老闻言脸色就更加差了……
  
      “咳咳,唐老,那下面的东西,你们可都看了吧,有什么意见?”唐大少问道。
  
      说起下面的东西,当然指的就是《丧乱帖》了……
  
      “那东西,你怎么看?”唐老反问道。
  
      东西的真假,他一时间也分不出来,其实这里的大师们一个个都去看过了,光从表面上,也没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最后说不定只能用科学仪器来断一下代才行……
  
      两件东西,哪一件历史更久,毫无疑问,哪一件就是真的,光从境界上来说,不管是原著还是临摹的人,水平应该都是差不多的……
  
      这倒是令人心惊的事情了,要知道这作品的原著可是书圣王羲之,后来临摹者居然能达到王羲之的境界,可见也不是一个凡人才是!
  
      只是,唐老的反问,让黎老等人嘴角露出一丝不屑……
  
      开什么国际玩笑,他们这些七老八十的老家伙,在字画一道上浸淫了几十年的时间也分不清两者的真伪,你去问一个看上去才二十多岁的小娃娃?
  
      “唐老,这两件东西,倒是真的不好分别,字迹看上去一模一样,肯定有一个是临摹版本,但是这个临摹的人,似乎也很厉害的样子,起码在意境方面来说,已经达到了和书生王羲之差不多的地步。”
  
      “所以光看,估计是看不出哪一个是正版,哪一个是赝品,也只能通过纸张才能辨认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唐大少道。
  
      黎老等人闻言看向唐大少的眼光可就变了……
  
      本以为这小子会糊弄一番,要么随便指出一个说是真的,要么说自己分不清楚,可是他居然连两幅字的意境都能看出来,这说明,此人在字画鉴赏方面已经不比他们差多少了……
  
      因为他们也看不出来两者的区别,只能依靠科学仪器去试试了,毫无疑问,年限比较短的那个肯定是赝品,至于年限较长的这个是不是正品,也就不一定了……
  
      假如先年限长的都是假的,那么年限短一些的,就更不可能是真的了……
  
      “嗯,你小子居然也看出来吗?那真是不好分辨了,看来不通过科学仪器是不行的了,只是,咱们这么多鉴定大师的名头可就差不多都没了,聚集了这么多人硬是辨认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唐老摇头苦笑道。
  
      在座的众人闻言脸色都是一僵,可不是这个道理,这么多的大师聚集,居然分不出两张字画的真假,还需要通过科学仪器,这可不就是丢人的事情……
  
      “通过科学仪器?用来判断时间吗?”唐大少问道。
  
      “是啊,不然的话难不成还能有别的办法不成?”唐老摇头道。
  
      光从艺术层次上来说,这两幅字几乎一样,他们是无法字迹本身的真假,也只能通过载体,来判断存在时间的长短了……
  
      “呵呵,说起来,倒是和唐老你们想的办法差不多,都是通过判断纸张材质来判断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倒是不需要通过科学仪器了,我们拿出来的那个,铁定是真的!”唐大少道。
  
      众人闻言一愣,这小子,不是在瞎胡说吧?
  
      刚刚还在想他眼光很高,鉴赏能力也很强,可是现在还没经过仪器的测试,就贸然判定了吗?
  
      “唐飞,这还没鉴定呢,你怎么就判断自己的是真的?”季老问道。
  
      他可是知道,华夏一方的《丧乱帖》就是唐大少自己拿出来的,几天前,他亲自看到的……
  
      “呵呵,一样,是判断纸张啊!表面上是无法看出来的,那么只有通过材质了,莫非你们没发现吗?”唐大少笑道。
  
      “发现什么?”黎老急忙问道。
  
      “纸张啊,纸张有问题!这两张纸表面上看去,都像是宣纸可是东晋时期并没有真正的宣纸,只能说是宣纸的原型,我们的《丧乱帖》就是用这种不成熟的宣纸写出来的!”
  
      “成熟的宣纸要属南朝时安徽歙县等地出产的一种银光纸,当时梁武帝的咏纸诗‘皎白如霜雪,方正若布棋,宣情且记事,宁同鱼网时。’这足以说明当时的造纸水平!”
  
      “隋唐是造纸术发展的鼎盛时期。这时的纸品种和式样都基本形成,且出现了对纸的染色工艺。唐代较有名气的纸有扬州麻纸和以青檀树皮为原料制成的宣纸,还出现了一些新品种,如鄱阳白、澄心堂纸等。”
  
      “笺纸染以颜色,是当时的一大特色,仅四川的蜀笺,就有深红、粉红、明黄等10种色纸。”
  
      “而小鬼子提供的《丧乱帖》所用的宣纸就是相对比较成熟,而且纸张并非纯白色,上了色的,但是很淡,不仔细分辨是难以发现的,尤其经过千多年历史的演化,原本雪白的宣纸也会泛黄,这就更加难以分辨。”
  
      “给宣纸上色,是唐朝时期才出现的,小鬼子提供的《丧乱帖》在纸张技术上很成熟,但是在上色上,还只是处于一个摸索阶段,这是唐中前期的特征,而唐朝中后期才会出现真正意义上的染色宣纸。”
  
      “所以大概可以断定,小鬼子所提供的《丧乱帖》所用的纸张为唐朝中前期的东西,他们的《丧乱帖》也肯定是临摹版本!”
  
      “小子我再大胆断定一下,模仿《丧乱帖》的这个人!”
  
      “此人在书法造诣之上,并不输与王羲之,否则不可能完美临摹出《丧乱帖》,不但形似,就连神也一样,否则不可能瞒得过在座的诸位前辈!”
  
      “在唐朝历史上,书法造诣如此精深的,应该也只有一个人——草圣张旭!”
  
      “所以小子我断言,这东西虽然没有留下任何印记,可是临摹的人应该是草圣张旭,除了他,别人写不出来这个韵味来!”唐大少道。
  
      唐大少的话让在座的所有人都震惊了……
  
      其实有关于华夏纸张的发展历史,在座的很多人都知道,也能说出个一二三来,但是他们在猛然间看到两幅一模一样的《丧乱帖》已经乱了心神,从字迹和神韵上找不出破绽,也没有仔细观察纸张的不同,所以就打算直接用科学仪器来断代……
  
      当然,要说知道纸张发展历史,可以算是唐大少博学,发现二者的不同,可以算是唐大少的观察细致入微。
  
      但是大胆做出假设,给这赝品的《丧乱帖》找来历,就只能说明这家伙不但胆大,而且颇有些历史研究学者的态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