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超级黄金指 >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心机婊

  
      南宫正的离去,让唐大少真正清净了,真正悠哉的晃荡了几天。
  
      这几天中,他曾经尝试去老前门,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宝贝,来充实他的宝库。
  
      只可惜,运气似乎不在他的身上,他所能相中的宝贝,并没有见到,只是捡了几个小漏,那种花了几百块,然后可以卖几万,或者十几万的东西。
  
      其实,这种漏,对于普通收藏家来说,已经是很不得了的事情了,可是对于见惯了精品的唐大少来说,真的是可有可无。
  
      南宫家族没有再找上门,这是好事,不过也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顾长风经过几次露面,他的脚跟似乎已经南宫家族查了出来,甚至于常羽,同样也被查了出来。
  
      两人,一个是魔影宗的叛徒,一个是昆仑派的叛徒。
  
      魔影宗,南宫家族没有去管他,相对于南宫家族来说不过是一个没落的门派,只有一名先天,而且还老的快死了,可谓后继无人,和他们春秋鼎盛的南宫家族相比差的太远。
  
      再者说,魔影宗毕竟是邪道势力,和南宫家这种正道支柱,根本不是一类人。
  
      但是昆仑就不一样,同样是正道支柱之一,不管是为了给唐大少找点麻烦,还是清除唐大少的羽翼,他们都有必要和昆仑派联系一下。
  
      同时,放话整个古武者世界,那个惊采绝艳的顾长风还活着……
  
      昆仑派的阴阳二尊在听闻消息之后,沉默半晌……
  
      当年,他们两人亲自追杀顾长风,最后也只是在他的身上留下了一道创伤,并未能直接杀掉。
  
      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他的旧伤治好了没有,功力有没有进步。
  
      对于阴阳二尊来说,顾长风就是他们的死敌,是必须要除掉的。
  
      原因很简单,他们曾经对顾长风进行追杀,还险些要了他的命,两者之间的矛盾,根本不可调和,或许最后只有一方人死掉,才算是结束。
  
      南宫家广布消息,叶华等人自然也有所听闻,急忙过来和唐大少商量对策。
  
      唐大少知道之后也十分苦恼。
  
      本来一个南宫家族就够让他们郁闷的,现在又冒出来个昆仑派。
  
      昆仑可是正道大门派,门内高手如云,顾长风就是从那里出来的,对于昆仑的实力,他是再清楚不过了。
  
      当然,他离开昆仑也有不少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昆仑肯定还会产生新的变化。
  
      顾长风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沉默了片刻道:“门内另外两位先天,应该不会搀和此事,可是因为我的原因,阴阳二尊必定回来,不杀了我,他们是不会安心的。”
  
      “杀你?哼,他们要是敢杀你,那他们也不用走了!”唐大少冷嗯哼道。
  
      单单是阴阳二尊,唐大少可不会惧怕,不管怎么说,自己这里还有两名先天级高手呢,挡住他们绰绰有余。
  
      反正阴阳二尊也不是先天中什么了不得的存在,只是很普通的先天而已,顾长风和常羽两人还是可以额抵抗,加上唐大少等人的帮助,甚至可以完成反杀。
  
      “就怕他们和南宫家族混在一起,如此以来,就不好办了……”叶华皱眉道。
  
      南宫家族本就强大,以目前的实力来看,有些难以抵抗,现在再加上阴阳二尊,那日子就更加不好过了……
  
      “如此,那就主动出击吧!”顾长风双眼闪烁着寒光道。
  
      他其实已经忍很久了,在进入先天之后,他就想回去报仇。
  
      只是,刚刚进入先天的他,就要和阴阳二尊对决,显然是极为不理智的,加上唐大少的劝说,所以隐忍到了现在。
  
      可是目前情势所逼,他们不得不去面对阴阳二尊的威胁。
  
      “主动出击?你想怎么对付阴阳二尊?是直接杀掉,还是生擒囚禁?或者是废掉武功?”唐大少看向顾长风道。
  
      这个一点很重要,他们想要对付阴阳二尊,尺度到底应该如何把握还要看顾长风的意思。
  
      毕竟,阴阳二尊是两名先天级高手,也是昆仑派的定海神针,如果直接杀死,对于昆仑派也是一个极大的打击。
  
      “杀死?或者生擒?”顾长风闻言一愣,随后皱眉思考起来。
  
      直接杀死,显然对于整个昆仑派来说,并不是什么好事,折损了昆仑派的战斗力。
  
      而且阴阳二尊在昆仑派中毕竟也算是德高望重,膝下徒子徒孙,都有很多。
  
      直接杀了,估计会在昆仑派中掀起轩然大波,甚至会造成分裂和内斗。
  
      唐大少等人看着顾长风,顾长风眉头紧皱,仔细思考到底是杀死,还是囚禁,以及这样做所带来的利弊。
  
      “你的意思呢?”顾长风看向唐大少道。
  
      他自己决断不了……
  
      “我不了解阴阳二尊,他们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人,如果是那种十恶不赦的家伙,杀了也就杀了,没什么好可惜的。”
  
      “如果为人还算正直,和你只是思想上的冲突,我觉得还是可以商量一下的。”唐大少道。
  
      “这个不好说,如果对于外人来说,这两个老家伙确实是十恶不赦,他们为了昆仑派,也干过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情。”
  
      “可是对于昆仑派内部的人来说,他们这两个太上长老也算合格,其实我当也没少得到他们的教导……”顾长风苦笑道。
  
      “那你们最后是怎么起了冲突?”唐大少问道。
  
      “好吧,其实我本不愿说的,这件事和你现在遇到的倒是有些相似之处。”
  
      “我在昆仑派有一门婚约,但是我不喜欢那女的,嚣张跋扈,不可一世。”
  
      “但她是阴阳二尊的后人,天赋不错,受到阴阳二尊的宠爱,仗着阴阳二尊,门派里横行霸道。”
  
      “你知道我的情况,少年时,名声在外,门派内有不少女弟子,对我还算仰慕。”
  
      “但只要我稍稍对某一位女弟子多说一句话,她就会遭遇横祸,轻则一顿羞辱,重则伤残,甚至致命。”
  
      “我实在是忍不住下,就和她发生了冲突,打斗之中,失手将其杀死。”
  
      “她是阴阳二尊唯一的后人,结果被我杀了,阴阳二尊自然恼怒,所以想杀我,为她报仇……”翟学飞叹息道。
  
      “什么?如此说来,那阴阳二尊的后人整个就是一纨绔子弟啊,她在门派里横行霸道,欺凌同门,甚至残杀同门,你们昆仑派就没有门规吗?”唐大少惊讶道。
  
      “门规自然是有的,可凡是也讲究证据,她心机深沉,做事很干净,根本拿不到她的把柄,而且此人很善于伪装,在阴阳二尊的面前永远都是一副乖乖女的形象,所以才能深的阴阳二尊的喜爱。”顾长风摇头道。
  
      “心机婊啊……还能这样?阴阳二尊难道就不听你解释吗?”唐大少道。
  
      “解释根本没用,阴阳二尊压根不信,而且那女子本身也是一名天才,比我弱不了多少,阴阳二尊在她身上不知道倾注了多少心血,结果被我毁掉,他们自然含恨在心。”顾长风摇头道。
  
      “门派里的同门师兄弟呢?难道就没有揭发她恶行的?”叶华道。
  
      “我说过了,她做事很谨慎,也很有心机,虽然行事嚣张跋扈,可大家毕竟碍于她是阴阳二尊的后人,可以理解,在多数同门的眼里,她才是不折不扣的好人。”
  
      “假如不是我当年在昆仑中,人缘还算不错,有不少同门师兄弟帮忙,拖着阴阳二尊的后腿,我根本就跑不掉。”顾长风摇头道。
  
      “长风,你是失手杀了那女子,还是故意要杀的?”唐大少问道。
  
      “失手……她很厉害,虽然资质比不上我,但是修炼速度并不比我差,阴阳二尊经常会损耗自己的功力,替她打通经脉,甚至直接传输功力。”
  
      “她的悟性也很高,我们打过很多次,那一次真的是失手……”顾长风摇头苦笑道。
  
      虽然他不喜欢她,但毕竟也算是她的未婚妻,无论如何,他真的不是有心的……
  
      “这个问题,还真是……除非能让阴阳二尊认识到他们的那个后人是个心机婊,否则这件事根本无解……”唐大少苦笑道。
  
      通过顾长风的一番话,唐大少也大概了解到了阴阳二尊的情况。
  
      这两位或许算是真的不错,只是他们被后人蒙蔽了双眼。
  
      不过,唐大少感觉凡是没有不透风的墙,那心机婊做了这么多坏事,肯定有证据留下来。
  
      只是,现在这个时候再说证据,恐怕有些迟了,毕竟都过去这么多年了,有些问题根本不好查。
  
      “她心细缜密,其实如果不是又这样的缺陷,昆仑派让她来掌管,肯定比我要强的多。”顾长风一声轻叹道。
  
      “长风,这下就麻烦了,看你的意思,应该也不想杀了阴阳二尊。”
  
      “但是阴阳二尊得到了你的消息,肯定会过来杀你,想要调和矛盾,就只能让阴阳二尊了解到当年的真实情况,假如他们知晓了真实情况,或许可以理解,如此自然可以妥善解决。”
  
      “如果理解不了,那就没办法了,只能你死我活……”叶华道。
  
      唐大少闻言苦笑,难道他们还要去调查几年前的那些旧案?
  
      可就算查出来,阴阳二尊能信他们的话吗?
  
      ...